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末法时代修仙记 > 第四三六章顿悟
    看到这情景,一直战战兢兢的朱锦晨大少终于崩溃,一脸惊恐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你们在骗我……你们在骗我!我是不会泄密的……”

    宋志贞脑中灵光一闪,扭头叱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执迷不悟!不管你受了谁的蛊惑,这时候你如果再不老实交待,你将失去最后的机会!”

    朱天啸听出了这话里的隐情,连忙劝道:“是啊,小晨,你是受谁的蛊惑,还是说了吧,如果你再不交待,这个黑锅岂不得由你自己来背?”

    宋志贞一摆手,虚拟会议被切断,朱家那些位大人物全都被扣押起来处于待命状态。

    朱锦晨喃喃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是为国家服务的,我不是叛徒……”

    宋志贞蹲在他身边:“告诉我,是什么人让你接近邱宝萍的?”

    朱锦晨突然掩面大哭:“怎么会这样……他是潜龙的人啊,你们知不知道潜龙!是潜龙啊……”

    宋志贞和林风都很尴尬,怎么扯上潜龙了?难道是自己内部出了奸细?那事情可就大条了。连忙柔声安慰这家伙。随后又听到个更让他们无语的名字,那个给朱锦晨分派任务的潜龙军官,叫宋志贞!

    用屁股想,都知道这孩子被人骗了,可是谁这么缺德,居然能想出用宋志贞的名号来骗人呢?这个连验证都不需要,因为朱锦晨除了这个名字之外。根本就不认识宋志贞本人嘛。

    就听他断断续续道:“……两年前,他们找到我,问我愿不愿意为国家出力……我看过他的证件,真的是潜龙的军官!是大校啊……他们说。邱宝萍和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有关系,让我想办法接近,不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是对我的考验,如果在毕业之后,这事还没有纰漏,他们就会直接招收我进潜龙……所以,我一直都没有告诉家人。我想给他们一个惊喜,证明我不是只会吃喝玩乐的……”

    宋志贞和林风面面相觑,这倒霉孩子,估计这些年在家里也没少被大人教训。好不容易安排进了警校,学习成绩怎么样且不用说,只这个潜龙后备队员的诱惑,就足够让他死心塌地的。只可惜,这孩子却是上当了。而且。那骗子也确实够高明,他没有找普通学员,而是找上了这种有后台,有背景的纨绔。只有他这样家庭背景的孩子,才会听说过潜龙的名头。而且。有他的身份,做起事来。的确是要方便很多,就算他运用了官方资源,大家都只会当成是小纨绔头脑发热搞出来的小把戏而已。

    是谁这么恶毒?而且这个局是两年前就已经布下的,也就是说,在那之前,对方不但知道了潜龙的资料,而且还探知了邱宝萍和李念青之间的关系!经过两年苦等,才在今天一击得手!

    宋志贞一阵后怕,又问道:“那么,你对李少做了什么,才把他弄成那个样子的?”

    朱锦晨摇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只是让我来找邱宝萍,然后尽量靠近那个长发的家伙就行了,别的什么都不用做啊……他变成那个样子,真不是我做的……”

    宋志贞盯着他看了半天,认为他这回确实没有说谎,摆了摆手,让已经紧急赶来帮忙的一名潜龙队员过来给他做拼图,然后让他回忆所有的细节。自己带着林风退出了帐篷。

    林风望一眼远方在星光下闪着晶莹光芒的冰雕帐篷,感慨道:“宋队,你太牛逼了!这么隐蔽的情况,都让你给挖出来了。我之前还当你是借题发挥呢……”

    宋志贞苦笑道:“你没猜错,一开始,我确实是在借题发挥。而且动机很简单,这小子居然敢来撬念青的墙角,那不是自己找死嘛。加上念青这种状态,我又不知道要等多久,就索性给自己找点事做。”

    啊?林风瞠目结舌:“你不是吧?也就是说,这背后的线索,全是误打误撞?”

    宋志贞无奈的点头:“是啊!全他吗提撞大运撞来的!你也知道,咱们受命要对这些根系发达的世家豪门进行一些梳理,可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切入点。上次念青就借着他小舅子的事,大搞株连,一举端掉了盘据在东北数十年的上官、夏侯两大世家。我一听说这家伙是朱家嫡孙,当时就动了念头。再加上,这家伙出现的也确实太巧了,你想啊,邱宝萍放假比较早,都已经到草原两天了,可这家伙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邱宝萍和念青闹矛盾的时候出现,要是不借着这机会狠狠割朱家一刀,实在都对不住他的那个巧劲。可我做梦都没想到,这家伙确实是另有目的!”

    林风也是一阵阵的头皮发麻:“最可怕的就是这种,他满以为自己是在为国效力,还是不能暴露的特工那种。如果不是这次误打误撞给掀出来,不定这颗炸弹啥时候在身边爆开呢。咱这算不算走了狗屎运?”

    宋志贞叹道:“还是李二少牛啊,你瞧瞧,就是个争风吃醋的风流帐,也能挖出潜龙的隐患来。啧啧,这小子,简直无敌了!”

