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56 惹祸 画纱新书推荐
    最η新し章%节请搜索√【屋︴檐i下文學網】]“打啊!舅舅家有,揍他脸!”

    “哇!舅舅好厉害!打他!”

    “快躲开舅舅,他偷袭!”

    随着孩子稚嫩紧张兴奋的大喊声,穆云锦和洛芷芜的战斗进入了白热化。穆得珠小朋友明显是拉偏架,而且还如此的明目张胆。这让穆云锦很是火大和憋屈。暗道小白眼狼!居然胳膊肘子往外拐。

    砰地一拳,随着穆得珠的话音儿刚落,洛芷芜不仅躲过了穆云锦的拳头,还给了穆云锦一拳。穆云锦被打出了火气,阴冷的瞪着洛芷芜道:“让一个孩子给你当眼睛,你也不觉得自己恶心!”

    洛芷芜挑眉得意笑道:“有什么好恶心的?那是我家乖宝贝,给她舅舅当眼睛有何不可呢?倒是你,孤家寡人一个,现在知道难受了?看你还敢和我较劲,我有帮手!”

    小宝贝听不太懂,但这并不能阻止她这个小人精会猜测和有眼色。见洛芷芜对她笑,小家伙立刻给了洛芷芜一个大大的笑脸。小家伙心里是想,让舅舅给自己当打手,总是不好意思的,要对舅舅更好哦。

    穆云锦的气不打一处来,竟然忽然出手,凌厉的罡气瞬间震断了穆得珠小朋友的秋千绳索。瞬间秋千*,刹那的惊险让穆得珠尖叫出来。不受控制的下坠中,穆得珠大大的眼睛死死的睁大,恶狠狠的瞪着穆云锦。

    穆云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震断了绳索。他是生气,却从未想过要伤害小家伙。见状惊得头皮发麻,连忙冲了上去。

    这孩子可是穆云诃和洛芷珩的心尖子,决不能有事。

    而距离穆得珠最近的洛芷芜,早就已经眼疾手快的冲上去了,在秋千落地之前,一把抓住了穆得珠的衣领,将小孩子抓进了怀里。

    空气中瞬间静默,好半晌,穆得珠惨白着小脸,哇地一声大哭出来。还死死的抓着洛芷芜的衣领,泪如雨下。可见这孩子是真的被吓到了。

    洛芷芜从没见过古灵精怪的穆得珠哭成这样,早已吓得手忙脚乱,凌凌乱乱的哄着晃着,还用最不客气的目光瞪着穆云锦。

    穆云锦也不客气的瞪回去,可穆得珠那撕心裂肺的哭声,让他苦不堪言,也不敢在靠前。

    ——

    花园里的洛芷珩早就昏昏欲睡了,一旁七碗轻手轻脚的打扇,晶莹的葡萄在白瓷碗中更显得晶莹剔透。日光落下一片光幕,让洛芷珩的周围一切都染上了一层光辉与柔和。

    “不好了!小主子从秋千上摔下来了。”一把惊呼声惊恐的从外面传来,还没有到跟前,声音就虚弱的靠近。

    昏昏欲睡中的洛芷珩猛地一个激灵,睁开眼,眼底的睡意褪去只在一刹那,沉声问道:“怎么回事?七碗快去问清楚。”

    七碗连忙跑出去,再跑回来的时候身边跟着一个小奴仆,七碗脸色煞白的道:“主子,小主子从秋千上摔下来了。”

    “怎么会这样?”洛芷珩大惊失色,也顾不得问情况如何,掀开斗篷就要下地,但因为她的动作太猛太快,以至于起来的有些急,一下子就又躺回去了,脸色也瞬间就白了。

    “主子!主子别激动,可当心肚子啊。”七碗惊恐的说道。

    洛芷珩忍着肚子传来的阵阵疼痛,哑声急切的道:“宝宝可有什么大碍?可是那里摔坏了吗?找大夫来了吗?”

    洛芷珩的想象中,宝宝应该是正在玩秋千,那孩子胆子大,最爱玩将秋千荡的高高的,然后尖叫着大笑。最是肆意的样子。她一个人玩,洛芷珩从来不放心的。但好在这样的游戏一定有人陪着。只是没想到今天却出事了。

    一想到她失而复得的女儿,会被摔的头破血流,皮开肉绽,甚至是有生命危险。洛芷珩就心如刀绞,呼吸都不顺利了。

    “没有没有,小主子并没有那么严重。来人只说小主子是忽然摔下来的,但还没有摔实,就被舅姥爷给救下了。小主子此刻只是不停哭闹,想来是被吓到了。至于大夫,阁下已经让人去请御医了。”奶娘脚步匆匆的走来,打断了七碗的快人快语。

    洛芷珩是相信奶娘的,所以也明显的送了一口气。但儿行千里母担忧,孩子不再自己跟前,洛芷珩就不放心。可是肚子传来清晰的疼痛,让洛芷珩丝毫不敢大意和鲁莽。虽然宝宝是她失而复得的宝贝女儿,但肚子里这个也是她千辛万苦求来的,他们一样重要。

    所以洛芷珩不敢冒险。

    她躺着说道:“快将宝宝带回来吧,奶娘亲自去,我还要知道宝宝究竟是怎么掉下来的。”

