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万界永仙 > 第十二章 金阳派
    陶大然傲然道:“冥凰派宵小之辈,敢来冒犯我金阳派,必定是大败溃逃的结局!”

    陶白凝面色浮起一丝羞涩,躲在众人身后小声道:“关师兄,我没事的。”

    关星河松了口气:“师妹没事就好,担心死我了……”

    他一时失口,将心意说了出来,众弟子一阵哄笑,陶白凝大囧,羞红了脸蛋往几名女弟子身后躲去,那娇怯模样,更是让关星河心醉,一时间竟是看的有些痴了。

    众弟子更是大笑,关星河脸皮再厚也有些挂不住了。

    陶大然恼怒,重重咳嗽一声:“咳!”

    关星河慌忙肃然低头:“师尊。”

    一旁的一位长老笑道:“掌门,星河这孩子和凝儿也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况且星河是咱们金阳派的第一天才,实乃难得良婿,你就不要再端着架子了……”

    陶白凝已经羞得不行了,跺脚嗔道:“甘叔叔,您怎么为老不尊,这种事情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

    甘长老哈哈大笑:“叔叔我懂了,不是我说的不对而是我说的机会不对,哈哈哈……”

    陶白凝捂着脸跑了进去。

    众弟子大笑,倒是关星河厚着脸皮,嘿嘿笑着站在一边心里美。

    甘长老朝他道:“星河,快来谢谢这几位恩人,要不是他们,凝儿这回可就回不来了。”

    陶大然对崇寅等人惭愧道:“孩子们的荒唐事,让道友们见笑了。”

    崇寅也是笑道:“郎情妾意也是一段佳话。”

    关星河整了整衣衫,对着崇寅躬身一拜:“多谢道友相救之恩。”

    崇寅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陶大然挥手道:“行了,别让贵客们站在外面,厨房开大宴,酒窖取最好的美酒,咱们好好招待一下贵客!”

    “是!”弟子们轰然应和一声,簇拥着孙立等人热热闹闹的进去了。

    金阳派在卢丸城中高调,但是自己的门派之中,反而并不张扬。这一片院落。占地虽然很大,但都是青瓦白墙的院子。罕见什么艳丽的色彩,就算是稍高一些的小楼都少。

    宴会摆开来,各种乌桓的特产流水一般的端上来,酒窖内取出来窖藏了百年以上的美酒。陶大然不住劝酒。席间还让陶白凝出来陪酒。

    一旁坐着的关星河便有些不悦,只是没有明显的表现出来而已。

    是夜,众人大醉,金阳派弟子将孙立等人送回去,陶大然和两位长老也是喝的酩酊大醉。

    等到孙立等人送走,三人却又忽然一睁眼,俱都清醒过来,眸子中精光闪烁,哪有半点醉意?

    陶大然低声道:“两位师弟随我来。”

    三老一起进来陶大然的书房,陶大然谨慎的关好了门。将窗户边的一根原本支起的木棍横放下来。

    一层光芒弥漫开,将整个房间笼罩起来——那木棍乃是这房中封印阵法的阵门所在。

    陶大然吐出来一口酒气。彻底清醒过来:“两位师弟怎么看?”

    甘长老忧心忡忡:“掌门这一步棋走的很对,咱们金阳派的实力和冥凰派比起来,差了不止一筹。冥凰派这次虽然损失了冯氏兄弟,但是如果真的全面冲突起来,咱们肯定抵挡不住。这些人来历神秘,但是实力强悍。我看那位崇寅,只怕有贤人境的修为,就算是在整个云河郡也是顶尖强者,其他人的境界也都不在你我之下。只要他们愿意留下来帮助咱们,别说击败区区冥凰派。就算是横扫整个云河郡,和最顶尖的四宗六门之一南斗门一较长短也不是没有可能!”

    另外一位邓长老也说道:“甘师兄所言极是,恐怕这也是掌门为什么舍得拿出灵兽秘典拉拢他们的原因吧?”

    陶大然一点头:“还是两位师弟了解我,我一说可以借阅灵兽秘典,你们俩立刻唱白脸,这份人情就更大了。”

    两老一笑:“都是为了门派。”

    陶大然眉头略皱:“这一次凝儿机缘巧合,得到了那张天赐宝图,若是能够顺利的将其中的上古遗宝取出来,咱们金阳派必定实力大增!只是没想到怎么走漏了风声,竟然让冥凰派知道了,派出冯氏兄弟追杀凝儿,好在咱们金阳派福缘不浅,才让凝儿遇上了崇寅道友他们。”

    “掌教,我看凝儿和那位苏道友十分投缘,不如就让凝儿刻意和跟对方结交一下,我看得出来,崇寅道友十分看重下边人的意思,只要苏道友倾向于帮助我们,崇寅道友应该不会拒绝。”

    陶大然点点头,甘长老不说他也会这么安排的。

    邓长老有些欲言又止,但还是说道:“星河这孩子啊,什么都好,就是性子有些太傲了。”

    甘长老笑笑:“年轻人嘛,哪能没点傲气?都像咱们这样暮气沉沉?”

