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11 指点迷津!这份情,从爱等到恨!
    “玉儿!!”

    穆云锦猛地坐起来,稀薄的晨曦中隐约可见他满头汗水滑落。细长的眸子中布满噩梦般的黑暗与沉寂,显然他刚刚从一场噩梦中被惊醒。

    半晌才似乎理智回魂一般的看向四周,茫然后才逐渐找到了意识,沉重的躺下,却再也没有了睡意,翻身下床,就赤脚走到桌子前提起茶壶猛地开始灌水。冰凉的茶水划过喉咙掠过心脏直达胃底,激的他浑身冷颤,发疼发胀的头脑渐渐清醒过来。

    那是一个噩梦,他放下茶壶,却依然觉得心惊胆颤。恶梦中,玉儿正被一个恶魔抓住,被欺负,被蹂/躏,被恐吓。那么无助的玉儿,没有了曾经的快乐单纯,也没有了现在的冷漠,整个人都是破碎的。就在他的梦中,一寸一寸破碎在他眼前。他怎么也抓不住她。

    心口酸酸涨涨的疼着,眼底是浓浓的惊慌。即便这只不过是一个噩梦,但那种心悸的感觉却深刻的纠缠着自己,让穆云锦无法从中解脱。

    天大亮的时候,院子里的仆人们开始忙碌,穆云锦独自一人组偶在亭子里,看着池塘里鱼儿嬉戏,目无焦距。

    穆云诃一手拍在穆云锦肩膀上,惊醒了沉思的穆云锦,坐在他对面。穆云诃打趣道:“我哥哥这难道是思春了?”

    穆云锦表情僵硬,自嘲一笑,道:“我思念的从来不是春,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思念,等我知道相思是什么的时候,那个让我刻骨思念的人却早已经飘然远去。即便我追随而来,却也再也找不回了。”

    穆云诃被穆云锦这悲伤和悲观的论调给吓一跳,收起了吊儿郎当的姿态,道:“哥这是把自己给钉死在失去了吗?你追都追来了,还没有进行最大的努力挽回呢,就自己把自己给吓死了?你要真是这样,那你可别说是我哥,丢不起那人。”

    穆云锦叹息一声,惆怅让他看上去更加无奈中与充满魅力:“有的时候我真的羡慕你和洛芷珩。虽然你们两个之间有那么多的磨难和分别,但你们终究是走到了一起,就这份彼此之间的坚持,就绝对不是多数人能够拥有的。”

    “你和南玉儿之间也拥有许多啊,你们一样分开了这么多年,你们之间一样也可以再续前缘。哥,你能不能别这么悲观?”穆云诃被穆云锦的悲壮给弄傻了,恨铁不成钢的道。

    穆云锦却摇头苦笑道:“不行,我与玉儿之间甚至还没有开始,有哪里来的再续前缘?”

    穆云诃道:“谁说你们之间没有开始?你们之前不就大庭广众之下恋爱了吗?那时候闹得沸沸扬扬,全面完成的百姓都知道了,你难道想要抵赖?”

    “那只不过是一场阴谋,一场可笑的断送了自我的阴谋罢了。现在回想起来,我还会非常庆幸那场阴谋我失败了,庆幸没有真正的伤害到洛芷珩和你,不然我现在哪还有脸活着?只怕我那个时候的劣迹已经在玉儿那里将形象损坏的彻底了,更何况我那个时候对她的欺骗和利用,玉儿如今这般怨恨我,排斥我也是应该的。”穆云锦颇有些心力交瘁的感觉。

    之前在皇宫房顶上看见听见玉儿那些话,还有玉儿谈论到他的时候的那种表情,失望中充满了愤怒和怨恨,穆云锦每一次想起来就觉得心如刀绞。

    他这辈子错过了太多东西,每一样错过之后,便再也追不回来了,他痛过,也挣扎过,却从来不想去努力挽回,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穆云诃冷笑一声道:“你现在在这自哀自怜吗?那你之前那么要死要活的快马加鞭的赶来是做什么?难道只是为了来游山玩水吗?”

    “自然不是那样的!”穆云锦情绪略显激动:“我当初猛然听到那样的消息,怎么可能不着急?再说玉儿她……我不知道玉儿为什么要忽然决定用那么草率的方法,来决定自己的人生大事。但既然是玉儿的决定,那就一定是有她必须这样做的理由。我不能支持却也无权反对,可我想,最起码我有资格见见她选中的夫君。”

    “你分明就是不甘心!你这么痛苦不是因为你觉得自己没资格参与南玉儿的后半生,而是因为你自卑!你怯懦!你没有自信南玉儿还能再看你一眼!说到底,你穆云锦现在已经彻底丧失了一个男人的自信和雄心壮志了。穆云锦,这样的你,还真的是没有资格娶一国公主!哪个皇帝瞎了眼了会将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一个连自己都无法战胜的废人!”穆云诃的毒舌劲儿被穆云锦气得上来了,句句刁钻恶毒,但却十分犀利的指出了穆云锦如今的最大问题所在。

    穆云锦被穆云诃的话刺的体无完肤,倍感丢脸,甚至被激起了怒火,他有些恼羞成怒的等着穆云诃,似乎有无尽的话要开口,却最终只是颓废默然。

    穆云诃大感头痛,拍桌子道:“我的亲哥啊!您老人家究竟是要怎么样啊?你都千里迢迢的赶来了,不会就整日里躲在家里吧?那蓕钼你来是干什么的啊?”

