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末法时代修仙记 > 第三三〇章 为虎作伥
    周一上午下课之后,李念青接到了胡绛雪的电话,然后匆匆赶去校门口去见她,结果却被告知了一件莫名其妙的消息:胡绛雪的后妈来了,而且指明了要见他!

    搞什么鬼?李念青对胡绛雪这个好像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后妈,完全没印象。一直以来,关于胡绛雪的身世背景等等问题,李大少压根就没关心过。他没问过,胡绛雪自己也没说过,所以在印象里,李念青一直以为胡绛雪在胡家只有个爷爷比较亲近,爷爷死后她就脱离了胡家呢。后来的所谓联姻事件之类,全都是那个司徒云自做聪明搞出来的。哪能想到,胡绛雪的父亲居然还活着,而且还有个后妈,后妈也就算了,跑来见继女本来就有点尴尬,现在还莫名其妙的要见自己,这是怎么话说的?

    李念青见胡绛雪脸上充满着期盼,也不忍心去拂了她的意。而且在这一瞬间,他也想明白了其中的许多关节。胡绛雪再怎么强势,毕竟也还是个小姑娘。有潜龙的背景又怎么样?又天级修为又能如何?家人亲情这种东西,始终是一个人在社会生存的根本。如今她家里的后妈来意不明,自己要是不给她撑腰,岂不是要让她独自去面对?

    对于大家族中的那些勾心斗角,李念青虽然极度厌恶,却也不得不接受这种情况的存在,所以胡绛雪在家里的地位怎么样,他也能想得到。没说的。再郁闷也得去见见。

    胡绛雪的小区停车场,李念青见到了这位女强人姿态的胡夫人刘梦竹。胡绛雪只是点到为止的介绍了一下,就带着她一起回了家,这女人是自己开车来的。也没个司机随从什么的,可见是有事要单独和他说了。进得门来,胡绛雪也很聪明的躲进厨房去做饭,把空间留给他们俩单独相对。

    “我看过你的资料!”一落座,刘梦竹就摆出长辈的姿态开门见山道:“不得不说,你是个相当优秀的年轻人。但你想过没有,以你的身世背景,能不能配得上我家小雪?”

    身世背景?刘梦竹的话。一下就碰到了李念青最不喜欢的禁忌区域,原本还强颜欢笑勉强给点面子的表情顿时就拉下了脸:“那么胡夫人以为,什么样的身世背景才能配得上小雪呢?”

    刘梦竹微微一笑,并不在意他对自己的态度:“你这样的年轻人。有思想、有冲劲、有激情,敢想敢做,这是很难能可贵的。可你想过没有,爱情并不能当饭吃啊?小雪是胡家长女,她的生活所需。只凭空泛的爱情是无法满足的。或许你们现在还没踏入社会,衣食无忧的时候,会以为只要可以长相私厮守就算一时穷苦也能有情饮水饱。可是那样的生活,是不是你现在就想要给予小雪的?如果你做不到现在所承诺的一切。那么你们那种只凭一时激情维持起来的甜蜜又能持续多久呢?”

    李念青真想直接拂袖而去,不经意间扫了一眼厨房。却见胡绛雪正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想些什么,心中一软。忍着性子道:“你又怎么知道我做不到呢?”

    刘梦竹依然笑的很动人:“这是个很现实的世界,鲤鱼跳龙门的凤凰男不是没有,但那毕竟只是少数。在没有相应背景的情况下,一个无权无势无根基的年轻人,想要从这芸芸众生之中闯出一条自己的路来,何其之难!你或许觉得我是在危言耸听,又或者是太过小看你了。可你自己掰着手指头去数一数,自华夏有史以来,除过那些造反的,草根出身的人,有几个最终成了大器的?当然,如果你认为凭着自己一时的小聪明,拼上数年赚来几百上千万就算是功成名就的话,我除了送你一句勇气可嘉之外,就只能报以善意的微笑了。”

    是嘲笑吧?李念青心中不屑之余,对这女人这种软绵绵的恶心话却还是相当佩服的,果然是大家族出身的,连指着鼻子来骂人也搞的这么和善,果然是个玩心眼的高手!难怪胡绛雪一听说是她来了都有点头疼呢,看来也没少吃这女人的亏。

    想了想,李念青决定无视这女人这一套把戏,在他看来,抛弃掉自己的优势去和别人玩对方最擅长的那些诡计,纯属脑子有病。这就像林风曾经提醒过他的那句话,永远也别和傻逼吵架,他会把你拉到和他相同的档次上,然后用他做傻逼的多年经验来打败你。同样的道理,和聪明又习惯玩心术的人知道斗心眼,就是眼巴巴的向人家展示自己缺心眼。

    有了这个主意,李念青决定把双方交谈的内容扯到自己擅长的范畴中来:“胡夫人!你既然读过我的资料,就应该知道我是个很纯朴的乡下孩子,并不习惯揣摩你们这些聪明人的暗示。所以,我觉得你还是有话直说的好……你今天来找我,到底想干什么?”

