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82 交易!人未走,心已相思!
    洛芷珩眼中有着计较的,她为了活命可以做出最大的努力,但同样,在知道自己能活下去的时候,她还会为自己的利益作出最大的争夺与保护。殢殩獍晓她是一个对钱财很有掌控欲的女人,她爱财但是不贪财,她自己的钱财,她的抓紧了。

    “王爷,在王府之中我根本不能站住脚,我拥有的也不多,只有自己的嫁妆还有两个我的仆人,请王爷开恩,给芷珩一个恩典,让芷珩能够完全掌握自己的嫁妆还有我的两个人。”洛芷珩说话委婉,但态度明确。

    她不信任这个王府里面的女人们,她没有权利地位,那就决不能没有钱,她很清楚钱财在关键时刻的重要性,很多时候有钱也能换来一些安危的。

    王爷眼神忽冷忽狠,半晌说道:“本王给你写个手谕,若有人胆敢打你嫁妆的主意,那你就可以凭着本王的手谕任意对待那人,但若没有你想的那种事情发生,那么你的嫁妆等本王回来之日,就全部归云诃所有。你,可愿意?”

    王爷会在乎洛芷珩的嫁妆么?但王爷就是很不爽自己竟然被个小丫头牵着鼻子走了。这丫头摆明了是不信任他后院的女人,那群女人哪有这个胆子去打小王妃嫁妆的主意?他认为洛芷珩完全就是太高看自己,并且太小看他的女人们了。

    这么多年来,他的后院风平浪静,妻妾虽然不是太和睦,但总算能够相敬如宾的,从未有过什么令人太过于头痛的事情,就算李侧妃有野心有动机,但王爷还是不相信温柔了这么多年的女子,他宠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会做出令他不悦的事情。

    而洛芷珩一而再再二三的对他后院女人的不信任与猜忌,已经眼中的触犯到了他王爷的威严与权威。他必须要给洛芷珩一个教训了。你不是在乎嫁妆么?那他就让你血本无归!

    王爷这种报复,完全是出于他对自己的一种过渡自信,他不相信他的女人们会那么不堪。

    洛芷珩其实没想那么多,她只是想保护自己的财产安全,但女人对某些事情总是很执着的,比如她只要一想到上辈子她的嫂子们总是惦记着她的嫁妆,总是想方设法的想要弄到手,她就恨得牙痒痒,现在估计那几个女人早就将她的嫁妆给分刮了吧。

    所以虽然王爷这话说的有点不平等条约了,但谁让这里王爷的话大于天呢,为了以防万一她点头道:“好,我同意。”

    至于以后怎么样就再说呗,万一王爷回来之前她已经死了,那钱财算个屁,若是他们都还活着,那为了奖励她把你儿子保护的周全,你也不能好意思动她的嫁妆吧?洛芷珩心里阴暗的笑起来。

    王爷眼中精光爆现,利落的写了一封手谕教给她。他不知道洛芷珩走一步看三步的打算,要知道的话非得大骂这丫头根本就是在他跟前空手套白狼呢。

    “你还有什么要求?”王爷又问,走之前他得安排妥当了,尤其是云诃这方面。

    洛芷珩正色道:“请王爷给我一项权利,那就是小王爷的事情请完全交给我负责,不能让任何人插手,否则我也不敢保证小王爷能顺顺利利的活到您凯旋归来。”

    洛芷珩这种正襟危坐的严肃样子,让王爷的心也跟着紧绷起来,他要仔细考虑这个丫头是不是真的这么可靠,那件宝物他交给她是为了让她能够更好的保护穆云诃,但如果一旦让这个丫头完全的插手了云诃的一切,这个丫头能做好么?会不会反而出现纰漏?

    似乎是看出了王爷的犹豫,洛芷珩笑道:“王爷,现在您除了相信我这个和小王爷拴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之外,您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么?”

