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20 母子对话心机重!
    洛芷芜的反应让洛芷珩一愣:“为什么不行啊?哥哥这是在帮穆云锦和玉儿,难道哥哥不想知道那个大皇子究竟有什么猫腻吗?”

    洛芷芜其实说完就后悔了,此刻他硬着头皮谁也不看,也不言语。

    穆云诃似笑非笑的道:“某些人不是说妖娘不重要吗?那让妖娘去打探南承萧的底细有什么不好呢?又关你什么事?”

    妖娘本来还很无所谓的,洛芷珩于她而言那是主人是上司,洛芷珩让她做的事情,不论是什么,她都会无条件的去做。但听了穆云诃的话,妖娘瞪圆了眼睛,娇滴滴的小脸也多了几分阴霾,大声质问洛芷芜:“你说我不重要?”

    洛芷芜手紧了紧,瞪了穆云诃一眼,淡然的道:“对我而言是不重要的。”

    妖娘那张沉鱼落雁的脸瞬间一片阴霾,还有许多的受伤和难过,气得胸脯起伏,却半天说不出来话。人家都说不重要了,难不成她还要上赶着去追他吗?虽然很喜欢洛芷芜这个男人,但是她妖娘还不至于这么廉价,被人厌恶了还恬不知耻的往上贴。

    气氛有些僵凝,眼看妖娘气得快要炸了的样子,洛芷珩踹了穆云诃一脚,拉着妖娘道:“你别听穆云诃乱说啦,你对我是很重要的,我哥哥从小就宠爱我,将我的一切都看得很重,所以你在我哥哥心中一样也是很重要的。快别胡思乱想了。”

    妖娘却很有骨气的道:“族长别这样说,我并不需要在某些人的心中那么重要。我又不比依靠某人活着。既然人家不愿意看重我,那我也没必要死缠烂打的不放过人家。我妖娘还没那么不值钱。”

    妖娘一番话刚硬的很,洛芷芜脸上都有些变色。偏偏妖娘根本不看洛芷芜一眼,问洛芷珩道:“族长要我做什么就吩咐吧,属下一定会完成族长的吩咐的。”

    将要怎么做告诉了妖娘,妖娘挥一挥衣袖,连一丁点云彩也没带走,利落的走人。洛芷珩无奈,妖娘从来都很有个性的好吗。哥哥今儿个真的让妖娘伤心了,还有穆云诃这个混蛋,怎么能幸灾乐祸的挑拨人家关系!

    洛芷芜脸色阴阴的看着穆云诃:“你满意了?”

    穆云诃一脸不解:“什么满意了?妖娘是阿珩的下属,阿珩让妖娘做什么,妖娘去做都是应该的呢。我不明白大哥这话的意思啊,难道大哥不愿意让妖娘去对别的男人用美人计?可大哥不是说了妖娘对你不重要吗?既然不重要,又何必不愿意呢?”

    洛芷芜被穆云诃一连串的话,给问的哑口无言。此刻要是在反驳什么,那就无异于是自打脸面了。洛芷芜气得拂袖而去。

    洛芷珩拎着穆云诃的耳朵娇吼道:“你干什么呀,欠收拾是不是?哥哥刚回来,你竟然就让哥哥不痛快。穆云诃你是不是也看我不顺眼了!”

    穆云诃大呼冤枉,也不躲开洛芷珩的暴力,反而黏在洛芷珩身上,抱着她的小蛮腰,一脸我很善良很助人为乐的道:“别生气嘛,我可是好心帮他们啊。你看你哥哥那闷骚的样儿,明明对人家女孩子有好感嘛,却还一直矜持着,这也就是妖娘性子好,要不然换了别人,早就一脚将你哥哥给蹬了,还会这样上赶着的追着他满天下的乱跑?”

    “我只是看他俩这样太累了,帮他们一把。没有比较和威胁,就永远不知道这个人对自己的重要。你看,我刚让妖娘去用美瑟佑惑别的男人,你哥哥就不愿意了。这都是刺激出来的效果。你哥哥现在越不开心不放心,就证明他越在乎妖娘。以后说不定还能有意外惊喜啊。”

    穆云诃说完,就一脸讨好求夸奖的表情。蹭着洛芷珩磨人,目光清澈的好像他多天真无邪似的,但洛芷珩却知道,这男人就是个外表干净内里腹黑的家伙。

    她却被穆云诃的话给逗笑了,用力的拧着他的耳朵哼道:“那我还要感谢你撮合他俩了?”

