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35 瑞儿危险,皇后暴怒!
    洛芷珩傲然离去,甚至不屑于在给南承萧一个目光。言悫鹉琻

    南承萧死死的瞪着洛芷珩的背影,若目光能杀人,南承萧早就将洛芷珩给大卸八块了。

    “主子怎么办啊?这洛芷珩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要不直接将她……”嬷嬷一脸慌张的对着脖子比划一下,意思是将洛芷珩做掉。

    南承萧当然知道洛芷珩一定是什么都知道了,他早就应该想到的,这件事情他瞒得住任何人,却独独瞒不住穆云诃和洛芷珩夫妻的。洛芷珩的聪明天下闻名,穆云诃更不用说,堂堂占卜神官,只要他想知道,这个世上便没有秘密。

    他早就应该将这两个人给除掉的!只是因为一时妇人之仁和担心后患无穷才没有动手,如今竟然是将小小的祸患养成了麻烦。早已经悔不当初的他,现在说再多也无用了。

    南玉儿没有回来,洛芷珩带着人进来,只怕承瑞那小兔崽子活下来也不难,毕竟毒圣和洛芷珩关系不一般,他的毒药虽然凶猛,但却不是绝迹的毒药,只要毒圣在,那小崽子只怕死不成。

    可是让他放过南玉儿,他绝对做不到!不要以为他不知道他们打得什么算盘,也不要以为他就不知道他们今天秘密成婚。

    这皇宫里已经有一大半的人都是他的了,就算他现在逼宫,虽然不能十拿九稳,但也决堤有一半的胜算。

    北国公主和南玉儿,这两个女人现在已经不是被人抢走不能和他在一起的问题,而是关于他的颜面问题。他绝不允许他看上的女人成为别人的妻子!

    到底是年轻人,在沉稳冷静,此刻也不免血气方刚的很。只想着束缚太多,禁忌太多,阻碍太多。恨不得将一切阻碍都统统灭掉,自己当主宰。那时候他便不能这么憋屈和备受控制了。

    这般想着,南承萧对于权利和皇权的欲望就更浓烈了。甚至已经达到了疯狂的地步。迫不及待,再也不能等待!

    “告诉我们的人,都准备好,原定计划提前!”南承萧红着眼睛低声道,声音里有一种决绝和狠戾。

    嬷嬷一愣,旋即担忧的道:“这不行吧?现在还不是时候呢,再说这件事情要和娘娘商量一下啊。不能就这么随便的决定……”

    “闭嘴!”南承萧粗暴的打断了嬷嬷的话,恶狠狠的道:“你究竟是谁的奴/才?你的心在谁那里?如果你在我身边却还一心想着你的娘娘,那你就立刻去死!你应该知道,我不用无用和心怀二主之人。既然你不能对我忠心耿耿,那就去死!”

    嬷嬷立刻禁言,一脸的惊恐非常,连连道:“奴/才错了。求主子恕罪。奴/才只认定主子一个人是主子。绝不敢有二心。”

    南承萧冷哼一声,下定决心,便再也没人能抵抗。

    洛芷珩带着人到达皇后宫里,寝宫上下一片静默,空气中有浓郁的压抑着悲伤和惊恐的气息,难闻的药味在空气里飘散,宫人们的走动都变得轻盈小心。门外还跪着好几个大臣,应该是太医了。

    洛芷珩被人迎进来,就看见皇后脸色惨白的坐在床边,手里紧紧的我这一只小小的手,皇上就站在皇后身后,侧脸都能看见阴沉如水,满身的阴霾凌厉散放,争做房间压抑到窒息。

    “皇上,娘娘。”洛芷珩出声打破死寂,引得那沉浸在悲伤和暴怒中的二人回神。

    皇后一看见洛芷珩猩红的眼睛就是一亮,踉踉跄跄的扑过来,几乎摔倒。洛芷珩连忙上前,看见皇后被皇上眼疾手快的抱在怀里没有摔倒,这才放下心来。

    皇后嗓音嘶哑还带着哽咽,难以想象,一直雍容华贵优雅沉稳的皇后,竟然也有如此慌乱和失措的一面。只听她近乎崩溃的喊:“救救瑞儿,阿珩你快救救瑞儿啊!”