    刘梦竹微笑的表情终于略略尴尬了一下,这还是她这么多年来很少经历过的事情,这个少年居然直接略过了自己设下的谈话环境,直接把话题拉到了明面上。看起来似乎非常粗鲁无礼,可实际上细一想,却是目前对他最有利的手段。这让她心中最初的警惕再度提高,刚见面时升起来的那点轻视之心一下扔的没了影。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厨房方向,刘梦竹努力挤出笑脸:“以普通农村的出身,你能考入水木大学,自然也是聪明人。以你的能力,日后少不了也能博到一个大好前程。但那种前程,却和小雪所需要的层次相去甚远……”

    李念青两眼微眯,语气不善道:“胡夫人,我尊你是长辈,所以才肯和你对面相谈。如果你再这样云山雾罩不痛快。我觉得我还是回去上课更要紧一些。山里人,没权没势没背景的,要是再不努力点学习,恐怕连谋生手段都成问题了。”

    刘梦竹被噎的不轻。脸上挤出的微笑也淡淡冷了下来,不经意间双手环胸,微微向后一靠:“我的要求很简单,请你离开小雪!”

    李念青笑了:“凭什么?”

    他没问为什么,却问凭什么。看来是已经接受了自己说的理由,如今是在问自己的开价了!刘梦竹心中一喜,不由的鄙视了一番,什么凤凰男、爱情鸟?还不是想借着小雪的身份为自己谋好处的臭男人!哼。这样的货色,要不是为了司徒家的诸多好处,我连理都不愿理你。

    心中狠狠腹诽了李念青一番,刘梦竹淡然开口:“我就知道你是聪明人。我也很欣赏你的痛快,行!你开个价吧,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肯离开小雪?”

    李念青呵呵一笑:“我提的条件,你都能答应吗?”

    刘梦竹相当郑重的点头:“当然!只要胡家能做到的。你尽管提!”

    李念青笑容古怪的看着她:“我见过太多你们这些所谓的家长嘴脸,口口声声都是为了孩子着想。当然,我并没有证据能证明你怀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不过既然你以家长身份出现,又口口声声说自己为了小雪着想。不愿让她跟着我受苦。那好,我就说一说我的要求吧。你只要写下一份证明。愿意放弃你儿子的资产继承权,胡家所有资产。都由小雪独自继承,将来胡家由她来做家主。那我马上就走!”

    什么?刘梦竹一听这个,气的差点跳起来。要我儿子放弃家产?你想的倒美!就算今天做的这一切,保住那丫头的富贵,她的最终目的也依然是为了给儿子一个更好的将来。要是直接就剥夺了儿子的继承权,那她又何必这么辛苦?要没了这个终极目标,她所做的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

    望着刘梦竹的脸色变幻不停,李念青放声大笑:“胡夫人!收起你那一套吧!你这种行径,只能让我对你们这种所谓的上层人士由衷的恶心!什么家长心态?什么一切为了孩子未来着想?说到底,其实还不是为了你自己心里的那个小九九!你处心积虑的想要拆散我们,无非就是想让小雪和那个狗屁司徒云联姻,然后两家借此机会把生意做到更大而已。真是可笑,一个靠出卖女儿身体才能发展壮大的家族,我真不知道能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摆出那么高高在上的嘴脸来!虽然只是继女,可那么堂而皇之的用女儿来换取财物,身为女人的你,就不觉得羞耻,不觉得可悲吗?”

    看到刘梦竹脸红如滴血,李念青心情更加爽快:“噢,我忘记了,你能嫁到胡家,只怕自己也就是从那一步走过来的。难怪了,以你这样的身份,如果认命了,自然是会努力维持你们那个可笑的贵族规则的。真可悲啊,你让我想起那个为虎作伥的成语来了,以前我总是不明白,人怎么可能会那么没骨气,如今见到你,我算是明白了,呵呵。为虎作伥啊,之前自己是受害人的时候,对那只大老虎自然是害怕的,可一旦落入虎口之后,却可以借着老虎的威风去狐假虎威一番了,这种可笑的威风心态又算什么呢?”

    刘梦竹从来没想过,居然有人敢在自己面前说这样的话,也从来没想到过,自己会被这番话说到无言反驳,因为李念青所说的,正是她苦苦维持且一直奉为圭皋的贵族规则。一直以来,她都为自己可以身为贵族一员而沾沾自喜,可今天被李念青这么一说,简直有点被人扒光了衣服,赤果果立于光天化日之下的感觉。什么贵族风采,豪门规矩,说穿了,还不都是为了钱连儿女都舍得卖?这和那些婊子有什么区别?

    被李念青肆无忌惮的言语和放肆的笑声差点气到吐血,刘梦竹话都说不利索了:“你怎么……怎么可以这么说?”