    林风苦着脸道:“现在他那个样子,咱们怎么和干妈说啊?还有那位新加入的邱嫂子。”

    宋志贞道:“他这个样子,应该就是上次在飞来峰对付那条冰蛇之后留下的隐患。要不是有这隐患,这小子的性子,又怎么可能安下心来去上什么学呢。你放心,他之前曾经和我说过,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咱们尽管蘀他护好法就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上次救慧姨的时候,可是闭关整整三年呢。这个?小意思啦!”

    林风挠挠头:“这倒也是……不过。那个朱大少,怎么办?”

    宋志贞冷笑:“怎么办?凉拌!虽然他是受人蒙蔽,可毕竟他是涉案人员,不能就这么轻易打发了。这事能从朱家刮到多少好处。就看上边对朱家是个啥意思了。去掉这些因素,你只去参详一下朱大少这几年做的那些好事,哼!一句话就可以轻易运用警务系统的监控权限,为了泡妞可以把情敌打击到转学、休学甚至退学!要不是他背后有朱家这棵参天大树,他有那么大能耐吗?这样以权谋私的家族不清理,国家迟早被这帮蛀虫掏空,还搞个屁的复兴!”

    林风道:“咱总不能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吧?再说了,以现在这种形势。世家豪门能消除干净吗?”

    宋志贞看白痴一样瞅着他:“干嘛要消除世家豪门?只要他们按规矩行事,在律法范围之内玩点小把戏,给自己弄点好处,那都是无所谓的。而且我们还应该鼓励这种现象。唯有他们的成功。才能刺激更多的人积极奋发。我们要纠正的,只是律法所不允许的那些现象。咱们当然消灭不干净那些家伙,可我们可以发现一个,处理一个。在最初阶段,可能手段会狠一些。血腥一点。有这些血淋淋的例子在,嘿嘿,我就不信其他的世家视而不见!只要他们把那些坏毛病改了,咱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林风一头雾水:“太他吗深奥了。不是太明白。不过听起来好像很牛逼的样子,嗯。我精神上支持你!”

    呸!宋志贞啐一口笑骂道:“什么精神上支持?你必须在行动上也支持!”

    林风一副受惊的模样,拍拍胸口:“还好你不是说要我**上支持呢……”

    宋志贞咣就是一脚踹在他屁股上:“滚你的蛋!”

    两人说说笑笑的回到大巴上。这副风轻云淡完全没什么压力的模样,倒让提心吊胆等候的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他们俩都没当回事,显然现在的情况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就连最揪心的邱宝萍母女也都放心不少。

    哎?宋志贞一上车,就发现灯火通明,所有人都是心神不宁的样子等待着他们,马上摆出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怎么还不去睡觉?”

    除赵慧之外,其他人一起翻白眼,这不废话嘛,出了这么严重的事,都发动部队戒严了,那边春暖花开的季节冰成了冰雕,这边背景大的离谱的大少被当成了专政对象,折腾了大半夜,你让一群女人怎么安心?

    宋志贞看看气氛不对,马上就找蘀罪羊,气乎乎喊林风:“林风!你小子是不是没向大家解释?你故意让这么多在担惊受怕的是吧?”

    林风一摊双手:“从一开始动手,我就跟你着啊老大!你可不能冤枉我,这事可跟我没关系。”

    性子最急的赵秀珍气吼吼道:“行了,别打哑谜啦。快说,现在是什么情况?我表弟的情况怎么样了?”

    宋志贞摆出一脸“你是白痴”的表情:“他怎么样,我怎么知道?”

    赵秀珍急了:“他……你……他都那样了,你都不去管的吗?”

    宋志贞耸耸肩:“拜托,他的事什么时候能轮到我管了?我们只是负责蘀他处理外围琐事的清洁工而已,至于他嘛,你还是等他自己回来向你们解释吧!”

    赵秀珍一愣:“什么意思?他回来了吗?”

    宋志贞摇头:“哪儿就那么快?上次我见到他这副模样的时候,可是整整等了三年才能见到的。你想这么快就再见他?那你自己去试试……”

    啊?邱宝萍左看右看,发现这家伙好像并不是在开玩笑,心里越发难过,看来自己是真的误会念青哥哥了。从他离开龙涎沟到现在,才不过四年多一点,只是一次闭关,就要整整三年,而且还是被冻成冰雕那种,那得受多少苦啊。自己,怎么就不相信他,还和他使小性儿呢!

    赵慧出来打圆场道:“我说没事了吧

    ?你们偏要那么担心。儿子是我的,母子连心,连我都不担心他有什么意外。你们又何必那么揪心?好啦,都歇着吧,明天我们还要在大草原赏风景呢。”

    赵秀珍看看小姑,又瞅一瞅宋志贞。有点愤愤道:“算了,既然你们都说他没事,那就当我们瞎操心吧。噢对了,这么老半天,我都饿的不行了,那个谁,昨天你烤那鱼味道不错,趁现在大家都还没睡。再来两条呗!”

