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41 以爱之名的伤痛!
    洛芷珩和穆云诃来无影去无踪,当所有人久等他们三天,还不见他们身影的时候,穆云锦道:“不用等了,这俩人不一定去哪里了。我们这就启程回去吧。”

    洛芷芜端坐在一旁,妖娘没骨头似的靠在他身边,小手还非要和洛芷芜的勾在一块。洛芷芜面无表情哦样子会让人觉得很不耐烦,但他却偏偏不躲不闪,任由妖娘胡闹。

    听穆云锦的话,洛芷芜向来看不顺眼穆云锦,便道:“你说不等就不等?你弟弟怎么样我不管,但我妹妹我却不能不管。我就这么走了,万一我妹妹回来了呢?”

    “就是,不能走。主人还没回来,我要等主人。”妖娘立刻开口,一本正经的。

    穆云锦本来被洛芷芜堵的要口无言,又觉得没面子。此刻妖娘一开口,穆云锦立刻有话说了,讥讽道:“都成了人家嫂子了,竟然还口口声声的主人,被奴役的还真是彻底啊。看来某些人也要叫自己的妹妹为主人了呢。”

    洛芷芜刚要怒起来,就听妖娘脆生生的道:“不准你说我相公!当心我和玉儿说你坏话,让你晚上上不了玉儿的床!”

    这大胆又嚣张的维护让洛芷芜笑开了眼,也让穆云锦铁青了脸,一张脸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了,尴尬的耳朵发烫。

    南玉儿刚好进来,也是脸蛋发烫,却恢复了曾经的活泼自信,笑道:“怎么能不让我相公回房呢?妖娘你也太坏了。不过如果相公不等珩儿姐姐的话,那就让相公自己回去吧,我在这等着。”

    穆云锦彻底傻眼了,怎么自己的小妻子也向着外人说话!

    妖娘大笑起来,搂着玉儿的身子猛地抖动道:“好样的玉儿。你这样和不让穆云锦上你的床有何区别?不过你比我文雅一些含蓄一些罢了。”

    眼看着玉儿尴尬,穆云锦更是无语,只能拉着自己媳妇回房躲避嘲笑去了。半路南玉儿还追问穆云锦:“我刚刚是不是很傻?是不是闹笑话了?”

    穆云锦很想点头,说你不仅很傻还很天真!但又舍不得娇妻难过,便温柔道:“没有,是那个妖娘太不知检点!”

    玉儿点头,又不满的嗔怪的看着他道:“别那样说妖娘啊,她是珩儿姐姐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好朋友。”

    穆云锦无奈的摸摸玉儿的头道:“就那么在乎别人呀?那我是你什么呢?他们都比我重要吗?”

    “当然不是!但是他们也很重要。不过在我心中你最重要了。”南玉儿脸蛋通红,娇滴滴的。

    穆云锦心情大好,在南玉儿耳边低语几句,惹来南玉儿不正常的娇呼和捶打,两人欢快的牵手离去。隐隐还能听见穆云锦的声音:“你现在可是洛芷珩的亲打扫!不要在叫洛芷珩珩儿姐姐了,听着怪别扭的,而且与礼不合。”

    “那又怎么了?先来后到懂么?珩儿姐姐一开始就是我姐姐,以后也一直是。你要觉得别扭,或者是觉得我让你丢脸了,那你就别要我了呗。”南玉儿娇嗔道。

    穆云锦头大的只能连忙求饶道:“小姑奶奶,我这辈子就栽你手中了,别想把我甩开!”

    虽然说是等着洛芷珩他们,但在又等了四天之后,那俩不着调的人还没踪影呢,大家也都知道,这俩一定是去哪里恩爱去了,于是大家也都不在等待,决定回去穆王朝。

    他们还没启程,毒圣就回来了。并且还带回来了一个令人十分震惊,甚至是惊骇的消息。

    “老子一定要把她做到怀孕为止!”这是毒圣回来的时候第一句话,石破天惊,天崩地裂!

