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22 各怀心思
    此人的出现让南承萧的脸色瞬间有些变化,但转瞬即逝,儒雅的拱手笑道:“不知阁下是?”

    那人却只看向了南朝皇帝,似乎并不将南承萧这个当朝大皇子看在眼中,那并不是傲慢之举,但却多了几分不屑。

    南承萧纵然一直老道和内敛,善于伪装的他此刻也不禁为那人的不识抬举和傲慢而恼恨。

    却听坐在上方的皇帝朗声笑道:“承萧还不认识这位吧,让朕给你们隆重的介绍一下。这位是洛芷珩的亲哥哥洛芷芜,也就是我们战神后裔的嫡亲血脉。按道理说,承萧还要对其尊称,他比洛芷珩还来得更名正言顺一些,毕竟在那么是南朝,不是银月国里那女子当家作主的朝代,阿芜才是咱们正经的守护者。”

    洛芷芜听到这话脸上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骄傲或者狂妄,淡淡的笑道:“不敢当。阿芜无德无能,怎敢当一声陛下口中的守护者。”

    南朝皇帝大笑道:“阿芜不要谦虚了,不看别的,就冲着你身上流淌着的最纯净的战神血脉,你就等同于是和我们南朝皇族流淌着一样的鲜血。因为南朝皇族和战神老祖宗就如同血脉同族,不分你我。如今一切都已经揭开,阿芜出现,战神血脉得以延续,是朕这辈子最大的成就感。”

    皇帝说道高兴处,不免眼睛就有些几分湿意。消失已久的战神血脉归来,这是让天下都震动的事情。而南朝皇帝更是觉得战神就是他们的守护神,不论是一百年前,还是一百年后的今天,战神的后裔总出现在南朝,这便是天意吧。

    南承萧本来也该高兴的,但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这洛芷芜对自己是有敌意的,从之前花园里的第一眼,到此刻,他都有强烈的感觉,这个洛芷芜是对他不满的。

    撇开这些,南承萧更加郑重的抱拳笑道:“原来是尊驾驾临,实在是承萧眼拙,还望尊驾海涵。”

    这称呼够客气够尊重了吧?他要奉承老子,还要顾全面子,对着一个敢对自己摆脸色的人,南承萧觉得有必要在心里记这个洛芷芜一笔账,以后算!

    洛芷芜一摆手,目光似是看向了南承萧,但转瞬便移开眼睛,竟然在不看南承萧这边一眼,落坐在洛芷珩身侧,独自饮酒,私有烦闷。

    宴会一开始竟然就是围绕着洛芷珩兄妹还有穆云诃而展开的,与其说这是一场迎接北国公主的宴会,还不如说是为了穆云诃夫妻还有洛芷芜而举办。所有人明显的对这几个大人物更感兴趣。

    而期间南承萧做出一副不在乎他们是什么身份,淡然悠然的模样,倒是对那北国公主格外关照。俩人竟然是临近而坐,期间南承萧见北国公主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再想到刚刚她被抓的表现,不觉一笑。觉得这女孩子应该是为刚刚被抓住的时候生气,说不定还在想着怎么逃跑。

    不由得低声道:“公主殿下可是觉得饭菜不合口味?可否让人做一些公主喜欢的来?”

    那北国公主赫然便是妖娘不假。此刻妖娘绝美中还有许多的清纯在里面,褪去了铅华的美人,没有了之前的火爆豪爽和好不矜持,竟然也多了一些骄矜与腼腆。活脱脱的巨是个傲娇又貌美的小公主。

    对面的洛芷芜让她有些坐立不安,明明她是在帮洛芷珩办事,明明她没做亏心事,但刚刚洛芷芜进来时候的那不经心的一瞥,就是让她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好像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般,那感觉,让她竟然不敢再看洛芷芜。

    可她又很气恼,明明是洛芷芜说了那伤她的话在前,她不计较但不代表真不生气,他还敢给她脸色看?好过分!

    正心烦,耳边的声音低浅,妖娘转过头看他,因心理想着洛芷珩交代的事情,她便放下了洛芷芜,对南承萧展眉一笑道:“原来你竟然是南朝的大皇子,之前真的是抱歉了,还那么不雅观的坐在了你身上。我没有压痛你吧?”

    她这一笑,当真事牡丹真国色,惊艳绝伦!

    饶是南承萧见识过洛芷珩的容颜,见识过穆清雅的绝色,见识了穆云诃的风华绝代,还是有被妖娘惊艳到。暗道这女子还真是个尤物。南承萧的野心已经不再是皇位,他甚至疯狂的爱恋着自己的亲妹妹,他要南玉儿做他的女人,却不会为了南玉儿而守身如玉,如今每人在侧,他难免动心。

    于是声音越发的温柔,让人如沐春风:“自然是没有的,我再不济也是一个须眉男儿,被你一个小女孩撞一下却是不算什么的。倒是公主怎么跑来了南朝?”

