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83 洛芷珩发威!
    “洛芷珩你要感谢本王,不然被人看见你跟个男人隔墙幽会,你也不用辛辛苦苦的保命了,直接就可以浸猪笼去死了。殢殩獍晓”穆云诃凉凉的声音里竟然全是幸灾乐祸。

    洛芷珩翘起菱唇,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

    “本王不管你和你那青梅竹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你给本王记住了,在王府里面只能小心做人,稍有不慎就会像捅了马蜂窝一般被折的满身是伤,弄不好还会因为你的不谨慎而丧命。”穆云诃这是最中肯的提醒了。

    洛芷珩也知道不能大意,便点头了,不过她有点心不在焉的摩挲着那个盒子。脑子里想的却是夏北松那张帅气的脸,和刚刚拥抱她的那种心跳的感觉。

    以前,可没有过啊,常年和一群汉子打交道,一个个光着膀子的样子她都是见过的,怎么这次,就有种被撞进了心口子里的感觉呢?但是那些还不是属于她的,因为她的魂魄毕竟不是真正的夏北松的表妹。

    她难得的走神,穆云诃看得有点讽刺,都替嫁了竟然还心心念念那表哥么?那替嫁之前干什么去了?现在在这里上演苦恋情深、分别难舍么?

    穆云诃不得不开口问道:“你和他都谈了些什么?”

    “没什么啊,就是一些离别的嘱咐而已。”洛芷珩依然心不在焉的道。

    穆云诃差点想扔了枕头砸死她!冷哼道:“谁问你那青梅竹马了?本王问你和王爷谈了什么。”

    洛芷珩来了精神,当然不能和穆云诃说她与王爷之间的交易和那封有关于休书的信了,将能说的和他都说了,却发现穆云诃的脸色相当难看。

    “他,就没有嘱咐过你要照顾我母妃?”穆云诃问的有点艰难,几乎透明的手指抓紧被子,似乎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

    芷珩以不被。“没有啊,不过我会照顾好你母亲的,放心吧。”洛芷珩说完就去看那个盒子,所以她错过了穆云诃脸上的那一抹浓浓的恨意与杀机!

    就这么不在乎么?甚至到了明知道有人想要将母亲除之而后快都不管不问么?这么的残忍啊,你还凭什么为人夫呢?穆云诃的目光变幻莫测,是那样的难看诡异,带着一种孤注一掷的偏激与绝望。

    不需要你的维护!我的母亲,我自己来守护就好了!你就将你那虚伪和寡淡的爱都给那个蛇蝎李侧妃吧!只要我穆云诃不死,那总有一天就会让你看见,不是只有李侧妃的儿子才能让你骄傲和炫耀,母妃的儿子,一样会凌傲于这天地间的!甚至,超过穆云锦!

    原本死寂而灰暗的眸子,此刻竟如黑曜石一般熠熠生辉,那眼中的不是流光,而是一种生机!虽然偏激,就算极端,但那生机却正在茁壮的成长。

    因为有了期待,因为有了盼望,因为有了机器想要守护的,所以他必须要坚强和坚持住!

    第二天正午,日头正浓,整个王府却都是一片萧杀之气,来往的仆人匆忙而过,没有一个敢大声言语抬头示人。今日是王爷出征的日子,然而此刻,一身黄金战袍的王爷手持头盔,大马金/刀的坐在大堂之中,威严的面容带着不同于往日的萧杀,目光凌厉摄人,正当间的地上跪着王爷后院的女人们,还有他为数不多的子嗣。

    “本王出征开始,王府内一切事宜都交给李侧妃掌管,外都交给大管家掌管,凡事有不妥之处二者可共同商议,万不可做出辱没我王府名声之事。而以上内外二者皆有王妃协助参议,若没有王妃的许可,李侧妃与大管家不可私自做决定,凡有不服者,待本王归来之日便是那人丧命之时,尔等可懂?”

    威严,霸气,冷硬的声音,带着一片血腥之气充斥着大堂的每一个人,让每一个人都不禁心中震惊肃然。12y9b。

    众人罪过与震惊的,膜不过王爷竟然让王妃协助参议王府事务,王妃可是已经十几年都不管王府了呢,如今王爷这般吩咐着实令人费解。

    李侧妃的脸色首当其冲的就难看起来,她跪在那,低着头,没有人能看见她的情绪,她眼中的恶毒与冷笑也同样的令人触目惊心。

    一个已经被自己彻底压制的人,完全没了活力争斗之心的女人,凭什么还来和她共同掌权?就算她真的愿意拱手相让,也要问问那个女人她敢不敢接呢!