    这个漂亮的不像几十岁男人的老妖怪,究竟是在哪受刺激了啊?竟然敢如此放狠话!找死么?世王呢?不怕世王将他抓住剥/光了就地正法?

    “老爷子您冷静一点。”南玉儿试图缓和毒圣那惊天动地的戾气,却换来了毒圣一个凶残至极的目光。南玉儿吓得连忙后退。

    “谁是老爷子?老子哪里老了!!”怒吼,几乎要穿破云层的怒吼。毒圣暴怒的几乎没边了。

    穆云锦护住南玉儿,安抚毒圣:“您这是怎么了?先别生气啊,世王呢?”

    毒圣听到世王的名字就眼红,咆哮道:“别提她!那个见色忘义的女人!王八蛋,臭狗屎,大乌龟,老不休!”毒圣越说越难过,眼圈都红了。

    这么漂亮的男人气得都快哭了,真的很让人心碎。但一想到这个男人那极具欺骗性的面容身体下的真实年龄,大家都无力吐槽了。恶心是唯一的感觉,且很强烈。

    洛芷芜被老家伙吵闹的来了脾气,一声厉喝道:“你到底怎么回事?能说人话吗?不能说就闪开。没看见我们要走吗?没时间陪你在这里吱哇乱叫的!”

    这话可真不客气,众人都有些紧张。但毒圣却好像真的被吓到了似的,张张嘴,哼道:“老子也不想啊,但谁让琴银世那王八蛋搞男人!老子要杀了她!”

    一说就又激动了,眼看情况再次一发不可收拾,穆云锦义正言辞的道:“你说什么?竟然发生了这么严重恶略的事情。真是不能忍受!我都不能放过这样背信弃义的人。毒圣你放心,我现在就去将那个胆敢勾/引世王的贱男人给废了,为你报仇雪恨!”

    毒圣感动的热泪盈眶,拉着穆云锦的手就道:“好人啊你,你放心,等你生孩子的时候,我帮你媳妇接生啊,免费劳动还带着保护身体,保证你买一赠一绝不亏本!”

    穆云锦嘴角抽搐,暗骂你个老疯子,老子的女人用得着你接生!就是用得着也不能让你看啊。强忍着拍飞这老头的冲动,穆云锦勉强笑道:“我这就去!”拉着目瞪口呆的南玉儿立刻闪人,光一般的速度消失在了毒圣水汪汪的视线之中。

    南玉儿见穆云锦走的方向不对,最后竟然一把将她抱上了马车,奇怪道:“这是做什么?你不是要帮毒圣去灭贱男人吗?怎么还把我放车上了呀?你不会是要丢下我一个人去吧?”

    穆云锦没好奇的捏了她脸颊一下,低声道:“说什么傻话呢?谁闲的没事了昂那老家伙杀情敌?老家伙厉害着呢,让他自己玩去吧,咱们不陪他玩了。咱这就启程回家。”

    南玉儿捂嘴笑起来,忽而又道:“那也不对啊,我们走了,妖娘他们怎么办呢?”

    穆云锦冷哼一声:“管他们死活。”

    南玉儿脸色一变,坚决的道:“你要丢下朋友们吗?你若这样做,我是绝对不会和你走的!”

    穆云锦被南玉儿磨得有些哭笑不得:“你就放心吧,就你这担心这担心那的。你信不信洛芷芜和那妖娘能比咱们还快的从老家伙手中脱离?”

    “真的?为什么?”南玉儿满眼疑惑。

    “就凭洛芷芜狡诈,妖娘狡猾。这俩人在一块,都快天下无敌了。你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坐好了,咱们出发喽。”穆云锦跳上马车,命令车夫立刻启程,抱着南玉儿笑米米的。

    大厅里毒圣泪眼汪汪的一直目送穆云锦两口子完全消失了,这才一脸悲痛又屈辱的模样转身,张开嘴就道:“好人啊,还没见过这么好的人!你们看看人家那觉悟,在看看你们,竟然一个个的……呃,人呢?”

