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12 莫名警告,激起斗志
    南玉儿坐在妆镜前,空洞的看着妆镜中的自己,明明是最美好的年华,她却觉得自己已经老去,不是人老,只是人未老心以沧桑。

    她的爱情又开始却略过了过程,直接结束,而这个结束时她不能也无法拒绝的。她无力承担结果。心如同破裂了一个巨大的洞口,在怎么缝补,也会不到原来的样子。

    “公主,您要见穆云锦吗?”宫女不得不再次开口询问,因为公主考虑的时间太长了。

    南玉儿的眼里一点一点有了焦距,干涩的她眼睛疼痛不已。她为何如此纠结难以抉择?不是不爱他了吗?不是恨他吗?那就拒绝啊,为何会这么的茫然失措?

    “我……”

    老嬷嬷略显尖锐的声音忽然响起:“公主殿下,这是大皇子让奴婢给您送来的燕窝粥,大皇子殿下担心您的身子,特意让奴婢看着公主殿下喝完呢。”

    南玉儿到口边的话忽然就被截住,就那么硬生生的卡住。她一张小脸骤然惨白,话便脱口而出:“告诉他,我不见!”

    话一出口,眼底便迅速湿润。只是极力隐藏眼眶的猩红。

    宫女退下,老嬷嬷嘴角有若有似无的笑意闪过,不请自来更不请自进的走到南玉儿身边,并不询问南玉儿是否愿意服用那碗燕窝,而是亲自取来放到南玉儿面前。

    南玉儿脸上平静,可眼底却有浓浓的厌恶警惕,但最终却还是端起了那碗……

    皇宫外,穆云锦迎风而立,伟岸的身子在巍峨恢弘的宫殿前,只显得渺小。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宫门,满心的期待与忐忑混合着,让稳重的穆云锦都不由得心慌意乱,只能冷着脸努力维持镇定。

    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宫门之中一点动静没有,穆云诃便越发的紧张起来。甚至会胡思乱想,若玉儿不愿意见自己,那他该如何是好?

    却在这刻,厚重的宫门忽然开了。穆云锦惊喜抬头,满眼的期待却在看见那走出来的男子的时候瞬间冷却,变成失落。

    不是玉儿,也不是之前去报信的小太监。

    “这位公子可是在等玉儿?”宫里走出来的男子竟然对穆云锦开口。

    穆云锦眼前一亮,却又一惊。仔细打量那人,只见那男子虽然面色苍白,但气度不凡,且英俊至极,并不似一般奴仆或者寻常王公之子,且还是从皇宫出来,那身份只怕是皇子之流。又或者是玉儿的追求者?

    可这人怎么会知道自己是来找南玉儿的?莫不是玉儿让此人来的?

    心中警惕,穆云锦不动声色的道:“阁下是?”

    大皇子温润的笑道:“我是南承萧,玉儿的哥哥。”

    穆云锦一下便放松下来,他真怕此人会是玉儿的追求者。闻言是南朝的大皇子,穆云锦礼貌却并不卑亢,只是拱手笑道:“原来是大皇子殿下,久仰。在下穆云锦。”

    确实是久仰了,这南朝的大皇子向来体弱,也许寻常人家并不知道,但作为穆王朝的皇族,穆云锦是知道的。只不过这大皇子不是一直以来远离尘嚣,深居简出在外养病的吗?如何又回来了皇宫?

    南承萧笑道:“原来阁下便是穆王朝年轻有为的穆将军啊,早就听闻穆将军年轻有为,人中龙凤,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话锋一转,又道:“只是不知道穆将军今天来找玉儿有何贵干?”

    穆云锦并不知道南承萧是如何得知他来找玉儿的,也并不直言告之,便道:“昔日与公主殿下也算是朋友,今日我来不过是看望昔日好友。大皇子也许已经知道了,我那弟妹洛芷珩已经来到南朝,并且见过公主了,只我还没有见过,所以前来拜访。只是不知道公主殿下可有时间?”

    南承萧嘴角笑意加深,瞳子仿若漩涡一般深不可测,让他的笑容显得有些诡异莫测:“我也知道穆将军和玉儿之前算是旧交,只是我也听说你们之前的相处并不愉快呢?我家玉儿生性单纯,又是从小被父皇母后宠爱长大,就连我们这些兄弟姐妹也都爱着她宠着她,当真是半点委屈都舍不得她受,可穆将军曾经却让我家玉儿难过伤心了吧?如今穆将军再来见玉儿,我真不知道,穆将军是怎么将那昔日好友几个字说出口的。”

    有些人就是有这个本事,明明这话已经有了火药味,眼见着就要擦枪走火打起来了,但被南承萧用这种温润的语气说出来,暗藏危机的话却也听的人不知如何应对,没了火气。

    在穆云锦看来,南承萧这是为当年之事,来为难自己的。是来帮南玉儿出气了。可穆云锦什么话也反驳不出来,当年之事是他一念之差鬼迷心窍,做错了便是做错了,他也因为伤害了玉儿而愧疚不已,如今玉儿的兄长要为玉儿讨公道报仇,他也只能接着。

    只是南承萧是如何知道当年之事的?难道玉儿和这位大皇子感情很好?