    而后,王爷宣布了穆云诃的一切事情洛芷珩掌管,任何人不得插手。如有违背者,下场与上者一样处置!

    人们的脸色就都变了。就连李侧妃都忍不住的抬头看了一样一旁的洛芷珩,她,凭什么让王爷宣布这样一件事情?昨天在书房里,她究竟和王爷说了什么?李侧妃心中思虑,有些惊疑不定了。

    她本来是打算趁着这一次王府群龙无首之际,将洛芷珩彻底除掉,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个践人竟然敢三番四次的和她作对,不仅不听从她尊重她,反而还敢和她唱反调,这本就该死了。而现在王爷竟然还将穆云诃的事情都交到洛芷珩的手中了。这是对她不信任了?还是在维护洛芷珩?

    但不管是因为什么,事情都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掌控,她决不允许任何不在自己预料中的事情发生。更何况穆云诃必须死,眼看着就要熬出头了,这一次她的儿子跟着王爷出征,虽然有危险,但又王爷护着也必定是周全的。只要云锦立下战功,穆云诃一死,那就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住云锦集成王爷爵位了。

    所以穆云诃也必须要在王爷不再这段时间里死!那么就绝对不能让洛芷珩掌管穆云诃的事情,最起码不能完全掌管。

    其他女人有活络心思的都不禁看向了洛芷珩,然后都低头不语。

    王爷训话完毕,给人一种雷声大雨点小的感觉,就这样还想要约束住这群野心勃勃的女人?洛芷珩冷眼旁观,心中冷笑,还是要靠自己啊。

    在一群女人依依不舍的泪眼中,王爷带着英姿勃发的穆云锦大步离开,踏上了征程的第一步。

    而留下的,却是一个千疮百孔的龙潭虎穴,这里从真龙离开的那一刻开始,所有的美女都变成了毒蛇,吐着猩红的信子,到处都可能是要命的陷阱,稍有不慎就命丧黄泉。王爷走了,将他唯一的嫡子扔在了这危机四伏的深渊里。

    只有一个洛芷珩能并肩奋战,只有一个母亲能真心对待。

    这是一个大大的烂摊子!一个以整死穆云诃为目的的冒牌货神医,一个阴狠毒辣野心勃勃想要上位的李侧妃,一群花枝招展各怀心思的狐狸精,还有暗中可能时不时会出现的黑手。

    洛芷珩毫不怀疑,她和穆云诃今后的生活将会绚烂多彩,步步惊心,杀机四伏!

    但,那又如何呢?正是因为这样压抑的环境,那个能够掌握自己命运的王爷在她才会束手束脚,那王爷一走,她便可以撕开伪装推翻压抑,从新做自己了。那群花枝招展的美女蛇,心机毒辣的李侧妃,歪门邪道的骗子神医,统统放马过来,姑奶奶在你们众人个鬼年代里照样是个霸气嚣张的女土匪!

    冷笑一声,洛芷珩扶着王妃转身就走,她可没心情看一群女人对大胡子王爷虚伪痴恋的眼泪。

    “姐姐!”李侧妃温柔的声音忽然响起,王妃站住了脚,洛芷珩不得不站住。

    “姐姐万万不要生气,王爷让姐姐帮忙掌家是舍不得妹妹太过于辛苦,但也是看重姐姐啊。这么多年来妹妹掌管这个家,真的也是累了,虽然家中没有什么大事,但奈何琐事繁多也难免累人,如今姐姐能帮妹妹分担一些,妹妹真是感激不尽了。以后我们姐妹齐心,万不可叫王爷在千里之外的战场上还为我们而操心呢。”李侧妃言辞间相当华丽温婉,大气而又和睦。

    若不知道她本性和这件事情的人必定会被欺骗。

    可在场谁又是傻子呢?这李侧妃也太能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吧?谁都知道王爷忽然安排一个休息多年的王妃来从旁协助管家,这本身就是对李侧妃的一种质疑了,偏偏李侧妃还掩耳盗铃般的拿着寒碜当理说,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王妃站在那脸色不善很好看,毕竟与王爷是多年夫妻,王爷出征她必定会担忧,什么争夺/权力的事情她都不在乎了,但也架不住李侧妃这番明褒暗贬的腔调。

    李侧妃话锋一转,谦逊又体贴的道:“姐姐怎么不说话了?莫不是姐姐担心这掌家太过于累了?既然如此那姐姐就不必跟着操心了。唉,王爷也真是的,就这么一点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哪里能劳烦姐姐来受累呢?这不是让我与心难安么?这么多年了王爷难道还不知道么,我呀就是个操心的命,这件事情就妹妹做主了,姐姐不要担心王爷回来怪罪,妹妹会一力承担的。”

    原来这才是这个女人的真正目的!她竟然是害怕王妃来夺/权!就这么三言两语自说自话的就将王妃从权利中给摘出来了?