    王爷点头,却阴狠的道:“是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好吧,本王就相信你一次,记住了,本王将云诃的性命交在你手中,同样也抓住你的性命,还有你一家人的性命,从现在开始,你不是在为你自己的性命来争取活着的机会,还是在拯救你的家人,云诃若是不在了,那么本王回来之日,就是你满门抄斩之时!”

    芷珩时的为。话,是那般的平淡而又理所当然,淡淡的冷气从洛芷珩的骨缝之中渐渐爬出来,蔓延到全身上下,是说不清的悚然之意。

    这就是上位者的姿态,他们永远的站在你要仰望的高度上,即便是处于下风,他们也会用他们高高在上的角度和权力,将一切抓紧在手中,用一切能将你击垮和攥紧的东西来掌控你。

    也许是权力,也许是地位,也许是金钱,也许是道德,也许是亲情……

    很不巧,洛芷珩就在这其中!

    她是一个被良心教养着的好土匪!她有她的道德底线和做人的标准,她是贪生怕死的,但她绝对不是一个孬种,她是可以为了活命扫清一切障碍,但绝不代表她会眼睁睁的看着无辜的人被她连累到死。

    归根结底,还是她太善良了么?王爷老头,你不能欺人太甚啊!既然你如此无耻的给她压力,那她凭啥毫无条件的给你守护儿子?虽然这种守护是建立在她的生存之上的。

    王爷一个威胁,不轻不重的戳在了洛芷珩的肺管子上,那是她的道德底线,造成了洛芷珩因为不属于这个时代而隐藏起来的真正本性总的一点,那就是绝不能吃亏!

    她笑,花开烂漫般单纯又美好:“王爷既然如此说了,那芷珩就不好在退让了,不然到时候让别人以为王爷仗势欺人倚老卖老就不好了。既然王爷先提条件了,那芷珩为了保护王爷有一个大好的名声,也顺道提一个小条件吧。”

    穆王爷简直目瞪口呆。

    这哪里是为了他的名声好?分明是借机敲竹杠吧!不知道这一天会说出什么话来,若是她敢提出过分的要求,那本王就立刻弄死她了事,到时候在安排好云诃就好。

    洛芷珩清清楚楚的看见了王爷眼中的杀机,因为王爷根本就没有在她面前掩藏他的不越快,洛芷珩反而笑得更加的单纯无害:“其实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就是想等王爷凯旋归来的时候,还我一个自由身!”

    王爷眼皮一跳,来了精神,漫不经心的问:“哦?自由身?你的意思是……”

    “等到王爷归来那日,若芷珩真的不负王爷之托保护的小王爷完好无缺,那就请王爷做主,让芷珩下堂去吧,到时候是你们给芷珩一纸休书也好,又或者是大发善心 让我们和离也罢,芷珩只求王爷能让芷珩离开王府。”洛芷珩眼神明亮。

    这一刻,她终于找回了一点点过去的狂妄与畅快了。这一刻,她也终于觉得自己的生命有了一丝活力了。就如同在她活过的民国年代那样。

    她知道这么长时间以来,她在这个鬼地方看似没心没肺努力生存,但她是因为害怕,她想过要离开这里,也和表哥商量好了要和洛凝霜换回来,但那是何等的难呢?她也看出来洛凝霜不愿意回来,而且此刻是关键的时刻,她若真的走了,洛凝霜来这了就能和有她一样保护穆云诃的信念么?

    穆云诃若是死了,到时候还不是要搭上一大家子的性命?而她也同样在那一大家子里面。既然结果都是一样的,那么何不让她这个充满斗志的人留下来,自己努力换来一个可以光明正大离开这里的理由呢?

    她以前叫洛芷珩,这个名字跟随了她十七年,现在她仍然较洛芷珩,这个名字几乎是她在这个世上拥有的唯一一个熟悉的东西了。若是她和洛凝霜换回来了,只怕以后她也是要顶着洛凝霜的名字活一辈子,缩手缩脚的做人生活,她不要!

