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59 隐形的风暴
    上天的考验就是这样,让你无处可躲,让你无法逃脱,让你无法对抗却又不让你因此而彻底毁灭绝望。也许眼前看见的是灾难,是痛苦,是无助和绝望。但,真正坚强的挺过来的人,谁又知道经理风浪过后,上天给他预留的是一片无人海港,那里,春暖花开,那里,幸福喜乐。

    被困苦蒙蔽了双眼的人们,清醒一下吧,坚强一点吧,哪怕真的已经坚持到快要挨不住,快要放弃,甚至是绝望的想要彻底*自己,但只要坚持,只要心中还怀有一份善念,一份最后最纯净的信仰,那就一定能坚持着走到最后!

    未来,将会辉煌璀璨!

    穆云诃静静站在神圣的祭坛上,洁白的光萦绕在他四周,他是上天的*儿,俊美的面容上慈悲的光芒展lu。月光将他包/裹,朦胧的近乎凄惨。

    他忠诚而又虔诚的为无知的人们祈福,一遍又一遍的对上天祈祷。他强大,却在天地之间恍如尘埃。他放低自己,让自己成为天地苍穹之下的一抹风,静静的吟唱和祷告。

    夜幕下的神官府邸,安静祥和,似乎真的就能掩盖住那即将掀起的风暴。

    但穆云诃知道,他的心不再平静,他的眼不再清澈,他的手不再稳重。

    茫茫夜色下,他结束了祷告,却迟迟伫立在风中。若是往日,他早就回到洛芷珩身旁。但今天,他的心已经乱了。强装坚强维持平静的表面下,早就已经蓄势待发,紧绷成弦。

    遥望夜色,远方月影重重,即将满月的背后,却隐隐发红。

    那红,仿若鲜血!

    ——

    “回来怎么也不喊醒我?昨天睡的早,没想到竟然一觉就睡到天亮。这可是我怀着孩子九个月来第一个囫囵觉呢。”洛芷珩声音是甜得,仿佛昨天那情绪狂躁的即将崩溃的女人不是她一般。

    只不过*之间,那形容憔悴,面色苍白,眼下黑影浓浓的女人就彻底变样。洛芷珩的容颜竟然容光焕发,美丽的恍若几年前那模样,稚/嫩而又青/涩,肌肤好的犹如煮熟剥壳的鸡蛋白,整个人神采奕奕,一点不像之前那样没精打采。

    世王同样是大腹便便,纵然驻颜有术,注重保养,但生理上的强大还是不可抵抗的。她同样是脸上起了淡淡的斑痕,但这并不能影响她的心情。为了自己的亲骨肉而变得不那么完美,她能接受。

    世王以为女人都是一个样,但看见南玉儿也是怀孕,却依然美丽,皮肤白嫩,却还是有些不满和嫉妒的。但是当她知道南玉儿这胎必然是女儿,所以才会如此好容颜,她立刻就不嫉妒了。老娘怀的必定是儿子!

    妖娘和她差不多的状态。听说阿珩比她和妖娘更严重。那么他们三个人一定都是怀的儿子了。

    昨晚她也累了,又心疼洛芷珩,不想让她折腾,便等着今天见面,哪知道一见之下,世王都恍惚起来。这女孩竟然比四五年前,她第一次见到还要嫩的样子!

    “这是谁骗我呢?竟然连本王也敢糊弄?我们阿珩这模样,这一胎难不成又是个漂亮可爱的女儿?”世王大笑起来,爽朗的女人却绝不会让人觉得违和。

    洛芷珩一愣,下意识的摸摸脸,笑道:“姨母说什么笑话呢?我这张脸都快难看死了,苍白粗糙的……”

    洛芷珩骤然停下话语,手指尖的触感让她愣住,奇怪的用力摸摸,还真是……滑/嫩。

    怎么回事?

    “拿镜子来。”心里奇怪,洛芷珩吩咐七碗。

    七碗美滋滋的拿来镜子,还一脸兴奋的道:“主子急着来见王爷,还不知道吧,主子竟然变得好漂亮。奴婢刚刚都惊呆的说不出话来了呢。好神奇。”

    因为怀孕皮肤变得不好,洛芷珩甚至不愿意照镜子。所以根本不知道皮肤的变化。当看见在穆云诃弄来的镜子中自己的脸,她倒抽一口凉气,不可置信的表情仿若见鬼。

    世王打趣道:“怎么着?变得这么好看,故意刺激我是不是?哼。”

    洛芷珩觉得,反常即为妖!她这张脸实在是太反常了,不可能的事情啊!

    “怎么会这样?”她有点惊慌,声音都拔高变调。

    “阿珩别慌!”穆云诃冲进来,一把躲掉了她手中的镜子,将她纳进怀,呼吸还有些惊,却是温润的笑着:“别怕,没事的。是我做的。”

    洛芷珩没来由的心慌,却因为穆云诃的话而反应不过来:“你做的?”

    穆云诃低头看她,他看见他的笑容带着虚伪的假面,仿佛真实的出现在洛芷珩茫然金光却又清澈的眸子中,他看见自己笑着欺骗她,却那么自如,心有多痛,笑就有多虚假,令他恶心惊恐的真诚!

