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末法时代修仙记 > 第二八九章 又见极品恶少
    **爽一脸不舍欲言又止,赵梦唐战战兢兢依依不舍,赵梦书强颜欢笑泪眼朦胧。一家坐在小园吃着饯行饭。李念青能说什么?他描绘了两位舅舅一同前往的请求,说是怕见了母亲那失忆的样徒增伤感,实则自己心中透亮,妈妈这么久以来只字不提外公家,只怕是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如果兄妹见了面,搞出火星撞地球的事来怎么收场?只好软言相劝,信誓旦旦只要母亲一有好转就通知舅舅回国见面或者直接陪母亲来美国团聚。

    一群赵家的三代弟们一个个神情肃穆的等在前面大厅中,因为两位表弟今天就要回华夏去了,外公亲口吩咐,长辈为晚辈送行不合礼数,但同辈兄弟姐妹,一个都不能少!所以人家两位主角在里面陪着长辈们用饭,他们只能干巴巴的等在这里等候那两位到来好给他们送行。

    一帮人中尤其以赵秀珍为无奈,说起来她还是众兄弟姐妹中和那个小表弟打交道多的一个呢,可惜除了被那臭小一顿戏弄惹了一肚气之外,并没任何深入交流,别说人家的性情爱好了,就连他的模样究竟如何,她也印象模糊有点记不清了呢。别提其他那些被迫扔下手中事务特意跑回来就为参加个送行仪式的哥哥姐姐们了。

    可是大家心中再有不爽也不敢口出怨言啊,且不说这两人里面其中一个是近年来家族中冉冉升起的商界星赵文起,就是文起的那个兄弟李念青。那也是个神一样的存在啊!看看他来这么几天功夫都做出了多么可怕的成绩?

    小园一夜春风来,老爷从此可以远离寒冷的困扰,别说这能耐带来的各种增益效应有多可观,光是一年省的炭钱。就够让许多人瞠目结舌的了。然而他的能耐还不仅如此,元宵夜那如同神来之笔的小李飞刀一出,简直闪瞎了一地眼球。而次日纽约城黑帮大火拼,虽无直接证据证明与他有关,但几位舅舅的态度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让人意外的是,他就那么随便的走了一趟华盛顿,就收获了泛美航空每年十万公里的免费旅程和全家十位终身白金vp待遇。这还不算完,fb那种号称全美权利大的机构。居然特聘他为亚洲事务顾问,还给了等同于市长的四级权限!

    这还是人吗?难怪人家到了赵园,从来不出来和大家一起打混呢,咱们这些人在人家眼里。也的确有点上不了台面。想到这个事实,所有赵家三代弟都开始对那位远嫁华夏的姑姑起了好奇之心,怎么她生的两个儿,都这么优秀呢?难道说,美国这地方果然不适合我们华夏人发展?

    **雁父只是说了些祝福的话。和李念青兄弟拍了几张照片,就止步小院影壁前。目送着哥俩离去,老爷向旁边侍立的杨东点点头,杨东悄然跟上。

    外面大厅里。十几位赵家三代女众星捧月般拱卫着这哥俩上车,一路飞驰来到机场。离别的时候。李念青为同来的表哥表姐们每人送上一枚皓月表示感谢,大家心中的那丁点怨念登时烟消云散。可以看电影、打电话、玩游戏等等集众多功能于一身。代表着全球科技顶尖水平的皓月啊!

    这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据传言这东西是华夏做为顶级机密研制的,根本就没有公开发行。这种独特的国情使得任何觊觎这些象征性极强的物品往往会代表着某种特别意味,就好比特供香烟、白酒一样,你没有那个身份,有钱也只能干瞪眼!所以,当初他们见到二叔拿了一枚的时候,差点为临时拥有权没打起来,想不到,只是送了个行,居然就能得一个梦寐以求的皓月,这一趟,没白来!