    她想要顶着洛芷珩这个名字,光明正大理直气壮的活下去!

    离开王府,光明正大的离开,为了这个目标,她竟然如此兴奋!她终于明白,她原来是这么的怀念那在马背上肆意畅快的狂奔的自由的感觉!

    力量在一点一点的回归,蛰伏下去的血液里的野性渐渐苏醒,这是一个挑战,她舔舔嘴唇,觉得血液都在燃烧起来,双眼亮的惊人,满是期待。

    王爷很震惊,没想到这丫头竟然会提出一个这样的要求。他一直和其他人一样,认为是洛芷珩费尽心机的想要嫁入王府的,她一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名利地位就是为了荣华富贵。

    然而这样一个在他想象中不堪的丫头,竟然会提出来想要离开王府的要求。是欲擒故纵?还是真想离开?

    王爷不无讥讽的试探道:“既然想要离开,当初又何必费尽心机的嫁进来?”

    洛芷珩笑容中有一种痞气是隐藏不了的,野性十足的味道:“为了好玩啊,本以为王府里面很有趣呢,没想到嫁进来竟然只有一群叽叽喳喳的女人,真的无趣极了。早知道这样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打晕了妹妹自己嫁进来的。现在后悔了,就当是我给小王爷闹腾婚礼的一个补偿吧,我尽最大的努力保护小王爷,若事情成功了,就请您高抬贵手让我走。到时候您想给小王爷娶多少女人那还不是一句话?”

    王爷被她完全不在乎的姿态气得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嫁进来……她竟然是当玩的么?!哪来的这白痴女人?稳住气息,王爷努力平复想要将这个拿着他儿子当猴耍的臭丫头一掌劈死的冲动,咬牙切齿的道:“好!本王答应你了!这件事情也要立个字据,省得到时候你反悔不认账在赖着不走!”

    这死丫头将他儿子当根草,真以为他的云诃是没人要的么?到时候休掉这丫头,在给云诃找百八十个女人来伺候,云诃依然是香饽饽,而这个被夫家休掉的女人只会是一个更加臭名昭著,外加没人愿意要的下堂妇而已!

    王爷冷笑连连,洛芷珩却兴奋的笑眯了眼睛,两种情绪的两个人为今后儿子和丈夫的感情埋下了一个深坑,坑人吭己!

    洛芷珩拿着那两张纸,小心翼翼而又珍重无比的叠好收好,然后抱起了那个宝贝就想告退离开,但王爷却又说道:“这件事情先别让云诃知道,本王不知道你是怎么让云诃站在你那一边的,但云诃现在的状态不错,最起码他不那么自暴自弃了,别因为你愚蠢的行为,我们之间的交易干/扰他。”

    虽然觉得穆云诃要是知道等到他老子打仗归来那天,他就是自由身会很开心,告诉他也无妨,但既然王爷已经如此宽容大度了,她就答应也无妨。

    “王爷放心吧,这件事情等王爷打仗回来亲自和小王爷说就好。至于其他安全方面还请王爷多费心了,那芷珩就告退了。”洛芷珩严肃的说完,抱着东西就走。

    背后,王爷那双眼睛光四射,低沉的道:“老虎,在老虎团中留下十名暗卫,一定要保护好云诃的安全,在本王离开这段时间里一切都要听从云诃的。不过暂时别让云诃知道你们的存在。轻易别动手,洛芷珩做事看紧了,只要不是伤害云诃的事情都不用阻止。一旦发现这个洛芷珩不对劲,杀无赦!”

    空气中传来一道低哑的声音:“得令!”

    “还有那个神医……先看看洛芷珩打算怎么做吧,一旦她解决不了那个神医,那么你们就暗中做掉他,一定要不留下任何把柄,皇上那边也注意一点,别让他将手在伸向云诃。”王爷又道。

    “得令!”

