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40 我们会幸福!
    穆云诃将一个精致的瓷瓶交给皇后:“这是解药,给瑞儿服下吧。”

    他修长的手指捏着那只玉瓶,眼睛却是看着床榻上那个小小的孩子,穆云诃淡漠的瞳孔里渐渐有风浪掀起,潮起潮落更显得他的表情分外落寞。他的情绪从不外露,令人难以捉摸,但此刻他的寂寥和难过却是那么显而易见。

    皇后接过瓷瓶,立刻亲自给瑞儿服下。仔细的看着瑞儿好久,果真见到瑞儿的脸色开始变好,不再那样青白。皇后连忙让太医来诊脉,得到的消息自然是有所好转的。皇后几乎喜极而泣。

    转身对穆云诃哽咽又感激的道:“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救了瑞儿一命!”

    穆云诃眼神忽闪,目光似乎带着不舍的从承瑞的身上收回,淡淡的道:“没什么,阿珩对你们上心,我不过是为了阿珩而已。”

    真是这样吗?只怕不然吧!

    皇后和皇上说何等聪明之人,也许之前他们还不知道,但此刻想来,穆云诃为何出现的如此及时?又为何能一出手就将南承萧给灭了?又怎么能有解药?如果穆云诃一开始就没有把握治理南承萧的话,如果穆云诃一开始就不知道这一切的话,又怎么会这么巧合的来到呢?

    穆云诃是占卜神官,神官的能力他们亲眼所见,绝对是不同凡响。如此说来,只有一点说的通了,穆云诃一开始就知道一切,并且算计好了。而他看着承瑞的目光,虽然看不出什么热情,但绝对是不同寻常的。

    只怕穆云诃也是想起了穆清雅。

    皇后心里真的感激穆云诃今日所做的一切,又因为也想起了穆清雅而更感悲痛,红着眼道:“你要不要去看看瑞儿?他很可爱。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命运,瑞儿的眼睛和她真的有几分相似。”

    穆云诃闻言眉宇间也是有一丝震动,目光又落在了那个小小的孩子身上,到底是没能忍住走上前去,一瞬不瞬的看着瑞儿的小脸。

    穆云诃的拳头紧紧握住,若是当年他死了,那么现在那个瑞儿就还能活着吧?姐姐因为瑞儿而性情大变,那后来的一切悲剧,都因为那个可怜的孩子死了。

    皇后今天能让她的儿子继续用瑞儿这个名字,穆云诃是感激的。他一直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却一直不曾提及,也不曾看望一眼,又何尝不是一种惧怕和胆怯?他间接的害死了一个孩子,现在这个孩子在穆云诃心里几乎就是当年那个孩子。

    纵然在有能力又能怎么样呢?他终究还是有忐忑和恐惧的。

    “若是瑞儿此刻清醒着,见到你,他一定会很喜欢你的.他喜欢她宫里所有的东西,那些玉娃娃,那些她曾经亲手给瑞儿做的衣服鞋子,瑞儿都喜欢。很奇怪是不是?但我觉得这就是缘分。只是她没能看到这个孩子。我一直后悔,如果早一点有这个孩子,她后来也许也就不会那么极端。”皇后在一旁轻声说道,也是悲痛且落寞的。

    穆云诃知道皇后说的是穆清雅,他沉默不语,目光在瑞儿的小脸上流连,心口发闷。往事不堪回首,他愧对的曾经,今日终于有了一丝丝的补偿,但到底是弥补不了当年的罪孽。

    “你要不要抱抱他?”皇后试探的问道。因为有穆云诃在,所以皇后不再担心瑞儿的生死,淡定下来的皇后又恢复了理智和优雅。

    穆云诃真的有一种冲动,想要抱一抱这个孩子,记忆里还有模糊的童年时候那团小小的身影,但,终究这个孩子不是他!

