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10 神秘男人与玉儿的危险对话!
    “快放我下来吧,再往前走就快要到地方了,被人看见。”洛芷珩娇声说道,虽然这样说,但是趴在穆云诃肩膀的小脸上却是一片笑意,并没有害羞或者慌乱,满满的幸福感从她的眼角眉梢渗透出来,无法言语却又不言而喻的深刻明显的存在。

    穆云诃掂了掂背上的她,满眼宠溺,言谈戏虐:“刚刚怎么不见你紧张呢?这都走了一路了,到家门口了你才让我放你下来。是不是走了一路你那不疼了?”

    洛芷珩满面红晕,捶打了他一下,不满的道:“在大街上胡言乱语什么呢,也不怕被人听见了笑话你啊。”

    “不怕,虽然现在天也快亮了,但人们不会这么早就起来的,你消停一点,到家了就给你上药。”话虽然是有细腻,但其中的温柔体贴却并不难听出。

    洛芷珩既害羞又满足,也为他们之前的疯狂感到难为情。他们竟然在那片迷人的花田里面纠缠了一整夜,真真的抵死缠绵了。那感觉真的是逍魂又令人迷恋的。连夜走在回来的路上,就这样一路趴在穆云诃的脊背上,安然的愉悦的满足的感觉遍及全身,在不会有比这还棒的感觉了。

    虽然天在破晓前夕,万籁俱寂,街道里只有穆云诃一个人清浅去沉稳的脚步声,可洛芷珩却并不感到寂寞和孤独。有他在身边,她就只有快乐伴随。

    “谁?”穆云诃突然开口,清浅的声音里却有着只有洛芷珩才懂的警惕与厌恶:“怎么是你?”

    洛芷珩抬头看去,便见他们已经站在了暂时居住的地方门口,而那门口站着一个人,人影隐藏在半黑不黑的屋檐下,显得很寂寥和说不出的落寞。而穆云诃显然是认出了这个人。

    洛芷珩拍拍穆云诃,示意他放下自己,但穆云诃不仅没有放,反而还背着她走上台阶,待穆云诃站定,洛芷珩终于看清了这个人。

    竟然是南玉儿!

    “玉儿?!”对于南玉儿的出现,洛芷珩是既惊讶又疑惑:“你怎么在这?是来找我的吗?怎么不进去呀?”

    对于眼前突然出现的两个人,南玉儿显然也是意外和震惊的。她一脸错愕,并不看穆云诃冷沉的脸,只用目光扫了一眼洛芷珩,但只一瞬间,玉儿所有的情绪便都变了。她的态度格外的疏离和冷漠,似乎刚刚那个蜷缩在阴暗的影子里的人满身孤寂的人不是她一般。

    “我只是路过而已。”玉儿冷漠的道。然后竟然就从洛芷珩他们面前往下走,但也许是在这里待的太久了,她一个趔趄,明显是腿麻木站不稳了,还好她扶着一旁的石狮子站稳。

    洛芷珩蹙眉道:“玉儿你究竟怎么回事?既然来了那就进去吧。你什么时候来的?皇后娘娘知道吗?你在这里站了多久了?”

    “你有完没完啊!我不爱听人唠叨,你不要以为曾经和本公主相熟,就可以对本公主指手画脚的了。你还不够资格!”玉儿忽然态度傲慢又不耐烦的怒道。

    穆云诃不客气的喝道:“既然阿珩没有劝说你的资格,那你就更没有站在外面面前的资格。看在你曾经也帮助过阿珩的份上,这一次你对阿珩的无礼我可以不追究了,但倘若还有下一次,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立刻从我眼前滚!”

    穆云诃的话说的有些重,但洛芷珩却并没有为玉儿说话,因为在她看来玉儿也确实是欠教训!不论你南玉儿有什么原因和理由,你都没有权利对对你还得人如此放肆和言语中伤。对你好的人难道就该死?难道就该忍耐你百般的刁难和无礼吗?

    绝不是这样的!

    玉儿一张小脸难看的变换着,可随后竟然是冷笑一声,跺了下脚昂首挺胸的从他们面前走过。

    洛芷珩就看着玉儿挺拔的背影消失在街道尽头,才慢慢的收回目光。不解的呢喃道:“我怎么觉得玉儿跟中邪了似的呢?以前她也不这样喜怒无常啊。云诃,你有没有发现,玉儿好像是一会一个样似的?刚刚我明明在玉儿身上感觉到了极大的孤独感,但一眨眼间她就好像天使便恶魔,整个人冷漠冷酷的有些过分。”

    穆云诃眼睛情不自禁的扎动了一下,眉头拧紧再松开,漫不经心的道:“与我何干!”

    这么冷漠的话……啧啧,真是只有穆云诃才说的出来了。不过也对,基于别人,穆云诃实在没那个闲心去管。他摆弄一个洛芷珩还忙乎不过来呢,哪有时间去管别人?

