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番外:001 情诗未送,追妻开始!
    001

    你是冬,冰冻我感情最深刻的那一抹温暖,寒冷尽头却是暖。那暖,只为你定格。

    你是秋,枯萎我心里最后的一丝柔软湿凉,衰竭尽头却是生。那生,只因你明媚。

    你是夏,狂风暴雨后我最绚烂的七色之虹,苦难尽头的甘甜。那甜,只供你品尝。

    你是春,萌发在我心里最恢弘烂漫的爱情,一生尽头的浓情。那情,只为你绽放。

    你是四季,你是吾爱,你是阿珩!

    笔锋轻顿,朱色沾染笔尖在宣纸上酝开最后一层叠叠橘黄,辉映墨色丹青最后一笔勾勒一曲荡气回肠画卷中婉约缠绵。

    光洁下颚轻动,一缕青丝忽而落下荡漾,渐渐转停,在鼻尖前轻蹭。如玉大手不耐烦的拂去那抹发丝,掌下容颜比那色彩明丽字迹遒劲有力还要绝艳七分。

    一阵连续却散漫的敲门声响起,外面男子的声音却是幸灾乐祸:“我说,你是不是也该出来了啊?你媳妇都快要闹腾的穆王府天下大乱人仰马翻鸡犬不宁了,再不出来你媳妇说不定就要自己私奔了啊。”

    闻言,原本还在欣赏自己这不伦不类的大作的穆云诃一阵手忙脚乱,连忙吹吹那张画卷,忙乱中桌案上的东西被他碰的叮当作响。

    门外那人又幸灾乐祸的道:“慢点慢点,不着急的。反正你闭关已久,你媳妇要是真的自己私奔的话,也不在这一时了。你别害怕啊。”

    穆云诃咬牙切齿,俊美的面孔有点扭曲,半晌却是勾唇一笑,收好了那幅写着看似是赞扬实际是情诗的画卷,拍拍胸口,昂首挺胸走向门口,待到门前还不忘整理衣衫扶好发丝,转眼便又是衣冠楚楚翩翩佳公子一枚。

    开了门,门外那人一个趔趄险些摔个狗吃屎,没准备下出糗,让人恼怒,猛地抬头,露出穆云锦一张略显憔悴颓废的脸来,怒气显而易见:“你现在是人又不是鬼,走路竟然没声音!吓死我你去哪里找这么俊美不凡的大哥?”

    穆云诃波澜不惊,手卷拳在唇瓣掩而轻咳,客客气气的道:“兄长不用担心,我已经能自保,不需要兄长时刻保护,还请兄长回去收拾妥当自己。不然还让外人以为我穆云诃竟然虐待兄长,那便不好了。”

    “你!”穆云锦瞪眼,却见穆云诃依然是波澜不惊的样儿,他气急大吼:“穆云诃你怎么回事,我是你大哥,兄长兄长你叫的上瘾是怎么的?以后叫大哥记住没有!”

    “是,兄长。”口头答应,却依然我行我素。穆云诃一副平平静静的样儿,气得穆云锦抓心脑肺。愤然拂袖离去。

    穆云诃抬手眺望,见穆云锦终于消失身影,他唇边卷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大哥有劫难了,可别怪我当弟弟的没提醒你。”

    “你那么小的声音,他能听见才怪。云锦究竟有什么劫难?”穆王爷从暗处走来,威严的面容眼底却是带着笑意和宠溺。

    穆云诃对穆王爷倒是一笑泯恩仇,父子和睦。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穆王爷无奈摇头,却依然宠爱的看着穆云诃:“那你呢?你躲在书房七天了,究竟有什么事情那么难办?你那刁蛮媳妇找不到你,天天在王府里闹腾,你在不出现她还真的能上房揭瓦了。”

    “弄点别的东西。”提到这个穆云诃反而有些扭捏。

    知子莫若父,穆王爷现在对穆云诃宠爱有加,自然就多留意和了解儿子,见穆云诃这样扭捏,在看见穆云诃那略微泛红的耳尖,便知道儿子这是害羞了。

    什么事情竟然能让穆云诃害羞?

    不过儿子的事情他也不好过多过问,便道:“那你何时和你大哥和好?你大哥这几日可是为你憔悴不少。当日也不过是一个玩笑话而已,况且珩儿也并没有真的生气,你却因为这件事情而藏起来,还不让珩儿见你,反而让珩儿怪罪你大哥了。”

    原来七天之前穆云诃几人在一块饮酒,洛芷珩忽然就感叹她和穆云诃在一起也算好几年了,但却一直是离多聚少,错过了好几个纪念日。穆云锦嘴贱,也活该他倒霉,当啷一句便道:“那都怪云诃了,竟然连这么重要的日子都不记得,真的在乎也不会不记得了。”

    洛芷珩附和了一句正是如此,又伤心的眼眶湿润。立刻惹毛了穆云诃。穆云诃也是内疚不已,又恼他大哥碍事多嘴犯贱,又着急洛芷珩哭,一时竟然说你还说不是我大哥?

