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07 玉儿的泪,神秘大皇子!
    洛芷珩蹙眉刚要进去,就见一道身影风一般的窜了出来,手中还挥舞着一根鞭子,竟然是直冲着洛芷珩而来。

    洛芷珩顿住脚步,并不慌张,眼神瞬间冷了下来,手法奇快的从腰里抓出战刀,蹭地一声战刀出鞘,直接迎上迎面而来的身影,刷地一声便将那根鞭子劈成两节。待洛芷珩一个转身,将战刀劈向袭击之人的瞬间,她猛地一惊,赫然看清了那人的容貌。

    手就一个偏差,刀尖便将一旁的一人高盆栽劈的支离破碎。

    “玉儿?!”爱不及顾着其他,洛芷珩不可置信的吼出来,满眼惊悸的怒视玉儿。

    玉儿愣在原地,小脸惨白惨白的,显然也是被吓得不浅。看着手中半截的鞭子,红着眼睛软到在了地上。失魂落魄的模样与那日洛芷珩看见的样子简直是天差地别。今天的玉儿再也不复之前的妖娆自信。

    洛芷珩收起战刀,怒气冲冲的冲过去抓着她的手腕低吼:“你疯了是不是?你不知道我有战刀吗?伤到你怎么办?刚刚若是我收刀在晚一步,若是我不顾及你,你现在就已经是刀下亡魂了你知不知道!!”

    “我这个样子,生死又能如何?生不如死,死又没有勇气,倒不如就死在你手中。珩儿姐姐,你杀了我吧。”玉儿自嘲的笑,低着头整个人都有一种死亡一般的气息从她的身体里散发出来。浓郁的死亡气息让人绝望。

    洛芷珩心惊胆颤,陪她蹲下,柔声道:“玉儿你究竟遇见了什么困难?有什么大不了的啊?竟然让你用招亲这样荒唐的方法来糟蹋自己?玉儿你看着我,我来了,你小姨来了,还有穆云诃他也来了啊,我们大家在一起,不论你遇见了什么困难,都有我们陪着你一起面对呢。我们是好朋友不是吗?不论是时候我们都不会放弃彼此的不是吗?你今天还愿意叫我一声珩儿姐姐,就说明你还是曾经那个我认识的玉儿,你并没有变。那你有什么事情不能告诉我呢?”

    南玉儿抬起头,眼睛猩红的看着洛芷珩,那双眼似乎承载了许多承受不起的痛苦,压抑的泪水骤然汹涌,眼泪就那么仓促而汹涌的涌出来。南玉儿抱着洛芷珩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哭声悲伤难以控制。

    洛芷珩看见她的眼泪心就跟着狠狠的一沉,将玉儿抱进怀里,也不说话,就那么轻轻的拍着她的脊背,安安静静的听她的哭声,听她用言语无法讲述出来,却全都埋藏在泪水中的委屈和绝望。

    那种绝望,真的悲切的让洛芷珩都感到浓浓的压抑黑暗与无助。

    “我该怎么办?我好恨,好想要杀了他!我好想杀了他!”

    “可是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啊。他死不了,一直在威胁我,他是恶魔,是个疯子,我好害怕,我快要疯了,珩儿姐姐,你杀了我吧,我好脏,我好痛苦!”

    洛芷珩听着玉儿断断续续的哭声中凌乱的话语,完全没有头绪。但南玉儿的无助和惊恐却那么强烈的从她颤抖的身体传递给她。

    “究竟怎么了?玉儿你好好和我说,不要怕,我来了,我们都来啦。你还有你父皇和母后啊,我们都会帮助你的,不要怕,慢慢说,都告诉我。”洛芷珩安抚她,企图从她的口中得知真/相。

    南玉儿凌乱的摇着头,咬牙拼命压制住那种想要尖叫的冲动:“我杀不了他,他该死,他真的该死。我也该死,啊啊,我该怎么办?”

    南玉儿忽然挣扎起来,情绪异常激动的尖叫,泪流满面,情绪彻底崩溃。

    洛芷珩只能更加用力的抱紧她,就是这样还有好几次洛芷珩被玉儿推开了,洛芷珩就在不管不顾的扑上去,被情绪失控的玉儿抓伤了好几处。洛芷珩现在的肌肤娇嫩的不堪一击,不一会小脸和手上就红肿一片,显得格外狼狈。

    玉儿寝宫里的宫人们早就吓得尖叫起来,却没有人敢过来搀扶或者制止玉儿的疯狂动作。他们站在一旁更像看客,满眼的快意却并没有一丝怜悯和惊恐担忧。

    洛芷珩一心顾及着南玉儿,自然没有发现那些平日里围着玉儿转悠的宫人此刻的表现。等她控制不住又疲惫不已的时候才猛地想起来那些宫人,一抬头便看见宫人们竟然都站的远远的,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洛芷珩脸色阴沉的怒道:“还站在那干什么?快过来帮忙啊!”

