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61 双刃刀,血之咒!
    洛芷芜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今夜仿若多事之秋,汹涌而来的是隐藏在无形大手之下的澎湃与危机。一切都来得莫名其妙,却又那么惊心动魄。

    毒圣脸色当即就变得更难看了。一屋子的静默,压抑的气息简直叫人无法呼吸。

    三个男人,自然都想要守着自己的妻子。但,越是这样的时刻,便越不能自私的只想着自己。如毒圣这般一大把年纪,还没有一个自私,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孩子的人来说,这种时刻,守护妻儿的心愿就更加强烈。

    可也是在这种时刻,才能看出来一个男人,怎么样才算是个男人!

    “你们两个守在这,一定要撑住。今天的事情太蹊跷了,只怕其中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也许答案就在穆云诃和阿珩身上。找到他们,说不定一切就还有转机。先不要着急给他们催产,我去找他们,你们只管守好在这里。如果……”

    毒圣的声音沉稳有力,但却在这一刻迟疑良久,才又坚定的道:“如果真的赶不及了,必须要生产了,就尽力去保住他们,如果只能在大人和孩子中间选择一个……”毒圣的声音沉沉浮浮,在夜色下烛光中,一样起起落落,照的他的面容忽明忽暗,晦暗难言。半晌才绷紧了声音咬牙道:“我选琴银世!”

    这是一个声音,也是一种选择!在骨肉至亲和挚爱之间,在必须要一个男人做出抉择的时候,毒圣理智而决绝的给出了答案!

    洛芷芜和穆云锦不约而同的瞳孔紧缩,愣愣的看着毒圣。

    那又何尝不是他们的心声和抉择?那又怎么不是他们的无从选择和忍痛割爱?

    穆云锦艰难的闭上眼睛,潮湿的眼眶胀痛的双眼,还有心底见那股无法言明的酸涩和绝望,汹涌袭来的,又怎么能用言语表达明白?

    他的孩子,不论男孩女孩,那都是他第一个骨血,是他心心念念,满怀喜悦迎接等待了九个多月的孩子。说不要就不要,谁能真就做到爽快利落?

    洛芷芜一样的心情,他却只死死的瞪着眼睛,太阳穴/上清晰可见的青筋蹦蹦直跳。然而他有再多的痛也说不出来,他能做的,还有什么?

    如果一个人的悲伤不算什么,那么六个人的悲伤便是灾难。强烈的绝望可以瞬间淹没这三个素日里威风八面为武不凡的男人。

    “他们就交给你们了。不论发生什么,只要记住保护好他们。”毒圣狠狠的抹了一把脸,朝着阻断了他们和女人们的那扇门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底的爱和不舍,浓重的能压弯他挺拔的脊梁,可此刻,他不能倒下!

    ——

    月夜,天空明月在淡如轻纱的朦胧云彩中隐藏,遮羞一样的存在,若隐若现。轻纱掠过,月亮似乎格外的圆,竟是满月。而月亮的背后,那隐隐的血色之光再也无法粉饰太平在黑暗之下。正一寸一寸,吞噬明月!

    穆云诃落在府邸角落的花园,这里不起眼,这里不美丽,这里只有一株美丽鲜红的仿若食人花的野蛮物种存在。如此血腥的月色之下,那些花朵张开大嘴,似乎正在向天邀赏,拜/月一样张牙舞爪的展示它们的妖/娆和邪恶!

    蔓延出来的藤蔓枝枝节节在地面和墙面上舞动,风吹来他们便越发张狂。

    虎啸的夜风中,墙外似乎传来哭泣声,渐渐声音变得惊慌失措、喧闹,越来越多。

    一声一声,凄厉而悲痛的重复这一句话……

    “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妻子……”

    这个夜里,似乎有恶魔苏醒,将一个个无辜的孩子,扼/杀!!!

    看不见的血腥,看不见的杀戮,看不见的触目惊心!