    毒圣看了一圈四周,哪里还有一个人影?毒圣立刻就知道洛芷芜和妖娘偷摸的走了。当即就气的用力的捶桌子,嗷嗷乱叫:“你们这群小王八蛋!都和琴银世那大王八蛋一样,欺负我老人家啊。小珩儿,小云儿……”

    毒圣凄厉的惨叫了一会,不过没人理会他,他也觉得没意思了。颓废的坐下,双眼无神的看着地面,好一会都反应不过来,直到感觉面前的光被阴影挡住,他下意识的抬头,便看见世王正一脸阴沉的看着他。

    一如既往的居高临下,盛气凌人!

    毒圣的心口抽痛了一下,旋即就是化不开的愤怒,瞳孔微缩的瞪着世王,猛地站起来,一把推开世王和自己的距离,但,没推动。

    毒圣一张俊脸瞬间扭曲的彻底。

    世王冷冷的问:“闹够了没有!一路上都在闹别扭,让所有人看热闹看笑话。本王都快成为妻奴了,你听见这样的议论你就高兴了是不是?本王在你面前卑躬屈膝你就高兴了是不是?”

    “你还跟我凶巴巴的!琴银世你凭什么?你他娘的凭什么!”毒圣眼泪都快飙出来了,愤怒的咆哮着,再也没有比现在这一刻更让毒圣觉得屈辱和憋闷的了。

    世王这一次出奇的没有给毒圣好脸色,声音比万年寒冰也暖不到哪去:“既然你不知道你错在哪里,那就给我好好反省!这一次你别想我在和你屈服妥协。楼云,我对你的忍耐也是有界限的!”

    世王放狠话不是第一次,但这一次却是最狠的!毒圣一直任性妄为,心性单纯让他对谁信赖就会对谁毫不设防,也会对谁全然展露自己的本性,好的坏的,他所展示的是他认为那个人都能接受的。

    而世王就是那个人。本来世王也接受的挺好,但今天世王就告诉他,她不接受你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毒圣发疯的咆哮,指着世王鼻子大骂,但世王就是冷着脸看着,仿佛在看一个小丑。一旁走来一个男子,容貌精致,声音略有些娇气:“王妃何苦这样和王爷作对呢?王爷从来对王妃被对我们这么都好太多。但这次王妃实在是过分了,纵然王爷在宠爱你,可你也不能指着王爷的鼻子骂呀。”

    毒圣一看到这男人,那怒火更是接二连三的攀升,咆哮升级,变成嘶吼,却是对着世王:“你让他去死!你杀了他,在杀了你肚子里的野种!我就原谅你这次背叛我。不然你一辈子也别想我能原谅你。”

    世王竟然……怀孕了?!!

    多么惊悚劲爆的消息!

    世王这算什么?老蚌怀珠?七八十岁高龄的世王竟然有了孩子?

    世王的脸色一瞬间彻底黑了,抬起手竟然就给了毒圣一巴掌。响亮又清脆的一巴掌,打得又快又狠又毫不留情。

    毒圣总觉得自己很幸福很甜蜜,因为他不需要万千宠爱与医生,因为他有一个琴银世全心全意的爱着他,并且他也爱着这个女人,他们就这样一辈子也足够了。

    但他从未想过,琴银世有一天会打他!当着让他最没面子最痛苦的人的面,这么不留情面的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不是疼痛的问题,而是尊严和最后的一份希望,被彻底打灭了!

    彻底安静下来的空气竟然是那样紧绷和憋闷的。世王知道,她的手都在发抖,心也在颤,又疼又难过。她的声音艰涩又难懂:“楼云,你别和我闹腾。就这一次,这个孩子我必须留下。以后再也不会有别人。你我和这个孩子,我们才是一家人,这个孩子就是你的孩子。”

    “你放屁!”毒圣忽然冷笑一声,缓缓回过头看世王,俊美的脸本就光洁,此刻却多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当真是可笑又滑稽的。他的目光又狠又冷又决绝。

    世王一颗心骤然在那目光中下坠,狠狠的下沉!

