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49 您老是驴吗?
    穆云诃仔细看着那孩子的小脸,表情变幻莫测,让人看不出来他究竟在想什么。

    洛芷珩泫然欲泣,脑子里有根弦几乎绷不住的快要断裂。她是觉得不可思议,又觉得不太可能,但私心里她竟然升腾起来一股浓浓的喜悦和期待。那种能否失而复得的心让洛芷珩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杀了你们,所有男人都该死!”神医忽然传来的尖叫声打断了两个人的思量。

    穆云诃猛地回头,目光阴沉,抬手便是大杀招。却听穆云诃的师傅大喝一声:“云诃住手!”

    “师傅?这个女人疯了,她竟然要杀了阿珩!”穆云诃怒不可遏,纵然是他的师傅,但如果敢在这个时候阻拦他,他依然会翻脸。没有人能比阿珩更重要,没有人!

    老头眉眼中有着深沉和痛,无奈的看着那杀过来的依然美丽如初的女人,颤声喊道:“娉婷!”

    神医的身形骤然一僵,错愕的看着对面那满头白发的老头,一时之间没有看出来是谁,惊怒的叫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是谁?”

    老头下了白鹤,微微佝偻的脊背似乎努力的想要伸直,但奈何他的年龄在那摆着,走到神医对面的时候停下,老头仔细看着神医的样子,眼神里不是不悲戚的,甚至声音有种莫名的哽咽:“我是韶峰。”

    神医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老头,好半晌忽然大笑起来,笑声悲痛又嘲笑,指着老头不屑的怒道:“韶峰?就凭你?你当我是老糊涂了吗?韶峰是占卜天宫的人,他可以长生不老,他的容颜永远也不会改变,你这个老不死的,难看的让人恶心,竟然还敢说你是韶峰?你找死不成!”

    人世间最大的悲哀可能就是曾经的爱人在面前,他们明明彼此注视,但对方却不认识自己了。

    老头此刻最大的悲痛就是如此。他颤抖着手,将一串珠子从怀里拿出来,古朴陈旧的珠子,看着就充满沧桑之感,静静的摊开在手中,老头看着神医,沧桑的双眼洞察世间万物却敌不过爱人眼中陌生带来的波涛汹涌。

    “可还记得这串珠子?当年你亲手放系在我的手腕,你一颗一颗亲自摘踩的珠子。纵然你不认得我了,但这串珠子,你总该是认识的吧?”

    神医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那串珠子,当珠子出现的瞬间,神医便如同被钉住了一般,愣愣的,惊愕的,不可置信的,甚至是哀伤的。

    伸手接过来,仔细的摩挲着陈旧珠子上的纹理,神医猛地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老头,嘴唇颤抖,忽然疯了一样的拉着老头离开,眨眼间就消失不见踪影。

    洛芷珩肚子疼的眼冒金星,却还舍不得放开怀里的小娃娃。

    穆云诃本想跟过去,但一想到洛芷珩,他就哪里也不愿意去了。仔细的抱着洛芷珩和怀里的孩子,找个地方给洛芷珩安胎去了。

    不过是两天的时间,一切就都好像天翻地覆一样的改变。那喜怒无常阴晴不定的神医,此刻竟然是见人就笑,还笑的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让洛芷珩等人集体不适应,伸直还觉得毛骨悚然。

    本来一个世王,有事没事的叫毒圣媳妇爱妃,就够让人无语纠结的了。现在多了一个神医,满嘴就爱叫老头相公,亲亲热热的还充满依恋,虽然长得年轻,但也架不住人家知道她的真实年龄啊,一大把年纪了,整日里还好像个恋爱的小姑娘似的,真的让人受不了!

    最让人浑身鸡皮疙瘩不断的还有老头的年纪,一个那么老,一个那么年轻,在一块跟祖孙恋似的,跨越了不知道多少个鸿沟和年龄段,看的人实在胃疼。

    洛芷珩怀里抱着小娃娃,古怪的看着穆云诃:“你师傅……竟然还有这么一段情史,真是佩服佩服。”

    穆云诃嘴角抽抽,将两个人一块揽到怀里,摸摸怀里小奶娃的头顶,柔声道:“那是师傅的事情,你别笑话他们了。咱们也有老的时候,等到那时候,咱们的感情难道会不好吗?若我们感情好,也会被别人笑话,你到时候可怎么办?”