    穆云诃看见的,是站在那些妖娆花朵之间的女人。她赤足站在雪白积雪之中,一身腥红的衣裙让她在那些花儿面前,更显妖冶。她长发仿若静止,一动不动的就好象她站在那,就是一幅画,京子而又纯粹,纯粹的残忍,纯粹的邪/恶。

    时间仿若静止,月色一点一点的在染血。两个人好像阻隔了十万八千里,谁也看不见是,但他们明明就近在咫尺。

    似乎在和什么较劲,谁也不愿先开口。可穆云诃还是输了。他倔强不过他的爱。那女人可以被恶魔吞噬,无情已对。他却不能因为恶魔的存在,就不爱她。

    她赤足站在雪地里,不痛不冷。他却看不得她大着肚子受罪在眼前。

    “阿珩,我们回去吧。”穆云诃的声音平静的仿若……一切都正常不过。洛芷珩不过是在赏月似的。

    洛芷珩微微侧过脸,一半皎洁一半殷红的月光打在她的脸上,朦胧而凶残。她似乎是在笑,嘲讽而又无奈,悲凉凄厉的叫人看一眼就心生绝望:“回去?我们还能回去吗?云诃,我听见了,他们做了选择。可怎么办呢,他们的选择,让我好难过。你呢?你会怎样选择?”

    穆云诃平静的容颜渐渐眉头紧锁,缓慢的走向她,声音沉稳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我们从来就不曾走远。不论发生什么,都不是你本意如此。不需自责,不用愧疚,我会解决一切,你只要……”

    “啊!”洛芷珩忽然痛苦一声,脆弱且突兀的叫声打断穆云诃的话,她护着肚子缓缓弯腰。

    “阿珩!”所有伪装的淡定瞬间破裂,穆云诃一个健步冲过去,在一把抓住洛芷珩手腕的时候,也被洛芷珩一把抓住手腕。

    只见洛芷珩猛然抬头,殷红的眸子在这夜色下竟然美丽惊艳的让人心生敬畏,仿若她骨子里流淌着高贵的血液,仿若她是贵族中的王者,即便矮人一头却也带着天生的高高在上。她脸上有汗水流下,痛苦在眼角眉梢被刻画的那么明显,她却笑着问他:“你呢?你的选择呢?”

    穆云诃心口被重击了一般的骤然剧痛,呼吸和心跳变得诡异起来。他扶着她,在自己的怀抱里护着她,一如既往的坚定:“我的人,我都要!”

    洛芷珩恍惚一瞬间,忽而大笑起来,讥讽的道:“贪心的人啊。穆云诃,他们都选择了女人,而放弃了孩子。也有那选择孩子却放弃女人的。可是能怎么样呢?他们都不会被祝福!他们的选择会害死每一个人,大人,孩子,一块灭亡!”

    “阿珩!”穆云诃沉声低喝,隐隐带着圣洁的威压,似乎要冲散洛芷珩眼中的邪恶。

    洛芷珩便一个恍惚,忽而投入他的怀/中,温柔的笑,清晰的哭:“云诃,你杀了我吧。”

    穆云诃眉宇间的戾气几乎再也掩藏不住,揽住她的肩膀,信誓旦旦的道:“不怕,还没到那一步。阿珩相信我,我会解决的。”

    洛芷珩摇头:“已经来不及了。我控制不了自己。我不能要孩子,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真的一点也不知道!我该死,我竟然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甚至还有我的亲人。”

    “血咒!救我一命的蛮荒秘术,我从不知道有朝一日它竟然会成了要我孩子命的凶手!”洛芷珩咬牙开口,每一个字都带着恨意和悲凉,哭声弥漫:“还会害了这么多的无辜之人。我是不是真的带着罪孽的存在?我为什么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阻止不了?穆云诃,杀了我吧,趁着一切还有余地挽回!”

    “不行!一定还有办法解决的。他们当时给你用这个秘术,想救你是真的,但你当时那个状况,任何人都可以断定,你以后再也不会有孩子了。所以他们不是故意要害死我们的孩子。阿珩,你别怕,总会有办法的。我在想办法,我已经有了线索,只要在坚持一两天……”

    洛芷珩尖锐的打断了穆云诃的话,推开他怒道:“一两天?穆云诃你什么时候也这么会自欺欺人了?一两天我的姨母和妖娘玉儿还能活命吗?他们难产!他们在我这个血咒的诅咒之下会难产而亡!可我却不知道破解的方法,他们都选择了保住大人,他们放弃了孩子!”

    她又指着天空那渐渐红了一半的月亮,尖锐的哭道:“你看不见那月亮吗?它在吸食那些还没有努力,就被家人放弃的孩子或者女人的生命血液!不用一两天,只要在有一个半个时辰,当那满月变成血月,就什么都来不及了!一切都完了!”

