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38 母子情薄如纸!
    别说皇上七荤八素,就连看热闹的穆云诃也是一脸惊色。听到这种劲爆的消息,穆云诃第一时间就想和洛芷珩分享一下的,毕竟阿珩最近情绪很奇怪来的,总是喜欢听一些八卦,当然其他人不知道阿珩这个毛病。

    南承萧满面嘲讽和冷笑的道:“承瑞这孩子算是你的老来子吗?可惜也不知道是皇后和哪个也男人的野种。他不是你的儿子,不是老来子,他是你的耻辱,是你被戴上绿帽子的象征!他死了,不正好是为你摆脱了这个耻辱吗?”

    “你放屁!”皇帝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忽然抽/出侍卫的腰刀,冲着南承萧直直的劈了过去!

    南承萧也没想到皇上会如此失控,当即便躲开,但双方僵持,南承萧被包/围,已经无处可躲。唯一一个屏障便是身边的他的暗卫,南承萧咬牙将暗卫推上前。暗卫没有准备,竟然直直的扑向了刀口。

    噗哧一声血溅当场。

    “父皇息怒,您的成年皇子里面,也就只有我是能成为气候的人了,父皇要是真的杀了我,以后必定后悔。更何况何必为了一个野种而杀害自己的亲生儿子呢?”南承萧虽然慌乱但却不忘刺激南承萧。他虽然不会武功,但身体里那股力量却让他有神秘的力量。逃走虽然不行,但关键时刻释放力量杀人绝对可以。更何况他暗处的人马现在一定已经动了。只要他拖住时间就好。

    “孽子畜生!在胡说八道朕就将你大卸八块!”皇帝气得红了眼,挥舞着刀咆哮道:“还不快点将这个畜生给朕抓住!朕要活寡了他!”

    “父皇何必为了一个偷人给你戴绿帽子的践人如此伤害自己的儿子?那承瑞说不定就是父皇身边某个侍卫的野种,你以为皇后真的有她表面上那么高贵矜持吗?她骨子里也就是个荡/妇!”南承萧继续刺激皇上,并且一直躲闪。

    皇帝气得几乎一口老血狂喷出来,当真是怒不可遏。

    然而下一刻,南承萧只觉得脊背发寒,还来不及转身,便觉得肩胛一痛,一把锋利的长剑便直直的穿透了他的肩胛。这还是他竟觉得躲开了一点,不然此刻那把剑就是穿透他的心脏!

    南承萧大骇,一把抓住剑尖,恶魔的力量油然而生,嗡地一声剑尖被他捏断。猛地转身,南承萧双眼通红的瞪着身后持剑之人,微微一愣后怒吼道:“践人!你竟然敢伤害我!”

    “你伤害我瑞儿,还敢污蔑我清白,污蔑我瑞儿的身份,伤你都不能解我心头之恨!我要杀了你!”皇后慕容纤尘竟然赶来,显然她听见了南承萧所有的话,此刻她气得满面通红,咬牙切齿的瞪着南承萧,她手中的断剑还在滴血。

    南承萧冷笑起来:“我冤枉你了吗?本来你做过什么真的是无人能知。但你偏偏不该在有孩子!承瑞就是你最大的破绽!皇上是不会再有孩子的了,现在你却弄出来一个孩子,你给皇上戴绿帽子的事情千真万确,你还要抵赖吗?你能抵赖的了吗?”

    “我没有!承瑞就是皇上的孩子!”一个女人最在乎的除了家庭丈夫孩子,自然就是自己的清白,南承萧如此信口雌黄的污蔑,慕容纤尘也不免抓狂,红着眼睛问皇帝:“这个王八蛋说的屁话你信吗?南啸擎你相信他吗?”

    皇上竟然没有丝毫犹豫的道:“我没理由相信一个丧心病狂的人!阿尘,你我夫妻二十载,若我连你的话都不能相信,这个世上,我能信任的还有谁?”

    慕容纤尘通红的眼睛瞬间便盈满泪水。就算心里有多余的无法抹去的隔阂在他们之间,就算她一直以来也不能谅解皇上曾经的行为,但此刻,皇帝那坚定的汤当的信任她的目光,却让慕容纤尘的心理一瞬间便什么尘埃也没有了。

    他爱她,甚至愿意无条件毫不犹豫的相信她的一切,就凭这一点,她慕容纤尘就没有理由在矫情的让自己的爱情死在这到跨不过去的坎中!

    南承萧有点傻眼,这样父皇还相信皇后?有毛病吧?毕竟是个男人,听见对自己妻子不利的话语,总该有所怀疑的。他爹可好,不相信自己儿子,反而相信别的女人!

    “父皇!这个女人的话还能相信吗?她的孩子一定不是你的啊,可以滴血验亲,让承瑞和你滴血验亲啊。”南承萧捂着伤口不甘心的大吼。只要证实了承瑞不是皇上的孩子,他就可以活下来。这是南承萧的想法。

    穆云诃看穿了南承萧的想法,就觉得很无语。这小子究竟是哪来的这种勇气和自信?你都下毒害自己的手足了,还将自己的嫡母抹黑的彻底,还将自己老子的老底给翻出来,又将自己的亲妈给卖了,连自己的亲妹妹也想霸占,自己的暗卫也能随便推出去当替死鬼……

    这种烂到了骨头渣里的贱男人,他究竟凭什么认为皇上,乃至众人能原谅他啊?

