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15 安抚娇妻!惊险产子!
    穆云锦在人前是镇定自若洒脱轻松的,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此刻的他有多紧张。阔别已久,当他终于站在了这块拥有玉儿香气的土壤上,他的心就从未平静的跳动过。有多思念,便有多期待,就有多紧张。他的手心已经布满冷汗。

    云但阔过云。“他进来了?!”南玉儿的声音是忽然拔高又尖锐的,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猛地抓住了宫女的手臂惊疑不定的喊道:“怎么可能进来呢?我不是说了不见他的吗?你们没有让他离开吗?”

    他怎么能进来?南朝皇宫已经不再是几年前那个温馨的皇宫了,这里现在充满了阴暗和肮脏,进来的人没有几个能全身而退的。她已经身陷囫囵,再也无法自拔了,怎么能,怎么可以让她在乎的人在陷进来?

    “奴婢已经按照公主殿下的吩咐,让那穆云锦离开了,但却不成想,他竟然找到了您的姨母慕容二小姐,是慕容二小姐带着他进来的,奴婢等人拦不住啊。”宫女小心翼翼的道。

    南玉儿脸色苍白,但表情却有一瞬间的恍惚,似喜似忧。

    “公主您要见他吗?”

    南玉儿恍惚的抬起头来,那个要字就在口中卡住,顿的她一刹那五脏六腑都在痛。

    猛地抓紧了椅子扶手,紧紧的闭上眼睛,狠心道:“不见!”

    “玉儿这是不见谁啊?难道连我也要被你拒之门外了?”慕容纤雪被人扶着慢悠悠的走进来,脸上带着不喜的表情,有些埋怨的道:“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已经过了可以任性的年纪了,就算有什么不开心的,但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你这样总是抱着过去那些不开心来过日子,活得多累啊。”

    “你知道什么!”南玉儿忽然大吼一声,情绪异常激动的等着慕容纤雪。

    慕容纤雪被吓了一跳,一惊便有些动了胎气,脸色开始变白,扶着丫鬟的手也发紧,她的肚子已经很大,即将临盆了,此刻便觉得肚子有些隐隐的坠痛,但她却将更多的心思放在了南玉儿这超乎寻常的态度上,忍痛道:“我是不知道你究竟怎么回事,但你有什么心事可以说出来啊。就算你有些话难以启齿不能对你父亲母亲说,还有我呢,小姨可以听你说,可以帮助你啊。”

    “就算你连我都不愿意说,可还有洛芷珩啊,她不是也千里迢迢的为你而来了吗?玉儿,我还是这样说,你真的已经不是个小孩子了,不能再任性妄为,不分好歹了。洛芷珩为了你不分昼夜的赶来,但你是怎么对她的?你真的是在为当年的事情人耿耿于怀吗?我真的不相信我们善良的玉儿会真的如此心胸狭隘。”

    “我……”南玉儿表情有一瞬间的痛苦不堪,慕容纤雪的指责,慕容纤雪的劝告,她不是听不进去的,但脱口而出的话却被那半隐藏在门外的人,硬生生的押回了口中,话锋一变,南玉儿冷笑道:“你看错我了,我就是那样的心胸狭隘。所以请你走吧,我的事情不需要任何人来操心,不用任何人来管。把你来的人也一起带走,我不想看见一些肮脏的人。”

    “南玉儿!你太过分了!”慕容纤雪厉喝道,指着南玉儿的侧脸气得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好一会才重重地怒道:“你怎么变成这样油盐不进?你真的要将所有对你好的人全都伤害了,伤到再也不愿意搭理你你才开心是不是?”

    “对。我就是要这样!我用不着其他人来管教我,就算你是我母亲的亲妹妹又能怎么样?你没有权利对我说教。更没有资格随随便便的就带进来一些不相干的人。”南玉儿态度强硬,冷酷的顶撞道。

    慕容纤雪真的被气得半死,呼吸急促,额头冷汗涔涔,频频冷笑道:“好,当真是好。我不管你,我走可以了吧。你就自生自灭吧!”

    慕容纤雪扶着丫鬟往外走,但没走几步,便一个踉跄,再也走不动了,呼吸沉重,满面痛苦,浑身哆嗦着靠在了丫鬟的身上。

    丫鬟惊慌大叫道:“主子!主子!您怎么了主子?”