    得嘞,这姑娘神经确实够粗大的,不过有她这么一搅和,那本来就被宋志贞和林风做出的气氛冲散不少的压抑情绪直接就烟消云散了。林风赶紧拖出烤肉炉子来。喊出加菜,忙活着给大家做消夜。被这种热烈的气氛裹挟之下,邱宝萍母女那点埋藏在心底的忧心也只能暂时收起。一顿消夜吃的很是热闹,再也没了片刻功夫前的那种苦闷忧愁。

    ******

    李念青在听到邱宝萍那貌似客气,实则生分至极的话语之后。心中如同被生生撕裂一般疼痛,这种来自精神层面的痛苦,直接触发了他深埋在灵魂深处的熟悉感。要知道,萧遥那老东西曾经试着把自己的魂魄与李念青的魂魄合而为一。虽然终究没能成功,却将两人的命魂完全共享了数年之久。

    人的三魂七魄中。天魂主性情,地魂主智慧。命魂主阅历。也就是说,天魂决定了人的性格,地魂决定人的智商,而命魂则负责记忆。萧遥的命魂和李念青的命魂曾经共享过数年,其中有无数的修界阅历经验都完整的传承给了李念青。不过,老头并没有那么大方,依然还有一部分东西,被他用秘法隐藏了起来。

    当邱宝萍的话语引发李念青的纠结,让他在感觉到自己无能为力的痛苦之中,突然就回忆起了当年萧遥面对灭门惨剧时的感觉。正是那种痛苦的感觉,给萧遥带来了一往无前的修行信念。他坚信,自己沿着那条路走下去,终有一天,也会拥有那个亲手灭掉自己满门的师傅那种力量,只有他拥有超过对方的实力时,他才有资格来报仇。

    在修行路上,几乎每一个瓶颈出现时,萧遥都是凭借回忆那种痛苦来给自己增强信心,最终一步步突破,直到最终超过他那个丝毫没有人情味的师傅,然后回过头来将对方斩杀,最终成成黄泉宗长老,闯下赫赫威名。

    当李念青感觉到那种痛苦的感觉时,一直死死封锁压制在体内的那些混合法力不由自主的被调动起来游走全身。而在这个时候,白天那惊鸿一瞥的圣山又清晰的浮现在他的眼前。然后,他又发觉另一个惊人的事实,当时他觉得那座圣山有点面熟,在这紧要关头,他终于想起来了,这圣山为什么会让他觉得那么面熟。因为,那圣山,他曾经见过!或者说,他的记忆里,曾经有过圣山!

    没错!萧遥的记忆里,这座圣山的情景更加细致,这远远看去,景致宜人的圣山,根本就是萧遥生活了数十年之久的黄泉宗驻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黄泉宗的山门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投影?修界所在的岚泽大陆和地球究竟是什么关系?萧遥老贼究竟还有多事少瞒着自己?

    那些疑问都不要紧,重要的是,那种痛苦的感觉,成功的触发了萧遥以前面对瓶颈时的修行经验!这一刻,李念青福至心灵,猛然间将全身所有法力尽数放开,全力将其压制,尽全力将所有的混合法力向丹田引去。刹那间,那混合法力中的冰气外泄出一丝寒气,直接将他所有的区域冻结。

    竭尽全力运功九个周天之后,已是入夜时分,这时,李念青突然感觉到一股浓郁的星辰之力洒落下来,将他的满头白发包裹,尚着发丝不断的涌入头顶泥丸宫,而与此同时,那本来就一直积累的信仰之力也争先恐后的从头顶灌入。

    有了这两股生力军突然切入,原本混乱不堪纠缠不休的混合法力突然间变的泾渭分明,星辰之力、信仰之力一呈银白色,一呈金黄色,而最是势单力薄且没有后援的灵力则变成了淡淡的青色透明状。李念青正在感慨,如果没有灵力,就算再多星辰之力和信仰之力,只怕也不能提高境界时,猛然间,那股淡青色的灵力突然沿督脉直冲头顶,毫无障碍的破空而去!

    汗!难道因为灵气枯竭,最终连这一点灵力都不愿意留下来吗?

    轰!一阵扑天盖地的威严兜头砸下,那已经冰成一块冰雕的帐篷顶端无声无息融化出一个直径约两米的大洞来。此时的李念青,不知何时已盘膝打坐。而那股莫名其妙透体飞出的灵力已然去而复返,并且在重新导入体内之后,居然变的雄浑无匹,似乎源源不断,再也没有枯竭之虑。

    这是怎么回事?李念青心头狂震,但这时候,并不是他考虑这些东西的时候,他很清楚,自己眼下正处在非常要紧的关头,苦苦寻找却始终没有任何端倪的灵气,此时突然有了源头,这对坚守在灵虚期无法寸进的他来说,简直就是个无法抵御的诱惑。

    熟悉的冲关感觉,雄浑的三股力量源源不断涌来,再无掣肘之苦。李念青无暇去思索这些古怪的源头,他只知道,这是眼下,最有望突破瓶颈,再上层楼的机会!所以,他要拼尽全力,借此良机,结丹!

    ————————————

    祸不单行啊,居然感冒了。。。。。怎一个惨字了得!

    求各种安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