    你做梦啊!

    洛芷珩猛地回头,刚要开口,王妃却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臂,苍白的脸色上是因为隐忍而微微紧绷的细纹。王妃竟然用目光告诉她:不要冲动!

    洛芷珩眉头轻蹙,她不冲动啊,这件事情他们有理,为什么不能据理力争?为什么要隐忍退让?洛芷珩的思维逻辑里完全不能明白王妃都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竟然还能忍,还要让她也忍耐的想法。15384257

    这种时候,不就应该是抓住理不放,冲上去和李侧妃理论么?当然洛芷珩的方法是野蛮的,也是最直接的,那就是左右开弓两个大嘴巴打到李侧妃闭上那张臭嘴!

    她的想法是痛快的,但奈何王妃是长辈,是穆云诃的母亲,还给了自己那么多的金银珠宝,好吧,拿人手短,那这一次,她就为了王妃忍了。但洛芷珩忍的有点磨牙,这种时刻了解她的人都知道不要在招惹她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但就有那不怕死的,一点眼色都没有。比如那群花枝招展的美女蛇中的一员,据说她的膝下有一女儿,所以在子嗣不旺盛的王府里面行事颇为嚣张。

    她站出来指着洛芷珩讥笑道:“你瞪什么眼睛啊?不过是给咱们小王爷当个老妈子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呢?说的好听点叫让你掌管小王爷的一切事宜,说的不好听点就是你是个要卑躬屈膝来伺候咱们小王爷的奴/才而已!还敢对我们侧妃娘娘如此不敬,这是要遭天谴的。”

    洛芷珩不怒反笑,眉宇间还都是一种跃跃欲试的野蛮劲,似乎恨不得那美女蛇多骂几句的样子,美女蛇也真合她心意,竟然喋喋不休个没完没了,越说越没边,将洛芷珩数落的一无是处,从洛芷珩的家庭一直到她的悲惨替嫁,都被这个女人给添油加醋的当成笑料来鄙夷和讽刺。

    好!好的很!她都被骂到鼻子上了,王妃该不会在让她忍耐了吧?洛芷珩嘴角刮着意味不明而又危险至极的笑容,侧头看王妃,只见王妃的脸色已经可以用铁青来形容了。

    显然,王妃也没有想到,没有了王爷的王府,这群女人竟然一点都按耐不住,立刻就变本加厉了,这么恶毒的女人,就是王爷口中那些贤良淑德的女人么?这个王府,什么时候成了这群出口成脏的女人的天下了?

    “别以为你拉着王妃就是靠山了,也不要以为嫁给小王爷就可以衣食无忧了,咱们这位小王爷啊,他可是活不过二十岁呢,你准备好棺材本了么?到时候你要是没钱买棺材的话,还不是要求到我们侧妃娘娘面前?所以你现在最好有点眼色,要知道,谁才是你应该靠拢的对象,没有侧妃娘娘给银子买药买补品,小王爷哪能有命活到今日呢?真让你来掌管小王爷的话,只怕你也离死不远了。”话,已经越说越离谱,越说越胆大了。

    这个女人明显不将王妃放在眼中,更是不将洛芷珩当回事的,而且她太明显的是李侧妃的铁杆狗腿子啊!洛芷珩不开口,她就想看看王妃究竟能忍到何时?这群女人对整年都像隐形人的王妃毫不惧怕,抓住机会就要用力打压,而他们对洛芷珩就是一种威逼利诱了。

    又想她放下管着穆云诃的权利,又告诉她李侧妃是多么的高尚和善良,还you惑她让她尽早‘弃暗投明’的投入李侧妃的麾下。洛芷珩很想大笑三声指着这女人的鼻子告诉她: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的也是要遭天谴的!

