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04 快乐吃饱饱!
    穆云锦从未想过,玉儿会恨他到如此地步!甚至连洛芷珩也被玉儿憎恨上了。

    两个男人蛰伏在皇宫房顶上,穆云诃一脸愤怒,穆云锦却是面如死灰,僵硬的伏在那里。

    “真是个不知好歹的臭女人!”穆云诃不客气的暗骂一句,又不屑冷笑道:“这就是阿珩不顾我匆忙而来所在乎的朋友?简直是个垃圾!眼瞎了才交到这样的朋友。”

    穆云锦的拳头随着穆云诃的话而紧紧握住,戾气在他身上那一瞬间是掩藏不住的。他低下头默默不语,但戾气过去之后便是更加无助的无奈和颓废。

    穆云诃被穆云锦身上那一瞬间的戾气煞到,眼珠转悠了几圈,一撞穆云锦肩膀道:“大哥,你伤心了?就为了这么一个狼心狗肺分不清敌友的女人?”

    “玉儿曾经不是这样的。那个时候就算知道了我是在欺骗她,她虽然难过,却也不曾变成现在这样,我不相信玉儿会这样不明事理。”穆云锦摇着头呢喃。

    穆云诃衣服无可奈何的样子:“既然这样那大哥就留在这里寻找玉儿变坏的原因吧,我去找那个受伤不乖的女人了。”

    一阵风似的穆云诃消失不见。穆云锦茫然惆怅的看着茫茫天际,不知该做什么。抬首间南玉儿正向东走,她走的无知无觉,环佩叮咚,体态婀娜,但行动之间充满成熟和妩媚。日光下,玉儿的美丽几乎可与日月争辉。

    这样的玉儿,褪去了清涩和纯真,真的已经不再是存留在穆云锦记忆中的那个女子了。

    ——

    洛芷珩牛饮了半壶水,却还是难将独自里的火气给浇灭了。简直气死人了,玉儿那死丫头究竟是抽什么风了?竟然说出来那么多不可理喻又伤人的话,简直太伤心了!

    不解气不灭火,抬起茶壶发现茶壶也空了,她找不到水边怒道:“人都死哪去了!”

    无人回应让洛芷珩更加怒火中烧,气哼哼的坐下,忍不住的想到玉儿今天的所有表现。明显是带着怒火来的,可是谁惹怒玉儿了?她绝不相信玉儿会真的性情大变到这种六亲不认的地步,可究竟是哪里出错了呢?

    难道是她弄出来的乞丐事件给玉儿带来麻烦了?

    她来到南朝就听见了大家的议论纷纷,那些乞丐也确实是有那个贼心了,但绝对没有那个贼胆。洛芷珩本来也没有当成一回事,但后来知道玉儿是真的要嫁给随便的任何人,洛芷珩和慕容家的人才是着急起来。

    刚开始他们也以为玉儿只不过是想要用这个方法逼穆云锦罢了,但后来知道玉儿并不是这个意思,他们自然要想办法阻止了。在他们看来玉儿这样随便,是自暴自弃的。以后后悔可就没有后悔药了。所以洛芷珩利用了那些乞丐,弄出来了乞丐也要招选驸马的事情,南朝皇帝借机打压了一大批妄想招选驸马的人。也有理由严禁控制了外来宾客。

    其中外来宾客多位贵族和其他国家的王孙公子,抱着联姻的目的而来。这本来就让南朝皇帝很为难。但皇帝之前答应公主选驸马并没有说可以五湖四海的人都参加,皇帝是希望是自己的子民来参加,谁知道玉儿游街一次,豪言五湖四海不论哪个国家什么人都可以。

    皇帝不能否决玉儿的话,那等于是在打皇族的面子。为难的满脸阴沉。生怕真的有哪个国家的王孙公子拔得头筹,那就势必会让这么多年来南朝维持的平衡局面产生龟裂。甚至会牵连民生和发动战乱。这些都是有可能的。

    还好洛芷珩来了,一个看似胡闹的办法却大大的解决了皇帝的心病。至于那些严格控制的外来宾客,一旦发现其他国家的皇孙贵胄,立刻用各种发放将人给弄的进不来。这个皇帝做的就比较拿手了。

    洛芷珩思来想去,似乎只有这一件事会惹怒玉儿。但她在做之前并没有想过玉儿会不开心。她一心为了玉儿,可如果玉儿当真因为这件事情而迁怒她,那么她就真的要想一想,这个朋友她交的是不是真的错了?

    洛芷珩想的太入神了,以至于有人进来都没有发现。微微蹙眉,感觉怀里有什么东西在动,洛芷珩蹙眉低头,瞬间惊悚的头皮发麻,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只见她胸口上竟然有一只大手在胡乱摸索!!

    出手奇快的一把抓住了那只手,洛芷珩的暴怒显而易见。竟然有人敢在她身上胡作非为,占她便宜?下辈子也不可以!