    洛芷珩一路往回走,为了保持低调,不让人看清她怀里的盒子,她走路又快又低头,看上去有点慌张。路上丫鬟婆子们看着她的目光充满了幸灾乐祸,刚开始她还有点不明白,但看着看着她就懂了,这群人不会是以为她被王爷给教训了吧?12y9b。

    刚到了院子,奶娘就迎面而来,抓着她的手似乎很紧张的样子:“大小姐……”

    洛芷珩见她顾左右的神色就知道,她顾忌这个院子里的其他人,便将她拉到了房间里,在穆云诃奇怪的目光中关上了房门,房间就更黑暗了。

    “奶娘怎么了?”洛芷珩放下了盒子问道。

    奶娘看了眼床上的穆云诃,虽然看不清穆云诃的目光,但奶娘还是难以开口,万一因为自己的话而破坏了大小姐和姑爷的感情可怎么办?为了大小姐的名节她也不敢当着小王爷的面开口啊。

    洛芷珩奇怪了,笑道:“奶娘你就说吧,当着小王爷的面我没什么好隐瞒的。”

    她的坦坦荡荡,让闭眼假寐的穆云诃勾起了嘴角,不知道是讥讽还是开心的一个笑,隐藏在黑暗之中。

    奶娘着急的扯着洛芷珩的衣袖来到距离穆云诃最远的角落,小声咬耳朵:“大小姐,表少爷来了,就在后院的围墙下等您呢,似乎是有很着急的事情呢,您要去见表少爷么?”

    奶娘知道夏北松对洛芷珩的感情,奈何大小姐对美男反应灵敏,却唯独对夏北松不在意的很,就是看不见夏北松喜欢她。以前他们是很乐意大小姐和夏北松在一起的,但现在大小姐已经嫁人,在和表少爷来往就不好了,更何况是这种私下的往来,若是被有心人发现,宣扬出去,那就是一条可以让大小姐永远无法翻身的死罪啊。所以奶娘不想大小姐见夏北松。

    洛芷珩不知道奶娘的想法,一听是夏北松,她立刻精神了,觉得要和他串通好才行,便急急忙忙的道:“好啊,我马上去见表哥。”

    她说的没心没肺,真是一点也没瞒着穆云诃的打算。奶娘脸色却变了,她看不清穆云诃的脸,但却一样胆战心惊,因为没有一个男人能愿意他们的妻子和其他男人见面。就算这个男人是表哥,就算他们不爱他们的妻子。老天保佑姑爷可千万别生气啊。

    穆云诃确实听见了,不过他什么反应也没有。眼看着洛芷珩连个招呼都没打就拽着奶娘跑了,穆云诃睁开眼,冷冷的道:“小喜子。”

    小喜子连忙冲进来,用在黑暗中历练了十几年的眼神准确的发现了小王爷情绪不太对啊,于是小喜子紧张的站在了距离那张床一两米开外的地方,躬身的问:“主子有何吩咐?”

    穆云诃不相信小喜子,那是因为他除了他娘之外谁也不相信,但他也知道小喜子是个好的,这么多年来对他是真的尽心尽力的。所以这件事情让小喜子去办,他是能放心的。

    纠结了一下到底该不该管洛芷珩的事情,那个蠢货女人就那样大大咧咧的出去见个男人,王府里到处都是眼睛和耳朵,万一被人看见,给她扣上个爬/墙私通的罪名,他脸上不也难看?更何况这还关系到他们的合作!