    “你想让我去承担别人的孽种?你想让我带着绿帽子还每天傻兮兮乐呵呵的对人说,这孩子是我的种,我他娘的好开心?琴银世,你口口声声的爱,真他妈的脸颊和可笑!我楼云虽然软糯,却不是傻子,也不是疯子。你没心没肺,但我有。你既然非要这个孩子,那我明白了,我退出,你留着这个孩子吧。你们是一家三口,你们之间在没有我楼云这号人!”毒圣也真的急眼了,也不吵也不闹,就这么平静阴狠的说话,却冷的叫人骨头都发颤。

    世王真的急了,脚步匆忙的靠近他,却被他用力的推开,是真的用力的推开,也同样不留情面,甚至将世王推的踉跄的险些摔倒。

    那个男子连忙扶着世王,夸张而做作的尖叫:“楼云你疯了!王爷现在有了身孕,你怎么能推王爷!万一王爷有个闪失,孩子出了意外,你能承担得起么!”

    尖锐而又刻薄的声音总觉得高高在上又理直气壮,却听在楼云耳中,那么的可恶!

    “你最该死!”楼云一脚踹在了那男子的肚子上,甚至是孽根上。那力道能将男人的孽根踹碎!

    男子倒地凄惨尖叫,满地打滚,又哀求的喊着世王,求着救命。但房间里两个人却都对他不屑一顾。毒圣是解恨是幸灾乐祸,世王却是真正的冷眼旁观。

    眼看毒圣甩着衣袖要离开,世王连忙开口,生硬的语气里已有不知名的悲哀和哀求:“要怎么样你才能不生气原谅我?”

    毒圣站住脚步,却并未回头。世王心烦意乱,又隐隐觉得肚子有些痛,便不耐烦的道:“除了不能拿掉这个孩子,你的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你。只要你不离开我。”

    毒圣忽然觉得自己这一辈活得好凄凉。纠缠了一辈子的人,到头来却对别人的孩子如此的看重和心心念念,又将他们的感情当生意来谈判,这让毒圣忽然觉得人生也没了意思。之前所有的剑拔弩张和意难平气不顺,就这样诡异的没有了。

    他平静的转身,看着她的眼,只问了一句:“你还爱我吗?”

    世王红着眼,坚定又执着的说:“爱,自始至终只爱你!”

    毒圣眼眶酸涩,问她:“那这个孩子能打掉吗?”

    世王瞳孔紧缩,沉默良久,才缓缓摇头,艰难的道:“不能!但除了这个你想要什么都可以!云儿只要你说出来我都能给你。这个孩子生出来也不会对你有什么威胁,你不喜欢他,我们就让他去远远的地方,我保证不让你见到他好不好?”

    毒圣难掩彻底的失望,黯然转身缓缓离去:“你给的我什么也不要,我要的你又不给。既然你还爱我,那就放了我吧。”

    世王身体一晃,颓废的坐在椅子上,愣愣的看着毒圣越走越远,她却怎么也够不到,甚至她再也不能理直气壮的喊他回来,将他抓住。她不能,也不敢。她就那么看着毒圣一步步消失在她的视线中,泪水模糊了眼眶,终于滚落。

    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世王眼底恨意弥漫,却又无能为力,拳头攥的紧紧的,青筋暴跳起来仿若要炸开。她问自己,这样做值得么?孩子真的就很重要吗?重要的过爱情吗?重要的过楼云吗?

    但她没有答案,她给不了自己答案。这个孩子来的意外,是她不忠于楼云的罪证,也是她终于能做母亲的证明。

    她只知道,失去这个意外而来的孩子,她这辈子就真的再也无望做母亲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