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18 孽恋:血之吻!
    南玉儿发出一声压抑的闷哼,下巴上的力道重的让她惊恐的以为她的下巴就快被捏碎了,尽管疼痛的让她崩溃,可她这一次却没有在轻易的妥协和胆怯,而是倔强的用冰冷的目光瞪着南承萧,那满眼满脸的都是不屈不挠和仇恨!

    就是这样一张脸,却轻易的激起了南承萧的怒气。

    他大手猛地更加用力,几乎将南玉儿拽的整个身子离地,力量大的竟然与他那病弱的身体一点不符!他的气息另南玉儿恶心,下意识的想要远离,但南承萧却不给她这个机会,几乎鼻子都能触碰到南玉儿的脸颊。

    阴沉沉的他阴森森的笑道:“这样一张脸,是为了你心中那个男人摆给我看的?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反抗我!你以为穆云锦来了,你就有了依靠了是不是?穆云锦真的是你的依靠吗?你以为他来了你就可以逃离我的手掌心了吗?南玉儿,你别痴心妄想了!我想要的东西,就一定会得到,得不到的,我就会毫不留情的毁掉。包括你!”

    南玉儿被他那满身阴霾之气煞到,尽管瞳孔紧缩,却并不惧怕,努力的开口道:“我从来没有将谁当作是我的依靠,就连我的亲哥哥都不可靠的时代,我还能指望谁?南承萧你要是将我毁掉,那可能会成为我这一辈子最感激你的事情。因为在你这个人渣畜生的身边待过的每一天都让我无比的恶心和厌恶自己!你杀了我,毁了我啊!”

    南承萧瞪眼,满目怒火阴狠溢出,那孱弱苍白温柔的面目瞬间被撕裂。善人之下竟然隐藏着一个恶魔的灵魂。他将南玉儿瞬间压倒在地,骑着她笑得阴森森犹如魔鬼:“我为了你不惜跨越血缘,将伦理看作粪土,对你千依百顺,对你温柔体贴。我本以为我的默默等待,能换来你终有一日的温柔回应。”

    他的声音渐渐低迷,似乎隐含着某种期待和渴望,但又骤然高亢起来,愤怒而疯狂:“可是你给了我什么?一如既往的否定和拒绝!今天你竟然当着我的面和穆云锦拥抱!你的眼中只有他,穆云锦是什么?他能和我比吗?他比我爱你吗?他能给你如我一样疯狂和全部的爱吗?他能在你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在你身边保护你吗?”

    “他不能!他什么也不能!只有我才可以。只有我才是你最需要的那个人,只有我才是那个最适合你的人。我们的血液里有一样高贵的血液,我们应该是这世上最最契合的人,我们不应该仅仅是兄妹,更应该是夫妻,亲密无间!玉儿,你怎么就不明白!”

    南玉儿脸色惨白惨白,浑身哆嗦不知是气得还是吓得。她却并不敢尖叫将身上的人掀下去,她怕激怒这个疯子。但她却抑制不住的怒吼道:“BT!你这个疯子!我们是亲兄妹啊,我们的身体里流淌着一样的血液,怎么能在一起?你用你BT的感情来左右我,你那么自私有什么资格来说爱我?”

    “南承萧从你回来那天开始,就是我的灾难!是我这辈子遇见的最痛苦的事情。我不需要一个你这样恶心的哥哥,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去死,也不愿意面对你!”

    那玉儿瞪大了红着的眼睛,显得歇斯底里的怒吼,却又不敢让自己的声音太大,以免被别人听到。可是她的恨意却那么强烈。

    南承萧还是被南玉儿刺激到了。他暴怒的好像一个疯狂的狮子,猛地俯下去狠狠的亲吻南玉儿的唇,说是亲吻,却不如说是撕咬!不要命的,发狂的,报复的,暴怒的不留情的撕咬她柔软的唇瓣。吞没了南玉儿所有失去理智的叫骂和惊恐哭泣。

    两个人在地上纠缠成一团,南玉儿用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用力的厮打踹着南承萧,南承萧压不住她的时候,两个人就在地上滚来滚去,可南承萧死也不放开南玉儿,那么疯狂的纠缠,一个足以让他们两个的世界天崩地裂的血之吻!

    那疼痛,只有他们两个人最深刻,最懂得!

    南玉儿泪流满面,心里是对自己最无助的绝望和最痛恨和厌恶的排斥,是陷进深渊再也解脱不出来的罪恶感。

    南承萧放开她,两个人的嘴巴已经一片通红,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的血液。看着她满面绝望,南承萧气得低吼:“我究竟哪里不好?我到底哪里不如穆云锦!”

    南玉儿眼角青筋都暴跳起来,仿佛眼睛血管下一刻就会崩碎:“我们是兄妹,我不会那么丧心病狂的爱上我的亲哥哥!我不是畜生!”