    这个蠢货,平时看上去精明死了,关键时刻竟然一点脑子没有,这么大的破绽给人抓把柄的漏洞都没发现,蠢死算了。

    穆云诃眼底是对洛芷珩深深的鄙视和嫌弃,但没办法,谁让他现在和洛芷珩是一条船上的人,摊上了一个猪一样的队友他只能在后面给她扫清尾巴。

    “你跟上小王妃,主意她的身后有没有什么人跟着她,若是有的话,想办法给岔开,不能让人看见小王妃在干什么。”穆云诃交代道。

    小喜子奇怪主子的这个交代,但还是赶快去办了,可是当他跟上了洛芷珩,并看见了洛芷珩在干什么的时候,单纯的一心为主的小喜子愤怒了。

    ——

    奶娘一路上紧张絮叨:“我的小祖宗啊,您不能就这样去见他啊,不然这样吧您想和他说什么,告诉奴婢,奴婢去转告给他好不好?您现在这样去太危险了,这可不是咱们将军府了,到处都有可能是害我们的人啊。”

    洛芷珩不在乎的道:“你放心吧,我就说几句话立刻就回来。而且我要说的也是个秘密,万一让别人知道了也不好啊。”

    奶娘紧张的左看看右看看,神经兮兮的道:“大小姐,您这要是让小王爷知道了,他会生气的,您这要是夫妻不和可怎么办?”

    “噗!”洛芷珩就笑了起来:“奶娘放心吧,穆云诃不在乎这个的,两个没感情还彼此厌恶的人,谁会在乎谁啊?您想多了。”

    奶娘傻眼。

    到了后院围墙下,偏僻的地方还偏偏有很多茂密的树木,洛芷珩很快就看到了站在一棵树下的挺拔身影,竟然翻/墙进来了,厉害!

    “表哥!”她轻声喊道。

    夏北松的身影一怔,旋即快速转过身来,那目光竟然是有些急切的在洛芷珩的身上扫过,脚步匆忙的走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道:“阿珩!你还好么?”

    洛芷珩笑米米的道:“好啊,好极了。表哥来不会是要和我道别的吧?”

    她一语出,夏北松就愣住了,惊讶脱口而出:“阿珩怎么知道我是来与你道别的?”15384257

    洛芷珩歪歪头,脸上表情明媚,在不似之前那般的假明媚了,聪明的耀眼:“表哥是个军人,是年轻一辈的表率,如今王爷都要带兵出征了,我想皇上不会放过你这般年轻有为的少将吧?就算皇上忘记了表哥,只怕表哥自己也是要义不容辞的请缨出征的。”

    夏北松眼底泛起浓浓的笑意,宠溺而又暖情,终究不过是只有他的阿珩最懂他啊。夏北松心都酸酸软软起来,忍不住捏着她挺翘的鼻子笑道:“是啊,我家阿珩最最聪明了,是我肚子里的小蛔虫不是。”

    这番亲昵举动让洛芷珩颇感不适应,但毕竟这算是一场离别,她又占了人家表妹的身子,也不好太过于反抗,只是笑容有点僵硬:“表哥此次出征必定要多加小心,一定要胜利归来啊。”

    “放心吧,就是为了小阿珩,表哥也一定会全须全尾的回来。阿珩,答应你的事情目前是做不到了,因为大军明日就要出发了,而洛凝霜的伤势还未痊愈,将你放在这里我真的不放心,但现在我没有办法将你们换回来,你在这里忍耐一段时间好么?我已经做好了安排了,等洛凝霜伤势好了,就算我不在,也会有人将你们换回来的。”夏北松歉意的说道。

    洛芷珩眼睛精光闪烁,她能说她已经算到了这一点了么?所以才会和王爷有那样一个交易。

    将这件事情悄悄的对夏北松耳语几句,见夏北松一脸震惊之色,她笑道:“嘘!可千万不要说出来啊,不然就会功亏一篑的。”

    夏北松彻底的惊呆了,好半晌才说道:“阿珩,你、你也太大胆了!那可是王爷,你也敢提条件?”

    “难道这个条件不诱人么?”洛芷珩眼睛闪着明亮的神采,亮晶晶的好似容易破碎的星子,谁敢轻易招惹打破这美丽的光彩?