    穆云锦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只凭着心里那一腔热血,那一股不愿意南玉儿嫁给别人的意念,便不顾风雨的赶来了,可是来到之后他却因为南玉儿的态度话语而胆怯了,这还是他吗?

    “我不确定。不确定我是不是还能挽回玉儿,不确定玉儿是不是还需要我。云诃,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害怕当我出现在玉儿面前的时候,她的表情不是惊喜和快乐,而是厌恶与恐惧。那种感觉,只有一次我便如坠深渊。我怕再有一次,我会从此一蹶不振。那样我就真的废了。”穆云锦痛苦的摇头,眉峰紧锁。

    穆云诃没好气的道:“还都没有发生的事情,你现在就想,有什么用啊?你自己都不为自己的幸福去争一争,别人还能怎么帮你啊?更何况谁知道南玉儿嫁给了随便阿猫阿狗的谁,以后真的就能幸福了?万一不幸福呢?她怎么办?”

    穆云锦愣愣的抬头,这个他还真的没有想过。如果玉儿真的嫁给别人了,如果玉儿真的不幸福,那他该怎么办?他能眼睁睁的看着玉儿做别人的喜娘,从此与他再无瓜葛吗?他能眼睁睁的看着玉儿今后不幸福,而他却再也没有能力和资格给玉儿幸福吗?

    他不能!绝对不能!

    穆云锦的眼睛一点一点的亮堂起来,颓废的俊颜上升腾起了一种莫名的希翼,有些小心的问穆云诃:“我可以吗?”

    穆云诃满眼鼓励的笑道:“不去努力不去尝试不去做,就一定不可以!但做了,努力了尝试了,不论结局如何,你都成功了一半!另一半,就看你付出了多少了。大哥,你从来就不必别人差,你从来都是优秀的。我希望你能幸福。”

    穆云诃的话让穆云锦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与穆云诃这段谈话对于穆云锦来说简直太重要了,是穆云锦几乎快要没信心,快要放弃自己之后重新获得的稻草!

    “今儿早上她可是还在咱们门口了呢,不知道来了多久,但我想她来不会是来找我的吧,应该也不是来找阿珩的。”话要点到为止,穆云诃说完含笑起身,指点迷津这种工作果然够肉麻,难怪阿珩不愿意来,偏要他来劝说大哥。看大哥那样子,只怕此刻内心已经有如洪水般奔流不息了吧?

    穆云锦毕竟已经不是毛头小子了,快要而立的他如今成熟稳重,别的男子这个年纪孩子都可以骑马射箭绣手绢了,偏他还是孤家寡人一个。但这么多年的孤独,换来的却是更加思念玉儿的心情,以及更加不可割舍的爱恋。

    他来了,站在皇宫门口,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论结局如何,他都要努力尝试,才能不后悔,不遗憾。

    “公主,穆王朝有人来求见。”宫女小心的在外说道。

    南玉儿紧绷的神经在穆王朝三个字里骤然抽搐了一下,她如僵硬的死尸一般躺在床上,干涩的眼睛里猩红一片,努力眨巴几下,疼痛的摩擦感让她几乎落泪,控制住疼痛的心跳,她问:“不见。”

    现在,她谁也不能见,谁也不敢见。见了,就可能会害死他们。

    宫女犹豫了一下,还是更加小心的说了一句:“来人说了,如若公主说不见,那便让奴婢同传一声,他叫穆云锦。”

    轰地一声,无声的,却在南玉儿的心里似乎瞬间坍塌了一方天!

    她紧绷和破碎的心,似乎在那一瞬间不堪一击的脆弱,倔强伪装的坚强,在那三个字面前竟然如此渺小。

    心痛骤然来袭,南玉儿如同终于活过来,痛苦的蜷缩在床上,眼泪噼里啪啦的落下,可是嘴角脸上的弧度却是笑着的,但她越是笑,就越是哭。眼泪如滂沱的雨,笑得几乎不能自已,自虐般的咬住唇瓣,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蜷缩着,她将自己卷起成自我保护的姿势,声音闷闷的从她怀里传出,竟是大起大落的悲喜交加:“终于还是来了,你终于来了!穆云锦……你知不知道我等你等的有多绝望?你知不知道,我等你来,从爱你,一直等到恨!”

    番外来啦,吼吼,修稿子去啦,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哈,群么么宝贝们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