    飞机高入云霄,赵家众人欢天喜地的返回。李念青兄弟和杨东并排坐在一起,聊着些两国之间不同的风土人情,笑语妍妍,缓解着长达二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带来的寂寞无聊。

    因为这架飞机正好是泛美航空的航班,所以三人也就享受了顶级的头等豪华舱,座位宽敞不说,还有非常贴心的各种服务。尤其是像李念青这种拥有终生免费待遇的顶级乘客,自然是要被予以特别关照的。因为是飞往华夏的航班,所以飞机上的空姐中倒有一半是华裔。李念青他们三人正好独占了一个单人位和一个双人位,又紧靠在一起,所以乘务长特别安排了一位华裔空姐单独为他们提供服务。

    起飞后的五六个小时里,那位面相俊美的空姐在三人面前出现了十几次,除了偶尔会收获几声感谢之外,并没有别的特别要求。直到晚餐时分,空姐拿着菜单再次出现时,引起了李念青的注意。

    呀哈?李念青一脸惊讶的接过菜单:“原来飞机上也可以点菜啊?难怪这头等舱会那么贵呢。”

    空姐抿嘴一笑,这位持有顶级卡片的小客人还真是有意思呢,但愿他永远能保持这份天真无邪吧,只是,以国人的素质,如果他习惯了这种优待,会不会也蜕变成那些讨厌的人一样呢?

    哥俩先是请教了杨东,后者毫不介意的随便点了几种肉食。李思源这为弟弟推荐了几种泛美航空比较著名的特色菜式。显然,李思源经常乘坐泛美航班,在这方面经验挺丰富。

    点了菜,哥俩也没怎么在意,菜单递给空姐接着聊天,等着她送东西过来。

    就在几分钟后,突然一声惊叫和一通东西落地的杂乱声引起了三人的注意,扭头一看,一个油头粉面的华夏青年满脸阴霾,一只手揪着刚那空姐的小手。另一只手鸡爪疯一样在她身上乱捏,嘴里还不住的嘟囔着不清不楚的混话。

    几个机组人员连忙过去相劝,那空姐两眼含泪委曲不已只是抽泣。

    那个华夏青年被几个乘务人员劝阻了片刻,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大怒的炸了毛,猛然将旁边的几个人推开,拉着空姐的手猛然一使劲就把她揪到了自己面前,大声喝骂道:“本少好心好意来追你,你个小贱货居然敢不理我?本少特意为你专程往返美国这几趟,难道还不够你丫臭显摆的?你还想怎么样?”

    空姐想抽回手,只是低声辩解:“又不是我让你来的……”

    那青年大怒,一个巴掌就呼上了空姐那张俏丽的脸蛋:“你个不识抬举的小贱货!以为傍上美国人就了不起了吗?你信不信本少一个电话。你的家人明天都得完蛋?!”

    旁边一群乘务人员面面相觑,想动粗又怕伤了那空姐,只能连声劝慰让他先放了人。

    那青年不屑道:“你们泛美了不起啊?信不信本少一个电话,就让你丫没法再飞华夏?吗的。别的公司没飞机吗?非得让你们来赚趟线?识相的,赶紧滚!不信你们公司那帮大佬,会为了个小贱人来得罪本少!告诉你,这个人,本少是要定了!”

    李思源皱起眉头道:“华夏人被人家看不起。还不就是被这帮混帐的特权阶级给抹黑的?只会仗着父辈的余荫欺压弱小、为非作歹,还能有什么用?什么东西!”

    李念青心里一团无名火登时烧了个通透,身为潜龙一份,他早把军人荣誉和自己捆绑到了一起。宋志贞当初用枪逼着四叔当众下跪时所说的那些话一直都是他的座右铭,如今又见到有这种败坏国家脸面的货色。哪里还忍得住?

    青着脸站起身来,李念青走到争吵的青年面前。直视着他的双眼,轻轻在那家伙的手腕上一捏,一声惨叫还没来得及发出,就被李念青随手赛了一团餐纸给堵了回去。

    李念青望着那空姐手腕上的淤青,随手摸出一小瓶鲛人膏来递过去:“擦上一点,我还等着吃饭呢。”左手一拎,那疼到满头大汗的青年就被揪回了自己座位,腾出了中间通道。

    空姐感激的看了李念青一眼,在众同事的帮忙下慌忙逃回乘务室。李念青也没心情和那种恶少多计较,既然已经出手小小的惩戒了他,只要他识趣,这就算完事了。拍拍手,又回了座位。

    那青年缓了一阵,喘过气来,青着脸跳起来,冲到李念青面前,伸出食指指着他,吐沫横飞怒声道:“小!你知道我是谁吗?”

