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39 死于冰封!
    皇帝的哀凉,从心底里流淌出来,那股深深的悲痛和憎恶直观的毫不掩藏。穆云诃懂得皇帝这种悲痛的情感之后最深层的感情,那是一种不寒而栗和苍凉。自己的骨血,却竟然是一个冷血到底的禽兽,就连养育和一心为了他的母亲,他都能轻而易举的放弃,并且丝毫不会为之难过和犹豫。坚决放弃母亲的背后,该是何种的冷心冷肺和疯狂!

    然而这个人却是他的儿子,骨子里是流淌着他的血的孩子!是他第一个存活下来的最完整的儿子!

    南啸擎对南承萧不是没有感情的,只是皇帝的感情向来内敛含蓄,又因为子嗣从来早夭,南啸擎再也经不起丧子的悲痛,他不敢亲近任何一个孩子,尤其是男孩,就因为死的孩子太多,所以胆怯,所以恐惧,所以足够珍惜!

    但南承萧是不懂的,他的不理解导致了今天悲剧的残生。皇上顾念父子之情,但皇上更看重他的嫡子,他心爱女人为他生的孩子,这是人之常情。两个孩子之间,皇帝的天平毫不犹豫的歪向了承瑞和皇后。

    南承萧真的不理解,他满眼凶狠之色在也隐藏不住,他瞪着皇帝,半晌忽而悲怆的问道:“你有一天哪怕,是一时半刻将我当作是你的儿子吗?”

    皇帝深深的看着南承萧,但也只是那一眼的深刻,便狠绝的移开目光,冷硬的道:“你从来都是我的儿子,是我第一个最看重的孩子。你的降生从来不是错误,相反,因为你能存活下来,我多少次感谢苍天!从小到大我为你做过多少场的祈福你永远不会知道。也许你不相信,这个天下,我是比你母亲更希望你活得长久的人!”

    皇上一番话着实令人很震惊,此刻皇上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原来他也曾经那么渴望这个孩子长命百岁。

    “但那是曾经。即便是在不久之前,朕还希望你能活着,因为你是朕为数不多的孩子,你是朕真的喜欢过的孩子。纵然朕再如何偏爱瑞儿,可是你却是朕所有孩子里,唯一一个可以和朕有相同字的孩子。承萧,你却到现在都不懂吗?在朕的心中,你,真的是被当成过继承人的存在!”

    南承萧的眼眶瞬间就红了,满眼的错愕,惊慌,茫然和兴奋。但皇上却话锋一转,阴狠决绝的道:“但,那些也确实都是曾经了。就算你一直在外,朕的心理也是有你的。就算你身体一直不好,可朕也从未嫌弃过你。不让你回来,就是害怕你在这肮脏的后宫朝堂之中沾染世俗和夭折。你却将朕的保护从来都抛掷脑后,甚至是不屑一顾。朕给过你机会,但你却一次次的放弃了朕给你的机会。南承萧,你让朕太失望了!”

    重重地语气,夹带着浓浓的疲倦和失落。南承萧看着好像一瞬间就苍老下去的父亲,凶狠终于在眼中散去,他哽咽的叫道:“父皇!在给儿子一次机会吧,儿子真的是被别人的话蒙蔽了双眼。儿子不应该相信别人挑拨离间的话啊,父皇,儿子真的知道错了,就求您原谅儿子吧!”

    南承萧跪地哀求,态度诚恳的和之前嚣张疯狂的人判若两人。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皇帝又怎么是那心肠柔软的人?他当即便冷声道:“机会不会永远给你,朕的机会更不会在你随时需要的时候降临!在你伤害瑞儿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了,你和朕正式挑破了关系,并且再也不可能修复!”

    南承萧大声道:“那不是儿子的错!是母亲啊,都是李妃这个女人,从小她就教导儿子不能相信任何人,更不能相信父皇。她将儿子送到外面去,欺骗父皇说儿子身体不好,可是儿子身体一直很好啊。儿子从小就被这个女人摆布,儿子也是身不由己啊。父皇明鉴,儿子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瑞儿啊。”

    “南承萧!”李妃震惊的愣在那,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好儿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这就是她的儿子?她十月怀胎,拼死生下,一直为他胆战心惊绸缪算计的儿子吗?这个她一直当作是依靠和未来的儿子,竟然在关键时刻,毫不犹豫的给了她一刀,将她送进了地狱?

    李妃瘫软在地,面色苍白,但双眼已经空洞。在激烈的打击,终究敌不过亲人的背叛。何况是她的亲生儿子亲手杀了她!而理由,竟然是可笑的为了自己活命!