    她力道狠戾,要捏碎了那只手,然而那只手却灵活的一转,竟然逃脱了洛芷珩的束缚。洛芷珩震惊的连忙站起来,却猛地被人从后面按住了腰身,那人卑鄙无耻的按住了她的穴道,瞬间全身酥麻酸软,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整个人狼狈的向着前面的桌子倒去。

    洛芷珩瞳孔紧缩,暗道大事不妙。却只觉得腰上缠上来一只修长有力的手臂,防止了她狠狠的摔在桌面上破相,却又恶略的将她温柔而不失力道的将她压在了桌子上,随后身后的人欺身而上。

    洛芷珩全身忽然紧绷,有温热的气息从后面传来,耳边是淡淡的哼声。洛芷珩僵硬的身体瞬间柔软下来,紧绷的心也随之落下,但下一刻她就恼怒的低吼,可软绵的声音却仿若某种邀请:“穆云诃你混蛋!要吓死我了呀!”

    “哼!这就吓死了?你这个蠢女人,竟然连我都感觉不出来了!你才出来几天竟然就忘记了我?你该打!”阴冷的声音有委屈又有恼怒。穆云诃还老大不乐意呢,洛芷珩刚刚的反抗那么激烈,明显是没有第一时间就认出来感觉到他!这对穆云诃来说简直是灾难。

    他那么爱她,爱到只要是她,他就一定不会认错的。可这该死的女人竟然不能第一时间认出来他!好不公平!好伤心!

    洛芷珩娇哼道:“才不是呢。刚刚我在想事情嘛,你那么突然的从后面出现,我哪有时间去感觉我身后是谁?再说了,就算是你又怎么样?我怎么知道你竟然来了?你不是不愿意见我?你不是躲起来吗?”

    提起这个穆云诃就理亏,大手就不老实的从后面作怪,沿着她玲珑的背部曲线一路向下,在那绵软弹性十足的部位轻重缓急的揉弄,无辜的道:“阿珩可真是冤枉我了。之前你生气我不记得我们的纪念日,我也深感愧疚和自责。这才连日不眠不休的苦思冥想,就想着琢磨出个礼物送给你呢,你怎能怪罪我?”

    洛芷珩被穆云诃揉的身子更软了,软趴趴的伏在桌面上,要多乖就有多乖。闻言掩不住唇边笑意,嘟唇道:“那你是想出来什么惊天动地的礼物来了呀?”

    穆云诃下手更快,她软嫩的声音让他把持不住,原本纯净的眸子蒙上了一层雾气和邪气,性感薄唇贴在她敏感耳后肌肤上留恋,恍惚间已经卸掉了她的亵裤,大手留恋在思念的肌肤上,满足叹息道:“真滑嫩!”

    洛芷珩脸颊娇红,她本就身子敏感,被他弄得气息不稳,声音更娇嫩:“别闹呀,我的礼物呢……啊。”

    “这呢,不是在这呢吗?我来了,我不就是阿珩最好最爱最喜欢的礼物吗?”穆云诃不知羞臊的道,猛地一提她软嫩小腰,两个人同时发出一声舒服的闷哼。

    情/事来的又快又凶猛,两个人都没有做好完全的准备,她还很干,又是这样的姿势和地点,紧张如偷/情,却又制止不住的有一种偷腥的紧张亢奋,竟然是更有感觉。

    俩人叠在一起,穆云诃不管不顾的顶了几下,洛芷珩又娇又嫩的哼哼着,却又不敢大声,生怕被人听见了,急得胡乱呜咽,抓着穆云诃的大手又扣又捏。

    穆云诃坏笑隔着衣服咬她后脖子:“阿珩着急了?不急啊,等相公给你松一松,让你不痛啊。”

    “闭嘴啦,你别这样弄,去床上啊,有没有人在呀?”洛芷珩语无伦次的说着,羞愧却又剧烈无比的快/感。

    时间太久了,她也想穆云诃了。现在的他们每一天都格外珍惜,这一下就分开了二十几天早就想念的受不了了。她微微向后去,磨蹭他,娇嫩温顺,可话语却又勾魂的充满野性:“去床上呀,快点!”

    “受不了了?乖宝想要了是不是?我也想要乖宝了,乖啊,不急,就在这里,舒服呢。”在其他事情上穆云诃都顺着让着宠着洛芷珩,但在情/事上穆云诃固执且往往故意和洛芷珩的思想背道而驰。此刻洛芷珩要去床上,他就偏偏要在桌子上,就这般压着她渐渐快了起来。

    洛芷珩叫的压抑而又慌乱,越紧张越快乐,那儿就越绞的穆云诃发疯。惹得穆云诃没完没了的顶,洛芷珩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被撞出来了。穆云诃却销/魂的要飞天了。

    小别胜新婚,穆云诃尽情的折腾了两次,才又慢条斯理的和洛芷珩一起步入快乐的殿堂两次,情/事才缓缓歇了下来。洛芷珩却也浑身湿漉漉的被穆云诃抱在怀里昏睡过去。

    她满面红晕实在娇俏可爱的紧,穆云诃一遍又一遍的亲吻,稀罕的不行,噌噌她的脸蛋又轻咬鼻尖,俊美的脸上满是宠溺,握着她娇/乳的手渐渐收紧,故作凶狠的低哼:“看你以后再不乖!就这么收拾你!”

    番外来啦,捂脸!这章就是传说中的肉咩?虽然不是重/口味,但有情有爱有宠溺,甜蜜蜜的吃饱喝足一次啦,哈哈哈,明天继续努力哈,今天更新完毕。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晚安啦宝们。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