    “当年之事确实是我的错,伤害了玉儿,我一样很难过,也许说再多你们听来也不过是个笑话,不会相信,但我这几年来一直为当年之事耿耿于怀,若不能得到玉儿的原谅,我这辈子也不能原谅自己了。还恳请大皇子帮在下个忙,求玉儿见我一面。”穆云锦也曾是天之骄子,即便是今日他依然是天之骄子,能这般低声下气的哀求一个人,可见他的诚心和态度。

    但他这个样子会让南玉儿心软,却不能让南承萧认可。

    南承萧挑眉道:“穆将军太客气了,我一个病秧子身子,哪里能承受得起南将军此等风流人物的恳求?只是不是我不帮你,而是玉儿对当年的事情实在是耿耿于怀的紧,这些年来玉儿不嫁人也不相亲,当真是愁坏了我们家人。她现在性子变得乖戾,独断专行,足以看见当年你对她造成的巨大伤害。你们之间若说是缘分,那也只能算是孽缘。我并不看好你们,甚至是不喜你的。因为你让我玉儿变成这个样子,你说,我怎么可能帮助你呢?”

    穆云锦心中发紧,不由得在仔细去瞧南承萧,心里莫名的就有些警惕起来,总觉得这南承萧说话有些极端,他和玉儿的事情,他一个兄长有何权利指手画脚?纵然是为了保护玉儿,却也没有权利代替玉儿做决定吧?

    穆云锦脊背挺直,脸上笑意也淡了几分:“大皇子若不肯帮忙,在下也不好勉强。我已经情人进去通报了,至于玉儿要不要见我,能不能原谅我,都看玉儿的决定。”

    穆云锦明显的话,却并没有让南承萧冷下脸来,或者离开。他只是耸肩道:“很好奇穆将军哪里来的自信呢,你都将玉儿伤成这样了,还以为玉儿会见你吗?我敢说,玉儿是不会见你的,因为她恨你。”

    穆云锦全身僵硬,虽然自己想过千万次,玉儿会不原谅,但亲耳听见有人说出来,还是很打击穆云锦的。而且这个亲口说出来的人还是玉儿的亲哥哥,穆云锦忍不住惊慌的想,是不是玉儿告诉南承萧她恨他的?是不是玉儿告诉南承萧她不会见他的?

    玉儿,当真恨死了他吗?

    两个人都沉默下来,但南承萧却并不离开,只是看着穆云锦,似乎在仔细研究穆云锦的样子,眼神是毫不掩饰的挑剔与不喜。南承萧的身上还第一次出现了一种凌厉的气势,似乎要将穆云锦的气势给压下去一般。

    穆云锦倍感奇怪这南承萧的态度,却又不知道南承萧究竟奇怪在哪。

    心七上八下的忐忑着,等待着。终于那传信的小太监回来了,道:“穆公子,公主殿下说不见您,您还是请回去吧。”

    短短一句话,却让穆云锦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走了。

    一旁传来了南承萧温和的笑声:“玉儿的心意从来不能瞒过我,穆将军还是走吧。曾经做过那样不堪的事情,如今再来又有什么意思呢?还指望着能挽回吗?我们南朝南家人还没有那么不值钱。”

    “曾经被你利用过的玉儿,是南家的掌上明珠,南家人不找你算账,不过是给穆王朝神官一个面子罢了。还请穆将军今后好自为之,在不要来了,你与玉儿早就没有关系了。”南承萧收起温润警告道。最后这冷冷的目光狼一般的冷酷嗜血,似乎在驱逐进入他领地的敌人一般,充满杀机。

    穆云锦在南承萧的身上清晰的感觉到了敌意,他虽然难过,却并不退缩。相反的,玉儿越是这样,他便越不会放弃玉儿。穆云锦被南承萧的敌意和玉儿的拒绝激起斗志,冷冷的直视南承萧,道:“我与玉儿之间的事情,不许大皇子来指手画脚。玉儿也不是孩子了,她的事情,更不用大皇子来做决定。我不会放弃玉儿的,现在玉儿不原谅我,我会努力做到她愿意原谅我!”

    番外来啦,吼吼,画纱努力修稿子去啦,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哈,求月票,群么么宝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