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16 见到了,不就是我怀里的你吗!
    今晚的洛芷珩格外热情,今晚的穆云诃格外的勇猛。舒悫鹉琻平日里穆云诃总是因为怜惜洛芷珩,在情/事上,总是温柔体贴过多,可是今晚的穆云诃却放开了禁忌一般,驰骋在洛芷珩身上,照顾着她的感官,也放纵着自己的感情。

    酣畅淋漓的一场欢好。洛芷珩瘫软在穆云诃怀里,他细腻缠绵的吻一个接一个的落下,吻着她那让他爱不释手的肌肤。

    洛芷珩越发的娇软缠绵,哼哼唧唧带着笑音儿问他:“真凶!弄得我都疼了。”

    穆云诃笑声低沉,有点戏虐,有些坏:“疼了?相公给你亲亲。”

    说着就要往被窝里钻,身子就往下去,大手已经落在她爱娇的秘密之地上。

    洛芷珩被他撩拨的又是一阵哆嗦,又害怕他真的再来一次,便连忙娇呼道:“坏蛋坏蛋!快点上来啊,不要了。真的疼呀。”

    穆云诃不闹她了,心疼的搂着她道:“是我不好,今天有些……没控制住,可是谁让我的阿珩那么好呢?”

    洛芷珩有点骄傲,又有点害羞,踹他,佯怒道:“胡说八道什么呢。你今儿不对劲啊,怎么那么凶猛?”

    穆云诃失笑,狠狠的亲她,堵住了她的疑惑,也淹没了她的继续质问。

    要他怎么告诉她,他真的好想要一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孩子?要他怎么告诉她,今儿慕容纤雪的孩子,让他看了都心软的一塌糊涂,恨不能那就是他和阿珩的骨血?

    不能说!什么也不能说啊!说了,阿珩会难过。

    虽然睡了一个白天,但这会洛芷珩又累又疲惫,在穆云诃不断的缠绵中沉沉睡去,梦里也许有穆云诃的疼爱,她睡的甘甜带笑。穆云诃却就看着她美丽的睡颜,睁着眼睛,失意到下一个天明。

    穆云锦就守着南玉儿,看着她那张深埋在他记忆中的容颜,大手哆嗦着来来回回的不知道该放在哪。每一次他想将手放在她的脸上的时候,他就会想到南玉儿的那些绝情的话,他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南玉儿了。

    穆云锦是难堪的。那些话,从南玉儿口中说出来,足以让他这个大男人无地自容和进退不得了。

    但怎么办呢?看见她,她就是狠不起来心肠了,她倔强的跪着,他就寸步不离的陪着。她晕倒,他急得心脏快要停跳。

    他不需要南玉儿能理解他的痛和苦,但又南玉儿那些话在前面,他所有的道歉和思念,就都说不出口了。说出来,在被拒绝怎么办?当面拒绝,他只怕是连颜面都要尽失了。

    苦笑一声,自从遇见了南玉儿,他穆云锦似乎就一直在犹犹豫豫这条道路上迷途却不反。

    一天一夜不眠不休,就守着她。能这样安安静静的近距离的看着她,对于穆云锦来说,也是一种奢侈了吧。

    “不要过!”

    穆云锦一惊,瞧见南玉儿并没有清醒,只是在说梦话,这才放心一点。可是你那玉儿苍白的小脸上汗水涔涔,他以为是她不舒服,便替她擦拭,但南玉儿表情却惊恐的如同遇见了洪水猛兽。

    “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求求你,不要……”她张牙舞爪的,惊恐的充满了防备的姿势,尖叫着,嘶哑的仿佛在哭,绝望的好像陷入了一个深渊里走不出来。即便是在梦中,却依然能让人感觉到她那巨大的绝望。

    穆云锦紧握她的手,指尖传递来的是尖锐的冰凉。他微微用力,低下/身子在她耳边温柔的唤她:“玉儿,玉儿不怕了,我在这,没有人会伤害你的,玉儿……”

    南玉儿仿佛听见了穆云锦的声音,尖叫的声音一顿,人却没有醒过来,平静了一瞬间之后,反而是更加激烈的反抗和尖叫,口中反反复复的喊着……

    畜生,畜生,畜生!

    穆云锦的脸色也跟着苍白起来,她没喊一次,都好像用尽力气一般,恨不得将这两个字给绞碎了吐出来,又带着浓烈的恨意和恐惧。

    穆云锦不知道南玉儿在梦里究竟遇见了什么,只是这样被噩梦缠身无法醒来的南玉儿,让他心疼到无以附加。

    紧紧的抱着她,穆云锦一声叠一声的温柔的喊她:“别怕别怕,玉儿乖啊,我在这,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穆云锦啊,那个让玉儿伤心难过的坏蛋。好玉儿,穆云锦来祈求你的原谅了,玉儿能不能原谅我?愿不愿意原谅我呢?玉儿我陪着你的,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玉儿要相信我好不好?”