    大殿里瞬间一片慌乱惊呼,南玉儿小脸唰地惨白,冲过去扶着慕容纤雪,惊恐的哆嗦道:“小姨!小姨你怎么了啊?都是玉儿不好,你不要生气啊,你别吓唬玉儿啊。”

    “公主,主子这怕是要生了啊,怎么办啊?”丫鬟毕竟见过慕容纤雪生孩子,这已经是慕容纤雪的第二个孩子了,当下便知道可能是动胎气了,但知道了就更惊慌了,这离着生产的日子还有小半个月呢。

    这这这……这是早产吧?!

    “都闭上嘴!不要惊慌!”一声低沉的男音传来,迅速的平定了大殿中女人们惊慌失措的尖叫。

    南玉儿惊慌抬头,只见那逆光而来的男子快步走来,颀长挺拔的身子在日光中脚步霍霍生风,棱角分明的容颜紧绷着,冷冽的目光却是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便直冲着慕容纤雪而去。

    南玉儿浑身血液在那一瞬间似乎都僵凝了,一双通红的眼睛再也放不下其他任何,只有一个穆云锦!

    原来经年之后,再相见,才发现他们已经是阔别已久,慕然相见,却竟然是这种混乱的场面。没有彼此含蓄的问候,没有彼此忐忑的目光,没有甜蜜纠结的折磨,有的,只是他无比的冷漠与疏离。

    南玉儿的眼泪瞬间便如雨而落。

    穆云锦一把抓住了慕容纤雪的手臂,只觉得入手的手臂颤抖如筛,他虽然也紧张,但却有着男人独有的镇定:“非常时刻,云锦只有得罪了。云锦先帮慕容小姐找个地方安稳下来吧?”

    慕容纤雪却并不拘小节,岁惨白着脸,疼痛难忍,却还是咬牙道:“就劳烦大公子了。”

    南玉儿忍住心酸,也终于回神,连忙道:“就在我这里吧,我马上让人去请御医和稳婆来。”

    “不用!”慕容纤雪态度强硬的打断南玉儿的话,冷眼看她,道:“我们母子不在这碍着尊贵的公主殿下的眼了,就算是死,我们也会死到公主殿下看不到的地方。大公子,麻烦带我们去阿珩那。”

    南玉儿着急的哭道:“小姨小姨,你别和我怄气啊,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呀,究竟是和我怄气要紧,还是你和孩子要紧啊?”

    “南玉儿你别再我眼前哭,我现在看着你就他娘的满心烦躁,看见你我都不想生了,在你这我就是能生下来我自己都他娘的想难产。”慕容纤雪暴躁的怒道。

    南玉儿一脸憔悴不安。

    穆云锦薄唇紧抿,终于还是控制不住的将目光看向了南玉儿,那一瞬间他没办法不恍惚,不心痛。他在外面等着她,只等她一句话而已,可他从不知道这个世上会有一个女人,她只不过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能让他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生不如死!

    他对她所抱有的所有幻想和执着,都因为她的几句话而瞬间出现裂痕。说不心痛是自欺欺人。他听清楚了她的话,却不知道这是她的心声还是她的苦衷,穆云锦第一次怀疑他来到南朝的决定,是不是一个可笑的笑话?

    南玉儿看向他的时候,穆云锦下意识的避开了她的目光,那一刻他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目光去面对南玉儿。

    好不容易见到她,却忽然发现,竟然一切都真的回不到过去了。

    抱起了慕容纤雪,穆云锦紧抿薄唇,一言不发的抱着她快步离开。

    南玉儿呆呆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她才忽然被抽离了所有力气一般的跌坐在地,失声大哭出来。这是她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无所顾忌的大哭,撕心裂肺。

    穆云锦耳力惊人,隐隐约约的听见身后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心就如同刀绞一般的钝痛着。也就是这个哭声,让穆云锦不可抑制的心软。

    慕容纤雪虚弱的笑道:“你心软了吗?听到她那些令人讨厌的话,难道你就不想狠狠的揍她一顿?”

