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28 听见心疼
    相较于洛芷芜的快刀斩乱麻利落出招,穆云锦这边却是千头万绪一片凌乱。言悫鹉琻

    穆云锦在家里也只能干着急,到底是忍不住的悄悄进宫了。哪怕不能和玉儿说话,但只要在这种时候见一下玉儿,他也心满意足了。

    洛芷珩见到玉儿的时候,玉儿竟然肚子一个人饮酒,举着一个酒坛子,四周全都是小酒坛子,横七竖八的,满屋子的酒味,凌乱的房间,颓废的气息带着腐朽的味道,侵蚀着南玉儿这个人,这间房间一点也看不出往日里的华丽雅致。

    酒从南玉儿的下巴流下,她身子都发软,一口酒没喝完就趴在了桌子上狠狠的咳嗽起来,竟然是被呛到了。

    洛芷珩脸色阴沉的走过去,怒气却在想起玉儿遭遇的一切的时候瞬间泄气,压低声音劝道:“你这又是何苦呢?我们都来了,你不是一个人,我们会帮助你的。难道你不相信我们了吗?玉儿你不要怕,你不能自乱阵脚,你不能不给我们一点时间啊。你知不知道你一个想要嫁人,皇上一道圣旨,让我们有多凑手不及?让穆云锦有多惊慌失措?”

    南玉儿却好像没有听见洛芷珩的声音一般,抱着酒坛子还要往嘴里送。

    洛芷珩一怒之下,一把打掉了酒坛子,稀里哗啦的碎声里,房间里的酒味也更浓烈了。

    南玉儿恍惚的抬头,眼睛通红,摇摇晃晃的似乎要努力的辨认出眼前的人是谁。

    洛芷珩所有恨铁不成钢的话,在南玉儿抬头的瞬间都硬生生的卡宰了喉咙里!她像是怒极的母豹子,护崽子的一把抓住了南玉儿的手腕,怒道:“你的脸怎么了?谁打的?是不是南承萧那个禽兽?!”

    南玉儿的脸蛋红肿一片,虽然肿成那样已经看不出来手掌印,但是不是被打的,洛芷珩还能看出来。这张脸明显是被人硬生生的打成这样的。

    太猖狂了!简直是太猖狂了!

    南玉儿却忽然看清了洛芷珩的样子,一头扑进了洛芷珩的怀里,再也忍不住满心哀凉和绝望的哭出来:“珩儿姐姐你怎么才来?我好害怕,那个禽兽,他疯了!他打我,骂我,还威胁我,差一点,真的差一点我就被他……”

    南玉儿哽咽着,实在说不下去了,惊恐绝望算什么?只要面对南承萧那个魔鬼,南玉儿就恨不能立刻一头撞死。

    “我做错了什么?我究竟做错什么了啊?为什么要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不如死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究竟哪里做错了?”南玉儿悲伤欲绝的哭泣,话语中的茫然和无助,任谁听了都觉得心酸。

    洛芷珩胸口剧烈起伏:“不要怕。他加注在你身上的痛苦,我们一定要让他加倍的偿还回来,玉儿乖,你从来就不是一个人,虽然现在你还不得已的要面对那个禽兽,但是相信我,这样的生活真的不会太长了,穆云锦他也不会让你继续这样水深火热下去了。”

    南玉儿眼睛一亮:“穆云锦……”她呢喃着,忽然挣扎着站起来,摇晃着尖叫:“不要告诉他!求你了不要让他知道我的肮脏和不堪。哪怕是不能和他在一起,哪怕他不喜欢我,但我也求你让我在他的心理面存留一些干净的美好吧。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剩下的就只有在穆云锦那里仅有的一丝尊严了。不要让我,死后在地狱里也没有脸面见他。”

    洛芷珩也觉得压抑,扶着她站稳,柔声道:“不是那样的玉儿。你喜欢穆云锦,你又怎么知道穆云锦就不喜欢呢?他为了你不远千里的来了,不是只为了来游山玩水的。他喜欢你,哪怕你们之间还没有开诚布公,但你难道看不出来这一次他的出现,他的改变吗?你南玉儿绝对值得穆云锦那样的好男人。”

    “有些事情我们不告诉他,就这样一直隐瞒,那么痛苦就只能你一个人品尝和咽下,再绝望再难挨都要一个人承担。可是你不说出来,又怎么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会怎么做呢?穆云锦没有那么浅薄,他不会嘲笑和看轻你。相反,我认为他会更加的怜惜你和疼爱你。”

    “他会和我一样,心疼你所有的遭遇,他会包容你,宠爱你,他会保护你,甚至穆云锦能做的,我却有好多是做不到的。玉儿,爱情不是你隐藏或者隐瞒就能够只留下美好一面的。有的时候我们的缺点在爱情里面,反而是至关重要的。你们相爱,就不要隐藏彼此,哪怕是彼此的阴暗面。你要敞开心扉,不能在拒人于千里之外,那是错误的做法。”

    南玉儿摇晃着脑袋,泪流满面:“会吗?穆云锦真的会不嫌弃我吗?”

