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抗日之铁血军魂 > 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好消息!
    ps:月末了,又到了求月票的时候了!

    “东抗全歼了日军混成第三十九旅团第77联队,重装其野炮兵第26联队以及步兵第78联队,击毙第77联队联队长中岛铁藏大佐,生擒野炮兵第26联队联队长长池野松二大佐……”

    “天才,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何敬之惊的从病床上直接坐了起来,两眼瞬间瞪的如同铜铃一般,手指着犁天才,微微有些颤抖的命令道。

    “部长……”犁天才将刚才他说过的话大致重复了一遍,

    “这,这绝不可能,绝不可能,天才,这消息是从哪里来的?”何敬之惊的有些语无论次了。

    “部长,是东抗那边按照惯例给我们发的电报,我已经命人确认过了,消息基本属实!”犁天才道。

    “真的?”

    “真的!”犁天才很肯定的说道。

    “哈哈哈……,好,东抗这一仗打的好!”何敬之确定消息属实,终于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任何一个中国人,听到这样一个消息,他都应该是高兴的,甚至是狂喜的。

    也就是那些卖国求荣的汉奸们,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恐怕会后悔的惶惶不可终日吧。

    “部长,日本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或许现在没有能力报复东抗,但是对我们,他们是没有顾忌的!”犁天才小声提醒道。

    “嗯,天才,你提醒的对。要小心日本人暗地里使坏!”何敬之点了点头。日本人什么德行。他还不清楚。

    “部长,关东军没有咱们想象中的那么厉害,眼下可是收复锦州的好机会,咱们何不……”犁天才故意的建议道。

    “天才,你的这个建议好是好,不过蒋先生是不会同意的,所以,还是不要再说了!”何敬之一愣。眼下确实是个好机会,但以他对老蒋的了解,这个时候,是绝对不可能同意他这么做的。

    何况他根本指挥不动平津地区的东北军,换做张汉卿在,或许可以不必顾忌老蒋的命令,出兵关外了。

    “那榆关?”

    “榆关!”何敬之眼神立刻变得阴郁起来,他何尝不想收复榆关,将关东军南下关内的通道给关上,可是。收复榆关的代价太大了!

    榆关不但驻守日军重兵,而且海面上还游弋着日军舰船的支持。一旦开打,缺乏攻坚武器的东北军可不是日军的对手!

    要是之前的东北军,尚还有一战之力,现在嘛,下降的太厉害了。

    丢了东北这个大本营,东北军也就头顶上还有“东北”二字而已,那些储藏在奉天的武器装备,要么被日本人占了,要么就落入东抗之手。

    要不是东抗炸了奉天兵工厂,恐怕关东军的实力更强大。

    但是陆山却知道,现在的关东军远比历史上的关东军强大,兵力几乎是同时代历史上的三倍。

    其原因还是多了东抗这样一个敌人,还有,伪军的数量却不如历史时期,质量和战斗力更是弱的可怜,此消彼长之下,抗日力量反而要比同历史时期的强大的多,当然数量上有所减少,质量上却远高于同历史时期。

    论陆军战斗力,东抗跟关东军已经能够做到分庭抗礼,但日本人占据的毕竟都是写富庶的大城市,也是东北最发达的工业城市!

    如果东抗不能把自己领地内的工业搞上去,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本凭借所占领地区的工业基础,那恢复和发展起来很快,到时候,就很难再说势均力敌了!

    “天才,我知道你的心思,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何敬之道。

    “部长……”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这只是有一线希望而已,你愿意冒险,人家未必。”何敬之微微斥道。

    “是,部长,天才明白了!”犁天才暗叹一声,这些所谓的dg精英们,考虑问题总是站在自己利益的角度,什么时候能够站在全局民族的角度,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当然,犁天才也知道,能做到哪一点是非常不容易的。

    “好了,天才,相信这个消息马上就会传播天下的,看起来,我想多躺几天病床都不行了!”何敬之道。

    “部长,卑职觉得这个时候,您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不必急着出院。”犁天才略微思索了一下道。

    “这梨园唱戏都是有规矩的,压轴的都是在最后一场,您现在要是出去了,那肯定成为各方关注的重点,面对欧美列强,面对媒体,您说什么呢?”犁天才道。

    “那我总不能躲在医院不见人呀?”何敬之道。

    “见还是要见,但见什么人,得您自己拿主意,有些人就不必见了,您说呢?”