    此刻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穆云锦加快脚步,边走边道:“我想到过她会有怨气,却不知道这股怨气……会这么强烈浓厚。但我不会放弃她,我会亲自问清楚,她究竟还愿不愿意给我一个机会,我们之间需要一个解释和一个承诺。如果她连一个机会都不愿意给我,真的那么彻底的想要和我划清界限,我会……成全她。”

    他穆云锦,从来不是一个死缠烂打纠缠不清的人。

    “大哥,把人给我。”穆云诃忽然从天而降,将慕容纤雪抱住,点住了慕容纤雪身上几处大穴,而后对穆云锦和洛芷珩道:“我先带着她回去,火云刚好在,你们也赶快。”

    “快去快去,纤雪你要坚持住啊。有我们在你就安心的生孩子就好了。”洛芷珩紧紧握着慕容纤雪的手,给她加油打气道。

    慕容纤雪虚弱一笑,眼眶湿润。

    穆云诃比他们速度都快太多,有穆云诃在,回去后还有火云夫人,一定不会有事的。洛芷珩看着穆云诃眨眼间便消失了踪影,便拍了拍穆云锦的肩膀,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了。

    穆云锦惨然一笑:“都被你们看见了吧?好笑吗?这可能就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吧。当年我种下的恶果,今天吃起来,果然是……难以入口啊。”

    洛芷珩哑然道:“别灰心,我绝不相信玉儿真的会变的这么不堪。经历了大风大浪,我们将一切都看得明白和简单,但这风平浪静之下才是真正的暗藏汹涌。有些事情我们想简单着看,却也由不得我们。我总愿意相信,今天这么反常的玉儿,也许是有我们不知道的不得不这样的理由?”

    “会吗?”穆云锦恍惚的回头看去,只见巍峨宫墙之中,南玉儿的宫殿早就不知不觉的隐没在了这厚重的皇宫之中。心便有些戚戚然。

    ——

    洛芷珩和穆云锦一路赶回来,穆云诃坐在外面优哉游哉的品茶,洛芷珩踹踹他小腿道:“怎么样了?”

    “还在生。火云正在努力,不过看样子不太好。”穆云诃不紧不慢的道。

    洛芷珩一听就瞪圆了眼睛,一把夺下了他手中的茶杯,怒道:“都生死未卜了啊,你怎么还有闲心喝茶?长没长心啊你?”

    穆云诃还振振有词的:“我长心有什么用啊?那里面躺着的又不是你,那孩子也不是我的,我犯得着着急吗?我要真为别的女人着急了,你不和我翻脸?”

    这屁话……还真是有点道理!

    洛芷珩气得只能干瞪眼,看穆云诃一脸理应如此的模样,便觉得更生气了,一口虎吞了茶水,将杯子扔给了他。快步到门口,便听见骤然拔高的一声尖叫:“啊!”

    洛芷珩吓得一哆嗦,脚下一个踉跄,便从两三节高的台阶上跌了下来,身形不稳重穆云诃一阵风似的飘来,稳稳的将她纳进怀中,紧张的搂着她道:“摔到没?脚崴了吗?吓着了?”

    他的格外紧张和在乎,让洛芷珩的火气瞬间湮灭了一大半,冷哼道:“没有没有,你赶紧起开。”她跑上台阶敲门道:“纤雪啊,你怎么样啦?可要坚持住啊,一定会平安生下孩子的。”

    慕容纤雪在产房里吃力的翻了个白眼,也顾不上和洛芷珩斗嘴皮子了,接二连三的惨叫起来。洛芷珩吓得甚至不敢靠近房门,跑下来缩在了穆云诃怀里,眼眶有些发红,眼巴巴的看他:“听她叫这么惨,我有点害怕。”

    穆云诃想打趣她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洛芷珩竟然也有害怕的了?但一看她红彤彤的眼眶,紧紧的贴在他胸怀里,便不由得心软的恨不能把她揉碎了吞下去,搁心窝子里走哪带哪。

    紧了紧她,穆云诃柔声安抚道:“不怕阿珩,生孩子估计就这样,她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应该也不害怕的。”

    “可是我听纤雪叫那么惨,她得疼什么样啊?平常你听慕容纤雪这么惨叫过?就我俩遇见匪徒,身上挨刀子那时候,她也没这么叫过啊。穆云诃,女人生孩子是不是真的要在鬼门关走一趟啊?那万一去了回不来怎么办啊?”洛芷珩平日里精怪的小脑袋,在慕容纤雪那强大的惨叫下,竟然也开始短路。

    穆云诃哭笑不得,却是呵斥道:“胡说八道什么呢!禁言!女人生孩子的时候是遭罪的,但女人是在努力的将一个小生命生下来,这个小生命是女人的血脉而形成的,要不怎么说孩子都是母亲身上心头的一块肉呢?把一块肉从自己身体里硬生生的挖下来,能不能吗?能不叫吗?就这还是有女人不顾一切的要生孩子,你知道是为什么?”