    “你要自己问他啊,你要有勇气问,才能有勇气承担未来啊。男人不一定靠得住。但如果我们不相信自己,最靠不住的就是我们自己。男人可以放弃我们,但我们不能放弃自己。要相信什么都能过去的,哪怕是灾难,也总有幸福来到的一天。南承萧一定不会一直猖狂下去的,相信我。”洛芷珩苦口婆心的道。

    南玉儿的眼睛也是有了一丝明亮:“你走了之后,南承萧就来了,他真的很可怕。他也害怕我对你说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他那么疯狂的时候。珩儿姐姐,我想他是害怕你的,害怕你们。从我弄出来招驸马开始,他就不淡定了。我知道,他一定是看出来了,我这么做只是想让你们来。而他,不想让你们来南朝。”

    洛芷珩一笑:“只要他害怕,我们就不用害怕他。”

    “可是我怎么办呢?我真的活不下去了。真的好疲惫。我去请求母皇,却见到父皇,我这些年来一直拒绝嫁人,父皇已经对我失望了。所以我想嫁人了,父皇是高兴的。可我从没想,我一直拒绝嫁人,等来的竟然是这样噩梦般的结果。”南玉儿自嘲的笑道。

    眼泪蔓延过嘴角,她嘶声道:“如果早知道我的等待,竟然会等来这样一段孽缘,会遇到南承萧这个疯子,那么早几年前,我就应该嫁人。哪怕是随便一个人,就算不等他了,我嫁人了,现在是不是就能没有这么多可怕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我只要一想到这些年的等待,想到现在,我就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嫁人?”

    “这不是你的错。等待真爱的玉儿是勇敢的。南承萧注定要走向灭亡,他的爱不是真的爱,自私又冷血,BT和残暴。这样的人注定是没有真爱的,也注定得不到真爱。玉儿别怕,我们一定会陪着你帮着你一起走过去的。”洛芷珩努力的安稳她,她能做的,目前也只有安慰。

    “可你真的想要随便嫁人吗?”洛芷珩想到这个烂摊子,就觉得头大。

    南玉儿苦笑一声:“现在如果能嫁人也是我的解脱了吧?只怕南承萧是不会让我顺利嫁人的。”

    洛芷珩脸色一变,却忽然听到一把怒不可遏的声音直直的插/进/来:“我杀了他!”

    洛芷珩面色大变,南玉儿更是面如死灰。两个人踉跄着往外冲,果然就看见穆云锦满身怒气腾腾的向外走。

    老天,他是怎么进来的?又来了多久?

    “大哥不要冲动!”洛芷珩大喊。暗怪自己大意,门窗关好果然也不把握!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穆云锦却仿若疯魔了一般,口中不停地说这一句话,脚步更是不停的大步往外走。

    眼看着他俩都追不上穆云锦,生怕阻拦不住穆云锦而打草惊蛇,洛芷珩声音都有些尖锐:“你这么冲动会害了玉儿的啊,你站住!”

    可穆云锦依然是疯狂的向外走,他暴躁的象头疯牛。

    南玉儿跌跌撞撞的摔倒了好几次,终于再也爬不起来了,只觉得身心俱疲,死了该多好?就这么死了吧!可她忽然听见洛芷珩的叫声,南玉儿又浑身一哆嗦,她死了不要紧,可穆云锦怎么办?南承萧不死,穆云锦和南承萧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南玉儿哆嗦着,却用尽了力气的大喊道:“穆云锦!算我求求你了,停下来吧。”

    也许是南玉儿的声音太凄厉,又也许是她话语里卑微的哀求,穆云锦骤然停住脚步,高大的身影却仿若被黑暗吞噬,缓慢的转过身来,俊美的脸上却扭曲着,狰狞的目光还带着浓浓的戾气和阴霾,就那么和南玉儿的目光隔空交错,也许缠绵眷恋,也许痛彻心扉。

    洛芷珩蓦然而立,沉默不语。

    穆云锦一步一步走向南玉儿,猩红着眼,每一步都好沉重,但每一次又都好用力好坚定,似乎他举例南玉儿越近一步,他们的心就越近一步。

    高大的身子几乎是跪在南玉儿面前,将软成一滩泥似的南玉儿抱起来,紧紧的按在怀里,也许南玉儿的颤抖也传染给了穆云锦,穆云锦的身体也开始发颤,声音也在轻颤,却低沉刻骨,动听坚定:“傻玉儿,你怎么能从来都不对我说这些?你怎么能一个人承担这一切?是我不好,让你一个人吃苦受惊这么久。我真该死,如果我早点来,早来一年,两年,早一点把你接走,就不会让你这么痛这么绝望。我怎么能让你活在黑暗里这么久才发现?玉儿,你知不知道,我的心也很疼……”

    南玉儿泪如雨下。

    番外来啦,啦啦啦,我是勤奋的小画家,哈哈,虽然晚了。求推荐票哈,群么么宝们,晚安安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