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86 被掀起的惨/痛记忆!
    穆云诃的耳中似乎又回荡起了童年那稚嫩的声音,被埋藏在黑暗中的记忆,在那条东珠手链的出现中开启,却依然是那么的酸楚耻辱和令人暴怒!

    对那手链的记忆让穆云诃的眼神又刹那间温柔,但旋即就是黑暗的仿若恶魔临世的狂风暴雨!他忽然用尽力气,一把夺过了那条手链,疯了一般的将手链狠狠的扔出去,噼里啪啦的声音里,手链被狠狠的摔在了墙上落地。殢殩獍晓

    “你疯了!”洛芷珩目瞪口呆,而后心疼的跑过去捡起来,还好手链结实没坏,但她也心疼极了,抬头就想怒吼,可是看着穆云诃那挣扎着要起来,竟然是要冲过来,不会掉手链誓不罢休的样子,洛芷珩就一个想法,带着宝贝赶快跑!

    “我不和你这个疯子说!”洛芷珩抓着被吓傻了的丫头快跑出去。

    背后是穆云诃虚弱的咆哮:“有能耐你一辈子别回来!”

    短暂的争吵过后,穆云诃疲惫的躺在床上,但那淡然的眉心却怎么也不能舒展,疲惫至极的他却迟迟的不能陷入梦乡,一闭上眼睛,就是童年那些屈辱的记忆。

    猛然睁开眼,他苍白的脸上嵌着的是一双猩红带恨的眸子。

    “神经病……”洛芷珩嘟嘟囔囔的带着丫头坐在院子门口,那颗东主在夜晚散发着柔和的光亮,将她的脸庞都照耀的温柔起来,她不禁迷恋的呢喃着:“多好看的宝贝啊,那家伙竟然要给毁掉,有钱烧的。”

    “小、小姐,小王爷会不会……”丫头咽咽口水,有点心虚。

    “会不会被气死?放心吧,那家伙一看也不是个好东西,没听过祸害遗千年么?只要他穆云诃不是个好人,就绝对不会那么早死的。”洛芷珩完全不在乎的道。

    “咳咳!”一声咳嗽声惊扰了洛芷珩主仆,二人见一行人打着灯笼走来连忙站起来。

    “母亲!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洛芷珩有点心虚的问道。

    王妃似乎没听见刚才洛芷珩那大逆不道的话一般,依然温柔的笑着牵起她的手道:“不放心你们过来看看,你……和云诃生气了?”

    胡妈妈暗笑道:“王妃,人家那哪儿是生气呀?小两口打架不记仇的,咱们小王妃性情好又活泼,只要一会哄哄咱们小王爷,人家一会就如胶似漆了,您那就别担心这个了。”

    这是在告诉洛芷珩,千万别扭着来,要知道进退,要哄着穆云诃?洛芷珩挑挑眉,对着话不置可否,但表面上却装作委屈的道:“这件事情真的不怪珩儿的,是、是小王爷他突然就发了脾气,珩儿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的。”

    “哦?云诃发脾气?这还真是稀奇了,说来我听听。”王妃笑着带领众人往屋里走,但却没有进入穆云诃的房间,而是来到另一间房间,掌了灯,众人落座的时候,洛芷珩也已经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给王妃说了,没添油加醋。

    胡妈妈早就笑得直打跌,喘着气的道:“哎哟我的小祖宗哦,您可真是太喜庆了,那样的恶人就应该这般对待她,看她还敢心术不正的来打扰你们嘞。”

    王妃也是好笑的道:“那你从她手上到底抢……要来了什么手链?值得云诃这般生气?”

    “喏,就是这条。”洛芷珩将手链摊在手上给王妃看。

    哪知道王妃一看见那条手链脸色都骤然变了。而一旁的胡妈妈看了一下之后一愣,旋即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洛芷珩就砰砰磕头,那头磕的是真心诚意,说话声都哆嗦着带着感激:“小王妃您可真是我家小姐的贵人了,老奴感激您,老奴给您磕头了,替小姐和小王爷感激您。”

    洛芷珩心里似乎有什么明白了,她这该不会是歪打正着的抢了一件对王妃他们意义不同寻常的东西回来了吧?那这东西到时候还能是自己的么?呸,想什么呢?命和宝贝当然是命重要。她脸立刻表现谦卑和惊慌,连忙起身,亲切的扶着胡妈妈道:“您这是干什么呀?您都多大年纪了呀,给我磕头,您这是感激我呢还是要让我折寿呀?”

    “小王妃老奴万万不敢那样想啊,老奴只是,只是……”胡妈妈竟然已经落泪,在洛芷珩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洛芷珩抿着唇,在落座就大大方方的将那手链放在桌子上推到了王妃面前,乖巧的笑道:“母亲看来您是知道这东西的,那……小王爷为何会发火,您能告诉珩儿么?珩儿也好知道错在哪,以后保证不再犯。”

    她给自己的八卦之心找了个很好的理由。

    王妃有点发抖的拿起那条手链,眼中有缅怀有思念,也有痛刚刚穆云诃脸上一样的表情,仇恨与耻辱。

    洛芷珩暗暗心惊,却听王妃呢喃道:“那孩子竟然还记得当年的事情,看来他和他父王之间的仇恨是真的难以化解了,虽然我也恨,但那毕竟还是他的父亲,唉……”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有关于这条手链的……”王妃苦涩一笑,悠悠的声音绵绵的在洛芷珩眼前开启了一条时光隧道,直通穆云诃那破碎又委屈的童年!

