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闺事 > 第一卷 宅院深深 第166章 大婚(结局)
    姚娡生了的消息送到四喜胡同来的时候,正是姚姒大婚的当日,得知这个好消息,一屋子的人都替姚娡高兴,纷妢给姚姒道喜。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四喜胡同的宾客虽不多,但谭娘子,几位掌柜的娘子们,以及姜家几位奶奶凑在了一起,也不泛热闹。大家你一言我一句地恭贺,倒叫做为新娘子的姚姒少了几分新嫁娘的羞涩。

    来报信的是采芙,姚姒是仔仔细细地问了昨夜姚娡生产的状况,采芙说太子爷整夜都守在产房外,孩子和大人一切安好时,她不禁连连号了几声“菩萨保佑!”

    姜大太太也高兴得不得了,这可真是喜事一桩接一桩,心里晓得只怕姚姒此刻最想见到的人就是姚娡,就试探地问她,“要不要让你大表嫂现在去一趟太子府,我知你此刻必定是惦记着你姐姐的,不要人亲自去看一眼难以安心。”

    姚姒连忙颌首,拉了姜大太太的手很是感激,“今儿不便给舅母行礼,如此便多谢大表嫂了!”

    在出嫁的当日得知姚娡生子的好消息,这无疑是给姚姒最好的礼物,接下来全福人给她梳妆,穿嫁衣,外头热热闹闹地炮竹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她已然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坐上花轿的。

    眼前漫着一片大红色,他的手牵着她的,温温热热地感觉,让她安心又忐忑,他好像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只是人声鼎沸的,也没听清楚,接着便是喜娘扶了她跨火盆,拜天地,再晕晕乎乎地被人送进了新房。

    她被喜娘扶着坐了新床上,眼前漫天的红却一下子消散,他挑起了她的红盖头,他穿着一身的大红喜服,一张俊朗非凡的脸上笑容比任何时候都要灿烂,她就那么一下落入他的眼中。

    屋里有人赞新娘子漂亮的,有人小声在品评的,却都听不到她的耳朵里,喜娘笑盈盈地把桌上放置的交杯酒递到他和她的手上,唱道:“新郎新娘喝交杯酒!”他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的面颊,一口甜酒入了喉,这才真的觉得自己嫁给了他。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曾氏喜笑颜开地上前来请了屋里的女客们出去坐席,赵斾趁人不注意拍了拍她的手,她的脸一红,他却趁机小声和她说道:“屋里都是大嫂安排的人,你好好休息,今儿外面同袍来了许多,怕是没那么早回屋,困了就自己先睡。”

    她温柔地点头,终是朝他叮嘱,“少喝些酒,当心身子。”

    曾氏一回头,就见他两人依依不舍含情脉脉地,不禁觉得好笑,赵斾上前几步就和曾氏道谢:“一切有劳大嫂了!”

    “你就放心吧!”曾氏打趣他,“有我在呢,新娘子跑不了。”说得赵斾难得的脸红了,匆忙就出了喜房。

    曾氏就对姚姒笑道:“五弟妹,累了吧,先歇会子,今儿宾客实在多,只怕五弟要在外头好一番应酬。”又指给她看屋里侍立的几个丫头,“这是我身边的尔夏和凝冬,另两个是原先在五弟屋里当差的秋葵和紫娟。若你有什么,就只管吩咐她们几个。”

    姚姒含笑地点头,和曾氏道谢。四个丫头却立即上前屈膝给她行礼,只见曾氏又道:“原本这个时候该是要咱们府里的姑奶奶们来陪陪你的,只是咱们这一辈只有爷们儿,没一个姑奶奶,我外间的事也忙,你且先在屋里吃用点东西,再好好歇息。”

    姚姒就要起身送她,却叫曾氏按住了,“你今儿最大,咱们来日方长,我就先走了。”

    姚姒便让跟过来的海棠送她出去,诺大的新房就一下子归于寂静,叫尔夏的丫鬟便笑着问她,“要不奴婢帮五夫人把头上的凤冠取下来吧,耳房里备了热水,五夫人要是累了,奴婢这就扶您过去洗漱一番。”

