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银月国女人的身体特殊到令人发指,谁能想到一个已经七八十岁的女人,竟然还能怀孕!但世王本身看着也就才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倒也不算违和。可终归是年纪大了,世王对身体也摸不准,这个孩子究竟能不能要她甚至自己都不知道。

    毒圣又这么闹腾,世王只觉得精疲力竭,又不能真的和毒圣分道扬镳。她是个占有欲极强的女人,毒圣是她的人,这辈子就是她的人,她不会放过。为了安抚毒圣,也为了知道身体状况,权衡之下,世王想出来一条妙计。

    她让人拦截住毒圣,无视他的冷漠,柔声道:“我知道你不想让我要这个孩子,但你可曾为我想过呢?这个孩子是我这辈子的第一个孩子,也可能是唯一的一个孩子。虽然我并不爱这个孩子,但他既然来到我肚子里,我就有责任将孩子生下来。”

    “关我屁事!”毒圣本以为世王是知错了,想要反悔了,没想到却是这样一套说辞,气得毒圣立刻跳脚。

    “你冷静一点!现在这个孩子才检查出来,还不足两个月,我甚至不知道这个孩子能不能要。我的年龄毕竟太大了,是不是能省下这个孩子还是个未知数,就算生下来了,这孩子是不是健康的也不知道,你就这样跳脚,天天和我争吵,你是想让我死的更快吗?”

    毒圣被堵的哑口无言。纵然嘴上说的再恶毒和决绝。但到底不是轻易就能放下一段爱情的。

    世王见好立刻就上,哀求的道:“你也别和我争吵了,现在你就还和我在一起吧,我们一起去神仙谷找神医,这个孩子能不能生要神医说了才算。如果到时候神医说我各方面都不适合要这个孩子,那我就立刻打掉这个孩子。”

    “如果能生呢?”毒圣不禁眼睛一亮,但还是气愤的问道。

    “如果能生……那就让我留下这个孩子吧。”世王不愿意欺骗毒圣,她想要一个孩子,但她一直想的都是和毒圣的孩子,可毒圣那么倔强和别扭,逃跑了那么多年,她的等待终于将青春耗去,能生的时候她不愿意将就着和别人生,等她愿意的那个人回来了,她也老了。

    原来青春是最消耗不起的,她看着美丽风光,实际上的凄凉又有谁知道?死了之后,送终之人都没有。

    “你耍着我玩呢!”毒圣暴怒,转身就要走。

    世王疲惫的撑着额头道:“你别闹我,如果神医说能生,你还不能接受,那我就立刻放你走,在也不会纠缠着你。就陪我去一趟吧,就当是给我们彼此一个交代。”

    毒圣红着眼睛切齿道:“琴银世,你绝对是我见过的最无耻最可怕的女人!纠缠一生的人,你都能轻易的说出那样的话,就为了一个孽种!你竟然就能轻易的不要我!琴银世,你有没有想过我也会难过和伤心?你想要个孩子,为什么不和我说?别人可以给你孩子,我就不可以吗?如果神医说你能生这个孩子,那你就将这个孩子打掉,我们要一个属于我们两个的孩子不好吗?”

    琴银世重重地叹息:“如果真能那样,我又怎么会执着于留下这个孩子?楼云,我们去神仙谷,现在就走。如果真能如你所说,我当真是求之不得!”

    毒圣的眼睛因为世王的话而晶亮晶亮的。迫不及待的拉着世王就走。

    ——

    神仙谷绝对应该是一个美丽如仙境的地方!

    但当洛芷珩站在这片荒芜寸草不生的地方的时候,她只有一个感觉,穆云诃你老走错地方了吧!

