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来也!”稚嫩的声音脆生生的响起,从没想过小魔头的声音会这么美好过。舒悫鹉琻

    洛芷珩猛地抬头,便见那小小的孩子正踉踉跄跄的跑过来,赫然是冲着神医去的,洛芷珩瞳孔紧缩,眼前的神医已经是疯癫的状况,谁也不认识谁了,那惊人的力量就连大人都无法抵抗,何况一个小小的孩子?

    想到这孩子即将遭受的遭遇和痛苦,洛芷珩心口不可抑制的剧痛起来,就仿若心口子里被硬生生的挖走了一块肉,那疼,简直能瞬间要她的命。

    “别过来!”顾不得肚子的疼痛,更或者洛芷珩在那一瞬间完全就忘记了肚子里的孩子,挣扎着站起来,想也不想的就冲了过去。

    她在那一刹那的想法,只有一个,她不想让那个孩子死,不能让那孩子再一次死在自己面前!

    三方人,纷乱争斗中彼此靠近,越是靠近就越是危险,但每一个人都没有想过要逃离开。

    世王大惊失色,却一个不留神就没有抓住洛芷珩,眼睁睁的看着洛芷珩如同离铉的箭一般射/了出去,她也不多想的跟着冲了出去。

    神医一脚踹在了毒圣的胸口上,毒圣倒飞而去,神医飞起来踏在毒圣的胸口上飞向洛芷珩。她掌心向上狠戾的气势在她手掌间肆意纵横,轻易就能将洛芷珩的小脑袋拍碎。

    “娘快闪开!”小娃娃尖叫着,小短腿再怎么快也赶不上大人的速度,她急红了眼,一下摔倒,重重地趴在地上滚了几圈,嫩呼呼的小脸上立刻出现了一片红很,嘴里呜呜小声抽泣着,大大的眼睛却依然惊恐的看着洛芷珩,生怕神医真的拍碎了洛芷珩。

    洛芷珩看见小娃娃摔倒,看着她大眼睛里盈满的泪光,心痛到无以附加。那种感觉太陌生了,她前所未有,只觉得自己的心头肉被人欺负了,又怒又惊又痛,整个人都十分狂躁,刷地一声抽/出手杖,战刀出鞘,锋芒毕露,直指神医。

    初交锋,寒气逼人煞气冲天的战刀划过神医的面颊,神医一个机灵灵巧的躲过,这才险险的躲过了被人一刀毁容的险境,但她的头发却被洛芷珩的宝刀削去一大撮。

    神医暴怒,咆哮道:“践人,看在你我同宗同源的份上,我给你机会让你归入我们下,你不知好歹不说,竟然还敢伤害我,你找死!”

    洛芷珩冷冷的抿唇,不客气的道:“你要杀我,难道我还要跪在地上将脑袋给你让你随便砍?笑话!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女人,发起狂来竟然是如此的不可理喻!我本将你当恩人看待,但你却要毁我,毁我对你的感恩,我洛芷珩又岂是那能坐以待毙逆来顺受之人?”

    “好,好一个洛芷珩!我能让你有个孩子,就能让这个孩子没有!和我作对,我便不让你死,却也要让你生不如死!”神医暴怒,诅咒一般的恶狠狠的道。

    洛芷珩却丝毫不惧,她的目光越过神医,看向那个正坐在地上泪眼蒙蒙的孩子,心窝子里一抽一抽的疼着,恨不能将那孩子抱进怀里狠狠的疼爱温柔的呵护,忍受不了她受一丁点委屈,见不得她受一丝伤害。就好象,就好象那孩子就是她的孩子一般!

    神医趁着洛芷珩分神的瞬间,再度出手,洛芷珩暗惊于心,身体有极大的不适,却提起精神来抵抗神医。双方力量悬殊之下,洛芷珩难免落于下风。世王此刻也加入战斗,才让洛芷珩没那么疲惫。

    小奶娃连滚带爬的站起来,又冲过来,小炮弹似的直直的冲到了神医身后,小手里有亮晶晶的一根针,小孩对着神医的屁股一把扎了下去。

    神医疼得嗷的一声大叫起来,想也不想的回身就给了孩子一掌。那孩子娇小的身子立刻倒飞出去。

    “不要!”洛芷珩目眦欲裂,尖叫出生,狂追过去。

    神医因为那一针而脸色苍白,战斗力大大减退,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但见到洛芷珩从身边飞过去,她还是下意识的想要给洛芷珩一掌。世王哪里能让,扑过来阻止,但这一掌还是打在了洛芷珩的脊背上。

    掌风太快也太过凌厉,洛芷珩又全然没有反应,当即便一声惨叫,半空的身子就重重地跌入地面。

    惊险万分的场景只发生在那电光火化的一刹那,世王毒圣胆战心惊怒火中烧,纠缠着神医痛下杀手。

    洛芷珩眼看着就要落地,那一下摔下去,只怕这个孩子……是怎么也保不住了。

    狂风也就在那一瞬间骤然四起,洛芷珩的身体被风接住,眨眼间便落入了熟悉的怀抱,整个身子都被卷进了那怀抱之中,温暖宽厚可靠的感觉回来,洛芷珩瞬间有些热泪盈眶,一手护着肚子,仓促的抬头,迎上了那双暴戾阴冷的漂亮眸子,委屈一瞬间涌出,哽咽开口:“云诃,我们的孩子!”