    洛芷珩哼了一声,狠狠的亲了一下怀里的小家伙,惹得小家伙咯咯的笑,搂着她的脖子撒娇。软软的小东西让洛芷珩心都软了,不由得温柔说道:“我才不管别人怎么看,只要我能和你在一块,看着我们的孩子健康长大快乐幸福,我就心满意足了,别人的看法不重要的。”

    穆云诃满眼温柔:“我也是如此想的。只要能和阿珩在一块就好。”看了眼怀里的孩子,穆云诃眼底有些担忧:“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保住了,但也不能总是受累,不如就将孩子先放下吧。”

    小姑娘一听要把她赶出娘亲怀里,立刻不干了,瞪大了眼睛,鼓着嘴巴叫起来:“屁股痛痛,哪里都痛痛,娘不要丢下宝宝,宝宝好痛痛。”

    洛芷珩又好气又好笑,这么明显的撒娇耍赖当她看不出来是怎么的?可面对着小娃娃的撒娇,洛芷珩就是狠不下心来呵斥她,抗拒她。纵然现在还不知道这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洛芷珩就是认定了,这个孩子就是她失去的那个可怜的孩子。

    可终究是无法解释这种匪夷所思的境遇和状况,洛芷珩也不好说开了。

    “好,娘抱着你,不让你离开,宝宝乖啊。”孩子没有名字,但却一口咬定自己叫宝宝。这让洛芷珩很费解,但洛芷珩却也愿意这样叫她。

    小奶娃闻言露齿一笑,对着穆云诃送去一个洋洋得意的小眼神。

    穆云诃只觉得可爱极了,父爱泛滥时期的他,自然是对这种萌物没有抵抗力的。也就由着他们俩去闹腾了。

    等孩子睡着了,洛芷珩小声的对穆云诃道:“找个时间去问问啊,这孩子究竟怎么是怎么回事?神医一定知道的。”

    穆云诃眼神暗沉,也有些忍不住,点头道:“放心吧,那俩人这都好几天了,也该腻歪完了,我找个机会问一下神医。”

    洛芷珩好笑道:“没想到神医发疯竟然和老头有关呢,他俩也是一段孽缘。神医的师傅也真是个老混蛋,竟然为了逼迫神医和老头分手,而陷害老头,让老头见不到神医,还让神医以为老头不守诺言。这么多年竟然患了那种病。也真是可怜的。”

    穆云诃冷哼一声道:“就算是可怜又能怎么样?她差一点害了你害了我们的孩子,就凭这一点,我就有足够的理由让她去死。”

    洛芷珩感叹一声道:“那是之前,现在可不行了。她可是摇身一变就成你师母了呢。”

    洛芷珩又笑起来,故意气穆云诃的样子,穆云诃又爱又恨的拉过来她狠狠的亲吻她的红唇,两个人都有些动情,又连忙刹闸。

    穆云诃出去透口气,便看见老头正给白鹤刷毛,他走过去道:“今儿个怎么没看见你的尾巴?”

    穆云诃对他师傅向来没什么好脸色,尊敬也是放在心里的。老头早就习以为常,主要是老头自己也不着调,闻言就瞪眼道:“那是你师母!别没大没小的。”

    “嗤!你俩成亲了吗?”穆云诃嗤之以鼻。

    老头被呛得差点流泪,板着脸怒吼道:“怎么着?来和你师傅打架来了是吧?你小子翅膀硬了啊,竟然还敢拿你师傅撒气!不就是差点害了阿珩那丫头吗?那你师母不后来还帮忙保住你儿子了吗?你别没完没了啊。”

    穆云诃冷笑道:“是啊,是帮了好大一个忙。可我就不知道那女人是怎么样的蛇蝎心肠呢!明知道阿珩对失去的那个孩子有多愧疚和思念,明知道我们有多迫切的想要一个孩子,想要弥补曾经失去那个孩子的心,明知道我们和那个孩子还有一段缘,却什么也不告诉我们!就这么看着我们傻子一样,和自己的孩子面对面,却还不知道那就是我们的孩子!”

    穆云诃眯起眼睛,凌厉的目光,狠辣的语气:“最可恨的还是,那女人竟然差一点当着我们的面,杀了我们的孩子。她竟然敢让我和阿珩的女儿再一次面临死亡!”

    老头被穆云诃那满身的煞气给骇住,反应过来,连忙掐指一算,不由得眼珠子差一点的掉出来,哆哆嗦嗦的道:“怎、怎么可能?怎么会是这样?!”

    “震惊吗?我更震惊呢!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但这件事情,你和你那个死老太婆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还有,死老太婆这么多年来竟然奴役我闺女这么久,这笔帐在咱们也要算个清楚!”

    老头哑口无言,清咳一声道:“那我帮你问问她,也许她也不知道那小娃娃就是你和阿珩那个失去的孩子啊?”

    穆云诃狠戾一笑:“不知道?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就算以前她不知道,但阿珩和那孩子相处的这一个多月里,她就有无数个机会可能知道,她一定知道,但她就是不说!她的心机如何,当我是傻子吗?不就是想要有双重保险,想着用我媳妇和肚子里的孩子,还有我闺女,一块要挟我,让我将你弄来吗?主意打到我身上可以,但这么算计我老婆孩子,她就要付出代价!”

    老头怒了:“穆云诃不带你这样的!你这是卸磨杀驴!”

    穆云诃冷笑,淡淡的道:“您老是驴么?不然怎么找头母驴来相爱!”

    番外来啦,求推荐票嗷,这几天准备开新文中,求关注啊喂,虎摸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