    “那自然是不用的,咱俩是一家人,帮你家人不是应该的嘛。更何况这是一举两得的事,多好。只是阿珩今晚补偿一下我被捏痛的耳朵就好。阿珩……”穆云诃目光渐渐变深,看着洛芷珩好像要冒火。

    俩人腻腻歪歪,穆云锦实在受不了他俩的肉麻劲儿,也无声无息的走了。

    皇宫南承萧寝宫里,一个穿着朴素低调的中年女子难掩怒容的坐在南承萧对面,指着南承萧低斥道:“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本宫多年来的心血差一点就因为你今天的举动而付之东流!你知不知道整个南朝有多少双眼睛在看着我们母子?本宫多年来一直谨小慎微的活着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能让你没有后顾之忧,能让那群大臣和宫妃,能让皇帝都对本宫,对我们母子没有戒心?”

    “可你呢?你看看你今天做的那都叫什么事?你威风了,你能耐了,你闹得满城风雨!你弄得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了你的身上!承萧啊,你是要让母妃在最关键时刻功亏一篑吗!”

    女子赫然便是多年来一直低调的南承萧的生母,南朝皇帝宫妃之一的李妃。此人育有一名成年并且是占有长子名分的皇子,但她却一直默默无闻,甚至连妃子的封号都没有,还以自己的姓氏来称呼她,也足以看见她的无足轻重。

    李妃越说越生气,眼看就要失控,南承萧却一改之前那嬴弱疾病的样子,目光炯炯甚至带着一股子掩藏不住的狠劲,冷声道:“母妃!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的深不可测吗?那你可以在大一点声!”

    李妃脸色一变,缓了一下压低声音道:“这里是你的寝宫,皇上难道在这里也安/插了……”

    她欲言又止,南承萧却低声道:“整个皇宫都是父皇的,父皇掌控整个皇宫,母妃以为有什么事情是能逃过父皇的耳目吗?”

    李妃倒抽一口冷气,略显惊慌:“那刚刚我的话……”

    南承萧见李妃已经不再愤怒,这才慢悠悠的道:“母妃放心吧,最起码在我的一亩三分地里,还算是安全的。更何况母妃多年来的忍辱负重和藏拙,还是很有效果的,我们两个在外人面前不就是可有可无无足轻重的嘛。”

    李妃这才放心下来,也知道刚刚自己的言语颇有偏激,更想到自己的儿子,因为多年离开自己,和自己并不亲近,哪怕她是一心为他谋算,也不能弥补这些年来缺失的母爱。以至于儿子现在对自己的话多有不听,李妃便缓和了语气温柔的道:“好孩子,你不要怪母亲刚刚言辞激烈,母亲实在是怕我们多年的付出功亏一篑啊。”

    “你今天怎么能在那些人面前那么强势?他们都不是一般人,万一看出来什么蛛丝马迹可怎么办?尤其是那个穆云诃和洛芷珩,你父皇对他们两个人可不是一般的看重,洛芷珩还是咱们国家的战神后裔,你怎么能不再他们面前小心谨慎?”

    “就任性这一次,母亲不必过于惊慌和小心,我自有分寸。”南承萧有些不耐烦。今天的鲁莽他也是懊恼,但为了南玉儿,他却并不后悔。只是母亲此刻来唠叨和埋怨他,反而让他怨恨起了母亲。

    这么多年来,他一个健健康康的人,怀才不遇,心有丘壑却无法施展才华,抱着满腹的机智却要装孙子装病痨,日夜看别人脸色,听别人非议,这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够忍耐的。他觉得他已经做得够多够好了。

    他的母亲为了那个皇位和太后的宝座,从他没出生到长大,一步步每一步都充满算计,他有的时候甚至觉得自己也不过是一个牺牲品,是一个母亲为了荣华富贵而利用的棋子罢了。这种想法可悲,但又因为一直处在这种环境中,他对权力的渴望也不是一般的高。

    以前还单纯的为了能当皇帝不再装病痨,能够大展手脚让天下人臣服,后来就是为了能得到南玉儿,不论因为什么,他都要成为那人上人。而这其中,却偏偏没有一条是要为了他的母亲而当皇帝。

    这不知道是他的可悲,还是他母亲的悲哀。如果让他母亲知道,她算计到头,她的儿子却将她剔除在外,她会是怎么样的歇斯底里呢?

    “你有什么分寸!如果我们多年谋算真的因为你的一时意气用事,那你后悔都没地方。”见南承萧脸色阴沉,李妃连忙转移话题道:“还有那个玉儿,你为什么总是那么关注她?她说皇后的女儿,你以前总说和她搞好关系,能让皇后也帮着你,但这些皇后都有自己的儿子了,你再好也不是她的儿子,还和南玉儿搞好关系做什么?以后离南玉儿远一点。”

    “够了!这是我的事情,不用你来指手画脚。如果母妃没其他事情,就请离开吧。儿子累了,需要休息了。”南承萧不耐烦的起身,留给了李妃一个背影。

    番外来啦,吼吼,求推荐票哦,么么宝贝们,闪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