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穆云诃!”洛芷珩从嗔怪的瞪了穆云诃一眼,这才满眼惊喜的看向洛芷芜:“哥哥怎么来南朝了?”

    洛芷芜挑衅的看了眼穆云诃,道:“美女蛇我不稀罕,美女蛇哪有我自家妹妹香香软软的,抱起来舒服?”

    穆云诃被香香软软那几个字刺激到了,眼睛瞪得溜圆:“你妹妹香香软软的也只能有我来抱,就轮不到你了。你还以为这是十几年前呢,阿珩能让你随便抱?做梦!”

    洛芷芜脸色阴沉,磨牙霍霍的道:“就算阿珩长大了,她也一直是我的妹妹,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她拉巴大了,她敢不和我好,我就敢打她。”说完还质问的看洛芷珩,那表情竟然有些孩子气的,洛芷珩要敢反驳,他就敢自杀的样儿。

    洛芷珩被这两个人闹哦哭笑不得,拍了穆云诃一下,蹭到洛芷芜身边,拉着他的手臂撒娇道:“不论我多大,哥哥永远都是我的好哥哥,我当然不会不和哥哥好了。”

    穆云诃在一旁冷笑的看着,心里嘀咕,再好那又能怎么样?今天的阿珩早就已经不是你洛芷芜拉巴长大的阿珩了。再说了,一把屎一把尿把阿珩拉巴长大的应该是她爹吧!

    “这还差不多。”洛芷芜满意的笑起来,得意的扫了一眼穆云诃,在捏捏洛芷珩的脸蛋道:“刚刚进来听见你们在说什么,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洛芷珩点点头,将事情和洛芷芜说了一遍,洛芷芜蹙眉道:“这个大皇子我倒是略有耳闻,之前听说他身体不好,所以一直被南朝皇帝寄居在一个世外桃源疗养,从小就是如此,回来的机会并不多,甚至整个南朝这么多年来都快要忘记有这么个皇子了。他这次回来难免让人觉得突然。而南朝皇帝这些年来儿子有数,有能力能继承他的儿子更是没有,如今皇后终于生下了一个嫡子,地位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听闻南朝皇帝很看重这个小儿子?”

    洛芷珩一愣,旋即眼睛一亮,不可思议的道:“哥哥的意思是这个大皇子现在回来,是因为皇帝有了合法并且合乎心意的继承人?而这个大皇子是心有成算,所以他才会回来。”

    “可是也不对呀,他的身体那样子,就算他占据着长子的名分,但一个不健康的甚至不知道能活几天的皇子,皇帝也绝不会让他继承皇位的。他应该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啊,更不应该肖想那高不可及的位置啊。”洛芷珩随之反驳了自己的猜测。

    洛芷芜大有深意的道:“傻阿珩,你以为所有身体嬴弱的人,都和你的穆云诃一样是真的嬴弱吗?”

    洛芷珩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南朝皇宫里一直以来孩子就不少,但真正活下来的却是少只有少了。这些我还是听爹以前说过。南朝皇族早年的时候,就好象被诅咒了一样,所有生下来的孩子,男孩都活不过五岁。而这个大皇子却是一个奇迹了,其实这个大皇子也不是大皇子,在他之前还有好多个小皇子的,但他们都难以幸免的死亡了,后来皇帝重新拍了名次,这个大皇子才成为大皇子。”

    “要说这里面没有什么猫腻我是不相信的。而从这个所谓的大皇子活下来之后,就有几个男孩站住了,但都是身体不怎么好,而默默无闻。这个大皇子也一直身体不好,被放在外面养。”洛芷芜道。

    洛芷珩没办法不将这件事情阴谋话,她道:“会不会是这样的,这个大皇子的母亲是个高手,算计了一切,让她的孩子之前的那些孩子都死了,而她有了孩子的时候,为了保住这个孩子,所以生下来这个孩子之后,她就收手没有继续杀人?也是为了给她的儿子留下一丝余地?不然所有人的儿子都死了,就她的还活着这很说不过去不是吗?”

    “再有,因为要保护好自己的儿子,所以她才让儿子一直装病?”

    洛芷芜笑着称赞道:“好精妙的布局和推论。不过我的傻妹妹,你把所有人都当作是神仙呢?能有先见之明吗?你知道大皇子的母亲吗?不过是一个从嫔爬上来的小妃子而已,这么多年来就和她那个儿子一样,都几乎是隐形人,都快让人忘记的存在。她要真的和你说的似的,那么有心机和谋划,她今天就应该是皇后或者贵妃,而不是一个默默无非的小妃子。”

    洛芷芜的取笑不无道理,众人笑起来。洛芷珩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够胡思乱想的了,一点小事都能和什么阴谋轨迹联系在一块。

    “也许是我想多了,确实世上哪来的那么多阴谋啊。哥哥快给我说一说蛮荒那边的情况吧,他们都好吗?妖娘,熊王和狼王都好吗?粮食这回够用一些时日了吧?”洛芷珩更关心她的族人。