    “大胆!”王妃忽然怒喝道,她情绪激动,面色苍白,整个人都显得很紧绷。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何况是身份尊贵的王妃?她可以允许这些人来羞辱自己,因为她早已经放下了争名夺利的心。一场为了争宠而酿下的惨剧,让她用了十几年来偿还赎罪,让她唯一的一个儿子缠绵病榻,甚至还会白发人送黑发人。所以她不敢再争宠了。

    她退出了争夺战,只守护她的儿子就好!这群女人攻击洛芷珩,她依然不急不慢,但是她为什么还要那么恶毒的攻击她的云诃?那孩子与世无争,病入/膏肓,那么可爱脆弱的孩子,他们怎么还能用那样恶毒的字眼用那样轻蔑的口吻来嘲笑贬低他?

    那女人的话无异于扎破了王妃的废管子,是真疼,彻骨的疼啊!王妃气得浑身直哆嗦,指着那女人的鼻子怒道:“云诃一定会好的,不准你诅咒他!”

    洛芷珩就冷眼旁观的看着,和这群蛇蝎心肠的女人讲道理,王妃你立刻就输了!对待这群女人就要比谁快比谁狠比谁能镇/住谁!稍一手软,那你必败无疑!而吵架镇/压恶势力也是一门学问,和行军打仗还有当土匪抢东西是一样的,同样讲究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这王府里王妃要是不能够绝对支持她的任何言行的话,那也是一大障碍,就要让王妃知道不忍耐的威力,才能让王妃时刻站在她这边,不再用忍耐来限制她。所以必要的屈辱和伤害,是王妃必须经历的。

    只有这样,一会她开骂了,王妃才会觉得大快人心!

    那女人先是一愣,似乎没想到一向好脾气到没脾气的人竟然也会怒吼。不过她旋即讥讽更深,甚至正面与王妃叫板:“王妃此言差异吧,小王爷活不过二十岁了这可不是我说的,整个京城都知道了啊,神医给诊的脉,断然不会是假的,姐姐您又何必自欺欺人呢?不过你也不用太悲伤了,咱们王府不是还有云锦公子呢么,那以后啊就和您的儿子一样的孝敬您,您多好命啊,捡个那么优秀的现成儿子。”

    女人说这话还向李侧妃看去,见李侧妃笑容温柔,便知道自己这话是李侧妃喜欢的,那一会就必定有赏赐了,女人开心,却忽然听到几声惊呼。

    “王妃!”胡妈妈和洛芷珩惊呼起来,王妃的身体都摇摇欲坠的,好在胡妈妈及时扶住。

    紧接着就听一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这一巴掌将刚才还热闹乱哄的大堂打的迅速安静下来。

    刚才还口若悬河的女人脸歪在一旁,只觉得那一半的脸都木了。她还有点无法回神,当她抬起头看见面前刚才还被自己数落谩骂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洛芷珩的时候,她立刻暴怒了。

    “践人!你竟然敢打我!我是你的长辈,是你婆母,你这个有娘生没娘教的践人!”声音尖利,态度嚣张,伸手就想打洛芷珩。

    洛芷珩能让她个蛇蝎碰到么?她可不想浑身溃烂。

    红润的嘴唇轻轻一撅,是俏皮又气人的顽劣气质,满眼火光流星似的耀眼而华丽。在女人那尖利的指甲划到她脸颊前的一刹那,洛芷珩利落的一脚踹出,正中女人小腹,只听扑通一声,女人在她自己的闷哼中被踹的趴在地上。

    “啊!”全场尖叫,金丝雀般的女人们哪里见过如此火爆的打斗场面?一个个花容失色的往后退,哪还有刚刚为这支落水狗捧场助威的架势?

    “洛芷珩你干什么!”李侧妃一愣之后,脸色难看厉喝道。

    洛芷珩只是黛眉一挑,似笑非笑的扫了李侧妃一眼,而后往前一步来到那女子面前,那女子吓得连滚带爬的起来,警惕的看着洛芷珩,洛芷珩往前一步她就立刻往后一步,你来我往步步紧逼,厅中气氛瞬间被她们短暂的僵持烘到了紧绷。

    “你是我婆母?你是什么身份?不过是王爷的一个妾,我想请问李侧妃,若这一个妾都敢自称为我的婆母,那她的地位是不是就和王妃一样了呢?那么李侧妃,这个女人她是王妃么?”洛芷珩指着脸色红肿的女人问李侧妃。

    李侧妃脸色就更难看了,这个践人竟然来问她。这王氏可是自己的忠心拥护者,她若说出来对王氏不好的话,必定破坏他们之间维系的关系,可若不说就等于是承认了王氏是王妃了。哼,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妾,又如何能与尊贵的王妃之尊相提并论?

