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62 狼王死,名怀恩!(番外大结局)
    没有人能拯救你,拯救你们!

    死亡的漩涡中,死神的手掌伸出,那些无辜的人们根本没有躲闪的能力,死亡,是他们唯一的命运。

    洛芷珩的双眼红的发黑,容颜却越发美丽的惊心动魄。她在笑,她不怕死的看着穆云诃,嘲弄的样子让人心理面发凉。

    “阿珩,你别逼我。我不想做伤害你的事情。阿珩,我们还能回到过去的。只要你坚持住,只要你的心打倒那些恶魔,就没有什么人什么事情能让你倒下。”穆云诃开口,狂风暴雨还未过去,他的声音却已经一片沉静,带着安抚人心的奇异力量。

    洛芷珩却已经听不懂穆云诃的话,她只是在笑,静静的等待死亡,似乎等待的是她思念已久的郎君。

    “死吧,都死吧。那些自私的男人,都选择了他们还没有出生的孩子!人类的谎言多么可怕?孩子比大人还重要吗?孩子比妻子还重要吗?放弃了孩子的人,全都要悲伤致死!不仅他们的妻子要死,他们的孩子更是要死!”洛芷珩大声的笑了起来,狂妄邪佞的话语似乎是一种诅咒,邪恶而压抑。

    她听见了那方圆百里传来的痛哭声和怒骂声,还有里面夹带着的抉择声。更有那些还未出生的孩子的被放弃的戾气,被放弃的母亲的怨气。这些让这个月色更加的诡异凝重起来。

    “娘!”孩子稚嫩的声音在诡异的夜色中响起,穆得珠被人抱在怀里,正好那人在墙上。

    洛芷珩似乎被那孩子的声音惊醒了一下,茫然的抬头看去,血色的月亮下,那个孩子漂亮纯洁的让人心生温暖,半点伤害都不敢浮起。而抱着孩子的人颀长的身子悬立在墙垣之上,血色月光下,他的容颜若隐若现,惆怅哀痛。

    “娘,宝宝要娘,娘抱抱宝宝啊。”孩子惊恐的哭泣,这不同寻常的感觉,敏感的孩子轻易的就察觉了。她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她却知道害怕,知道恐惧。所以她张开小手,眼泪婆娑的想要去她母亲的怀抱。

    洛芷珩恍惚的看着那个孩子,明明是在笑,却又好像是在哭。

    “恶魔之子。”洛芷珩诡异的说:“血咒之下活下来的孩子?哈哈哈,哪里是真的活着呢?她是恶魔的孩子,是她的死亡换来了洛芷珩的存活。不过洛芷珩死了,这个孩子一样也活不成。血咒里的孩子,有哪一个能逃避掉命运的主宰呢?孩子啊,来啊,来母亲的怀抱吧,母亲带着你一块去那美丽的地方。”

    洛芷珩忽然动了,眨眼间飞向了墙垣。

    穆云诃紧随其后,却一下没能抓住洛芷珩。而墙垣上的男人,却在恍惚的月光之中,让人看见了他的容颜。那异于常人的眸子鼻梁,深邃高蜓,俊美的容颜却有着深深的蛮荒人的粗旷美,冷峻的气息让男人看上去非常危险。明亮的眸子也散发着苍狼一样凶残的光芒。

    可他看着洛芷珩,却又矛盾的温柔着。

    洛芷珩仿若魔鬼的化身,掌风凌厉的抓向孩子。嚣张的大笑:“所有的孩子都该去死。禁锢我的血咒,就是你们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我总不喜欢你的张狂,更不喜欢你淡然的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但我更不喜欢你现在这样丧心病狂。纵然我那么不喜欢你,却又那么不舍的你死或者伤心。瑞麟,蛮荒救了你一命,却也害了你,害了更多无辜的人。”墙垣上的男人静静的开口,冰冷的声音一如他的人,锋芒毕露,寒气横生。

    洛芷珩却仿佛没有听见男人的话语,专注于去杀了那个男人怀里的孩子。

    “我是你生命里永远掀不起任何尘埃的虚无,你却是我生命里再也割舍不掉的最重。罢了,情之一字,我终究是弄不懂的。只要你好,便是牺牲我,也愿意!”

    恍惚一阵风吹来,天上乌云骤然散开,仿若被惊雷劈开了月亮里的一层尘埃,寒冬腊月里,却有惊雷在天空响彻。骤然明亮的月色里,洛芷珩恍惚看见,那男人的容颜,她怔愣,记忆里这个男人一直和自己作对,一直看不上自己的。

    狼王,他怎么会在这?

    可洛芷珩的理智也就那么一刹那,光芒散去的瞬间,她的双眼再度被黑暗蒙蔽。而她的额头,也被一直冰凉的大手覆盖,耳畔传来孩子细嫩的哭声,还有狼王冷漠却又轻柔的叹息:“注定得不到你,却能用这样的方法让你记住我一辈子,这辈子,死也无憾!”