    “回去吧,好心情都被玉儿给搅和了,这叫什么事儿啊。”洛芷珩无精打采的蹬蹬腿,怏怏的道。

    ——

    南玉儿关上房门,身体有那么一瞬间是不受控制的,疲惫,焦躁,难过,不安甚至是愧疚,混乱的袭向她。她整个人都好像被拔掉筋骨,只剩下一副皮囊,软软的贴着门向下滑。

    “你去哪了?”温润的声音骤然响起,可在这半黑不黑的房间里,却有股说不出的阴柔在其中,仿佛冥界里黑白交替时鬼魅的尖锐咆哮。

    “啊!”南玉儿一个激灵,整蓕钼个人迅速弹跳起来,转身的瞬间亮出了脸孔,有微弱的晨曦从窗纸照应进来,照亮了她小脸上的苍白无色和满眼巨大的惊恐。

    “呵,我有这么可怕吗?”那把声音戏虐的笑起来,但尾音里却是浓浓的危险。

    南玉儿小脸刷地白的透明。压抑着唇齿间的颤抖,她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可说出的话因为带着怯意与惶恐,还是让她露怯了:“我从来没有害怕过你,也不需要害怕任何人!因为我是南朝最最尊贵的长公主!反倒是你,擅自闯入公主寝宫,你是真的不将这后宫的人放在眼中,还是将那些宫人当作傻子!”

    “尊贵的长公主殿下竟然生了一副伶牙俐齿的口舌?我之前怎么没发现呢?之前那个乖顺的好像忠犬一样的女孩哪儿去了呢?一下子让你这么有底气,这么敢和我针锋相对,是谁给的你这个胆子?”那人一副泰然自若的架势,但每一句话都让南玉儿倍感压力和惊恐无措。

    “我是南朝的长公主,是父皇母后的掌上明珠,我从来都是底气十足的!我不需要别人给我胆子,只要我父皇屹立不倒,我便永远是无人可以撼动的长公主。我也不需惧怕任何人。”南玉儿努力让自己的胸抬起来,看上去自信且冷傲,但她的话却依然是底气不足。

    底气这玩意,还真的不是喊出来的。

    那男人低声笑起来,笑声里是毫不掩饰的鄙视和嘲讽。笑得玉儿脸一阵青一阵红。

    似乎是笑够了,男人所有轻柔的话与都随之戛然而止,说出的话是是看不见的血雨腥风,听得出的金戈铁马:“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你以为洛芷珩来了穆云诃来了,你就能逃出我的手掌?还是穆云锦来了,让你那颗伤痕累累的心又蠢蠢欲动了呢?你弄出来选秀招亲这么大一出戏,不就是唱给我听的吗?玉儿,你真的不要将我当作傻子来耍!长这么大,但凡我想要的东西,真的没有什么能够逃脱的了我的手掌,名誉,地位,权利乃至于是你!”

    “最后警告你一次,不要继续挑战我的耐心和耐性。我不会永远站在原地等着你自己乖乖的进入我的怀抱,我得不到的就要去抢了。穆云锦来了又能怎么样?你以为你能和他跨国一切丑陋不堪的过去再续前缘?你以为穆云锦来了就代表他心里有你吗?你这场白日大梦,究竟要做到何时呢?玉儿,你承认吧,在不会有任何男人会比我对你还好,还爱你了。”

    “你闭嘴!你每一句话都让我觉得恶心至极!穆云锦他算什么?我从来就没有将他当作一回事!不过哪怕是让我嫁给一个乞丐,我也绝不会选择你。你得不到我,永远也别想得到!因为你让我恶心的恨不能去死!”南玉儿情绪激动的怒吼。

    “嘘,那么大声做什么呢?你是想要所有人都知道你的房间里藏了一个男人吗?”男人依然是不紧不慢的态度,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纵然看不见他安坐于南玉儿床榻上的脸,但他的声音依稀可以听出几分狰狞:“玉儿呀,我的耐心真的不多了。你最近的动作这么大,是想要我提前出手,将你彻底禁锢吗?你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跳进我这个你眼中的火坑了吗?所以你才会违背我的命令,大半夜的跑出去?”

    “你想做什么呢?去会见你朝思暮想的穆云锦?还是去和洛芷珩坦白一切商量对策,在哀求穆云诃与洛芷珩联手灭了我?”

    男人的话越说越危险,南玉儿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我没有和他们说过一句关于你的事情!”这算是一种解释了,南玉儿第一次为自己的窝囊和无能为力感到崩溃与惊恐。

    男人似乎很开心,笑道:“我知道呢,如若不然你以为我会让你出宫去见他们吗?可是玉儿,有些事情可一可二,却绝对没有三四了。”声音骤然阴冷,杀伐中隐隐透露着这个男人的野心与狠辣:“一旦让我发现你将我们的事情泄露给任何人,不论原因和那个人的身份,我都不能让你继续活下去了呢。哪怕我……是那么的爱你。”

    南玉儿喉咙猛地仿若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的遏制住,疼痛无声蔓延全身,她眼眶干涩,心里一遍一遍呼唤着那些她亲近信任的人,她的父母,她的长辈,她的朋友,最后只有一个名字。

    也许这辈子她都不能在光明正大叫出来的名字。

    穆云锦!

    番外来啦,吼吼,想你们宝们,画纱努力修改稿子去啦,最后几天,努力奋斗ing!求推荐票,求留言,群么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