    洛芷珩听的入迷,似乎慕容纤雪那惨叫声也淡化了一点,傻乎乎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穆云诃爱死了她这傻乎乎的小模样,亲了亲她的鼻尖,声音更温柔:“因为这个孩子不仅是母亲的一块肉,更是孩子父母的期待和希望,是每一个夫妻生命的延续。这样,你说母亲在生孩子的时候,还会舍得一翻白眼,就被阎王老爷招去回不来了吗?有哪个母亲那么傻,自己辛辛苦苦九死一生生下来的孩子,还看不上一眼,还没亲自养大他,教育他,就撒手不管的?”

    “女为母则强?”洛芷珩似乎是听明白了一点穆云诃的意思,问了一句。

    穆云诃用下巴蹭她柔嫩脸蛋:“对,就算这样。阎王爷的魅力没那么大,不能轻易的将母亲给勾走。所以阿珩也不用担心。慕容纤雪的相公现在不在她身边,她最需要依靠了,就应该将她留在皇宫里的,有她亲姐姐照顾也不会有事的。也好过带回来听着她的惨叫,把你吓得够呛。”

    穆云诃最担心的是洛芷珩一害怕,以后不愿意或者抵触生孩子了怎么办?他还想当爹呢。只是可惜,他们的孩子现在在哪呢?多年前他们失去了第一个孩子,而洛芷珩的身体就连火云夫人也说,只怕是再难有孕。

    再难有孕啊……

    穆云诃目光暗沉,有惆怅的目光流连在洛芷珩的小腹上,寸寸惆怅只华为无限心疼和怜惜,更加抱紧了她。

    洛芷珩也觉得自己有点没事找事,最近有点多愁善感的。不过她来到这里的时候才十七岁,这么多年就算经历感情和世事,却并没有一个人能代替母亲,来教导她怎么做一个妻子和母亲,她并不知道怀孕之后是怎么样的。害怕也是在所难免。

    因为穆云诃的开解,她倒是想开了一些,只是慕容纤雪的惨叫频率忽高忽地,她的心也跟着忽高忽地的。害怕慢慢就变成了惆怅,小手不经意的摩挲着肚子。

    似乎要折磨洛芷珩的神经,慕容纤雪这一胎生的出奇的不顺利。从白天到黑夜,这个孩子都没有生下来。

    皇宫里的旨意一道道的下来,皇后娘娘的问候更是不间断的。皇宫里半个太医院的太医都陆陆续续的来到了府邸,随时待命。

    这还不算完,华灯初上的时候,皇后娘娘竟然亲自来了。一同前来的还有南玉儿。

    洛芷珩等人和皇后娘娘互相见礼,却并不理会南玉儿。而南玉儿也是静静的站在皇后身后,眼睛红红的看着灯火通明的房间,和洛芷珩一起接受慕容纤雪嘶哑惨叫的折磨。

    南玉儿只会比洛芷珩更加的备受煎熬和折磨。她很自责,她害怕慕容纤雪真的难产,她怕慕容纤雪会坚持不住,最后最坏的结果是一失两命。她怕慕容纤雪真的没了,她怕自己都不敢面对自己。

    她忐忑不安,却只能僵硬的站在那。不过咫尺距离之外,穆云锦便倚在一旁的主子旁,南玉儿忍不住将目光看向穆云锦,但穆云锦只是倚在那,仿佛入定了一般,也仿佛根本就不知道南玉儿来了似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皇后娘娘急得红了眼,当丫鬟一盆一盆的血水端出来的时候,皇后终于再也坐不住的站起来,猛地转身,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狠狠一巴掌打在了南玉儿的脸上。将南玉儿打得踉跄着后退好几步,却还是没能站住,跌坐在地上。

    这一巴掌格外清脆响亮,洛芷珩眼皮子一跳,便想冲上去,穆云诃却一把抓住了她,搂着她坐下,低声在她耳边道:“只管看,这英雄救美的好事,你要留给该去做的人。”

    洛芷珩会意,连忙看向了穆云锦,却只觉得眼前一阵风狂扫而过,眨眨眼,穆云锦已经出现在南玉儿身边。

    大手下意识的伸出,挡住了皇后娘娘的第二巴掌。

    皇后抬头怒视穆云锦,喝道:“你就是穆云锦?让开,让我管教这个不孝忤逆女!”