    “当然不是,王妃只有一位,她一个妾又如何能与王妃相提并论。”李侧妃的回答让众人目瞪口呆,却在洛芷珩的意料之中。

    修长的手指轻挠眉心,洛芷珩笑得没心没肺:“既然如此,你凭什么说是我的婆母呢?之前还敢诅咒我早死?你又知道不知道我的身份啊?穆云诃的妻子,不管你们承认不承认,我是这个王府中名正言顺的小王妃,就算不得宠那我也是正经主子!而你,一个妾,见到主子是要问安行礼的,凭什么在我面前大呼小叫?”

    王氏的面色就又惨白了一分,她没想到洛芷珩竟然敢将她的话给掰的这么清晰,再让她往下说下去,那她就危险了。王氏将哀求的目光看向李侧妃,李侧妃无动于衷。

    “再说个小王爷买药买补品的钱,你说这钱是谁给的?对不起,我刚才真没听清楚啊,你在给我说一遍呗。”洛芷珩侧侧耳朵,一脸求解。

    王氏嚣张惯了的性子,有些不受激,便更着脖子大声道:“那钱是李侧妃给的,没有李侧妃花钱买药,小王爷早就……”

    她话音未落,迎面就是一巴掌再度扇来,她避闪不急被打了个正着。王氏想骂人,但洛芷珩却先发制人,声色俱厉的声音几乎是随着巴掌而来:“胡说八道!李侧妃一个女人,堂堂穆王爷的侧妃娘娘,从来养尊处优的,又不能劳作又不能出门抛头露面的去赚钱,她如何来的钱给小王爷买药买补品?就算李侧妃有陪嫁的天地铺子的进项,那也是人家李侧妃的银钱,人家李侧妃还有儿子要养活呢,要给儿子攒老婆本呢,凭什么将大把大把的银钱给小王爷花?李侧妃的脑袋让驴踢了么?还是李侧妃是个白痴?”

    她可真敢说,这番连番质问加措词犀利,让所有人的脸色都变成了猪肝色,而李侧妃更是一脸的铁青。

    “你、你竟然敢辱骂……”王氏瞪圆了眼睛指着洛芷珩,可惜她的话再度被洛芷珩巧妙的岔开。

    “当然不是!李侧妃是那样温柔又魅力的女人,是王爷的贤内助啊,将王府打理的有条不紊的,她是王府的大功臣啊,你怎么可以用那样恶毒的语言去污蔑李侧妃?”洛芷珩痛心疾首的怒问,将李侧妃赞扬的简直天上有地下无,但,她话锋一转,语句又变……

    “可是就因为李侧妃是这样无私而又有爱的人,她才断然不会这样公私不分!明明给小王爷买药买补品的钱都是公中的钱,是王爷的钱,那王爷的钱,万个是小王爷的老子,儿子花老子的钱那不善天经地义么?这钱不就是掌管在李侧妃的手中么?你怎么能这样污蔑李侧妃竟然将公中的钱占为己有,还假仁假义的对外宣布是用她的钱给小王爷补贴呢?就算是补贴,咱们王妃是亲生母亲难道就不会补贴么?还用得着外人来?你这样说话不负责任,李侧妃多冤枉啊?”

    谁听不出洛芷珩话里话外的讥讽嘲弄?都听出来了,所以众人脸色那叫一个五颜六色,洛芷珩看了眼底闪过一抹笑意,比那位先生作画用的调色盘还精彩纷呈啊。

    谁也没有想到洛芷珩竟然敢指桑骂槐的拿李侧妃开刀,这女人不简单啊,表面上不合李侧妃打破关系撕破脸,但暗地里下手毫不犹豫,一出手就有震慑群雄大杀四方的血腥姿态。

    李侧妃就是王府里的地主婆,那真是一言九鼎,不能忤逆。还没有人敢在她的地盘上动土,而今洛芷珩动了,不仅动了,还动得李侧妃隐有伤筋动骨之风险。李侧妃今日不反击那来日的报复必定是来势凶猛,一击必中!

    所以,洛芷珩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但就算是这样,因为这无形无硝烟的一战,洛芷珩也可以虽死犹荣了。因为还没有人能将他们这一群人都说的哑口无言的,而且话语真的难听犀利到震耳发聩!

    王氏面如死灰,李侧妃面色铁青,王妃表情僵硬,一切似乎都因为洛芷珩的一番歪理邪说而陷入了死局,谁能解开?

    二更到,后面还有更新哈,求订阅,求推荐票,求留言,亲们多留言哈,那是画纱的动力啊,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