    漠然摇头,穆云诃神色冷淡的道:“不了,她想必也不希望你经历丧子之痛。我这么做就当是帮她吧。”

    穆云诃离开的背影一点点消失在众人眼前,当他跨出门的一刹那,他便彻底消失在了人们眼中。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洛芷珩得到消息赶来的时候穆云诃已经没有踪影。

    南玉儿扑过去,跪在皇后面前哭道:“母后!都是玉儿不好,是玉儿惹得祸。玉儿害了瑞儿,您杀了玉儿吧!”

    “傻孩子你说什么呢?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不能哭。况且瑞儿已经没事了。”皇后扶起南玉儿柔声道。

    因为消息传回去的不完全,大家只知道南承萧忽然死了,却不知道瑞儿没事。

    骤然听闻这话,所有人都是惊喜万分的。南玉儿更是扑了过去,拉着瑞儿的小手眼泪婆娑的看着他,真的是一点也舍不得放开。

    皇后看了眼一旁脸色缓和的穆云锦,满意又满足的笑道:“看你这样子,以前和瑞儿吵架的时候,也看不出来你喜欢瑞儿呀。这么喜欢孩子,该不会是成婚的原因吧?以后可要好好和云锦过日子,万不可再任性了,早点给穆家天一个金孙孙才是正经。”

    南玉儿本来还喜极而泣呢,被母亲这么一打趣,当即就红了脸,抿着嘴不敢看人。

    穆云锦却连忙道:“岳母放心,云锦必当好好爱护玉儿,断不会让钰儿受半点委屈的。现在玉儿已经是云锦的妻子,那该死之人也已经死了,云锦是想给玉儿一场风光的婚礼的。不知岳父岳母怎么看?”

    皇上叹息一声,到底是刚刚丧子有所惆怅的。皇后见状道:“我的女儿,堂堂一国公主自然是要风光出嫁的。不过你们还是回去穆王朝在办吧。让玉儿从我娘家风光出嫁也好。”

    穆云锦称是。

    床上小小的孩儿忽然发出一声虚弱软糯的喃喃:“别动我的糖果!”

    大人们忽然听见孩子发出声音,稚嫩又软糯的话音瞬间就撞击的大人们的心房发酸发软,又因为那童言童语的稚气霸道而感到好笑,就连悲伤的皇上神色也暖和了不少。大家的情绪也因为瑞儿的梦呓而放松下来。

    洛芷珩面带微笑的道:“现在瑞儿是没问题了,我就不多逗留了。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吧。对了我已经让人寻找毒圣了,若是他来了,你们就告诉他就好。我先走了。”

    洛芷珩担心穆云诃,刚才和皇后暗暗说了几句,知道穆云诃情绪不高,只怕是想起了穆清雅心里难受,洛芷珩担忧他,哪里还坐的主。

    “你知道去哪里找他吗?”穆云锦连忙问道。

    洛芷珩头也不回的道:“知道,你们放心吧。”

    ——

    荒山野岭也不见得就是荒芜一片凄凉悲惨的。这里绝对是空无一人的寂寥之地,但这里却漫山遍野的花开灿烂,香气弥漫,树木成荫,芳草萋萋,河水潺潺。

    而就在河水浅滩旁边,两座坟墓比邻而立,一眼看去就觉得亲密无间,纵然是在这样的荒山野岭里面,却也让人觉得并不弧度,并不冰冷。

    坟墓四周都是花朵,各种颜色充满生机。在这样的地方,这坟墓下埋葬的人几乎身在世外桃源之中。享受安静祥和与永恒。

    穆云诃静静的伫立在坟墓前,大手在墓碑上缓缓落下,因为墓碑上的青苔与灰尘而显得他的手掌格外苍白,甚至颤抖。

    与那座比邻的坟墓相比,穆云诃的身影竟然出奇的孤单和凄凉。

    坐在墓碑前,穆云诃目光直视墓碑,那上面已经快要看不出来原本的字迹了,就好象他几乎要忘记曾经的一幕幕。仇恨,从来都是忘记很难,但记住更加痛苦。

    穆云诃不愿意记住这仇恨,他的忘记是将仇恨封藏在心里,从来不提,但不代表不痛。有的时候忘记才是最困难的。

    “姐,我来看你了,你还好吧?和他在一起你应该是不寂寞的。在另一个世界,你见到瑞儿了吧?他一定很可爱,一定非常开心能见到娘亲。他有没有埋怨我这个该死的舅舅害得他那么小就去那么黑暗的地方?如果有,姐一定要和他说,舅舅不是故意的,舅舅真的很爱他。”