    “是,我有秘术能让你变得更漂亮。不过之前你一直不安稳,我也不敢用。现在孩子都快出生了,这个时候用对女人最好了。昨天看你睡的那么香甜,我没忍心吵醒你。乖啊,别怕,看样子还是很成功的。”

    洛芷珩从不怀疑穆云诃的话,没有人能比穆云诃更让她信任。

    她松了口气,笑着捶打他一下,佯怒道:“胡闹!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提前告诉我,吓我一跳。还以为一觉醒来我就变妖怪了呢。”

    穆云诃眼角笑意加深,却格外的显得僵硬和扭曲。

    洛芷珩敏感的被他细微的表情变化惊扰,瞬间又担忧划过心田。在想确认穆云诃的表情,他却已经不着痕迹的别开脸,端着茶水递给她,笑道:“乖,别害怕,喝点水压压惊。”

    于是洛芷珩只能压下那心底隐约的不安和奇怪,秀气的喝了几口。

    世王在一旁看着,眼底是浓浓的欣慰和惊奇,道:“你们两个没大没小的,在长辈面前就这样不成体统,是要让长辈笑话死你们吗?”严肃的训斥一句,忽然变脸就笑道:“倒是云诃那手秘术听着有趣,究竟是什么秘术竟然如此神奇呢?你可不能藏私,只顾着你媳妇啊,我们这还有三个孕妇呢。”

    洛芷珩笑道:“云诃你快告诉姨母吧,不然她一定会抓住不放的。”

    穆云诃接过她手中的茶杯,自然而然的扶着她坐下,才说道:“也不是什么重要的秘方,世王喜欢,我会告诉毒圣的。至于他们,我也会告诉的。”

    轻描淡写的就将这样一个大秘方给带过了,仿佛真的就不重要似的。穆云诃的眼睛,在说话的时候也一刻不曾离开洛芷珩。

    世王看在眼里,满意在心里。

    时间转眼间就过去了十天,可以用风平浪静来形容了。可是在这十几天里,所有人都可有可无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他们的主子,神官阁下,似乎更在乎主母了,几乎是走到哪里都跟着,眼睛更是不错眼珠的看着洛芷珩,所有饮食都会仔细检查,甚至还会亲自品尝,证实没问题了才会让洛芷珩吃。穿衣方面更是不假他人之手。

    一句话说,洛芷珩好像是穆云诃的女儿,照顾的那叫一个无微不至,细心周到。

    但,穆云诃的这种谨慎到警惕和紧绷的状态,却让所有人都感到了不安。

    于是洛芷珩的亲友都会有事没事的看着她,里三层外三层的将神官府邸保护起来,莫名的不安渐渐形成气流,笼罩着整座府邸。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在洛芷珩的身上,就连其他三个孕妇也忘记了自己是即将临盆的女人,总是要看着洛芷珩才行。

    妖娘最严重。妖娘对洛芷珩是有奴/性/的。她骨子里对洛芷珩的忠诚是不可磨灭的。

    可洛芷珩在这种紧张中似乎一点也没感觉到,整日里心情竟然是好的不得了。最为反常的就是,洛芷珩一日赛过一日/的漂亮。精致的容颜,娇/嫩的肌肤,那满身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和气息,让人越看越忍不住的沉迷。

    某一天,一个小丫鬟在洛芷珩的院子里打扫,听见洛芷珩清晨起来的笑声,便忍不住的抬头看去,结果那个丫鬟好像疯了一样的扑向洛芷珩。洛芷珩高高在上的笑着,站在门外看着那发疯的丫鬟,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奇怪。那笑容有种蛊/惑人心的魅力。

    院子里为数不多的丫鬟婆子看见她的样子,都变成了疯子一般的扑向她。

    穆云诃及时赶到,眼睛也不眨的将那些下人一个不留的杀光!鲜血瞬间成河,就流淌在洛芷珩的脚下,甚至溅落在穆云诃洁白的袍裾上。而洛芷珩,却还在笑,笑得那样明丽,那样魅惑,那样惊心动魄。

    穆云诃眼底有浓浓的惊慌,抓着她的手微微用力,嗓音嘶哑:“阿珩,回到屋里去好不好?”

    洛芷珩笑着点头,进屋的刹那,房间里传来瓷器玉器破碎的声响,洛芷珩那好听到让人心软的声音仿若在笑,却说不出的凄厉:“让七碗奶娘都离开我!”

    静默是穆云诃对洛芷珩的回应。

    渐渐的,没有人敢在多看洛芷珩一眼。而穆云诃的密令也下达到了神官府邸上下。

    不准任何人看洛芷珩,洛芷珩近身百米之内不准任何人靠近!违者,杀无赦!

    一瞬间,全府上下终于将紧迫感提到明面上。没有人知道,洛芷珩究竟怎么了?

    宝们猜阿珩怎么了?推荐画纱新文《奉子争*,盲妾斗成妃》这是一部励志的努力的奋斗的故事,有血有泪有真情。画纱倾情打造的一个满怀仇恨的女人涅/磐重生的故事。画纱一直坚定的认为,好女人不是能绑住男人的心,而是有能让男人心甘情愿情不自禁的,为她妥协为她改变为她百无禁忌!盲妾中,画纱会让你们看到这样一个男人,和这样一个用自己的智慧和魅力,让男主为她改变的女人!新文求收藏,求留言,求突破!你们的支持,是画纱不断努力和进取的动力,爱你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