    “你这家伙,我明白了,你是让我隐在幕后操控,对吧?”何敬之笑了。

    “进可攻,退可守,而且,咱们先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委员长,他老人家的裁断才是最终的裁断!”犁天才道。

    “嗯,你说的对,你马上起草电报,分别个南京方面和南昌行营各发一份,然后密切关注战事后续的发展,另外,我拟一个名单,这些人过来,你命人直接放行!”何敬之道。

    “那名单以外的人呢?”犁天才问道。

    “报我,再定!”何敬之很满意犁天才这种惟命是从的态度,这才是他想要的。

    南昌行营。

    “校长,委员长!”

    “何事如此高兴?”老蒋一抬头,一个是自己的秘书邓文怡,一个是自己的侍从室主任,钱大均,两人脸上都是一副激动的难以抑制的表情。

    “何部长……”

    “陈次长……”

    “一个一个来。慕尹。你先说!”老蒋看了一眼两人。最后决定让钱大均先说。

    “委员长,其实我跟邓秘书说的都是同一件事,关于东抗的,他们又打了一个胜仗,这是北平的何部长刚刚发来的电报,您看一下!”钱大均道。

    “哦?”老蒋惊疑了一声。

    “校长,我这是陈长官从隆化发回来的电报,这是详细内容!”邓文怡也递上了一张电文。

    两份电文。内容大同小异,但出自不同的人,侧重点自然也有些不同了。

    何敬之是报告战况,顺便是来要请示的,东抗打胜仗了,上面是什么态度,该不该奖赏,奖赏多少,还有北平方面如何应对,对日态度如何等等。这是他要实际面对和考虑的,但必须要有一个原则。不然这事儿处理起来不好办。

    就算是老蒋交给他全权处理,那也要是一种态度,这个必须要有的。

    自己要是擅自做主了,即便是做的妥当,这老蒋心里怎么想谁知道呢?

    老蒋大度,那都是表现在外的东西,跟老蒋几十年的交情了,他还不清楚?

    陈辞修就不同了,他不是何敬之,所处的位置不同,他更担心是东抗日益膨胀的实力。

    甚至在他的心里,已经把东抗列为“组织”之外,最大的对手或者说是敌人!

    未来,如果东抗不被关东军消灭,那它必将成为国府实现统一最大的绊脚石!

    甚至如果任由其发展下去的话,要不了多久,就可能成为比“组织”更可怕的心腹大患!

    他在电报中不但担忧东抗的日益强大,尤其还提到了陆山的野心。

    一个人有野心并不可怕,但一个有野心又有冷静头脑,还有智慧,那就非常可怕了!

    在陈辞修看来,陆山就是一个具备冷静头脑,超强智慧,又有野心的人!

    比起李德林、胡森等人,陆山身上的优势太大,年轻,有能力,又羽翼渐丰,比张汉卿当年更加难对付,尤其是,距离太远,鞭长莫及!

    虽说他现在跟日本人不死不休,但如果有一天日本人被赶出中国呢,那将会是一场龙争虎斗!

    南京方面回事对手吗?

    陈辞修内心感到一丝焦灼,一种不安,一种恐惧,甚至是恐慌,强烈的危机感。

    老蒋对着两份电文看了许久,不悲不喜,就是这么来回的看着,嘴上没有念出来,但是钱、邓两人都看得出来,老蒋几乎是一个字一字的在自己心里念了出来!

    老蒋在思考,两人都不敢出声,甚至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深怕出声打扰了他。

    “雪冰,你怎么看?”老蒋开口了,问的是邓文怡,这也让钱大均微微的嘴角撇了一下,但很快就敛吓了。

    “校长,学生认为,东北绥署虽然擅自跟关东军开战,但实属有因,但开战之初,却对军事委员会以及军政部隐瞒不报,此风气一开,恐怕日后人人效仿,所以,必须予以惩戒!”邓文怡缓缓说道。

    “慕尹,你觉得呢?”

    “委员长,邓秘书说的不错,有功要赏,有过就要罚,自古治军就是这个道理!”钱大均想了一下道。

    “这个功怎么赏,过又怎么罚呢?”老蒋手指轻微的敲击着桌面,自言自语的说道。

    “校长,学生觉得,前方的战士浴血奋战,杀敌有功,自然是要大大的奖赏,至于陆主任,虽然开战的命令是他下的,但他事先没有通报一声,擅自下令,这便是大过,按照规定,起码也要给他一个警告的处分,但念其能够迅速反制日军的挑衅,并战而胜之,可功过相抵!”邓文怡道。

    “功过相抵?”老蒋站起来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这个理由说是说的过去。

    但是若是真的按照这个意见处理,那世人会怎么看他,那些老家伙们肯定会跳出来指责他处置不公的!

    一个擅自开战,能够跟收复国土,击败强敌的功劳相提并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