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53 大打出手
    穆云锦明显的利诱,其实对着一个小家伙来说实在没什么*力,小东西才丁点大,知道你说什么才有鬼呢。但穆云锦偏偏不这样想。

    这是穆云诃和洛芷珩的孩子啊,这父母两个人都不是一般人,血统更是一个比一个高贵,那他们的孩子必然也是人中龙凤啊。没看小家伙一张嘴就知道叫舅舅吗?说明聪明!既然你那个叫舅舅,那就一定也能叫大伯!

    他是小丫头的亲大伯,是出了父母祖父母之外最亲的最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能不认识他?笑话了!

    当然,穆云锦的最大的心思,也有点阴暗,那就是一定要压过洛芷芜。他要让洛芷芜知道,什么才是血脉至亲,这孩子可是和他一个姓氏的,自然对他更亲。

    洛芷芜哪里能不知道穆云锦那点小心思?当下就鄙夷的将目光送过来,冷冷的笑着,却不开口,但心里也挺担忧宝宝会真的叫出来,他可是宝宝的亲舅舅,怎么能和穆云锦这混蛋一个级别待遇?

    大人们的目光都新奇期待的看着宝宝,小丫头可能没有见过这么多人类,眨巴着大眼睛,小手含在嘴巴里,毕竟是个小奶娃,还是很茫然的,歪着头打量面前这个笑得很奇怪的大人,张张嘴却只吐出来几个泡泡,然后小脸一扭,小头埋在了她爹的肩膀里,吭哧着不愿意出来。

    众人都愣住,这是怎么个意思?

    洛芷珩被自家姑娘的动作逗得笑个不停,扶着腰拍拍女儿的小屁/股,佯怒道:“坏孩子,怎么不理你大伯?快点看看大伯。”

    洛芷芜幸灾乐祸的道:“阿珩别为难我宝贝外甥女,人都说小孩子的眼睛是最明亮最纯洁,最能看见人世间污/秽和不洁的。以前我还不信,但今儿个我真的信了。”

    穆云锦本来面子就有些挂不住了,闻言真是勃然大怒:“洛芷芜你混蛋什么意思?给老子把话说清楚了。”

    洛芷芜不怕事大的嚣张道:“什么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老子是外甥女都不待见你,可见你这人有多做作恶心讨厌!连小孩子都不乐意看见你那张脸,你还有什么勇气继续活在人世间啊?”

    穆云锦挥起拳头朝着洛芷芜砸去,怒道:“老子是侄女,自然是向着老子的。要不是你这混蛋太恶心,面目可憎的吓坏了我侄女,我侄女也不至于刚刚醒来,就这样怏怏的。都是你害得。”

    眼看这俩人大打出手,洛芷芜不仅不惊慌,反而还斗志昂扬,愤然迎上。众人一阵兵荒马乱,呼叫劝架拉架,场面瞬间变得混乱。

    洛芷珩几乎傻眼了,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这几乎被折腾冒烟的热闹场面,直到喉咙觉得难受,才咳嗽着清醒过来,转身茫然的问穆云诃:“这是怎么的了?怎么好端端的却带起来了?”

    穆云诃其实看热闹正看的欢快,就连他怀里的乖女儿都扭过小身子,不错眼珠的看好则混乱的场面。以前洛芷珩真的没有好好观察过,此刻一看那一大一小两个人,那表情那笑容那眼神还有那姿势,竟然都让人有种违和感的如出一辙。

    这就是生命的奇妙,这就是血缘的神奇。

    洛芷珩看得有些痴了,只觉得眼前这一幕,当真是让她用什么都不会换的。

    穆云诃目光移来,刚好撞/进洛芷珩的瞳子里,疼爱笑道:“阿珩看着他们可是有趣?你看咱们女儿,竟然也看得津津有味呢。这小小的孩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心眼,看她这小样子,竟然是能看明白不可?”

    洛芷珩目光恍惚了一瞬,闻言看向女儿,只见女儿大大的眼睛竟然有种放光的感觉,捧着自个的一双小手,正看得美滋滋的。也忍不住笑道:“说的是呢。我女儿难不成是真的能看懂大人们在做什么?”

    两个无量的夫妻,竟然不管那群打起了罗圈架的哥哥们,反而为了女儿能看热闹,能仔细的研究女儿,恨不得那两位大哥多闹腾一会。

    妖娘从战场里被推出来,当场便发飙了,掐着要尖叫道:“洛芷芜你是要杀死你的儿子吗?你竟然将我推出来!我肚子好疼!”

    洛芷珩嘴角抽/搐。大姐啊,奶娘能别闹了吗?看你那站的四平八稳的,吼的中气十足的,您还肚子疼?您别嗓门太大了嗓子疼才好哟。

    果然战场里面不平静了。传来了洛芷芜的怒吼:“穆云锦你这个王八蛋!竟然敢暗/害我媳妇!你嫉妒老子比你现有儿子是吧?你嫉妒老子好命是吧?老子今儿要不将你打得你老子都不认识你,洛芷芜三个字就倒过来写!”