    洛芷珩看见这样憔悴绝望悲伤的皇后,眼前不知道怎么的就忽然浮现出了穆清雅那张脸,一样的绝望和崩溃。曾经在那个艳阳下,穆清雅也是这样的表情,甚至更痛苦的回忆的喊道:救救我的瑞儿,你们谁能救救我的孩子……

    洛芷珩心里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了,有些沉重的痛感。他忽然想起了穆云诃,虽然表面上穆云诃从来不说也不提及穆清雅,但她知道,穆云诃是想念那个女人的。哪怕那个女人曾经那么令人愤怒和憎恨,但是没也抵不过亲人之间那在人性泯灭前,最后幡然醒悟的一丝仁慈和善念。

    穆清雅在临死前给了洛芷珩一道难题,一瓶不知名的药,是毒药,却也是穆云诃最后生存下来的救命药。

    能在此刻想到穆清雅,实在是瑞儿这个名字,还有皇后那悲痛欲绝的容颜。

    瑞儿,承瑞,不正是穆清雅那个无辜死去的孩子的名字吗!皇后竟然为了穆清雅做到这一步,用这个名字来纪念和怀念穆清雅还有那个可怜的孩子吗?

    洛芷珩直到今天才猛然醒悟,这个孩子对他们这一辈的人来说是什么。也许表面无所谓的穆云诃,心里面却不是那么平静的,他不会不知道这个孩子代表着什么。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死了,南承萧绝对别想好过,穆云诃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他!

    洛芷珩情不自禁的走到床前,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小小的一团,在诺大的床上显得格外的脆弱可怜。本应该是可爱活泼的孩子,却因为中毒而双眸紧闭,嘴唇发紫,脸蛋有不正常的红晕,满头汗水,正皱着小眉头,一脸痛苦却不能诉说。

    这样好看的孩子,此刻正遭受着一场谁都无法理解的病痛的折磨,实在让人揪心又心痛。

    洛芷珩很想破口大骂南承萧这个畜生,竟然能对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下毒手。但皇上皇后还不知道南承萧的野心和龌龊,她不能轻举妄动。额头突突直跳,洛芷珩无力的喊来火云夫人:“快给瑞儿看看。”

    火云夫人连忙上前,仔细检查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敢喘大气。

    火云夫人脸色难看的放下手,洛芷珩看她的脸色心里就是咯噔一下,当机立断的道:“你能不能医治?你若不能我便立刻将毒圣找回来。”

    毒圣此刻并不在南朝,不然她就带着毒圣进宫了。只可惜毒圣这几天行踪不定,她要找到还要穆云诃帮忙才行。

    火云夫人严肃的道:“我只能暂时控制住这毒素不让毒素继续伤害这孩子,但我并不能解毒。现在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立刻找到解药,这孩子便可性命无忧。一个是找到毒圣,但毒圣未必就有这种剧毒的解药。倘若毒圣也没有解药,这孩子就算活下来,只怕从今以后……”

    火云夫人的话让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起来,皇后压抑着哽咽不敢喘息,眼睛通红,似乎不忍直视面对这翻话语。

    还是皇上足够沉着,但也是明显的面慢的狂风暴雨之色:“夫人但说无妨,今后吾儿要面对的是什么?”

    火云夫人怜悯的看了眼皇后,叹息道:“纵然侥幸活下来,小皇子也将一生残疾,终生离不开床榻半步。”

    此言一出,房间里瞬间一片抽气声,旋即就陷入了绝对的鸦雀无声!

    这不就等于是一辈子就毁了吗?承瑞才多大?今年他也才两三岁而已,甚至他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有多么的色彩斑斓。他甚至还什么都不懂,就要面临迎接一片黑暗的世界。从今以后,这个小小的孩子只有这一方天地可挥霍,未来彻底抛弃了他!

    这无疑是巨大的残忍!对一个稚儿而言,这简直就是灾难。对这孩子的父母而言,这无疑是晴天霹雳!

    “我要杀了他!!”出乎意料的,皇后在短暂的平静过后,竟然是猛地站起来,阴冷的声音咆哮而出,席卷了一室绝望静默。

    洛芷珩猛地抬起眸子,不可置信的看着皇后。她要杀了谁?难不成皇后知道害得瑞儿的凶手是谁?!

    “阿尘冷静一点!”皇帝的声音都仿若瓷器碰撞,发出清晰的切齿声,抓住皇后的手也格外的用力。

    而皇后却仿若发狂的母狮子,一改之前的沉稳优雅,毫不犹豫的用力挥掉了皇帝的手,猛然转身,目光阴冷面容癫狂言辞悲壮无助又狠绝:“在冷静一点,我的儿子就要为了那个人的狼子野心赔上性命了。他凭什么要我儿去死?他配吗?南啸擎,你扪心自问我慕容纤尘可曾亏待愧对过你?你却是怎么对待我们母子的?你要儿子,不顾一切的让我怀孕,如今我的孩子却被你的其他孩子祸害成这样,你还要我冷静?你怎么不让我去死!”

    饶是洛芷珩心有猜测且再镇定,忽闻皇后此言,也不禁震惊莫名。慕容纤尘不愧是一国之母,竟然早有洞察!可她为什么之前什么也不说?

    番外来啦,嘻嘻,求推荐票哈,虎摸宝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