    也许南玉儿真的听见了穆云锦的话,她激烈的挣扎和尖叫,竟然渐渐的安静下来,可是她却泪流不止。不再说话,也无法醒来,就那么无声无息的哭泣。穆云锦一颗粗糙的男人心,都快被南玉儿的眼泪哭碎了。

    只能紧紧的搂着她,却无能为力,他不知道南玉儿梦见了什么,他叫不醒她,她也擦不干她的眼泪。他只能看着她哭,哭的他也眼眶子生疼。

    但穆云锦很感激苍天,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来守着玉儿,即便她还不能原谅他,但能守在她身边,也是他的福气。

    又一个天明来到,洛芷珩简直是光彩照人,一看就是被人疼爱在蜜罐里的甜宝宝,走路带风,发丝缠绕着不论她走快走慢却始终距离她不差一步的穆云诃肩旁。一对璧人明明一个是欢快的,一个是稳重的,却那么相得益彰。

    洛芷珩指了指穆云锦的房顶,看着穆云诃笑。

    穆云诃对洛芷珩的任何笑容都没有抵抗力,抱着她的腰悄无声息的来到了房顶。俩人坐下,穆云诃坐看风云的淡然,但洛芷珩就有点沉不住气了,掀开一块瓦片,正大光明的偷看房间里的情形。

    穆云锦竟然抱着南玉儿!

    洛芷珩的惊呼被穆云诃那只漂亮的大手捂住在嘴里,她回头眨眨眼,笑得好像偷腥的猫。穆云诃哭笑不得的捏捏她的小脸,手指滑过她的唇瓣,眼神清澈,话语暧昧:“好想亲一口。”

    洛芷珩翻个白眼,又去偷看,便见南玉儿竟然醒了。穆云锦立刻就手忙脚乱起来。

    两个人四目相对,南玉儿苍白的小脸瞬间就白了,穆云锦冷着脸,心里却也在哆嗦。哀嚎着这可怎么办?玉儿会不会以为他趁人之危?现在立刻起来,反而显得欲盖弥彰吧?

    没想到南玉儿在错愕惊慌之后,竟然一脸淡然的道:“昨天谢谢你帮我。”

    穆云锦心里一阵不舒坦,竟然不喜欢南玉儿和他这么客气生疏。抿唇道:“是前天,你已经昏睡一天一夜了。腿疼吗?”

    他的气息那么近,就铺撒在她的脸颊,南玉儿觉得心口都在发烫,脸蛋更是热的很,微微低头,想让自己看上去镇定一点,但开口就有些哆嗦:“不疼。”

    穆云锦表情柔和了一些,声音就有了一些笑意:“真的不疼?”

    南玉儿动了动腿,一阵钻心的疼让她没忍住的痛呼出来,冷汗刷地一下从额头上留下来。

    穆云锦紧张的按住她,声音微微拔高:“胡乱动什么!不要动。跪了整整一夜,膝盖都不能看了,那天还冷,地上那么凉,必须好好养着,不然以后是要做病的。”

    南玉儿声若蚊蝇的恩了一声,娇娇软软的到有了几分曾经一遇见穆云诃就害羞的娇俏样。

    穆云锦心口酸软,百感交集。大好的机会就在眼前,南玉儿就在身边,他想说什么都尽管开口啊,可是此刻他却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眼巴巴的看着她。

    沉默的气氛也许是太过压抑了,南玉儿忽然开口,声音有些嘶哑:“你是不是因为我而来的?”

    穆云锦一愣,没想到玉儿竟然会问的这么直白,但心里却高兴,又怕说错话惹她不高兴,仔细思考了该怎么说,那话在口中简直是饶了十八个弯才出口:“我来是想要找到当初被我伤害的小女孩。我像一个缩头乌龟一样躲起来那么多年,总觉得煎熬,我很想念那个小女孩,可是我怕我来了她却依然恨着我,所以之前一直不敢来。”

    南玉儿睫毛轻颤,染上了露珠一样晶莹的痕迹,声音很轻:“那为什么现在又来?”

    穆云锦自嘲的道:“一样是因为害怕。我怕我在不来,她便会成为别人的新娘。我只是忽然发现,我竟然不能容忍她嫁给别人。我想,不论结果如何,我总该来争取一下的,哪怕那女孩真的恨死了我,我也想见她一面。”

    南玉儿缓缓抬头,眼圈通红,泪珠就含在眼眶里,亮晶晶的眼睛里似乎隐藏了一层迷雾,穆云锦再也不能一眼就看头这个女孩的心。

    “那你现在看见她了吗?她是谁?”纵然知道不该问,可她还是情不自禁的问出来。

    穆云锦垂下头,越发的怜爱她,见不得她落泪

    :“见到了,不就是我怀里的你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