    “这是哪儿啊?”洛芷珩有些恼怒的问。四周都是荒凉的山脉,光秃秃的好像被大火烧光了,贫瘠的简直比蛮荒的难民区还要可怕凄惨。空气中还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刺鼻难闻。

    穆云诃一把抱起洛芷珩,低声道:“我抱着你走比较安全,这里说不定哪块就有危险呢。”

    洛芷珩抱紧他的脖子,很不能接受他们紧赶慢赶的这几天路,竟然就为了来这样一个破地方吗?她提醒道:“那你小心一点。不过这个地方真的会住着一个神医?你确定是仙风道骨的神医而不是鬼?”

    穆云诃好笑的拍了她小屁股一下,道:“在这不要乱说话,说不定那家伙就在哪听着呢。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不能小瞧。”

    洛芷珩大眼睛滴溜溜的乱转,感觉很不可思议,四周一片败落杂乱,一目望去满目荒凉,哪里有什么能藏着探子的地方?总觉得穆云诃有点小题大做,但又觉得穆云诃绝不会骗人,这样想着,她便警惕起来。

    穆云诃抱着她走了很远,但他们好像还一直在原地转圈,走到哪里洛芷珩都觉得是一样的,原地踏步停滞不前。

    她不由得有些慌了:“怎么感觉一直在这个地方乱转?我们会不会是迷路了?”

    穆云诃解释道:“没有,这是障眼法,不要怕。虽然看着是一直在原地走,但我们却是一直在前进的,很快就能到达门口了。”

    果然,穆云诃的话音刚落,洛芷珩就感觉一阵风直面扑来,力量很大,还带着许多的药草味。洛芷珩眯起眼睛,耳边说穆云诃的警告声:“先别呼吸,这些草药味里有毒。”

    洛芷珩大惊,连忙闭上嘴巴捂住鼻子,又将穆云诃的嘴鼻捂住。

    穆云诃没眼含笑,轻轻松松的越过一层屏障,转眼间黑暗过去,光明到来。他们仿佛跨越了黑白交替,刹那间的色彩斑斓。

    “阿珩快睁开眼看看。”穆云诃的声音闷闷的从手掌中传来。

    洛芷珩轻轻眨眼,就有光明散落,猛地睁大双眼,触目之处是一片如诗如画的美景。她惊呼一声,笑了出来:“原来是天外有天啊。”

    可不就是天外有天。要是放着别人的话,走到刚才黑暗荒芜的地方只怕早就已经慌了,绝望了,又怎么都好像走不出来,说不定就死在外面了呢。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洛芷珩崇拜的看着穆云诃,心理面痒痒的,忍不住亲了他一下,觉得他真不是一般的漂亮。

    “掐指一算。”穆云诃心满意足,能得到娇妻一吻他很开心。抱着她前行没几步,便感觉空气中传来了淡淡的香气,穆云诃脸色一变,急忙道:“别呼吸!”

    洛芷珩急忙又捂住嘴巴鼻子,又想帮穆云诃捂住,但穆云诃却躲闪过去,高声道:“晚辈占卜天宫穆云诃,特意前来拜见师叔,还请师叔手下留情。”

    空气中的香味瞬间消失,旋即传来一把有些稚嫩的声音:“占卜天宫的?难怪能走进来呢。你叫穆云诃?那你怀里的小东西也是占卜天宫的人吗?”

    洛芷珩瞪眼,她什么时候成小东西了?更何况这个说话的一听就是小屁孩好吗?说谁小东西啊!

    穆云诃却一点不生气,礼貌的道:“怀里这位是我妻子,我们夫妻二人特意来拜见师叔。对了,我妻子是银月国的皇太孙,说起来还是师叔的玄之女辈的。”

    洛芷珩震惊了,这都能碰上亲戚?

