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26 洛芷芜霸气求娶
    洛芷珩摇晃着冲到妖娘面前,握住妖娘的手大笑道:“姑娘说的好。我洛芷珩就喜欢姑娘这种性子,做人就要坦荡荡畅快肆意,那些不开心的看不顺眼的人自然能灭就灭。这不过是灭掉一个叼奴罢了,又不是要杀了大皇子,看把大皇子心疼的。”  洛芷珩言语中的鄙夷那么明显,南承萧心爱的女人和想得到的女人都在这,他男人的颜面受到了空前的诋毁。自然更是怒火汹涌。  偏偏洛芷珩还不怕死的问道:“姑娘怎么称呼啊?姑娘难道是大皇子的朋友?那我这样说大皇子,姑娘岂不是要生气了?”  妖娘灿烂一笑道:“不会啊,大皇子是一个很好很温柔的人呢。他一定不会生气的,更何况我做的事情还是除恶扶正的好事!对吧大皇子?”  南承萧心中怒火滔天,但脸上却笑得一点蛛丝马迹也无:“公主说的是。”  “哇,你还是个公主呢。”洛芷珩故作惊讶,东拉西扯的就是不放开妖娘。  南承萧不愿意自己的女人和洛芷珩这个女人有过多的接触,是的,他现在心理面已经将妖娘当成了自己的女人,没有一个女人能抵挡的了他的魅力和温柔不是吗?最起码北国公主现在已经彻底被自己征服了。  南承萧理所当然的道:“既然冒犯王妃的叼奴已经死了,王妃也可以回去了吧。毕竟这里是皇宫,王妃总在这不好。”  明目张胆的赶人啊。  洛芷珩冷笑,收回了手,阴沉沉的看着南承萧道:“大皇子你不知道吧,我其实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你看着温柔实际上很没教养诶,又或者说你是在外面养的太久了,以至于忘记了主仆尊卑?你这样可不太好呢。知道的人说你是性格随和,不知道的就说你是傻冒,是笨蛋。竟然对自己的奴仆这么温和?那不是傻瓜是什么?以至于你的纵容,让玉儿被受委屈,还让你自己被他们欺骗了吧?”  说着洛芷珩一脸替南承萧都害臊的表情,摇头晃脑的离去。她才不管南承萧是不是已经气得七窍生烟呢。  洛芷珩回到家立刻找来了穆云诃几个人,将一张纸条当面打开,上面一句话让洛芷珩等人的脸色都变了。  看不透南承萧的连灵魂,似乎有某种神秘的力量阻止。  这句话代表了什么?难不成南承萧不仅仅是龌龊,更兼什么绝世高手或者是隐秘的力量?可这也不对啊,南承萧住在那种深山老林里面,鸟都不下蛋的鬼地方,能结识什么厉害人物呢?那会不会是某种奇遇?又或者是那个一向低调的李妃的杰作?  但不论如何,南承萧现在都变成了一个硬茬子。  洛芷芜急了,脸色紧绷:“既然这么棘手,就应该让妖娘快点回来,总在那也不是办法,时间长了,万一南承萧发现了什么,妖娘岂不是有危险。”  穆云锦却是不同意妖娘现在就回来,毕竟妖娘在那里,算是他们的一步暗棋了。一旦玉儿有什么危险,妖娘能立刻帮助玉儿。可这话他不能说,太自私了。为了自己的爱情和爱人,就不管人家的死活了吗?说出来自己都鄙视自己。  沉默,唯有沉默。  洛芷珩不忍心哥哥着急,想了一下道:“我会想办法让妖娘回来的,现在既然确定了南承萧不简单也就可以了,妖娘继续留在那也没有用。而且……”  她欲言又止,看了眼穆云锦,不知道该怎么说今天知道的一切。实在是难以启齿,就算现在她只面对穆云诃,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玉儿的遭遇。如果穆云锦知道了,只怕会发疯吧?  穆云锦下意识的就紧张起来,连忙道:“是不是玉儿有什么不好了?”  洛芷珩摇头,张张嘴,到底还是没有说出来。这件事情那么私密,还是看玉儿的意思吧。如果玉儿不愿意说,她也不好擅自做主。  洛芷芜带着满腹的无名怒火和着急走了,穆云锦也是失魂落魄的离开。穆云诃静静的看着洛芷珩,淡淡的道:“说吧,你的心事是什么?”  “我有心事很明显吗?”洛芷珩下意识的摸摸小脸,笑不出来。  穆云诃心疼的将她抱进怀里安放在双膝,柔声道:“阿珩有心事的时候不会强颜欢笑,是笑都笑不出来的。你那么为难的看着大哥,是不是南玉儿真的有什么问题?你别看大哥没有继续追问,但你那个表情,大哥一定是担忧的,搞不好大哥会偷偷去皇后见南玉儿的。”  “不会吧?!”洛芷珩几乎跳了起来,这种时候穆云锦可千万不能去皇宫,南玉儿最近几天的情绪只怕都难以平复的,去了只会让两个人的关系更加紧张。  “这么紧张?看来是出了很大的事情了,连我也不能说吗?”穆云诃捏捏她的小脸,想做出一副受伤的样子,但到底是忍住了。  洛芷珩摇头,搂着他疲倦的道:“事关玉儿的**,我实在不好开口。”  穆云诃温柔一笑,抱起她亲吻着,柔声道:“好,那便不说。”  尽管他们一筹莫展,但事情还是发生的令人措手不及。南玉儿招亲正式开始的消息在第二天一大早就不胫而走,大街小巷流传开来,几乎炸锅。而南来北往的世家子弟早就已经卯足了劲跃跃欲试了,就等着公主招亲正式开始。  穆云锦一大早听到这个消息就瞬间抓狂了,下人拦不住他向外狂奔的脚步。洛芷珩被穆云诃牵着狂奔而至,一把抓住了穆云锦的手腕,穆云诃道:“大哥干什么去?”  “明知故问!”穆云锦一张脸铁青,甚至还带着不知名的慌张和茫然。  一夜之间天翻地覆,那些原谅与温暖,那些美好和希望,仿若一潭清似的的镜面,只是晨曦的一阵清风,便足以搅弄的波涛汹涌,梦境不再。原来镜花水月,终究是这般虚无又刺人吗?  洛芷珩也弄不明白其中缘由,但能闹得满城风雨,只怕其中是有皇帝的手笔在的。洛芷珩也劝道:“不能说招亲立刻就找出来一个男人嫁了的。昨天还没听见动静呢,我立刻进宫去摸清状况,你们都别慌,等我消息吧。”  “我和你一起去。”洛芷芜从厅里走来,竟然是衣冠楚楚,衣着打扮有着以往绝无仅有的严谨和郑重。看得洛芷珩等人又是一愣。  穆云诃不禁玩笑道:“你这是准备相亲去吗?”穿的跟个准新郎似的。  洛芷芜面无表情的点头也很斯文,但眼角眉梢流露出来的神情,洛芷珩怎么就觉得那叫风/骚呢?  兄妹二人进宫,洛芷珩去见皇后,洛芷芜去见皇帝。但两个人所为的事情却是两件。  洛芷珩见了皇后第一句话就说:“不能让玉儿就这样随随便便的嫁人了。她心理面一直有一个穆云锦,他们两个之间不是一场招亲就能斩断的。若是玉儿嫁给别人,此生也不会快乐的。皇后娘娘还请劝劝皇上啊。”  皇后娘娘也是为这件事发愁,闻言却是苦笑摇头:“不是皇上的意思,而是玉儿自己求的。现在玉儿不知道怎么了,性格变得如此怪异,昨晚突然就跑来找我,正好皇上也在这,于是就有了今天……皇上还大发雷霆,玉儿太不象话了,昨天那个模样,就好象一天都不想在留在皇宫里,迫不及待的想要嫁出去。皇上为此龙颜大怒,说玉儿不成体统。”  皇后很伤感:“我自己的女儿我们能不心疼?可现在的玉儿真的让人难以捉摸。阿珩啊,你去劝劝玉儿吧。”  洛芷珩傻眼了,随后就冲向了南玉儿的寝宫,该不会是她走之后南承萧那个卑鄙的畜生,做了什么伤害南玉儿的事情吧?  洛芷芜这边和皇帝倒是相谈甚欢,等皇帝问他来意,洛芷芜勾唇一笑,竟然是前所未有的绝代风华:“我看上了一个女子,甚至对她一见钟情,回去之后夜不能寐食不知味,短短几日便深刻的相思滋味。实在是苦恼,这才不得不拉下脸来请皇上成全。”  皇帝大笑:“你都说这么明白了,朕也不能装傻,说吧你看上谁了?该不会是朕的玉公主吧?”  洛芷芜悠然的爆了个大冷门:“我看上北国公主了。”  皇帝镇定的脸也不禁僵硬,不可思议的道:“看上她了?你们才见了一面吧?”什么感情能神奇到让流有战神血脉的孩子这么念念不忘?联想到自己大儿子似乎对那个北国公主也有好感,一个个的都对见了一面的公主倾慕不已,这公主……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洛芷芜却是笑容如沐春三月:“感情是没有国界和理由的,对的时间,对的人,对的感觉,如此而已。”  洛芷芜绝对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虽然他并不尝试感情,但不代表他冷血。也许他真的是五行里面缺心眼,捎带一些犯贱,人家不逼着自己,他就缩在龟壳里面当万年老祖笑看春秋,却不知道自己身陷淤泥里拔不出来。忽然来了电刺激的浪花,将他快要发愁的龟壳洗刷刷一番,他才看见龟壳下面的悸动和在乎。  还好阿珩和穆云诃那贱男人弄的风浪不是海啸,不然妖娘到时候被海啸一下子打没影了,他才幡然醒悟到时候哭都没地方了。  洛芷芜宗旨,既然爱了,既然想要,那就要得到!阴谋阳谋用上,抢回来放被窝里搂着那才踏实!  番外来啦,吼吼,求推荐票,求虎摸求安慰,群么么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