    妖娘心里不耐烦,可表面却是一副开开心心交谈的样子,故作恼怒的道:“还不是我父王母后,他们两个总觉得我闹腾,整天给我安排这个功课那个规矩的,我早就不耐烦了,便趁着他们祭祖的时候偷溜出来了。我也知道他们会很担心,但出来之后我就觉得这大千世界当真是精彩极了,我自然不愿意回去。”

    南承萧微笑倾听,闻言看了她身后装聋作哑的太监一眼,凑近她压低声音道:“可是这个人追上了公主,所以公主恼怒了?”

    妖娘配合的鼓起腮帮,也凑近了小声的道:“可不就是!烦死人了,整日里唠唠叨叨的,我好烦啊。对啦,你可不可以帮帮我,让我不要回去啊?回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我不要啊,你帮帮我好不好?”

    “这……”南承萧一脸犹豫,可心里却是激动的跳起来。难不成是天赐他这大好机会?没想到这小公主竟然这么单纯,他要留住这个美人,看样子倒也不是难事,按照她这么单纯的心机,很容易信任人,他倒是可以为自己筹谋一二。

    “怎么了?你不愿意帮我?你也害怕惹祸上身是不是!”妖娘便是一脸郁郁,声音也就不由得高了起来。

    也就那么一瞬间,妖娘便觉得一道冷光几乎要将她的脸皮割碎了一般的射/来,脸颊也钝痛钝痛的。猛然抬眼看去,便看进了对面洛芷芜那张阴沉的脸,还有那双仿佛淬了毒的眸子。

    妖娘的小心肝噼里啪啦的乱蹦起来,就跟被油锅烹炸了一般。

    “倒不是我不愿意帮助公主,只是公主这事是个大事,不好轻易的办妥,且容我好好想想?”南承萧故作为难的道。

    妖娘就有些心不在焉起来,低着头闷闷地吃东西,南承萧说什么她就胡乱的点头。可她的心不在焉,在别人看来,却是和南承萧格外亲密。

    亲密到,让洛芷芜几乎捏碎了酒樽!

    洛芷珩一把抓住了洛芷芜的大手,柔软的掌心似乎在努力的安抚着洛芷芜手背上暴跳的青筋和突兀的骨头,轻声笑道:“哥哥常常这鹅肝,很美味呢。”

    洛芷芜直勾勾的目光看着妖娘,见她竟然一直低着头,明知道他看她呢,却还敢不管不顾的和那位君子大秀亲密,一股子怒火便从丹田升起,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的莫名怒火,让他差点砸碎了酒樽。

    洛芷珩的动作和声音,如一盆清水从头兜下,洛芷芜瞬间清醒,便眼睛有些发红的低下头来,闭上眼睛好一会,才睁开,便如同没事人似的对洛芷珩笑道:“阿珩自己吃吧,哥哥不饿。”

    洛芷珩见洛芷芜目光清明,便也放心了,笑着和穆云诃说话去了,言谈间也是不着痕迹的看向妖娘。

    他们仓促间响了这么一个计划和过程,这个计划算得上是完美了,从身份到事件,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都很连贯没有破绽,只希望能骗得过南承萧,此刻看来,那南承萧果然上当了。可按理说妖娘看人,只一眼一个肌肤接触,便能感应到这个人的灵魂了,也就没必要再和南承萧这么火热的谈论了,一会就等着功成身退便好,怎么此刻反而越发显得亲密了呢?

    洛芷珩和穆云诃的目光撞在一块,两个人显然是想到一块去了。不由得暗自蹙眉。

    而洛芷芜刚刚那极具杀气的目光才落下,南承萧便抬头看向了他,索性并没有看到洛芷芜刚刚的目光,不然必然让南承萧生疑。

    宴会结束前,南朝皇帝终于将话题转到了妖娘身上:“公主既然来了,那便多住几日,朕也让人陪同公主游玩一下南朝,而后在将公主护送回国可好?”

    这个时候妖娘是要说好的,然后就可以退下来,可妖娘却一脸扭捏的道:“皇上我可不可以不会去?我和归国皇子殿下相谈甚欢,觉得遇见了知己,只是匆匆几日,实在让人觉得不舍。”

    洛芷芜听闻这话缓慢抬头,那目光已经冷的结冰!

    皇帝目光一闪,呆了几秒,才看向南承萧,眯眼笑道:“承萧竟和公主有如此缘分?那承萧可愿意招待公主?”

    “儿子义不容辞。”南承萧冠冕堂皇的道。

    番外来啦,吼吼,激烈的情战片啊,求推荐票啦,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