    哗啦一声,空气就这么突兀且诡异的在洛芷珩的眼前被撕开了一条缝隙,然后里面窜出来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凌乱的头发软软的贴在头皮上,湿漉漉的大眼睛里带着戒备,却充满天真干净,露面的小脑袋瓜竟然是一个七八岁小娃娃的样子,且非常白嫩可爱。

    洛芷珩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那小娃娃似乎看见了洛芷珩那张脸也格外的震惊,红艳艳的小嘴张的大大的,几颗小米牙白白的,眼睛瞪得溜圆的样子分外可爱。

    “师师师傅!!”小娃娃尖叫,震惊的差点从那条缝里滚出来,她惊恐的往后看,在回头来看洛芷珩,在回头看,再看洛芷珩,如此反复了十几次,洛芷珩都怕她那颗可爱的小脑袋被扭断了。

    小娃娃才惊呼一声,吱哇乱叫的指着她道:“见鬼了见鬼了!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冒充我师傅的样子!我要去告状,我要求师傅过来打妖怪!”

    洛芷珩嘴角抽搐,真是哭笑不得。被小娃娃的嚣张激的有些恶趣味的道:“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你师傅呢?我就是你师傅,你竟然敢用手指着我,你这是不尊重师傅!为师就是为了试探一下看你究竟能不能认出来师傅。现在看来你完全就认不出来!为师要惩罚你!”

    其实很显而易见,那小娃娃是将洛芷珩认错人了,但能认错就证明洛芷珩和那个人真的很像。所以洛芷珩的恶趣味很成功。

    小娃娃果然被洛芷珩的话给惊到了,一张小脸惊疑不定的:“你你你真的是我师傅?”

    白嫩小手扭啊扭的,害羞又惊慌的偷瞄她,一副做错事情的样子,嘟着小嘴要哭不哭的,可爱极了。

    洛芷珩恶趣味得到满足,刚打算放过小丫头,就见小丫头忽然抬起头,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声音嫩嫩的大喊:“你不是我师傅!我师傅刚刚明明在后山采药!你骗人!”

    “哎哟,还挺聪明的嘛。”洛芷珩笑出声来,算是承认她不是师傅。

    那小娃娃气急败坏的,小手胡乱的揉着眼睛,嘀嘀咕咕的:“骗人骗人骗人!师傅说外面来的人都是骗子,要毒死,要毒死要毒死……”

    小娃娃不停的重复要毒死几个字,洛芷珩汗颜,连忙看向穆云诃。穆云诃一脸的幸灾乐祸,拍了她一下,道:“让你惹祸,这下快被毒死了吧。”

    “那怎么办?这孩子是不是脑袋有点……”洛芷珩指指脑袋,表示这孩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穆云诃摇头,将她放下来,从洛芷珩头上摘下来一直精致的珍珠珠钗,在前面摇晃个几下,那小娃娃的眼睛都直了,不停的盯着珠钗,一脸喜欢想要。穆云诃笑道:“你让我们进去,这个东西就给你了好不好?”

    “不行!师傅说不能让任何人进来神仙谷哦。”小娃娃奶声奶气的道,还一边摆动着一根胖乎乎的小手,可爱萌到了极点。

    洛芷珩简直喜欢的不行,心里忍不住的想,若这个孩子是我的该多好?我的孩子能不能也有这么漂亮可爱呢?

    穆云诃又从洛芷珩头上摘下来几只发钗,you惑道:“只要你让我们进去,这些就全都给你了。”

    “这个……”小娃娃两个小食指互相纠缠,一脸苦恼迟疑的样子。

    穆云诃又加了一对耳环,继续you惑道:“这些都给你!你看我们不是坏人,你看我妻子长得和你师傅那么像,就是因为她是你师父的后代啊。你师傅不是坏人吧?”

    小娃娃立刻认真且虔诚的点头。

    穆云诃笑得跟狼外婆似的道:“这就对了啊,你师傅不是坏人。你师傅的亲戚也不会是坏人啊。我们是来见你师傅的,他看见我们会很开心,你让我们进去的话,你师傅一定会夸奖你的。”

    小娃娃迟疑的小脸立刻爆发出了一片光彩,惊喜的道:“真的吗?”