    穆云锦脸色阴沉,气场冷硬,并不因为对方是一国之母,是南玉儿的母亲而让步。冷沉道:“一巴掌就够了。她也不想慕容纤雪有事。”

    “她不想?她自己不想好好活,就祸害的别人都跟着活得不安生!我怎么会生了这么一个混帐东西?你小姨几乎是带着你长大的,虽然你们两个只差了几岁,可是从爱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纤雪第一个想到的人都是你,都是留给你!”

    “可你是怎么做的?你把这些都当作理所当然了是不是?这个天下没有人欠你的!南玉儿我警告你,若是纤雪真的有个什么……她,她要是真的有什么闪失,你就去给他们母子偿命吧!”皇后痛心疾首又怒不可遏的执着南玉儿训斥。

    南玉儿恍恍惚惚的看着那些血水,眼泪成串的往下落,抬头,先看见的不是她怒不可遏的母亲,而是她朝思暮想的穆云锦。

    他伟岸的身姿就站在她面前,为她挡风遮雨。那么坚定。

    要是他早一点出现在她身边该有多好?要是之前他也能这样保护她该有多好?如果,如果她没有遇见那么肮脏的事情,如果她不曾和穆云锦分开,那么她就还是那个单纯快乐的南玉儿。

    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因为天下,没有如果。

    有些罪恶一旦展开,那丑陋的嘴脸和罪孽的深渊,便叫人再也无法自拔。她肮脏的从柔体到灵魂道骨子里,她再也配不上她心底里那唯一的挚爱。

    “母后放心,若小姨母子当真有什么不测,我绝不会苟且活着!”南玉儿的话够狠绝,那是一种对自己的生死看轻到绝不在乎的态度,话语里的凉凉冷意和心灰意冷,也许别人体会不到,但穆云锦却听的心惊肉跳。

    穆云锦猛地回头看她,她低着头,火光的阴影里,她的下巴苍白,嘴角似乎还有笑意,只是那笑,却让穆云锦呼吸逐渐衰竭。

    皇后怒极反笑:“好!你果然是你父皇的女儿,有志气!你给我跪着,跪着祈求上苍让纤雪和她的孩子平平安安!跪到他们母子平安!”

    南玉儿却并不反抗,僵硬的跪起来,并不看其他人,也不求饶。娇小的身子跪在冰冷的地上,黑黑的夜幕下,穆云锦只觉得心疼的难以忍受。

    时间最是磨人,皇后跌坐在座椅上,愣愣的出神,洛芷珩和穆云诃沉默着,南玉儿跪着,穆云锦僵硬的站在她身边,无形中他就是一个保护神,有他在她身边,其他人哪怕恨不得将南玉儿生吞活剥,也不能也不敢靠近半分。

    南玉儿也是倔强,就那样跪了一夜,时间一分一秒的刀子一般的滚过,他们的心就被时间的刀子扎的体无完肤。慕容纤雪惨叫一天一夜,所有人的神经都已经紧绷的成了一根弦,稍有不慎,便可以轻松断裂。

    洛芷珩不忍心南玉儿一直跪着,劝了几次,但南玉儿皆是一言不发,以至于最后脸色苍白,身体都摇摇欲坠,却依然坚持。

    东方天空吐白,鸡鸣的时刻,压抑的院落里终于传来了令人精神一震的啼哭声。虽然不是很嘹亮,但足以振奋人心。

    大家都激动的站起来,不一会产婆就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走来,喜笑颜开的道:“恭喜恭喜,夫人生了一个小公子,母子平安!”18700627

    大家心里的一根弦终于松软,洛芷珩忍不住将孩子抱过来,只觉得新生儿软软嫩嫩的,手里托着这个慕容纤雪拼命生下来的婴儿,一颗心也软的乱七八糟,忍不住鼻子发酸。1gsT1。

    皇后也是欢喜的连连说好,重赏众人。

    南玉儿猛地抬头,苍白的小脸上那双大眼睛亮的惊人,得知慕容纤雪母子平安,她猛地一笑,却也猛地倒了下去。

    穆云锦紧张的呼唤声也随之传来:“玉儿!”

    番外来啦,哈哈,今天番外更新一万字哈,一更到了,今天还有更新,画纱继续努力去,求推荐票啊宝贝们,群么么哈,稍等片刻二更就来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