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狠狠鞭笞吧
    第一百四十七章狠狠鞭笞吧

    世界总有那么一种人,在他们处于高位或强势时,总是恨不得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连头发丝里都带着那种“天下何人不识朕”的闪瞎**丝狗眼的气场,以俯瞰众神的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凡间的屁民,甚至和这等凡人呼吸同一个空间内的空气,对自己都仿佛是一种侮辱。

    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种中二病,但比起“错的不是我,而是世界”这种传统中二,似乎前者更让人厌恶吧。

    这种中二病,一般以“贵族”、富商或者大户人家的子弟居多。不是那种诗书传家,学识渊博,温文守礼的世家子弟,而是那种不管传了多少代,不管掌握了多少财富和权利,但依然连祖坟都洋溢着狗眼看人低的上等人气场的“豪门”。

    可惜的是,无论是在这个世界还是陆希来的那个世界,这样的“豪门”往往都是大多数的,而这种豪门的子弟基本上都是我们刚才所讨论的那种中二。

    这些中二,一旦家族失势,他所能依靠的背景崩塌,现实宛若噩梦般扑面而来的时候,他们的精神就会陷入一种歇斯底里的狂热状态,和正常人的世界已经相距甚远了。

    奥伯特?卡斯,联邦下令由“锦衣卫”陆希全力捕获甚至斩杀的目标,其实就是这种中二。

    “其实,到了现在这份上,我的身份你也应该清楚了吧?为了不吃苦头,还是老老实实配合的好。”陆希看着对方射向自己的,那种怨毒到几乎可以讲自己刺得浑身都是洞的目光,却无从所谓地耸了耸肩,败犬的仇恨能有什么杀伤力可言呢?

    “你是外勤厅的人吧?”奥伯特的眼球里已经渐渐爬上了一些血丝,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疯狗,喘着粗气,用肯定的语气反问道。

    “诶哟?你居然还知道这个组织嘛,我还以为我们的存在很秘密呢。”陆希笑道。

    “哼,卡斯家族是历史悠久的奥法贵族世家,联邦有什么秘密是我们不知道的?”奥伯特眼中闪过了一丝得意,冷冰冰地道:“可惜啊,本来是我们养的狗,现在却开始反噬起主人了。啧,才不过五百年呢,联邦就堕落成这样了,这种世界,还不如毁灭……啊呀!你在干什么!不,好疼!住手!啊啊啊!”

    “只是一个小小的灵魂鞭笞而已,这就受不了了?我还以为,贵族家出生的名犬一定比我们这种看家护院的守门犬牛掰得多呢。我说,你怎么能这么简单就痛的涕泪横流白眼乱翻呢?未免也太不冷艳太不高贵了嘛,就这素质还怎么当富二代啊?”陆希拍了拍手,啧啧称奇着。

    “你这个贱民,可恶……啊,我起誓,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要让你好看……啊呀!等赫纳斯的军队杀进城来,我一定会让一群僵尸,啊不,一群骨龙把你给强……嗷呜,好痛!让一群骨龙把你给……啊啊啊啊!呜,救命啊,谁都可以,谁来救救我啊!求求你,求求你,住手吧!呜呜,我真的受不了了!是我的错,我不该口出狂言,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再也,啊啊,我再也不敢了……”

    在一旁看戏的格瑞玛上尉倒是有些看不过求了,他倒不是不忍心,而是担心对方挂了,就不好跟上面交代了:“大师,嗯,我看,还是下手轻一点吧。如果是在行动中不得不将其击毙还好说,但现在我们明明就吧他活捉了,但如果被您生生玩死了,我的报告就不好写了。”

    “该怎么写怎么写嘛,上面因为这把我开除了那就最好。我就可以回乡下娶媳妇去了。”陆希没好气地道,“而且这个家伙,连许德拉都压不死,估计是个有小强光环的,哪是那么容易就被玩坏的嘛。”

    话虽怎么说,陆希还是解除了咒语。对方顿时便如同一堆烂肉一般软绵绵地瘫在了地上,眼泪鼻涕将他的脸弄得无比狼藉,布满血丝的瞳孔中透露的除了刻骨铭心的怨毒外,更多却是深深的恐惧和畏缩。

    陆希虽然号称自己放了一个“小小的”灵魂鞭笞,但奥伯特再怎么纨绔,再怎么废材也毕竟是个有正式资格的魔法师,自然是知道的,灵魂鞭笞已经是精神学魔法中五环的进阶法师。用魔力凝结成肉眼不可视的灵魂之鞭,直接攻击人体内的灵魂和精神,所产生的痛苦甚至远远超过了直接对身体的伤害。说得文青一点,身体的伤害是可以愈合的,精神上的伤害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我刚才不是提醒过你了吗?如果你老实一点,不就不用吃这些苦头了吗?”