    一个宫女心有余悸的道:“穆王妃还是快点放开公主殿下吧,咱们公主现在可不比曾经了。现在的公主经常这个样子的,很可怕的,我们的姐妹有好几个已经被公主给打伤了,还有一个被公主给打死了。”

    “就是啊,王妃娘娘还是快点过来吧,不然被公主殿下抓伤了打坏了就不好了。最可怕的是公主殿下清醒过来之后不记得之前发狂时候的事情,打了也是蘧樫白打,死了更是白死呢。”另一个宫女神色略带嫌弃和惊慌的道。

    洛芷珩听了就气不打一处来,怒吼道:“放屁!你们是什么身份你们不知道吗?竟然敢议论公主的是非,还敢不管公主死活?你们都找死吗!”

    “奴婢不敢!”洛芷珩极有威力气势,平日里不发,一旦发作便有足以令人心惊胆颤的威力。宫人们立刻满面苍白的跪下。

    “和我说不着敢不敢,我不是你们的主人。玉儿记不住心中发生的事情了?好,等她好的时候我会告诉她你们是怎么对待她的,以现在的玉儿的性格,我想你们离死也不会太远了吧?”洛芷珩冷酷的说道。

    宫人们惊恐的抬头,连忙求饶,纷纷过来想要帮忙控制住南玉儿。奈何南玉儿此刻接近疯了的地步,不是几个柔弱的宫女就能抓住的。

    洛芷珩满头大汗,身上也在隐隐作痛,不耐烦的怒吼道:“去找绳子来,将玉儿捆上!”

    “放肆!我看你们谁敢对公主殿下无礼!”一道清冷虚弱的男音骤然响起,旋即就听见凌乱的脚步声从洛芷珩背后传来,还有乱七八糟的女人类似女人的喊叫。

    “大皇子小心点”“大皇子当心啊”“大皇子不要靠近过去,公主殿下现在不认人的”

    诸如此类的话让洛芷珩未见其人先知其身份。能在南朝皇宫里如此任意行走,还能出入后宫的,还被叫做是大皇子的,只怕这位是南朝皇帝的某个儿子吧?只不过南朝皇帝仅有的几个儿子都是默默无闻的,还没有嫡子,谁能如此关心皇后的嫡女?

    洛芷珩还在胡思乱想中,便觉得一股力量抓住了她的胳膊,那动作竟然是想要将她推开的,但力气却在半路就泻/了力量,软软的手指抓住她的胳膊提不起一丝一毫。

    洛芷珩差异的抬头,便对上一张苍白中泛着不正常红晕的英俊年轻的脸。

    有那么一瞬间,洛芷珩恍惚的以为自己看见了曾经的穆云诃。这个男人与穆云诃那张俊美到不可思议的脸有着本质的区别,这张脸与穆云诃并不一样,让洛芷珩觉得相似的是这个男人那种病态却坚强和坚定维护某种在乎的人的气质。那几乎与穆云诃是如出一辙的病态美!

    凌乱的发丝还有几分湿意,身上的衣服也是有大片被浸湿的,洛芷珩能闻见对方身上传来的沐浴后的清香,还有若有似无的药香。

    “放开她!不准你伤害玉儿!”男子说话很坚决,隐隐有种上位者的高贵姿态,但并不令人反感,只不过因为他气喘吁吁的话音而让这句话减少了许多气势。但他乌黑的眸子深邃的看着洛芷珩,里面有为洛芷珩的容貌而掀起的惊艳,但惊艳之后便是平静和死一般的沉寂。

    没有半点的贪婪与肮脏的臆想。

    洛芷珩对这个男轻的男子有了第一印象的好感。也就不计较他话语里命令的语气和不善的态度:“那请你先放开我,男女授受不亲呢。”

    男子闻言一阵尴尬,连忙放手激烈的咳嗽起来。追赶上来的宫女和太监们一阵嘘寒问暖,紧张的不可思议。

    “你、你快点放开玉儿!”男子换过一口气连忙说道,伸手就来抓玉儿。

    他身旁的嬷嬷紧张的一把将他护在身后,严厉的道:“大皇子小心!您身子骨弱,经不起公主殿下的一击啊。您快点跟奴婢回去吧,您刚刚还在沐浴呢,这身子还未擦干,衣服都湿了,万一受了风寒可怎么了得!”

    洛芷珩差异的挑眉,这大皇子一路匆忙而来,竟然只是为了玉儿吗?他竟然这么在乎玉儿,连擦干身体都等不及?之前怎么没有听玉儿提起过有一个这么疼爱她的哥哥?

    “嬷嬷快点救救玉儿,不能让这个女子伤害到玉儿。”大皇子紧张的看着洛芷珩,又心疼的看向南玉儿。

    洛芷珩一个走神,南玉儿猛地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身上,将洛芷珩掀开。洛芷珩还来不及抓住玉儿,那大皇子便极快的扑过来,一把抱住了南玉儿不让她继续挣扎。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