    穆王朝的皇帝,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将蛮荒赏给了洛芷珩做封地,那块领土以后就是她的,她死后,土地也不会被收回,会一代一代的在洛芷珩的子孙中传承下去。洛芷珩现在算是个亲王,一个有实无名的资本主义亲王,穆王朝有史以来第一位享有亲王级别的女亲王。

    洛芷芜这次是被洛芷珩抓了壮丁,哀求着去给蛮荒送粮食,顺便想让他和妖娘能摩擦出来一点火花。不过看样子进展不怎么样,妖娘可是无影无踪呢。

    洛芷芜淡淡的道:“都很好。”

    “就这样?”洛芷珩一愣,见洛芷芜情绪不太高的样子,她瞄了一眼穆云诃,得来穆云诃白眼一个,似乎在嘲笑她的多管闲事,乱点鸳鸯。

    “他在说谎!”一把骄蛮的舌根音理直气壮的响起,洛芷珩猛地抬头,只见一个婀娜多姿的妖娆身影快步走来,走路带风哗地一下就出现在了房间里,指着洛芷芜大叫:“你这人怎么这样,就不知道怜香惜玉一下呀,害得人家跑得那么快,都快累死了呢。”

    说着就动作很浮夸的拍着胸脯,拍着饱满漂亮的……胸脯。

    洛芷芜眼光一闪,不着痕迹的冷哼一声,却并不理会女子。

    洛芷珩却高兴的道:“妖娘!你竟然真的跟来了。”

    妖娘千娇百媚的对洛芷珩笑道:“属下拜见族长。属下当然要跟来了,族长在这里,我们都很不放心的,所以狼王和熊王还有长老们就让我跟来,保护族长的哦。”

    洛芷珩开心的拉着妖娘问了许多关于族人的事情,一会高兴一会惆怅的,而后又问熊王他们怎么样了。

    妖娘看了眼穆云诃,似笑非笑的道:“熊王就很好啊,您也知道他,吃饱喝足就觉得最幸福了。但是狼王可不怎么好呢,狼王还说,要跟来呢。”

    洛芷珩愣住:“他来干什么?不好好的保护族人,就知道乱跑。”

    “当然不是的,狼王是想要来将族长带回去呢。狼王说啦,族长是蛮荒的族长,当然要一直留在蛮荒了,一直不在蛮荒算怎么回事?而且我看狼王那每天暴躁的样子,估计是患了相思病了呢。”妖娘娇滴滴的笑起来。

    洛芷珩也想跟着笑,但手腕一紧,就被一股巨力猛地抓过去了。一抬头就看见穆云诃脸色阴沉沉的看着妖娘。洛芷珩拍他一下,嗔道:“别臭着一张脸啊,妖娘好不容易来的。”

    “她来了,还给我带来了一个不怎么样的坏消息,你让我怎么笑米米?”穆云诃直言不讳的埋怨道。

    洛芷珩无语。这个她也解释不来。

    穆云锦见他们这样,一时间烦闷无比,狠狠的灌了几口茶,砰地一声将茶杯放在桌子上。

    穆云诃抬头道:“哥!”

    “别管我,我只是心烦,玉儿的事情不能得到解决,那个大皇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想到玉儿走的时候那种绝望的表情,我就浑身不舒服。总感觉玉儿是从我身边在我面前被恶人带走了,而我却无能为力,感觉太窝囊了。”穆云锦颓废的坐在那,烦躁的道。

    想到玉儿洛芷珩也很焦躁,道:“我们会想办法的,一定要知道玉儿和那个大皇子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够?可玉儿和我们见过那么多次了,她都没有说,我们要找机会问她才行。还有那个大皇子,我们得先弄清楚他究竟是不是真的有病才行。但我们并不容易接近大皇子。”

    穆云诃看了眼几乎要铁道洛芷芜身上的妖娘,而洛芷芜却一副看不见妖娘的冷淡样子,他冷笑一瞬,慢悠悠的道:“其实想要搞清楚南承萧是不是真的有病很简单啊,我就有个法子。”

    穆云锦眼睛一亮,连忙道:“是什么法子?”

    见众人都看着他,穆云诃意味深长的道:“用个美人计不就行了?找一个能看透人心的美人却接近南承萧,都不用献身,就能一眼看透南承萧的骨子里,到时候他有没有病,我们不就知道的清楚了。”

    洛芷珩眼睛一亮:“真是个好办法。可是这事要谁去做?”

    “喏,眼前不就有个现成的。南承萧既不认识也不知道她是谁,她又美艳无双,还懂得灵魂之术,简直是做这件事情的最佳人选呢。”穆云诃懒洋洋的看着妖娘道。他绝不会承认他私心里是想要打击洛芷芜,报复妖娘。

    “你是说妖娘啊!”洛芷珩惊讶,旋即笑道:“是啊,怎么忘了妖娘的本事了。妖娘,你能帮我们这个忙吗?”

    妖娘还来不及说话,洛芷芜却已经开口道:“不行!”

    番外来啦,抱歉啊宝贝们,昨天前天画纱都去外地了,画纱也没想到会耽误没回来,在那里画纱身边木有电脑,也没办法和宝贝们说一声,真的抱歉哈,今天更新了哈,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