    南承萧瞳孔紧缩,牙齿似乎都在打颤,忽然全身那崩裂的力量瞬间都丧失了一般,倒在了南玉儿的另一旁,胸口剧烈起伏,哑声道:“就因为我是你哥哥,所以就彻底失去了爱你的机会?玉儿,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和你不是兄妹也要爱你。”

    “就算我们不是兄妹,我也不会爱你。南承萧你放过我吧,我真的无法平静的面对你。与其两个人都这么痛苦,你杀了我,杀了我就当是成全你对我的爱了。”南玉儿无声的哭泣,这一刻她甚至都不在奢求活着,这罪孽的情感让她再也无法面对人生。

    南承萧却忽然翻身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满面寒霜:“你在演戏?你以为你演苦肉计我就能放过你吗?你想和穆云锦在一起?你做梦,我不允许!”

    和穆云锦在一起?她还有那个资格吗?她满身罪孽,又怎么能再将穆云锦也拉下地狱?

    南玉儿苦涩的笑,却比哭还难看。

    南承萧忽然暴怒的踹了南玉儿一脚,刚好踹在了南玉儿的膝盖上,新伤旧伤碰撞,南玉儿疼得尖叫,蜷缩着身体,抱住膝盖,疼得冷汗涔涔浑身颤栗。

    南承萧却没有半点怜悯之色,残酷的仿若修罗:“我说过要你,就一定要你!哪怕我们是兄妹我也要你。没有人可以阻拦我的达成自己的心愿。如果你还将希望寄予在父皇那里,那皇位就是我的目标。如果你将希望寄予在洛芷珩那,那么洛芷珩就是下一个要死的人!如果你爱穆云锦……我会让穆云锦死在你的眼前,用我能做到的最残酷的方法,让他死的面目全非!南玉儿,不信你就试试看!想要逃离我,别做梦了!”

    南玉儿倒抽冷气,惊恐的瞪着他。这就是她最怕的事情,她不敢和洛芷珩亲近,不敢见穆云锦,不敢在做父皇母后的乖孩子,她变得那么彻底,却还是逃不过罪孽的深渊,还是将她最在乎的人都连累了吗?

    南承萧忽然露出了恶魔的微笑:“别忘了,你母亲最大的希望,父皇最爱的儿子,你最喜欢的亲弟弟,他脆弱稚嫩的小命现在可是在我的手上,你如果再敢反抗我,我保证最先捏碎的就是你母亲父皇期望已久的老来子的小脖子!”

    “你这个畜生!承瑞还那么小,他还是个孩子,他也是你的亲弟弟啊,你怎么能抑制拿捏住他的命来要挟我!”按玉儿彻底崩溃,咆哮着,挣扎着想要冲上去狠狠的咬死这个疯子。

    就是这样!一直是这样!南承萧用南承瑞的生命要挟她,让她一退再退,直到退无可退,也不敢挣扎反抗。

    那孩子是父皇最最心爱的孩子,是母亲九死一生生下的孩子,是她的同胞弟弟,她没办法冷血的为了自己而放弃一个无辜的孩子。

    “是啊,承瑞那么可爱,我真的不舍得杀了他呢。可他的性命并不在我的手上。所以玉儿要乖乖的啊。我们还可以和之前一样,我还可以给你时间和机会。我不会动你,我不会越雷池一步,我会等到你心甘情愿的做我的女人。但,你如果再敢和穆云锦有一丝半点的来往瓜葛,如果洛芷珩穆云诃他们知道了我们的事情,我便会不问原因,直接杀了承瑞!”

    “我想,那时候你母亲一定会痛不欲生,父皇也一定会一蹶不振吧?那我不是更有机会可以趁虚而入,将整个南朝收入囊中?玉儿啊,你要是想要保住他们,保住南朝,那就要乖乖的,我是不是登基做皇地,决定权在你手中啊。”南承萧阴险的笑着,蹲下擦去了南玉儿嘴上的血,还不准南玉儿躲避,而后用力的亲吻南玉儿,一转身,便又是那副道貌岸然的虚弱样子。

    南玉儿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终于彻底瘫软,身体再也没有一丝力气支撑,她的崩溃在这一刻突然而彻底。

    身陷绝望深渊,那种黑暗的感觉,如同陷入了沼泽之中,越挣扎越身陷,直到窒息死亡!

    穆云诃老神在在的仿佛入定,洛芷珩听完穆云锦的话,思量着道:“兄妹之间的相处方式,他们……确实怪异。”

    “兄妹怎么怪异了?”清朗的声音忽然传来,洛芷珩一转身,便被猛地拽进了一个充满阳光味道的怀抱,她还来不及挣扎,便听的耳边笑声响起:“可想死我家宝贝了!”

    洛芷珩满眼惊喜:“哥哥!你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别抱我媳妇!要抱就抱那美女蛇去。”穆云诃不满的道,一把将洛芷珩从风尘仆仆的洛芷芜怀里拽出来。

    番外来啦,哈哈,祝福宝贝们有过三八节的美女们节日快乐哈,爱你们,群么么。求推荐票啦,晚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