    李念青翻了个白眼,什么样的家庭能教出这种白痴来呀?冷哼一声道:“真不知道你父母是不是当年把孩扔了,错把胎盘养这么大,这么白痴的话也问的出来?真不知道你自己是谁,去看自己身份证!”

    那青年登时气结,要命的是旁边还有几个强憋着的偷笑声很刺耳的响起。

    “你有种!”那青年甩着依然生疼的手腕,恶狠狠道:“有种你就在京城机场等着,我让你丫知道本少是谁!吗的,本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人敢对我动手!你今天要是不给本少跪下磕头道歉……”

    李念青听的不耐烦,脚下一伸,砰的直接把这小踹的飞了起来,倒也没飞多远,只是轻轻飘起,然后被旁边的座位挡住反弹回来,重重跌的跪在了他面前而已。

    李念青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恶少,冷笑道:“就像这样跪着道歉吗?道歉的话,你不用向我说,你刚冒犯了那位姑娘,应该向她说!”

    呀呀呀!恶少再笨,也知道自己踢中铁板了,不论身份如何,这家伙是个硬扎手啊。刚捏手腕那一下或许有突发成份在里头,可这一脚,让他很真切的感到了害怕,自己一百五十多斤的份量呢,那家伙就随意抬了抬脚就给踢的飞了起来。要不是飞机过道这地毯够厚够软,这一下可能腿都要折!就这也疼的他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呢。

    他倒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心中怒火盛,却强忍着不再去看李念青,稍稍缓过点神来,强撑着挪回了自己座位,紧紧缩在里面,目光阴狠的死死盯着李念青的座位,不住的盘算着到了机场怎么摆布这敢冒犯自己的小。

    乘务人员看到情况缓解,赶紧过来收拾残局,一个上了年纪的美国空姐主动站出来去替那恶少送冰包冷敷。其他人迅速整理了场面,这时候,几个男性机组成员也悄悄到了头等舱附近,一旦再次爆发冲突就得及时出手制止。还有近二十个小时的旅程呢,这可是在一万多米的高空中呢,要是出点意外,谁也承担不起那个责任。

    这时,在乘务室,刚被调戏了一番的空姐赵彤理了理妆,淡淡的对推着餐车走过来的另一位美裔空姐道:“还是我来吧!”这几份晚餐,正是李念青他们点的。

    美裔空姐依莎劝道:“赵!刚发生那样的事,你还是先躲一躲吧!”

    赵彤摇摇头,一脸郑重的看着依莎道:“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但你不了解华夏的国情。我的父母都在国内,那位秦先生在华夏有着很强大的势力。他今天被人劝阻没能得逞,但他会通过关系去对付我的父母的。所以,如果没有意外,这一趟应该就是我的后一次飞行了……你让我做完自己的工作吧,而且,服务的对像刚刚还帮助过我。”

    依莎叹了口气,把手中的推车交到她手上。

    经过那位秦少座位时,赵彤并没有回头,却也感应到了那刺骨的恨意,她这时反而松了一口气,用非常专业的服务姿态,把李念青他们三人的晚餐一一送上。

    李念青接过晚餐,笑着问了一句:“还疼吗?”

    赵彤摇摇头,连忙从口袋里掏出那只小巧的瓷瓶递给李念青:“谢谢你的药膏,很有效呢。现在一点都不疼了。”

    李念青笑了笑,并没接回来:“你留着吧,你们做服务行业,磕磕碰碰的再所难免,那种药膏是我们开发的产品,你就勇敢的做一次小白鼠吧!说不定,以后还要请你帮忙做宣传呢。”

    赵彤抿嘴一笑,登时风情万种,看的李念青心神摇曳,难怪那家伙会起心思呢,这姑娘简直我见犹怜啊。

    却见微笑过后的赵彤神色却很黯淡了下来,低声呢喃道:“以后啊……”

    李念青马上会意,她是担心那混蛋的报复啊!(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