    夏北松是不敢的,也是舍不得。他眉宇间有淡淡的忧愁:“这样真的行么?我不放心你留在这里,简直就是龙潭虎穴。比将你换回来还要危险。”

    洛芷珩反而表现出了一贯的强势:“没什么不好的,表哥就放心吧,我既然选择了这样做,就有这样做的勇气,不管成功也好,失败也罢,都是我选择的,我就不会后悔。你应该给我指出。”

    夏北松看着她细致的眉眼,在不是以前那个乖巧可爱的小姑娘了啊。不过这样也好,真的能够以洛芷珩的身份继续逍遥自在的活着,他倒也乐见其成。到时候他也可以光明正大的迎娶她。

    下堂妇又如何?他的阿珩,今生挚爱,便是在不堪他也爱如始初。

    “好,既然阿珩已经决定了,那表哥支持你,不过你也要答应表哥,不论做什么事情,一定要先保护好你自己,不要让自己受到伤害,不要受委屈,实在有什么事情非要忍耐下来不可的话,那就忍下来,回来告诉表哥,表哥给你出气。”夏北松有些语重心长的嘱咐。

    洛芷珩就笑米米的答应着,两个人又相互嘱咐一番,真有点恋恋不舍的味道了,看在外人眼中那真是郎情惬意情意绵绵了。

    小喜子几乎恨不得立刻冲出去,抓住洛芷珩啪啪两个大嘴巴抽死她!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她竟然敢背着小王爷来偷人!简直是恬不知耻!怪不得外面传言说洛芷珩是个花痴,见到美男子就走不动路呢,原来竟然是真的!她竟然敢给小王爷戴绿帽子,还是这么的明目张胆,简直太放肆了!

    然而小喜子也知道自己不能冲动,他憋着一口气,太监嘛,总是有些个心理扭曲思想BT的,此刻他红着双颊满眼通红,扶在假山上的手翘着兰花指,抖的那个厉害。可见气得不轻。

    在舍不得也是要有一别的,夏北松的目光恨不得将洛芷珩给裹起来带走,火热的让在土匪窝大老爷们里长大的洛芷珩都有些吃不消的害羞起来。

    “阿珩,你一定要等着我回来,王爷回来那天,便是我归来之期。”夏北松抓着她的手,眼中的爱根本掩饰不住,缱绻缠绵的几乎胶着在洛芷珩精致的容颜上。

    洛芷珩心中负罪感很大啊,她不是这个洛芷珩,受不了这表哥火辣辣的目光。胡乱的点头,她笑得再也不能从善如流:“表哥也要保重,快点走吧,不然被人发现了。”

    夏北松神色间很是不舍,上了战场的人就等于是上了刑场,谁知道活着去了能不能活着回来?他一贯胆大坚强,但这一刻在心爱女子面前,他却品尝到了胆怯和犹豫的滋味。他舍不得离开,一点都舍不得。只要一想到自己走了就留下他的阿珩一个人面对险恶的环境,他就恨不得立刻灭了那些潜在危险。

    但他不能!他该死的不能!

    大脑在也抵挡不住心底的恐慌与不舍,他做出了最冲动和不理智的举动。有力的双臂猛地将面前的女人抱入怀中,那种恨不得将她前进身体里的力量简直令人窒息。

    都说英雄气短,爱能断肠。他这潇洒坦荡的人,竟然也会有如此气短断肠的一天。

    阿珩,阿珩,你可知道,我人还未离开,心便已经相思!!

    “呃!”洛芷珩瞪圆了眼睛,两辈子,这是她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热情的拥抱着,感觉说不上是什么,只不过面红心跳是有的,她一慌,倒忘了反抗。

    奶娘看见这个拥抱,真是两眼一黑差点晕死过去!