    穆云诃表情瞬间风云变幻阴云密集,仿若下一刻就要摧毁天地。紧紧抱着她,又不敢弄疼她,那么渴望确认这个孩子还在,还安安稳稳的在洛芷珩的肚子里,却又那么恐惧的不敢看一眼她的肚子!就那么僵硬着,穆云诃觉得自己的心跳,又一次因为怀里的女人而紊乱了。

    “不要紧,我们还会有孩子……”沙哑的晦暗的嗓音有着浓浓的疲倦和沉痛,表情明明是笑着的,嘴角明明是张扬的,可那灰暗的眸光,沉重的嗓音,还是暴露了穆云诃的痛!

    洛芷珩猛地抓住穆云诃,急得快哭了:“我们的孩子还在的,他还在的,可是肚子好疼,云诃你救救他,救救我们的孩子!”

    穆云诃灰暗的眼睛骤然明亮,带着一万分的小心和惊喜,连忙抱起她向后走去,口中大吼:“师傅快点看看阿珩怎么样了!”

    洛芷珩仓促抬头,便看到那边赫然是一个驾鹤而来的老者,慈眉善目的样子此刻竟然是一片严肃,甚至是有些阴沉的,而他的怀里正抱着一团小小的人影。

    洛芷珩的心瞬间放下一半,连忙呼唤道:“宝宝!”

    老头怀里的孩子听见洛芷珩的呼唤,立刻如同受伤离开母亲的小兽一般,听到母亲的呼唤猛地抬起头,满眼的惊恐和依恋。

    洛芷珩的心瞬间就好像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揪住了,疼得无法呼吸,迫不及待的让穆云诃快点,刚到他们面前,她便伸手去抱孩子,那孩子更是早就扑向了她的怀里。

    两个人这生离死别又相见的模样,让穆云诃十分不解,又因为担心洛芷珩的身体,穆云诃伸手阻拦了一下,生怕那虎头虎脑的孩子伤到洛芷珩。

    可谁知道,他刚刚阻拦了一下,洛芷珩和那孩子一大一小两把好听的声音就不约而同的响了起来:“让开!”

    穆云诃瞪眼,俩不知好歹的小东西,他反而里外不是人了?

    俩人哪里还顾得上穆云诃,立刻抱在了一起,难舍难分的姿态真的仿若母女。洛芷珩甚至在那一刻就觉得,这都是理所当然的。莫名其妙的感觉来的强烈,但洛芷珩却丝毫不愿意排斥和抵抗。这就是她的孩子吧?是她那个无缘见面的孩子?

    明明是个小魔头,明明无厘头的叫自己娘,明明相处的时间不长。可她就是无法拒绝这个孩子,从她第一次向自己要东西,从她第一次缠着自己叫娘,从她第一次抱着自己不放手,她就再也不忍心伤害这个孩子了。

    哪怕后来这个孩子又那么令人头疼的磨人时候,她嘴上牢骚,心里却那么的纵容。

    母女天性,那一瞬间这孩子不顾一切的扑过来,洛芷珩的心就没有停止过疼痛。

    “小坏蛋,那么危险你怎么能跑过来?可有哪里受伤了?”现在想到神医那一掌,洛芷珩还心疼的直哆嗦,不由得拉着孩子仔细检查。

    小奶娃红着眼圈,一双小手牢牢的抱着洛芷珩的胳膊,奶声奶气的哭道:“娘别不要宝宝,宝宝再也不要离开娘了。”

    洛芷珩浑身一僵,不可思议的看着孩子:“你说什么?”

    其实小家伙也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但她的心中就是这样想的,就好象她知道洛芷珩是她娘,她知道洛芷珩离开过自己,还离开了那么久,她知道自己好孤独好不开心,她知道洛芷珩舍不得她也疼爱她一样,她就是知道,却不知道为什么会知道。

    软软的将小脑袋放在洛芷珩的肩膀上,蹭着她的脸颊,奶娃娃糯糯的道:“宝宝不要和娘分开,好疼好疼,娘陪宝宝。”

    洛芷珩满眼惊骇,僵硬的抱着孩子,抬头看着穆云诃,她眼中的惊骇清晰的传递给穆云诃,穆云诃眯起眼,想到某种可能,表情也在瞬间骤变!

    番外来啦,今儿画纱还要出门,早早爬起来码字,嘎嘎嘎,起早的感觉真心好。群么么宝们哈,最近几天会开新文开群,宝们请关注画纱的留言哈,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