    穆云诃的声音绵绵的,带着不正常的哽咽,绝对不是穆云诃的风格与声调。平静的目光下终于掩藏不住浓浓的悲凉。

    他身边的亲人,一个个的远离他,从来不给他挽回的机会,走的都那么悲凉和决绝。瑞儿,姐姐,母亲……

    都是让他真正心痛和真正愧疚的人。他也许真的是一个亲情缘很浅的人。要不是现在有哥哥和父亲在,有阿珩在,穆云诃甚至会以为自己是不是天煞孤星?注定一个人孤独到老呢?

    眼前又浮现瑞儿那张可爱漂亮的小脸,穆云诃眼底沉痛,声音却格外的慈爱:“慕容纤尘有了一个孩子,姐你早就知道了吧?慕容纤尘一定早就告诉你了。她给那个孩子取名字叫瑞儿。那孩子真的很可爱。我想,如果我们的瑞儿还活着,现在一定也非常优秀了,童年的瑞儿一定和他一样可爱。瑞儿穿姐给瑞儿做的衣服和鞋子,他很喜欢姐做的一切。姐,你说瑞儿是不是我们的瑞儿?在几十年后,终于又回来了我们身边?”

    “我想是,应该是的……”穆云诃的声音渐渐落寞下来,眼神都不在明亮。

    洛芷珩到的时候,只看见他的云诃落寞的坐在地上,挺拔的上半身也微微的蹉跎,风吹起他的发丝,平添了几分清冷和颓废。

    轻轻的走来,从背后将他拥住,冰冷的身体让洛芷珩也红了眼眶,柔声道:“我们就当作是瑞儿回来了吧。姐在那里也会很开心的。她会明白你的心,了解你的愧疚。云诃,让过去都过去吧。”

    穆云诃压抑的太久,他的情绪内敛到如海底,一辈子心里都有一个死结一个砍,因为能解开这个死结的人已经死了,所以死结便永恒存在,被尘封,被尘埃掩埋,风吹后渐渐露出端倪,无法忽视。

    穆云诃沉默着。洛芷珩就那样抱着他,两个人坐在潮湿的地面,从正午到日落。

    洛芷珩感觉腰上被有力的手臂圈住,随之而来的便是拔地而起。她在落入穆云诃怀抱的时候,身体已经麻木的如同被万蚁钻心!她想笑,但又觉得这种场面和气氛太不合适。她想哭,但又不想让穆云诃难堪。就那样哭笑不得的表情,反而取悦了穆云诃。

    他低头浅笑:“要怎么样就怎么样,装什么贤惠?我的媳妇从来也不是那能装的主儿!”

    洛芷珩忍不住大笑起来,又间或哎哟哎哟的尖叫,细声细气的嚷嚷着:“疼啊,好难受,你别动啊,千万别动,全身都不舒服!”

    可不是么,傻了吧唧在冰凉的地方做了一下午,木乃伊似的还不知道动弹一下,都僵硬了。这不没事找抽么!没什么玩什么行为艺术?玩什么明媚忧伤?

    穆云诃挑眉笑,神色已经平静下来,眉宇间难掩那股子爱极了洛芷珩的神色,狠狠的亲吻她喋喋不休的红唇,响亮的印出一吻,扬声冲着墓碑道:“姐,我很幸福!也祝福你和他幸福!这里,我再也不回来,但你,永远是我姐,在我心里。还有我们的瑞儿,永远都在!”

    洛芷珩觉得这一刻的穆云诃与以往的穆云诃又有不同。现在的穆云诃眉宇间那股淡淡的冷漠之气竟然不见了!