    小喜子看见这个拥抱,兰花指抖的更厉害了,嘴巴也在颤抖,用力一跺脚,他转过身子,默念不能看不能看,长针眼长针眼,不要脸的歼夫淫/妇,杂家回去就告状……

    夏北松也不是个婆婆妈妈的人,拥抱很短暂,但却几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低醇的嗓音低低浅浅的传入洛芷珩的耳朵:“一定等着我回来,我一定活着回来!阿珩,等我回来了,等你自由了,我们……”

    便在一起好不好……

    那最后几个字,实在是太低了,被风吹过,吹的支离破碎,也可能是从夏北松的喉咙里发出的矜持的咆哮,还未入耳便已消散,终究还是未被洛芷珩听到他困兽一般渴求的心声。

    而夏北松也没有等洛芷珩的回答,利落的放开她,在深深的看了眼她红晕的小脸,抬起的手只划过她眉心,犹豫着凉在空气中,仿若搁浅了花香的风,清淡飘渺的拂过她的发丝,转瞬划过她的耳畔,再没温度与留恋。

    夏北松离开了,在洛芷珩呆愣的目光中,仿若一只雄鹰,足尖轻点厉风划过,袍裾翻扬中他身轻如燕般越墙而去。走的同样潇洒利落。似乎刚刚那般缠绵的目光,眷恋的不舍,浓郁的情深,渴望的祈求都不是来自夏北松一般。

    洛芷珩的心,却并没有如夏北松离去那般,就平复了。她眨眨眼,心跳有点快的不像话,脸蛋发热,她知道她害羞了。第一次被男人这样热情的抱着,那些话,那火烈的目光,还有那个似乎象征了永恒的拥抱,都让她心跳快的不能自已,负罪感同样也强烈如排山倒海而来。

    因为她很清楚,刚才的那一切,都不是属于她这个孤魂野鬼洛芷珩的啊!占有了人家的东西,真的不能理直气壮啊。

    狠狠的吐出一口浊气,手臂却忽然被奶娘抓住了,之间奶娘脸色惨白:“活祖宗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啊,快,咱们快离开这里,万一让人注意到这可怎么办啊。”

    小喜子听见这话冷笑连连,想离开?晚了!杂家这就告诉王爷去,你们主仆三人就等着生不如死吧!

    ——

    “他叫她阿珩?”穆云诃听完了小喜子义愤填膺的小报告,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

    小喜子被他家主子这不紧不慢的态度刺激到了,有点大声的道:“是呀!那一定是小王妃的闺名,怎么能让什么表哥叫?真是太不成体统了!”

    “表哥么?青梅竹马?”穆云诃似乎陷入了某种思考中。

    小喜子身子一扭,兰花指翘起怒道:“正是这样呢,小王妃还不反抗,她应该大耳刮子抽死那个登徒子!主子啊,您真是太英明了,让奴/才跟踪他们,竟然就发现了这种败坏门风之事,主子啊,您说这可如何是好?要不要奴/才这就让人去禀告王爷?”

    原来她还有个青梅竹马啊,听小喜子说完,穆云诃觉得洛芷珩和这个夏北松应该是感情很好才对,可是怎么还会用尽心机的嫁给自己?穆云诃不在乎洛芷珩,所以不愤怒,因为无爱所以不恨。

    他心态平和,想到的只是洛芷珩这样的举动会不会破坏他们之间的协议。虽然他们幽会的地方很偏僻和清幽,但难免有个万一的。

    小喜子一件穆云诃神色阴沉的样子,就慌了,声音里也带上了哭腔:“主子啊,您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都是奴/才不好啊,奴/才这嘴贱,就不应该告诉您这件事情,您可不要生气啊,奴/才这就去告诉王爷,让王爷直接将那不知检点的践人给浸猪笼。”

    “你要给谁浸猪笼?”戏虐的声音悠扬传来,轻盈的脚步也落在了房间里,洛芷珩落落大方的站在小喜子背后,笑米米的看着小喜子那因为僵硬而硬生生将身体扭成一个显得很妖娆的太监的身段。