    孩子惊慌的哭声戛然而止,洛芷珩死寂黑暗的眸子骤然明亮。

    血色满月骤然间仿若被圣洁洗净荡涤一般,那些污秽和血色,支离破碎的裂开,稀里哗啦的落下,渐渐随风消散。

    ——

    一年后

    满园银装素裹,干枯的树枝被积雪压弯了腰,却也被白雪穿上了一层干净漂亮的衣裳。整个院子干净的不染尘埃,祥和而美好。让这个冬天都显得不在寒冷。

    烧了地龙的房间里非常暖和,丫鬟们有条不紊的忙碌着,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意。房间里有女孩稚嫩但刁蛮霸气的声音不停传来。

    “笨蛋,你不知道这个字怎么写吗?看你写的字,歪歪扭扭的好丑啊。出去可别说你是我弟弟啊。还有啊,你怎么能把饭粒吃到脑门上去?丢死人了。你说你除了长得好看点,可爱点,还有哪里能拿得出手?我真不应该将你交给洛芷珩那女人,唉,真是失策啊。”

    软软的童音,自已的霸气和严厉,但听在大人的耳朵里,除了童真和童趣,便只剩下小大人的可爱顽劣了。

    这样的场景,每天都会上演。

    只见房间里的大*/上,一个穿着大红棉袄,戴着虎头帽的奶娃,正费力的坐起来,奈何穿的胖乎乎的他本身就很胖嘟嘟,如此一来变得更加臃肿的奶娃就怎么也坐不起来了。如一个不倒翁一样,坐起来,倒下,再起来,在倒下。如此反复,把一旁的小女孩看得都目瞪口呆,彻底没了耐心。

    白/嫩/嫩的小手一把抓住小胖娃的双脚,费力的将小家伙拉过来,自己站在*边,指着奶娃的鼻子横眉娇叱道:“笨蛋笨蛋笨蛋!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笨的弟弟?你不是会坐了吗?你不是还会走两步了吗?怎么现在竟然这般丢人?赶快给我起来,不然我打得你连你/娘都不认识你啊!”

    小奶娃还不太会说话,偶尔能冒出来几句,就能让大人们开心笑个不停了。

    此刻被‘凶神恶煞的’姐姐指着鼻子骂,小家伙很开心的给了姐姐一个大大的笑脸,抓着姐姐的手指头就往嘴里送,还以为姐姐是在和他玩闹。

    穆得珠小朋友气得跺脚,拎着小家伙的双手无奈又老成的道:“算了算了,谁让我是你姐姐呢?虽然很丢脸,但也没办法了。唉,我这么聪明伶俐天生丽质活泼开朗的人,果然是世上难找,人间难求啊。这样一想,这么优秀的我本就举世无双,也不能怪你太平凡笨拙了。”

    “不过你放心,看在你是我弟弟的份上,以后你被人欺负了我会帮着你的。但是你不能和我抢我喜欢的东西。”穆得珠自鸣得意的说完,又瞪眼嘱咐小家伙。

    小家伙又是眯着大眼睛甜蜜一笑,这孩子长得太讨喜,漂亮的样子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幸福。继承了父母最大优点的孩子,漂亮的不像话。谁看见这孩子都忍不住抱一下亲/一下,抱着了就不想放手。

    洛芷珩被七碗扶进来,见女儿弯腰,就知道女儿又在找儿子麻烦,笑道:“你别老吓唬你弟弟,当心他长大了不喜欢你。”

    不过一年光景,穆得珠就长高了许多。猛地回头甜甜蜜蜜的扑进了母亲的怀里,撒娇大笑:“他敢!我是他姐姐,他要是敢不喜欢我,我就揍他!我会很喜欢他的,会保护他,不让任何人欺负他!”

    似乎因为和穆云诃的命运一样,都是有一个姐姐,所以穆云诃在教导穆得珠的时候,就格外的注重姐弟关系。他在无形之中是想要以对没有心结,没有阴谋,能够互相关爱,在乎彼此的姐弟。

    洛芷珩她疼爱的抚着女儿的头发,人又有些恍惚,总觉得是忘记了谁,却又想不起来。

    穆云诃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恍惚:“带着孩子出去吧,世王他们已经过去了。虽然天气冷,但孩子们的抓周还是不能马虎,一辈子就一次。而且他们兄弟姐妹几个一块,虽然不像太热闹,但该来的不该来的人都来了。”

    洛芷珩温柔一笑:“不要紧的,我让奶娘抱着小家伙。”

    穆云诃笑着拥住她道:“我抱着你去个地方?外面雪滑,你自己走我不放心。”

    “去哪?”洛芷珩惊讶地问:“我们不去看孩子的抓周吗?”

    穆云诃温柔的笑,抱起她飞快的消失在了房间里。

    她静静的在他怀里,温暖而安全。他将她包裹的严实,厚厚的训暖了的毛皮大氅抱过的她只剩下一张小脸。穆云诃的声音传来:“冷了就将脸埋进我怀里,一会就到了。”

    洛芷珩只觉得满心甜蜜。纵然过去多少年,穆云诃依然能让洛芷珩心动如初。她拥紧他,放心的将自己交给他,天涯海角,她都能和他去!