    只听穆云锦嚣张的声音也随之响起:“你个龟儿子!老子怕你才怪!来啊,老子才就看你不顺眼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双方僵持不下,于是战况更加激烈!

    不一会南玉儿也被推了出来。南玉儿柔弱的扶着桌角站好,喘着粗气脸色煞白,求救的看向洛芷珩:“珩儿姐姐你快帮忙啊,不能让他俩就这么打下去啊。”

    洛芷珩干巴巴的笑了两声,实在不好意思,只想着孩子了,竟然忘记你们了。不过洛芷珩善于遮掩自己,立刻便投入状态,紧张担忧的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个情况?他俩怎么说打就打起来了?刚刚还好好的呢。俩人经常这样吗?”

    南玉儿和妖娘脸色都很难看,但更多的却是无奈和哭笑不得。

    妖娘快言快语的道:“也不知道这俩玩意究竟是撞了什么邪!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俩一见面就这个德行,真不让人省心。非要什么都争个高低,争个你死我活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从哪里结仇了。我和玉儿屡次劝说,反而惹了一身的不是。真是……无聊死的两个人。”

    南玉儿也是一脸担忧的道:“是啊,不知道他们怎么就好像乌眼鸡似的,见面就要掐个你死我活的。本来都是亲人啊,总这样可怎么是好呢?珩儿姐姐,你快劝说一下吧。”

    洛芷珩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哭笑不得的问:“让我帮忙,但总要知道他俩究竟是为的什么这样争论不休啊?”

    妖娘觉得很丢脸,恨声道:“还能是因为什么?今儿个一定是因为这小东西了。小家伙只叫舅舅不叫大伯,俩人一个称心一个自然就不如意了。你看着吧,从今儿开始,你这小闺女,就是这俩家伙争斗的由头了。以后有你们烦恼的。”

    洛芷珩飞快的看了眼穆云诃,见穆云诃正津津有味的看热闹,不由得头大。孩子他爹竟然还有闲心看热闹,不知道他女儿马上就要成为两位长辈的争/*对象了啊?

    洛芷珩也不能加入战局,只能高声喊道:“二位大哥,你们停手吧,这样打下去多伤和气啊。”

    没人搭理,且那俩人还越战越猛,隐约的还有各种壮观的言辞蹦出来参与作战。

    洛芷珩看着眼花缭乱的画面,只听见嘶啦一声,不知道是谁将谁的衣服扯碎,顺便给了谁一下子,又觉得眼前一晃,就看见谁挨了一掌。如此你来我往,如此礼尚往来,如此争斗不休。洛芷珩觉得,这个地方实在是儿童/不宜!

    她闺女有个好争斗的老娘,有个维系天下太平的老爹,已经注定她的骨子里充满战斗细胞了,在整天里耳濡目染这样激烈的战斗直播,实在是容易将她闺女教导成另一个女土匪。

    这可实在不行!

    悄声对穆云诃道:“咱抱着女儿赶快撤吧,此地不宜久留。”

    洛芷珩决定跑路,穆云诃当然不会反对。抱着孩子大大方方的就往外走,一手还仔细的搀扶着洛芷珩。

    妖娘和南玉儿一看洛芷珩夫妇竟然二话不说逃之大吉了,立刻不干了,妖娘大喊道:“你俩上哪去啊?不管我们了啊?”

    “就是呀,他们这样打下去可怎么是好?我好害怕。珩儿姐姐你别走啊。”南玉儿都带上了哭腔。

    说也奇怪,那两个本来打得难舍难分,亲大爷来了也不认识的人,竟然立刻分开了,异口同声的叫住洛芷珩二人:“你们不准走!把孩子留下!”

    洛芷珩怒气突起,你俩作妖就死紧作去,竟然还想留下她闺女,还敢理直气壮的。她看这俩货不是作妖,是作死!

    满眼怒气的猛地转身,却忽然僵硬住表情,错愕的看着那俩货。

    之前明明还衣冠楚楚的两个俊儿郎,哪知道不过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两个乱七八糟的乞丐。那衣服破乱不堪,俩人脸上身上都挂彩了,嘴角带血,眼角乌青,头发凌乱。此刻还都微微急/喘,足以让人知道这俩人刚刚打仗斗狠是多凶猛。

    洛芷珩眼角直跳,猛然间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俩人至于的吗?就为了较真,就为了争斗,竟然连身份脸面都不顾了!可笑!

    “荒唐!你们两个不觉得自己很荒唐吗?”洛芷珩话一出口已经带上了凌厉薄怒。

    妖娘条件反射的神经紧绷面容严肃,迅速立于洛芷珩身侧。南玉儿更是敬畏躲过惊吓,缩在一旁不敢吭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