    小喜子的身体卡吧卡巴的发出僵硬锈住的声音,他冷汗涔涔懊恼自己刚才怎么就一怒之下多言多语了呢?看小王爷这淡定的样子,还真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啊,虽然他就是个太监。

    洛芷珩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边大方的说道:“我刚才去见表哥了,那是我的亲人,我们是拥抱了一下,但……那只是亲人之间离别前的一个拥抱而已,别把男女之间那点事情都想的那么龌龊好么?我洛芷珩要做什么都是光明正大的,也许有些事情会有麻烦,但我能惹就能抗,还真不怕惹事。”

    小喜子冷汗更多。

    穆云诃的眼皮掀起来,冷冷的看着那举止从容喝茶的女人。他,真有点恨不得掐死她的冲动了呢。她凭什么如此淡定?一个女子和男人私会是多值得炫耀的事情?她怎么还能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还有,你让这家伙跟踪我,是不信任我,还是想要拿住我的把柄呢?”洛芷珩在开口就有点兴师问罪的味道了。

    她是一心合作,信任就很重要了,一旦他们之间有一丝一毫的不信任,那任何事情和人都能给他们之间造成间隙和裂痕。到时候他们很容易因为互相猜忌而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就像洛芷珩,她当惯了土匪,就喜欢直来直去,极其厌恶那些玩阴的的小人。背地里派人跟踪监视,充分的表明了穆云诃是不信任她的。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穆云诃还没开口,小喜子便扑通一声跪到地上,但却很有骨气的说道:“主子爷没让奴/才跟踪您,只是让奴/才看您身后是不是有尾巴,主子爷是一心为您好啊,可是您呢?竟然抛下病床中的主子去和别的男人见面。”

    一个奴/才真没资格这样指责主子,就算这个主子不受宠。但是小喜子真忍不住了,因为他的主子是穆云诃,因为穆云诃实在是太可怜了,短暂的十九年里都活在黑暗和病魔之中,他那么痛苦没人能动,更没人能代替。

    而他小喜子是伺候了小王爷年头最多的一个人,这么多年来他就没离开过穆云诃,看一个人看久了就会潜移默化的去在乎活着心疼那个人,环境不用,人心不同。在小喜子看来,穆云诃这么多年除了王妃之外真的就没将任何人任何事情放在眼中心里过。

    但洛芷珩不一样了。小王爷竟然关注她,还让自己去为她扫清尾巴,这在小喜子眼中就是一种变相的保护和在乎啊。小王爷在乎小王妃,多好的事情,以后他俩一定恩爱扶持,琴瑟和明。可是哪里知道洛芷珩有外心啊。她对得起小王爷么?这不是又将小王爷往火坑里推么?

    小喜子真怒了,主仆情神不是你洛芷珩和那个大力丫头才有,公公咱也有!

    洛芷珩嘴角抽搐,终于看向小喜子的脸,那是怎样一张怨妇的脸啊!难怪能将她去见亲人说成天理难绕十恶不赦的偷人行径呢,更不怪他将她说成了负心女了。

    “你怎么说?”洛芷珩眼角跳向穆云诃,真的别让她恶心到吐啊,她和穆云诃之间最多合作关系,扯不上丝毫感情的。

    穆云诃的脸色也极其不好。小喜子是他的人,发言也有代表他心意的一层意思。这样说话岂不是告诉洛芷珩他对她有什么想法?真丢人!穆云诃想发火,但还是忍下来了。

    “小喜子,你下去吧,这件事情不要和任何人说,就当没发生过。”淡淡的声音里充满无所谓。

    “嘎?”小喜子张大了嘴巴,你媳妇偷人啊主子,您就这样轻飘飘的接过了?

    在洛芷珩猖狂的笑声中,得不到他家主子支持的小喜子垂头丧气的离去。

    一更到,求订阅!后面还有更,今天上架首更保底更新两万字哈,上限加到三万,亲爱滴们推荐票,留言,订阅狠狠的砸啊,画纱通宵码字哦,爱你们,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