    “我,在我身边方圆百里之内的所有孕/妇,将会一个不剩的全部死亡。还有那些孩子!也包括我和我们的孩子!可恨的是我,什么也说不出来,我只要接触到他们,就会加快他们的死亡。”

    洛芷珩绝望的双手捂住脸,崩溃哭泣:“我害死了他们。我会害死他们。可我却一点也不知道。你明明之前就感觉到了啊,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要等我的血咒诅咒开启了,我自己知道?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穆云诃心痛的浑身冰凉,这个一直一直口口声声责怪他,让他杀了她的女人,究竟是怎么才能如此狠心残酷的说出这样无情的话?

    “若,我真的杀了你,在一切还有回旋余地,还可以努力改变的时候杀了你。阿珩,难道你不会对我们的爱情感到可悲和可笑吗?我爱/你,就是这样爱/你的吗?在灾难出现的时候,第一时间,便将你这个我的最爱,扼杀在温情里?”穆云诃的质问,都显得那么温柔,可是那股子冰冷却怎么也演示不了。

    洛芷珩自己无法自杀,若不是穆云诃刚刚那一嗓子带着神官的力量,她现在还被诅咒控制。她不能自杀,她没有丝毫抵抗或者是自主的能力。她有感觉,在诅咒开启的那一瞬间,她就什么都明白了,但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听着等着,他们去死,他们被她害死!

    然后,她自己杀死自己,还有她的孩子!

    多么可怕的诅咒!能救人起死回生,也能让人死无葬身之地!

    “如果知道会害死我的孩子,害死这么多人,我宁愿我早就死掉,也不要带着一身罪孽活着。”她崩溃哭泣,不曾尖叫,不曾吵闹,平静的仿若安逸的等待死亡。因为她没有过多的力气来挥霍,她要死了,她能感觉的到,血液在一点点流逝,与她朝夕相伴了快一年的孩子,那个鲜活的小生命,正在一点一点,无法阻止的离开她!

    穆云诃抱起她,仰头看着那腥红了半边的月亮,眼底也渐渐有了一抹哀痛。

    他是有办法的!只要再给他一天时间,最多一天半,他已经找到方法,但那却需要时间,可是他没想到洛芷珩会发作的这么快!

    “你选择谁?你要你的阿珩,还是你的孩子呢?”哭泣的声音离去,洛芷珩的声音似乎带着笑意,还有浓浓的you惑,她竟然对他笑,那么漂亮的笑,目光却那么冰凉,绝不是阿珩的笑容!

    穆云诃眼底风起云涌,一把掐住洛芷珩的脖子,低沉咆哮:“从阿珩身/体里滚出来!”

    她却依然执着的笑着,似乎在嘲笑穆云诃的无能和幼稚,又似乎在挑衅,仿若她今天所展现的一切,让穆云诃无计可施了,她就有多么厉害!她依然执着的追问,幸灾乐祸又邪恶卑鄙:“你选择谁呢?是洛芷珩,还是你的孩子?”

    “我两个都要!我的女人,我的孩子!你一个也别想将他们从我身边带走!”穆云诃的声音穿透月色血腥,面前的‘洛芷珩’笑容瞬间僵住,月色上升腾的血色似乎也骤然停止。

    ‘洛芷珩’好半晌才忽然大笑起来,她指着自己的肚子,讽刺而无情的说:“可惜了,贪心的人啊,你的愿望无法达成了。你看啊,你的孩子,确切的说是你的儿子,他正在一点一点的……死、去!”

    穆云诃骤然低头,洛芷珩脚下皑皑白雪有殷红*,点缀成寸寸腊梅,渐渐渗透白雪,殷红的血,纯白的血,仿佛有血流成河的狂佞姿态。穆云诃的血液似乎也瞬间被流淌干净,面无血色!

    ps:今天番外没法完结了!画纱今出门回来晚了,本想着更新完的,顶多在有一章也就写完了,但今天写不了了,画纱家里也一堆人,最后一章番外只能明天了。说来也怪,番外这东西算计的差不多,但越往后写越有感觉怎么回事?可是我要完结啊,嗷嗷,宝们别着急哈,就当明天在多看一天吧。虎摸。pps:画纱新文《奉子争*,盲妾斗成妃》求收藏,因为这两天太忙,还要忙画纱自己的事情,所以顾不过来,但悍妇完结就好了,就能专心写盲妾和继母番外了,宝贝们多多关注新文哈,收藏留言推荐票啥的画纱都需要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