    一年时间匆匆走过,洛芷珩忘记了那个血色夜晚的一切,那天她和其他人一样生产,纵然惊险万分,但他们都顺利生产。世王的儿子,毒圣几乎喜极而泣。南玉儿的女儿,穆云锦再也没有理会洛芷芜的嘲讽,将女儿视若珍宝。妖娘的儿子,洛芷芜也再也没有嘲讽过穆云锦没有儿子,对自己的儿子,洛芷芜疼爱的更是无法无天。

    狼王来了。拯救了一场最悲惨的人间惨剧。穆云诃找到狼王,请狼王寻找蛮荒秘术,他本是抱着最后一试的心情,但狼王却用不可思议的速度赶来,还带着蛮荒的最高秘术,带着玉石俱焚的毁灭心情到来,最后,死在了洛芷珩的面前!

    蛮荒的那个诅咒,是有解决的方法的,但却是要以血为代价。狼王一个人牺牲,换来了那么多人的存活,那些无辜的孩子和母亲,包括他的阿珩和儿子。穆云诃是敬重狼王的,但洛芷珩却忘记了那晚上的一切。

    穆云诃从未想过要让洛芷珩想起来那一切。那天实在是一个悲剧,记住的人只会永远的伤痛。他不想洛芷珩伤痛。可是那个人最后的心愿,却是用死,来让洛芷珩永远记住他!

    天意弄人,偏偏洛芷珩就忘了那一天,忘记了狼王。纵然心里并不喜欢别人喜欢觊/觎他的妻子。但穆云诃还没有小气到,要和一个救了自己妻儿、且已经死了的男人争锋吃醋。

    “怎么带我来着?”脚刚落地,洛芷珩看着这偏僻的园子很是诧异。这里并不荒凉,纵然是冬季,还有积雪,但这里明显是有人经常打扫的,干净整洁,且透着一股子威风凛凛傲骨冷峻的气息。就好象某些人,只一眼,就能让人冷到骨子里。

    “该不会是你在这里金屋藏娇了吧?”洛芷珩取笑道。

    穆云诃笑了一声,牵着她来到院子中央,那里竟然堆放着一座孤坟!

    “这是?!”洛芷珩震惊的看着穆云诃,府里有孤坟她怎么不知道?

    穆云诃并没有说这是谁,而是拉着她指着无名墓碑道:“这是我们的恩人,阿珩,你不应该忘记他,也不要刻意问我他的名字,也许有一天你想起来。以后每一年的今天,我们都来看望他。”

    洛芷珩很惊讶,但却聪明的没有追问。穆云诃不说这个人的名字,自然是有原因的。可她自己不记得就一定是自己的问题。她甚至忘记自己是怎么生下儿子的。她知道自己忘了一些东西,只有那一天忘记的死死的。可看着那座无名孤坟,洛芷珩却觉得心里的悲伤那么清晰。

    “我儿子的生辰,来祭拜我们的恩人?”洛芷珩问,却并没有不满或者怨气。

    穆云诃郑重的道:“对,没有他,我们儿子就不会活着。”你,也不会在活在我身边!

    洛芷珩点头,恭恭敬敬的给坟墓敬酒一杯,一句话脱口而出:“我不会忘记你的!”

    穆云诃心房一颤,却是淡淡的笑开,将洛芷珩纳进怀里。只听洛芷珩低声道:“云诃,你还没给儿子取名呢。”

    穆云诃看着那座坟墓,淡淡的道:“怀恩。我们的儿子叫怀恩!”

    怀念恩情,永远不忘!

    ——番外完结

    PS:番外完结啦,散花!吼吼,历经一年整,十二个多月,咱们悍妇经历风风雨雨,有宝贝们的风雨同舟,悍妇成绩斐然,感谢宝贝们一年里不离不弃的跟随,包容,关爱、支持和看重,画纱真的是感激不尽!画纱还在继续努力,新文也终于问世,明天开始更新新文,请宝贝们移驾,继续支持画纱,画纱会更加努力的。新文惊险刺激不断,女人最有力的武器是什么?在画纱的文中,不再是身/体和眼泪,而是智慧与心计,是情感!在阴谋与陷害中,她含恨重生,孩子,是她活下去的唯一信念!她要抢回孩子,曾经不屑的感情,曾经不要的男人,曾经轻蔑的斗争,今生,她都将为了她的孩子全部捡起,重新来过,她再也不是曾经那个率真不设防的完颜璓!为了她可怜的孩子,她再也不会软弱可欺!若妲/己祸/国/殃/民却能换来男人的*爱信任,可让她予取予求保护孩子,那么她不介意自己做那祸/国/殃/民的妲/己!新文,宝贝们请和画纱一起坐看完颜璓的心计山河!新闻求收藏,求留言,求推荐票,群么么。宝们,我们新文见!新文名《奉子争*,盲妾斗成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