    李念青伸出食指挠了挠眉心,冷笑道:“或许你现在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吧?你真觉得你们高人一等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本来出卖儿女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我懒的管。也没兴趣去理会。可因为小雪的事,那个司徒云苍蝇一样没完没了的找我麻烦,甚至于,为了控制小雪。还使了卑鄙的手段,想要对她下毒手。如果不是我发现的早,及时应对,恐怕这时候的她已经变成一具毫无思想的行尸走肉了。”

    “就从这一点来看,这个司徒家族所打的主意,恐怕不仅仅是要和你们胡家合作那么简单。如果你真的像你自己所表现的那么聪明,就应该想到,那司徒云为了得到小雪。甚至不惜把她弄成白痴也要娶回家。他们司徒家的目的何在?娶回一个没有思想的傀儡又是为了什么?就为了给你们胡家做女婿,然后把司徒家的资源白白共享给你们吗?你觉得小雪在他们心目中,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刘梦竹豁然心惊,突然想到司徒玉让自己来求这个李逍遥的事。说是自己儿子被这家伙用什么卑鄙手段陷害,好像只有两三天的命可活了。之前她还在想,他们两人之间究竟是怎么搞到要搞出人命这么狠呢?现在一想,只怕这李逍遥说的不是假话。肯定是司徒云真的想对小雪不利,被这家伙发现。反而让司徒云吃了个大亏。他们理亏又胆怯,这才不得不通过自己来调解,否则以司徒玉的性格,怎么会说出即便不联姻也可以合作那样的话来?这么看来。司徒家最初的联姻计划,只怕真的是打着想吞并胡家的主意!

    李念青看着刘梦竹。笑的很灿烂:“我是真不明白你们这种聪明人,怎么能蠢到这种程度?难道说。为了能让儿子继承家产,害起自己人来就真的可以不顾一切吗?”

    刘梦竹一听这个,顿时急了,这事虽然被说中了,可她又不得不辩解,否则这顶帽子扣下来,别说是她,随便换个谁来也受不了啊:“你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想过害她了?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她好!你李逍遥是有本事,可你说到大天去,也只是个没根基的平头百姓。司徒家族,那是华夏几千年的豪门,如果小雪嫁了过去,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怎能不比跟了你个泥腿子受苦强?”

    李念青呵呵笑道:“你不要偷换概念!你这么处心积虑想让小雪嫁给司徒家,真的只是那么单纯想让她享福吗?那个司徒云是什么货色,我不信你不知道!一个十三岁就敢伙同他人**女同学的恶少,十六岁就敢把任课女老师抓回去蹂躏的畜生。你觉得小雪嫁给他,能幸福吗?好!退一万步来说,司徒家财大气粗,可你觉得,以司徒家的规矩,就算小雪嫁过去,司徒家的财物,可供她支配的,又有多少?”

    看着刘梦竹的表情再度变的尴尬,李念青的脸色也难看了:“不要用那些你不知道的可笑借口来糊弄我,如果你不知道司徒云是什么货色,那么你急着为想让小雪嫁过去,就是不负责任,除了为儿子独占家产扫清障碍的同时,还想着借刀杀人!”

    刘梦竹直接就站起来了,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魔鬼变的?怎么能把话说到这么恶毒的份上呢?

    李念青却伸手一指,那冰冷的目光直接吓的她就坐了回去:“我还没说完呢!你急什么?看你那样子,你分明也知道司徒云是什么东西,可你却还是想着搞什么联姻。你说,你自己的那点心思岂不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难怪我们乡下那些婆婆婶婶都说,后妈没一个好东西!原来都是你这种小心眼的女人给连累的!就你这样的,本来自己躲在家里悄悄搞鬼就行了,偏偏还不知廉耻,要跑来现眼!还装腔作势的在我面前摆什么长辈姿态?你配吗?”

    刘梦竹面红似火,双眼雾气氤氲,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曲?而且还是被个晚辈指着鼻子这么骂!重要的是,这个小魔头句句都像刀子一样直捅要害!他抛出来的那种种论点,都好像是一把锋利的刀,狠狠的割掉了平日蒙在她们这种贵族人士身上那层伪装!羞愧、愤怒、悔恨、委曲种种情绪缠的她纠结不已,现在的她,别说盛气凌人了,连反驳的勇气都没有了。因为她心里很清楚,李念青指责她的那些话,全都是真的!

    李念青见她委曲的泣不成声,反倒语气轻松了几分:“知道羞耻,可见你还没到病入膏肓的地步!既然今天你找上门来了,这事正好和你说个明白。以后,小雪的事,你们胡家,尤其是你,趁早离的远远的。如果再敢胡乱插手,我不介意让你们家的其他人也试一试司徒云现在的感觉!”

    刘梦竹下意识抬头一看,却见眼前那张年轻到不像话的脸上,杀气四溢,眼神中那凛凛的寒冷竟让她生不起半点反抗勇气。直到这时候,她才意识到,这个年轻人,或许不是那么简单呢。品味着他的警告,猛然间又想起一件事来,司徒云的感觉?对啊,司徒云到底怎么了,能让司徒玉那老家伙不顾脸面跑来求自己?而自己来之前却是已经应了人家,这事,可怎么处理才好?(未完待续。。)

    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