    “你这个畜生!”皇帝也是震怒,暴怒的冲上去一脚将南承萧踹的滚出去好远。指着南承萧的鼻子大骂道:“你这个不忠不义禽兽不如的畜生!你不仅狠心伤害自己亲生幼弟,竟然还狠心的对待自己的生身母亲!你还有一点良知吗?你还说你知道错了?你将你人面兽心的一面都给朕看了,你那里知道错了?你当朕是傻子吗?南承萧,你简直猪狗不如!”

    皇帝怒极了,当真是没什么好话。头脑发热的一把抽/出来侍卫的刀剑,嗖地一声朝着南承萧的脑门砍去。

    “不要!”李妃尖叫,被那锋利的刀锋吓得魂飞魄散,却竟然在千钧一发之际不顾一切的扑了过来,直直的挡在了刀尖之下!挡在了南承萧面前。为没有反应过来的南承萧挡住了那要命的一刀!

    鲜血,噗地一声喷溅落地。

    李妃倒下,身首异处,死不瞑目。

    全场都在这一瞬间鸦雀无声,一切发生的犹如电光火化,快的令人反应不及。一个鲜活的人,就这样眨眼间的脑袋搬家,死的静悄悄,却格外沉重和刺目!

    皇后看着那满地的鲜血,猩红的眸子也终于恢复了一点清明。眼睛里有点点泪光涌动。莫名的哀叹一声。

    原来再生疏再仇敌的母子,却还是母子。纵然他们仿若有着深仇大恨,那也只不过是母子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罢了。母亲永远也不会真的对孩子狠下心来。母亲永远能在孩子有危险的时候,为孩子不顾一切。哪怕他们之前还是仇敌。

    但,李妃诠释了血浓于水,母亲天性。

    南承萧愣愣的看着那滚落在他面前的头颅,那张他曾经厌恶憎恨到了极点的脸,今天就这样出滚到他面前,鲜血还在他的脸上流淌,一滴两滴的落下,流淌进了眼睛里,竟然有种生疼的感觉,几乎要将他的眼眶撕裂!

    南承萧目眦欲裂!

    “啊!”他发狂的怒吼,被血染红的双眼倏地一下变成纯黑色,死死的盯着皇上,一字一顿的道:“我不会放过你的!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南承萧的话和态度,对于也愣住的皇帝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

    “给朕将这个孽子拿下,杀了他,斩立决!”皇上的手死死的抓着刀,只有这样只有怒吼,他才能掩饰他颤抖的手。这双手杀过人,却没有杀过自己的女人,更没有杀过自己的儿子。

    周围的士兵一拥而上,南承萧却忽然拔地而起,满身黑气,所有冲到他身边的食物无一例外的惨叫起来,瞬间倒地。

    皇帝面色骇然,立刻护住了皇后:“怎么会这样?”

    南承萧阴冷的道:“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今天你若主动让位,我就让你做太/上/皇,不然你就死,皇帝我来做!”

    皇上暴怒:“你放屁!”

    “不答应吗?那就去死吧!”南承萧狠狠的说着,缓慢抬手,满身黑气越来越浓郁,忽地一下向前一推,那些黑气便飓风席卷一般的直冲过来,对着皇帝冲去。

    皇帝立刻拽住皇后向后狂退,面色骇然已经不是一点半点。

    却在千钧一发之际,只听穆云诃冰凉薄冷的声音在南承萧背后鬼魅一般的响起:“谁死还不一定呢!”

    哗地一声,只觉得空气都瞬间凝固了一刹那,而后便有铺天盖地的光芒席卷而至,瞬间追赶上了那些黑色的令人绝望的气息,在覆盖,在蔓延,在渗透,在湮灭,直至将一切黑暗全都消灭在了光芒之中!

    层层如冰山一般的物质在半空中形成,形状千奇百怪,烈日下,光芒中显得晶莹剔透美丽不已。

    只听穆云诃淡淡一个字:“破!”那层层冰封便如同巨锤击打,瞬间层层破碎!裂痕一直蜿蜒到同样被冰封的南承萧,在所有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中,那凝固冻结在半空之中的南承萧,就这样在人们的眼前,一层层,一块块,彻底破碎,飞灰湮灭!

    南朝历史的篇章翻滚而过,经年之后,当子孙后代再度编写历史,查看当年先人存在的痕迹,只见在最不为人注意的末页角落里提及一人。

    南朝历,擎皇帝二十七年,大皇子南承萧因体弱,旧疾复发,医治无果,终于寝宫,年二十五岁。

    南承萧,从不曾辉煌过,却用最恶略且最龌龊的心思来到过这个朝代,这一段简短的历史,是他一生唯一的痕迹,也是他存在过的证明。

    番外来啦,昨天画纱出门办事去了,回来的很晚,跑了一天很累所以没更,抱歉抱歉,虎摸宝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