    “你他妈闭嘴!”皇上暴怒,嘶吼:“去将这畜生的生母给朕绑来,记住,是绑来!绑来之前先重打三十大板!”

    皇帝的暴怒是有理由的,你们这两个践人,竟然敢对他下药!还是不孕药!他是一国之君,被人下药了竟然还不知道!而且是被蒙在鼓里这么多年。今天又被这个小畜生用这种方式给爆料出来。他皇帝这张老脸往哪里放?

    最最可恨的就是,一个小小的妃子竟然敢对他下药,还能如此的神不知鬼不觉,皇上想想就觉得不寒而栗!简直是惊骇欲绝。怎么能放过这两个践人?

    于是,南承萧不仅自己要死,还将他娘也给捎上了。也许南承萧的骨子里就有一种要死大家一起死的狠劲。

    母子之间分别那么多年,再多的打算和亲情,都抵挡不住时间的距离和鸿沟。母子之间的感情已经淡薄到了一种可怕的程度,他们之间的危机也将更重。

    穆云诃就看热闹,还看的津津有味。瞧见皇上的人包/围着南承萧,皇上自己搂着皇后柔声安慰,当真是一点也不怀疑皇后的样子。穆云诃摸摸下巴,对皇帝的看法有所改观。

    想到曾经因为世王的从中作梗,阿珩也被人冤枉和污蔑清白以毁,那个时候他是心如刀绞的。因为他相信了。因为他看见的就是那样直白刺眼的一幕。

    但他的心里一直是相信并且看重阿珩的。一直一直,都是这样。

    正因为他那个时候的不离不弃,才有了他和阿珩之间的白首不相离。他以为他们是真正的爱情。但现在看来这皇上对皇后也是真爱呢。皇上对皇后不仅不怀疑,甚至都不过问一点什么,好像没有这件事情似的。

    阿珩要知道的话,必定会被感动一把。

    等到李妃被拖来的时候,穆云诃目测,这女人也就只剩下一口气了。屁股和后腿上都是鲜血,满面惊恐的被人扔在地上,手脚是被绑着,正努力的抬头看皇上,见皇上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便将惊恐哀求的目光转向南承萧。

    谁能告诉她,究竟是怎么了?

    南承萧是不会告诉她,已经东窗事发了的。李妃只能忍住惊恐,期期艾艾的道:“皇上,臣妾参见皇上。”

    啧啧,这个时候了还不忘虚伪一把!

    皇上终于将目光看向了李妃,满眼厌恶和暴怒,凶狠的怒道:“李氏贱妇,朕问你的话,你要如实回答,如有半句假话,朕便立刻卸了你儿子一只胳膊,你可听清了?”

    李妃全身毛骨悚然,尖叫道:“皇上不可!承萧是你的儿子啊,他是您的亲生骨肉,您怎么能伤害他!”

    “你闭嘴!朕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这个践人来指手画脚。你只要记住,朕问的话你回答即可。”皇帝将刀狠狠的掷在李妃面前,刀光剑影在李妃眼前晃悠,她吓得噤声,只听皇帝冷冷的问:“你可是曾对朕下过绝孕药?”

    李妃猛地抬头,惊骇在脸上一闪而逝,随后她便立刻否认道:“皇上明察!臣妾就是长了一百个脑袋也不敢对皇上做这样的事情啊!皇上,臣妾爱您,臣妾怎么能舍得伤害您啊。”

    李妃哭的情真意切,皇帝冷眼旁观,切齿道:“你可考虑好你儿子的胳膊腿。”

    李妃哭声一顿,旋即又大哭起来,打死也不承认。皇帝忽然冷冷的大笑起来,笑得一旁众人都懵了,只听皇帝怒声道:“朕终于知道南承萧这畜生是随了谁了!这冷硬心肠的白眼狼可不就是随了你这个贱妇了!你们母子,母亲没有慈悲仁爱,儿子没有孝道恭顺!你们母子互相害死了对方,现在你还在这对着朕哭,等你下了阴曹地府,你的后代都绝不会为你哭!李氏,这就是你当初千辛万苦费尽心机送出去培养的好儿子!”

    “你为了他不辞艰苦,费尽心血,隐忍多年。到头来怎么样呢?你看,你一手调/教的好儿子,今天却将你给卖了!知道朕是怎么知道你给朕下药吗?是你的好儿子说的!你更好,更决,死不承认,却是将你的好儿子也给卖了!你们母子啊,当真是罪有应得,因果循环!”

    皇帝抚额大笑,眼底却流淌着浓浓的悲痛,终于沉重的放手道:“将这二人抓起来,送进死牢……秘密处死!”

    番外来啦,吼吼,养精神去,过几天准备开新坑啦,求推荐票,么么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