    奶娘领命而去,没过多长时间,就跟着怀里抱着宝宝的洛芷芜回来了。

    孩子看见母亲,自然是最亲最依恋的了。看见洛芷珩的宝宝立刻对着她伸出手,哇哇哭着,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落,委屈的小模样让人看了就心疼。

    洛芷珩心疼的直抽抽,在奶娘的帮助下连忙抱过了宝宝,爱怜的拍着孩子的脊背,柔声哄道:“乖宝贝,不怕啊,娘亲在这里,娘亲会陪着宝宝的。不怕不哭啊,乖啊。”

    小孩子的情绪最容易失控,同样也是最容易控制的。

    当穆云诃快步走来的时候,便看见他传闻中受了惊吓,哭闹不止的女儿,已经乖巧的躺在母亲的怀里,安稳且甜蜜的入睡。

    “怎么回事?”穆云诃放低了声音,将妻儿纳进怀抱。

    奶娘将事情说了一遍,穆云诃听完眉毛都快要蹙在一块了。忍不住低喝道:“胡闹!这两个人简直太过分了,还没完没了了吗?”

    “小点声!孩子刚刚睡着呢。”洛芷珩拍了穆云诃一下,嗔怪道。

    穆云诃立刻噤声,慈爱的看着宝宝,宝宝脸上的泪光,还有红红的眼皮,以及偶尔一两吓得抽噎,都让穆云诃如鲠在喉,恨不能立刻将胆敢伤害他女儿的混帐拖出去杖毙。

    洛芷珩一边拍着女儿,一边漫不经心的道:“不过你说的也对。他们太过分了。竟然没完没了的争斗。现在更可气的是,他们竟然还将宝宝当作了争斗的筹码。着实是可恨。原来他们并不是真心喜欢我的孩子,只不过是要找一个争抢的工具吗?”

    她说的越轻,就证明她越生气。穆云诃很了解洛芷珩这个特点,所以洛芷珩此刻的轻声细语,听在穆云诃的耳朵里,反而如同雷电,眨眼间就要狂风大作,阴雨绵绵。

    穆云诃也觉得他们过分,觉得妻子说的都对,便冷声道:“不要以为他们是我的兄弟,我就会网开一面。既然敢伤害我女儿,自然就要严肃对待了!”

    “穆云锦故意震碎宝宝的秋千,实在是罪不可赦。”穆云锦开口道。

    夫妻二人又商量了片刻,随着洛芷珩的肚子越来越疼,穆云诃不得不停下这场讨伐。心疼的看着洛芷珩道:“究竟怎么回事?从刚才就看你一个劲的冒虚汗啊。可是身体不舒服?那一会让御医先过来给你瞧瞧。”

    洛芷珩连忙摇头:“不用了,没有大碍的,一会就好。”

    洛芷珩这样说,可穆云诃终究是不放心的,到底找来了大夫,大夫诊脉之后,便摇头晃脑的说了很多,但一般都是他听,洛芷珩安静。说道严重处,御医说不能再有任何激动的情绪了,不然这一胎很难保住。

    穆云诃当场就愣住了,脸色变化的那叫一个激烈彻底。死死的盯着洛芷珩的肚子看。那里正孕育着他的孩子,他和阿珩的骨血。但阿珩的身体竟然被伤害的这般严重吗?竟然会影响到孩子!

    这是穆云诃绝不能忍受的!

    穆云诃怒了,冲出去找穆云锦算账。但他还没到门口,就见有人走进来,眼睛眯起,终于看清了那进来的老者和中年人。

    不是穆王爷和穆云锦,还能有谁?

    “你还有脸来!”穆云诃立刻讽刺的哼道,一点面子也没给留。

    穆云锦也是心理难受,但他绝不是故意要伤害宝宝的,当下便道:“我是来道歉的。宝宝呢?”

    穆云诃心里难受,冷声道:“宝宝?借你鸿福,要不是你,我阿珩怎么会动了胎气,情况危急?”

    穆云锦吓了一大跳,脸色都变了。

    而一旁的穆王爷眼底有震惊和恼怒,但更多的却是紧张。沉声道:“不要争吵。你们是兄弟。有那争吵的时间,还不如看看洛芷珩怎么样了。”

    穆王爷说的有道理,穆云诃也没有在阻拦他们看洛芷珩。

    然而穆王爷才刚站在洛芷珩面前,也许是感觉到阴影不舒服,小奶娃便揉着眼睛撇嘴要哭,却在睁开眼的一刹那看见的那个人的时候,将一个靠枕狠狠的砸过去。

    吼吼,好消息哦,画纱开新坑了,今天刚刚开,依然是古文,一个女人不一样的传奇之旅,仇恨中展开一段旷世之恋,可爱的小包子,拼搏奋斗的女主,深不可测的男主,还有各色等待着被女主开宰的女配,这是一个全新的故事和情节,期望能带您走进画纱为您倾情打造的感人故事中,在故事外看故事,在故事中感同身受。新名《奉子争*,盲妾斗成妃》画纱新坑,坑品保证,欢迎入坑,求关注,求收藏,求推荐票,求留言,新文初三部曲很重要。由于是新开坑,今天可能还不能出现页面,但不用着急,明天差不多就能出来了,刷新也有可能会出现,虎摸宝贝们。【屋∷檐∴下文學網っ温馨提示】:作者更改书名比较频繁,强烈建议您在本站搜索作者名,查询您想看的书![如果更名本书的最新更新地址可能也会改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