    尔夏是曾氏的丫头,既然安排在了新房里,可能是曾氏怕她会拘束,姚姒心里着实感激曾氏的体贴,听她称呼自己五夫人,倒叫她一时有些脸红。到了这会子才发觉头机的凤冠确实压得脖颈酸痛,屋里地龙又烧得旺,这身喜服也很是厚重,若能这会子洗漱一番是最好不过的了。

    姚姒洗漱过后,换了身玫瑰红的袄子,果然一身舒泰,凝冬便呈上了一些吃食,看式样都是她惯常爱吃用的,她也就不再客气,略用了些,便坐在新房里等赵斾。

    直到外头敲过了初更鼓,外头却还闹哄哄地,姚姒索性找了本书歪在床榻上,其实哪里看得进去什么书,夜越来越深,没一会子隐约敲了二更鼓,她不禁有些担心他喝太多酒,军营里的兄弟,个个都带着股豪爽劲,这样一想,便吩咐尔夏去备一碗醒酒汤来。

    尔夏应诺才刚要出房门,赵斾却只身进了屋,姚姒连忙丢了书迎上去,“五哥。”

    他牵起她的手歉意的地笑,“累了怎么不先歇着去?”

    她闻着他一身的酒气,可双眸却亮晶晶地,却吃不准他是喝醉了还是人是清醒地,他却笑了笑,“天不早了,我这一身的酒气怕是熏着你了吧,我先去洗漱。”

    她嗯一声,就见秋葵和紫娟已打起了通往耳房的帘子,她坐在喜床上,心越跳越快,不知道为何会忐忑,绞了手一幅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样子,赵斾换了身轻便的衣衫出来时,便看见她这么一幅傻模样。

    他大手一挥,屋里服侍的人全部退了出去,她盈盈望着他,他只觉得此生再没有比现在这样高兴的,他含笑走向她,低哑了嗓音道:“不早了,咱们歇了吧。”

    他的话音才落,他却一把抱起了她,乐得直呵呵地傻笑,在床前就旋了几个圈,她大惊,紧紧揪着他胸前的衣衫才要呼出口,却全数淹没在他缠绵的吻里。

    两人很快就滚到了大红的床幔里,他还不忘伸了一只手把帘帐放下,厚重的棉帘子一落,便是满目喜庆的红,这方小小的天地里,只有他和她,而她如今是他的妻,明媒正娶的妻。

    他吻她,带着微熏的酒气,直吻得她喘不过气来,他又去亲她的耳垂,咬着她的耳朵低语,“姒姐儿,娘子,咱们成亲了。”

    他的一声娘子,叫她心里一阵激荡,情不自禁地就唤他“夫君”,听在他的耳中,娇娇的一声,带着几分缠绵几分爱恋还有几分羞怯,他全身的血液就直往一个地方涌去。

    他的手很有主张地去挑她的衣带子,很快大红绣鸳鸯的小衣就露了出来,雪肤衬着满目的红,红色里面包裹着一团令人血脉偾张的柔软,他低就着头就亲了上去。

    她闭起眼晴不敢看他,身子像是着了一团火,又颤又抖,他哑声唤她,“姒姐儿,别羞,你打开眼晴看看我。”

    她果然很是听话,微张开眼,他俊郎的脸几乎就贴着她的,彼此近到气息可闻。他把她的手引到自己的衣衫上,这样无声的邀约,她懂了,红着一张脸,颤颤悠悠地去解他的衣带子,很快就露出他匀称而美好的身体,她再不敢看下去,直往被褥里躲。他哪里容她逃避,他低低地笑,趁势扯落她的小衣,揭过被子,抱着她一起滚到了床里边。

    黑暗中,他吻上她小巧圆润的肩头,一路往下,几乎溺毙在那团柔软里。

    她攀着他,视他为浮木,任他在自己身上肆无忌惮,晕晕荡荡地,像是浮在一阵水浪中,身下一阵刺痛传来,她忽地想落泪,她终于成了他的妻。

    屋里,大红喜烛点燃着一室的春意,鸾凤和鸣,两个相约白守的人,终成眷属,这一生一世一双人,都会如此的幸福下去!此生不离不弃,永结同心!

    《全书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