    而后便有穆云诃刻苦钻研了七天七夜,不见洛芷珩不搭理穆云锦,废寝忘食的研究所谓的纪念日礼物。而穆云锦这倒霉蛋过后还茫茫然的问洛芷珩,纪念日是啥?换来了洛芷珩一阵白眼外加一句滚。穆云锦灰溜溜的滚到穆云诃房外从溜须拍马道幸灾乐祸。果然是犯贱没下限,找死没够。

    穆云诃自然不会当真生气,笑道:“父亲不用管了,等我把阿珩安抚好再说,大哥不会有事的。我走了。”

    穆王爷张口语言,可儿子已经一溜烟的找他媳妇去了,摇头叹息:“儿大不由爹啊……”

    穆云诃风风火火的回来和洛芷珩的院子,一进门便扬声道:“阿珩阿珩,快出来!”

    院子里静悄悄的,穆云诃冲进房间里有飞快的冲出来,脸上的喜色已经不见,隐隐的有些着急的喊道:“阿珩我回来了,你赶快出来我有礼物送你。”

    一个弱弱的小身板从厢房的门后露出脑袋来,穆云诃瞧见便怒道:“你那什么猥琐的表情?爷就你那德行?跟在爷身边怎么还越活越回去了?滚出来。”

    小喜子连忙滚出来,不敢看穆云诃。

    “你主子娘娘呢?”穆云诃一本正经的问。

    小喜子嘴一撇,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张口就哭:“主子爷啊,都是奴/才没用啊,奴/才该死啊,奴/才没能看住主子娘娘,主子娘娘打了奴/才啊,还不让奴/才跟着啊……”

    穆云诃被乱七八糟的奴/才给绕晕了,喝道:“闭嘴!好好说话,一句话说不清楚看爷不剥光了你去喂王八!”

    小喜子立刻腰板溜直的跪好,麻溜的道:“主子娘娘带着奶娘七碗洛耳朵私奔去了。”

    “呃!”穆云诃眨眨眼,脸色从茫然到哭笑不得:“她和那几个女人私奔去了?就没带这个男人?”

    私奔吗不是?每个男人私奔什么?

    小喜子无辜的眨眼:“小勇子有根,他是男人。”

    穆云诃虚晃一脚踹在小喜子肩膀,笑骂道:“那是七碗男人!快说你主子娘娘干什么去了?”

    小喜子冒气的球似的没精打采:“真走了啊,去南朝了。就三个时辰前走的。”

    “为什么?”穆云诃脸色大变。

    “说是去找个美男来玩玩。主子爷啊,咱赶紧追上去吧,奴/才奴/才想耳朵了啊。”小喜子狗/腿的抱着穆云诃大腿,眼泪汪汪的哀求。

    穆云诃哭笑不得,却又音隐约知道洛芷珩为什么去南朝,一抬头便看见穆云锦脚步匆匆的走来,脸色苍白的近乎透明。他勾唇一笑,不慌不忙的抬脚往回走,被穆云锦一把拉住,严肃的问道:“洛芷珩走了你知不知道?你快点去将她找回来吧,不然你们因为我而闹翻了,我一辈子都过意不去的。”

    穆云诃不咸不淡的说:“大哥放心,阿珩与我永远也不会分开的。她虽然走的匆忙,却是因为其他事情。不急,我自会去找她的。”

    穆云锦却比穆云诃着急,眼睛通红的吼道:“怎么能不着急呢?快点去找她回来。我陪你去。”

    穆云诃一脸奇怪的道:“大哥怎么比我还着急?不用着急的,阿珩跑不了,她哪里能离开我?她舍不得。”

    穆云诃的老神在在刺激的穆云锦着急咆哮:“你是不着急,你俩情深不悔了,你大哥我还光棍一条呢!我……”

    穆云锦的内心是那样汹涌澎湃激烈矛盾:我要去找玉儿!她都要嫁人了!我好崩溃!

    穆云诃早知原因,故而笑道:“我知道大哥是光棍,等阿珩回来让阿珩帮你找个合心意的妻子。大哥早年看不上那玉儿公主,那就帮大哥找个比那玉儿公主好一百倍的女子为妻可好?”

    穆云锦一脸苦相,恼羞成怒却爱上死要面子:“你不去追我帮你去追!”

    宝们,番外来啦,今天开始更新番外哈。最近几天画纱出智齿了,好疼好疼,半张脸都肿了,口腔里面好疼好疼,真的很遭罪,之前几天画纱什么都不想做了,整日里疼的没精神,抱歉了宝们,还请理解哈。再有就是番外,经过几思来想去的思考,画纱决定不像继母那样写番外了,每个人的都分开写,这次悍妇放在一块写,看上去都是一个大故事,但绝对是阿珩和云诃主打,在这其中顺便将其他几个宝们想看的人,比如洛芷芜和妖娘,世王和毒圣,穆云锦和玉儿的番外也写了,其实就是给他们一个归宿,这样宝贝们看着不会有跳脱和跳跃的感觉,而且剧情连贯,画纱写起来也能更顺。不知道我这样安排宝贝们觉得如何,请宝们留言和画纱沟通商讨哈,但阿珩和云诃绝对是番外的中心,甜蜜啊肉肉啊什么的有爱之物必定会有的,嘎嘎。爱你们,群么么。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今天番外就一更哦,更新完毕!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