    “可恶,你,你,你……”

    陆希抄着手,等着对方再骂出一点什么新花样出来,可是等了半天都是一个翻来覆去的“你”字,顿时意兴阑珊地叹息了一口,无精打采地开始问正事:“按照我们的情报,你在两个月以前还涅奥斯菲亚现身了的,现在却出现在黑漫城。按路程来算,除非你是骑龙飞过来的,否则怎么都应该赶不上吧?”

    “哼,连这个猜不到吗?”奥伯特冷笑着说,“在涅奥斯菲亚现身的就是我的替身,就是为了混淆你们这群联邦鹰犬的视听,我自己则一直躲在格雷尔公国。父亲大人和我身上有配套的灵魂法宝,一旦他遇到什么危险,我就能马上感应到。”

    嗯,这倒是和我判断的差不多呢。

    看到陆希没有说话,奥伯特便继续道:“哼,对于我们这些逃亡的人来说,有这样的安排也是必然的。如果拉瑟尔肯相安无事也还罢了,但他偏偏要斩尽杀绝,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反正,如果父亲有危险,我就会立刻赶到黑漫城,按计划和亡灵派来的使者会面,逃亡赫拉斯。”

    “怪不得我们没有在城门口堵到你啊,原来那时候你已经进城了。”陆希冷笑道:“不过,你口味也忒重了,逃到亡灵的地盘里,把自己也变成一个不死不活的骨头架子吗?换成我,宁肯还是死了算了。”

    “哼,卡斯家族可是历史悠久的魔道贵族,现在竟然毁在拉瑟尔那种贱民出生的所谓清流领袖手里,我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呢!哪怕是变成巫妖,哪怕是向瘟疫之王俯首称臣,也比不顾上下尊卑,和一群泥腿子同堂立足的好。还有特纳,那只老狐狸!居然敢出卖了我们!那种毫无道义的人渣和懦夫,也配当联邦贵族的领袖?迟早有一天,奥法贵族们的容易都要被他践踏,向那帮泥腿子卑躬屈膝了。我也要向他复仇,维兰巴特家的每一个人,无论是女人,老头还是小孩,我都要把他们变成任我奴役的骷髅和僵尸,让他们的灵灵魂生生世世都惨嚎着成为我的奴仆!”

    “所以,你才必须要投靠瘟疫之王对吧?嗯,中二就是中二,连复仇宣言都那么老套。”陆希讽刺地鼓了鼓掌:“话说,就连连复仇都只想着依靠别人的力量,到底是有多废材才能像你这样啊?”

    前贵公子的脸上顿时青红一片,百里透黑,姹紫千红,甚为精彩,一口老血压在喉咙上。过了好一会,他似乎平缓了一些,这才冷笑着道:“我劝你还是对我客气一点。亡灵的军队一定是来接应我的,一旦城破,你们想要活命,说不定还要好好求求我呢。”

    “我也劝你客气一点,我是不知道亡灵什么时候能破城,但我现在就有100种办法让过你生不如死。刚才你已经试过了一种了,这次要不要换点新花样?”陆希也露出了非常高贵冷艳的笑容,轻轻地搓了搓手指。

    就宛若冬天的玻璃窗似的,奥伯特的脸上再一次爬满了细密的汗水,他懦懦地张了一下嘴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气势却又一次萎靡了下来。

    “好吧,说说看,你身上到底带了些什么东西呢?让那群亡灵这么看重?”

    “怎么?外勤厅的马卡洛夫早就变成拉瑟尔的忠犬了,他能允许你问这个问题?知道的太多,小心死无全尸。”奥伯特冷笑道。

    “贝伦卡斯特中尉,请不要开这种玩笑了。”格瑞玛上尉也用警告的目光看了过来,似乎在告诉陆希,千万不要玩脱了。

    “你不想说也无所谓,反正我也只是好奇而已。另外,可不要太自我意识过剩了,我可不认为亡灵攻城是为了你。”陆希用怜悯的目光打量着这个至今还搞不清楚状况的“世家子弟”。

    这家伙肚子里可能知道一些联邦机密,重要到值得联邦派人追杀的地步,但还没有重要到让赫纳斯的亡灵军队兴师动众围攻黑漫城的地步。如果奥伯特肚子里的货真那么重要,亡灵领主们反而投鼠忌器不敢妄动了,谁知道把陆希逼急了,会不会一刀把人宰了,最后落得个人财两空。

    审到现在,能问的也问了。看样子也没办法从对方那里再掏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了。两大魔王麾下的打手们联合起来攻城的原因,也至今还摸不着头脑,就看那位腹黑叫兽能不能从鹰身女巫的嘴里掏点什么出来了。

    另外,娜诺卡和菲特看样子也知道些什么,要不再想办法去盘算几句?反正,这俩丫头的魔法实力虽然天才,但看上去倒是很好忽悠的样子。

    陆希还在盘算着什么,便听见外面有人敲门的声音,传进来的是菲特的娴静而温柔的声音:“陆希,你现在有空吗?可以出来一下吗?”(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