    一直以来,穆云诃眉宇之间总有一种常人无法看透的冷漠与颓然。那不是与生俱来的,是因为压力而日久形成的。今日的消散,洛芷珩能感觉穆云诃的心理那道牢笼被彻底打开了!

    她随之欢笑起来,捧着穆云诃的脸小心翼翼的道:“小诃诃?”

    穆云诃眉头一跳,眨眨眼,淡漠的眸子渐渐的变的水润和灵动,清澈的样子一如多年以前的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洛芷珩情不自禁的呢喃,仿若又见到了那年那红盖头忽然解开后,那双倔强孤傲而又清澈的眸!只是现在的眸子比那时多了一份温暖,少了一份冷酷,多了一份缱绻,少了一份绝望。

    穆云诃勾唇而笑,抵着她的额头道:“若如初见,我们便不是此刻的相拥而笑,而是鸡飞狗跳了。”

    “你确定不是鸡飞狗跳?”洛芷珩外头娇笑。

    穆云诃大笑起来,抱着她在原地转了一圈,漫山遍野的花海瞬间成为背景也跟着旋转起来,洛芷珩觉得她的心在这一刻都为之飞扬!

    欢笑之声溢出唇齿,树林间鸟儿的鸣叫声似乎也欢快无限。

    “阿珩,我们要个孩子吧。”欢笑间,穆云诃的声音清晰的传来,洛芷珩的笑声嘎然而止。

    愣愣的,有些不能反映,那笑容似乎还在洛芷珩明媚的脸颊定格,错落之后的阴影变成惨淡的白,渐渐衰落下来,只剩下为数不多的惊恐与强颜欢笑。

    孩子,是洛芷珩一辈子的一根刺,正如穆云诃心里那道坎,跨过去后海阔天空,跨不过去终身成疾!索性穆云诃跨过去了。但她,却没有那么幸运了。

    现在和她谈及孩子?她能给予的答案,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旋转停止,穆云诃的目光落在她惨白的脸上,她惊疑不定的目光让穆云诃心口骤然收缩了一下,涩涩的发疼发胀。

    抵着她的额头,穆云诃的目光温顺又讨好:“阿珩,我们去神仙谷吧。”

    洛芷珩茫然的抬头,不明所以。

    穆云诃温柔的声音体贴却又强硬,霸道而又暖心,坚定睿智:“世人都说我穆云诃绝活不过二十岁,但今年我二十五岁,当年那个假神医如此扬言于此,他的话何以让天下人信服你可知道?”

    洛芷珩摇头。

    只听穆云诃嘲讽而又略带严肃的道:“因为世人都坚定的相信神医的话!神医也确有此人,神医也确实厉害,天下间的疑难杂症,在神医手中确实不算什么,只要人还有一口气,神医都能给救回来,就因为神医的实力,所以一个假神医才能将所有人骗得团团转。”

    洛芷珩反应过来,震惊的道:“你的意思是……神仙谷里有神医?!”

    穆云诃笑着亲吻她的额头:“聪明!”

    得到肯定的答案,洛芷珩狂喜,猛地抓住穆云诃的衣服,眼圈都红了,急促的道:“他能治好我吗?你怎么不早说?我们现在就去找他!”

    穆云诃抱紧她:“之前不说是因为你的身体不适和受孕,怕说了你着急去,我又拦不住你,反而害得你身体不好。现在说,是因为你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很好了,就算现在怀孕也不会给你造成任何伤害了。”

    洛芷珩将小脸埋进他的脖子里,穆云诃便感觉脖子里湿漉漉的。他的小妻子哭了呢。只听洛芷珩糯糯的道:“别说那么感人煽情的话,这很不适合你啊。”

    穆云诃大笑,就这么抱着她如无物一般,阔步向前走:“等你剩下我们的孩子,还有更煽情的话等着你呢。阿珩,你说我们的孩子是长得像你,还是像我?我觉得像我更好一点,在没有比我更好看的男人是不是?”

    洛芷珩又哭又笑,捶他:“我觉得先找到神仙谷更靠谱一点,也许神医大人比你好看。”

    穆云诃怒:“你这女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