    “你要相信占卜神官的话,我不会骗你的啊。我要是坏人的话,那外面的幻影阵我就绝不会走出来了,可见我们都是好人啊。”穆云诃继续you惑。

    小娃娃那脆弱的心理防线终于崩塌,立刻伸出白嫩嫩的小手,将穆云诃手中的东西都拿走了,动作极快,洛芷珩都眼花缭乱了。心里一阵叹息,没想到穆云诃竟然还有这样一面,怪蜀黍和小萝/莉么?

    他俩跟着小娃娃进入裂缝,进去之后才看见又是一片不一样的美丽景致,在外面看着是小娃娃的孩子,可是当和她站一块之后,洛芷珩郁闷了,这里是要颠覆到何种程度?这小娃娃明明哪里都嫩呼呼奶声奶气的,可为什么比她还高?!

    一张娃娃脸,一把娃娃音,一身嫩皮肤,偏偏身高惊人!这里是逆生长么?

    “别大惊小怪的,这里的每一个人你都不能小瞧,他们看着小,但实际上都比我们要老很多,最年轻的估计也有五六十岁呢。”穆云诃低声在洛芷珩耳边道。

    洛芷珩倒抽一口冷气,这里难道就是传说中能让人长生不老的仙境天宫吗?

    小娃娃将它们领到一座宫殿前,指着宫殿大门道:“你们就在这里面等着吧,我先去找师傅回来哦。”

    巨型小奶娃蹦蹦跳跳的走人,洛芷珩和穆云诃就等在那,看着四周云雾缭绕的美景,空气都让人舒服的感到满足,她笑道:“这里很适合养老,我们老了的时候要是能在这里,那就好了。”

    穆云诃摸摸她的脸蛋,笑道:“能的,只要你喜欢。”

    “对了,既然你师傅知道神医在哪,那当年你有病的时候你师傅怎么不带你来见神医啊?你师傅自己也没有露面。”洛芷珩蹙眉道。

    穆云诃无所谓的笑道:“师傅那时候实在回不来,而且一切都是命。神医的事情外面流传的太多,但却都不是真的,因为神医一直没有出现在人间过,没有人知道神医究竟是什么样的。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医术有多高明。神医是不能离开神仙谷的,一旦离开了就会有生命危险。这次师傅走的时候告诉了我,怎么才能找到神医。”

    “真复杂。”洛芷珩下定论了,又满眼期待的拉着他的手问:“那你说我们来找他,能不能有个孩子?”

    “一定能的!”穆云诃心里也没底,虽然洛芷珩身体现在恢复的不错,但当年的坠崖和流产,对洛芷珩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那是无法弥补的。只希望神医真的管用。

    他们好像等了很久,但这里没有能让人分清时间的标志,洛芷珩累了就坐在地上,等的腰酸背疼,实在忍不住问道:“等了多久了啊?怎么还不回来?”

    穆云诃蹙眉:“应该有两个时辰了,可是这里的天色却一点也没有变化,这个很奇怪。”

    正说着,不远处就见那小奶娃蹦蹦跳跳的回来了,一脸开心的对他们招手笑道:“喂,你们快过来,师傅说让你们跟我去见她啊。”

    洛芷珩激动的站起来,穆云诃拉着她走过去。他们在距离奶娃娃十几米的地方忽然踩空!身体瞬间失去平衡,两个人都被一股力量拽着向下坠去。

    关键时刻穆云诃抓紧洛芷珩,身体瞬间悬浮在空气中,而后抱着她快速上升。

    地面上那小奶娃欢快的大笑着:“两个大骗子!竟然敢欺骗我。师傅知道来人了根本就不高兴的,还骂了我一顿,呜呜,好伤心,师傅骂人,我就杀人!”

    “呃!啊啊啊,你们怎么上来了?你怎么可能会飞?!”奶娃娃被突然从下面飞上来的两个人吓得魂飞魄散,跌跌撞撞的向后退,惊慌尖叫:“救命救命!师傅救命呀!”

    番外来了,今天还有一更哈,画纱立刻去写,很快就来。悍妇番外快要完结了,宝们注意画纱新文哦,开新文会立刻通知大家的!求推荐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