    邓长老捏了捏胡子,看了陶大然一眼也不说话了。

    甘长老道:“这样吧,我去提醒他一下,这几天别使性子坏了咱们大事。”

    陶大然点头:“也好。”

    商议既定,两位长老告辞。邓长老回去休息,甘长老按照计划去了弟子们的住处找关星河说话。

    陶大然送走两人,关上门眼中却闪过一丝怒色,冷笑着自言自语:“关星河不就是仗着他有个道人境第七重的老祖爷爷吗?不但不把本座放在眼里,还敢打本座女儿的主意,也就是凝儿年少无知,才会被他蒙骗!甘月冷你屡次在公众场合提起让凝儿嫁给关星河,用心何其险恶!等本座招募了崇寅道友,第一件事情不是打败冥凰派,而是铲除你们这些狼子野心的门中败类!哼……”

    ……

    和素抱山一样,金阳派的弟子们也是聚集在一起居住,而关星河作为门中第一天才,也享受了特别的优待。

    别的弟子都是每人一间小屋,他却独自占据了一个小院。

    关星河从酒宴回来就一直没有睡,他试着想要打坐修炼却总是静不下心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足足等了半个时辰外面才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关星河大喜,连忙出去开门:“甘师叔,快进来。”

    甘月冷还没坐下,关星河就迫不及待的问:“怎么样陶大然打算怎么办?”

    甘月冷一笑:“你呀,就是沉不住气!”

    关星河眉毛一挑:“我怎么沉得住气?陶大然就是不肯松口把凝儿许配给我,那我就没办法明正言顺的继承掌门之位。今天晚上他又让凝儿出来陪酒,凝儿肯定是我的道侣了,根本不应该在这种场合抛头露面!”

    甘月冷道:“现在是要借助这些人对抗冥凰派,你隐忍一些,不要坏了大事!”

    关星河奇怪:“咱们跟冥凰派真的相差很大?”

    “跟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你想想看,冥凰派的冯氏兄弟在冥凰派只算是二流人物,我们却要出动全部精锐前去救援陶白凝,就知道我们两派之间的实力差距到底有多大了。”

    关星河愣了愣,无奈道:“原来陶大然在弟子们面前做出来的自信和镇定,只是为了稳定军心而已……”

    他一点头:“行,甘师叔,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不会胡闹的。”

    ……

    素抱山众人坐在一起,这是孙立的阵盘之中,外面的人都以为他们睡了。

    “这里的修士平均水准似乎比大隋低了不少。”

    “也不一定,说不准咱们正好到了一个比较落后的区域。你们难道没有觉察到,这里的灵气比大隋稀薄?”

    “这个金阳派实力虽然不济,但是也能让我等暂时容身,深入了解乌桓国内修真界的情况。”

    “怕是金阳派之中没有几个人是真心待咱们。那个陶大然,一路上都在表现他的热情,虚假!”

    “不管怎么说,咱们初到此地,要小心行事,遇事能忍则忍……”

    江士钰问道:“那要是实在忍不了怎么办?”

    崇寅一瞪眼:“忍不了也要……”

    “啪!”崇霸狠狠一巴掌:“忍不了就揍他个球的!”

    江士钰眼睛一亮,崇寅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他又叮嘱了孙立一句:“孙立你千万不能冲动,陶大然他们的注意力现在都在我和崇霸的身上,你就是我们最大的王牌。如果陶大然真有什么阴谋,你一个就能让他一切阴谋破产!所以你一定要藏好,不能让他们看出你的实力。“

    说完还故意瞪了江士钰一眼:“我觉得你是可靠的,比江士钰靠谱!”

    崇霸不爽的撇了一下嘴。

    崇寅火了,拿眼睛瞪他:“比你也靠谱!”

    崇霸摸摸鼻子,默默地塌下来肩膀……

    苏小枚还是有些好奇:“孙立,那些灵兽身上的纹路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为什么这么感兴趣?”

    孙立看看大家:“那是灵纹阵装!”

    “啊!”

    众人大吃一惊,顿时危机感大生。孙立赶紧摆手解释:“水平非常低,而且我怀疑,这里的灵纹阵装根本不能够加装在人身上。”

    众人这才松一口气。

    崇寅一摆手:“行了,大家都先回去休息,记住,尽量低调!”

    大家陆陆续续出去,江士钰有些不死心,众人都走了,他又悄悄回来问孙立一句:“要真是忍无可忍……”

    孙立一笑:“那就就揍他个球的!”

    江士钰眉开眼笑回去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