    ——

    “娘,这珠子好漂亮,可以给诃儿玩嘛?”五六岁的孩子,粉雕玉镯的仿若一个小仙童,满眼欢喜的看着母亲手腕上的东珠手链。

    那时候的王妃还是王府掌管家务的王妃,风华绝代,骄傲华美。但对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唯一的儿子,那是有求必应的,所以王妃毫不犹豫的摘下了自己的手链,给小小的穆云诃带在了手腕上,还温柔的嘱咐他:“诃儿要乖,千万不能将这手链弄丢知道么?这是你外祖母给娘的嫁妆哦,是很珍贵的一件留念物。将来是要给诃儿的媳妇的。”

    穆云诃那个时候并不知道留念物是指一个人死了之后留下来的东西,也并不知道媳妇是什么东西,但他很开心娘将这个好漂亮的东西给他玩,所以小小的他郑重地点头,保证一定不会弄丢。

    但是王妃不知道,这条链子差点要了穆云诃的小命,也是这条链子,让穆云诃稚嫩的心灵上留下了一条清晰的疤痕,又肮脏,又丑陋,又冤枉!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小小的穆云诃有了恨,平生第一次恨意还是对他的父亲。

    穆云诃得到手链的第一个晚上,他一直孺慕惧怕的父王就阴沉着脸破门而入,身后带着的是梨花带雨的李侧妃,还有比他年长的穆云锦。他们每一个人看着他的目光里都带着鄙夷,冰冷,唾弃还有浓浓的嘲弄。

    而他的父王,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冰冷的质问:“云诃,你有没有捡到一条东珠手链?”

    这样严厉的问句,于一个只有五六岁的而言是恐惧而又茫然的,但他很诚实,恭恭敬敬的给父王请安,却被穆云锦不屑而挑拨的打断:“父王他竟然不回答您的话。”

    那天天色已经很晚了,穆云诃住在一个独立的院子里,他的母亲不在,而此刻他面前的人才像是一家三口,那个时候穆云诃还并不知道什么是挑拨,他的大眼睛里已经有了水汽,大声的道:“我没有不回答父王的话,娘说见到父王要请安。”

    他只是一个很听母亲话的好孩子,这样有错么?

    但穆云诃的话不仅没有得到王爷的认可,反而让王爷因此大发雷霆,他指着穆云诃的鼻子怒喝道:“好好一个男孩子,让你母亲给惯成什么样了?兄长说话竟然也敢顶嘴?父王问你话你不赶紧回答,像个女孩子一样墨迹扭捏,真是给本王丢脸!还有,说过多少次了,不准叫她娘,要叫母妃,还是说,那个女人她只想当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不屑做本王的王妃么?”

    王爷这样的雷霆大怒,对于一个小孩子而言是相当陌生而又恐惧的。穆云诃完全不懂他父王话里的意思,但他也知道他的父王很生气,他吓得瑟缩了一下,不禁往后退开几步,但旋即他就看到李侧妃那泪眼朦胧的脸上露出了讽刺的笑容,穆云锦还鄙视的冷哼,小小的穆云诃就僵硬住了。

    “王爷您消消气啊,和一个孩子生气什么?云诃他还这么小,正是听话的时候,王妃也是爱子心切,可是不是妾说王妃不好,王妃不应该这样教育孩子的呀,把一个好好的孩子教育的本女孩子还要守礼……”

    穆云诃深深的记得那天的事情,还有他完全不能忍受李侧妃说他母亲的坏话,那天小小的他又气又羞,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推搡着李侧妃,口中大叫道:“不准你欺负我娘,不准你说我娘坏话!”

    李侧妃一个大人,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孩子伤到?但是那天的李侧妃就被穆云诃推到了,撞在了后面的桌子上,整个人瘫倒在那期期艾艾的叫着。年纪不算大的穆云锦也吓坏了,挨着李侧妃大哭。

    小小的穆云诃被吓坏了,他愣愣的看着摔倒的李侧妃,心理面很惊恐,那个时候他只有一个想法,他不是故意的。15384257

    “孽障!”随着王爷的一声怒吼,落下的还有一巴掌,清脆而响亮,在穆云诃的记忆中,留下的是最最沉重的痛和屈辱!

    小小的穆云诃跌倒在地,嫩嫩的脸颊肿起来老高,通红通红的一个巴掌印,甚至他的牙齿被打掉了两颗,满口血腥。可是他却倔强的仰着头,愤怒的瞪着王爷口齿不清的大吼:“她活该!谁让她说我娘的坏话!我就是要打死她!”

    王爷已经被这个倔强又尖锐的儿子气得头晕脑胀了,在听见穆云诃不怕撕不求饶的吼声,真是动了杀念。那时候正值壮年的王爷,意气风发,对孩子哪来的那么多的耐心,真的是一脚就抬起来对着穆云诃踹去。

    “不要!”母亲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穆云诃瞪大了眼睛,看见的是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母亲,那张原本红润的脸迅速的惨败,然后母亲被整个人踢飞了出去。

    那一天,穆云诃永远不会忘记,所有的惊险,所有的屈辱,还有所有的痛,不仅仅是他的还有母亲的!

    “娘!”穆云诃尖叫着扑过去,可是细小的胳膊才刚刚抬起来,就听穆云锦带着哭腔和愤怒的大吼道:“父王您看!真的是穆云诃偷了我母亲的手链!”

    穆云诃白嫩的手腕上,戴着的正是王妃下午亲手给他戴上的东珠手链。

    被踢飞出去的王妃听见穆云锦的话,惨白的脸色更是几乎透明,她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理直气壮的指责的孩子,又抬头看着王爷,而错脚将她踢倒的王爷此刻脸上没有愧疚,有的只是不屑与愤怒!

    王妃的眼中是弄到化不开的悲伤和绝望,她知道,她再一次的输了。不是输给了美貌不如自己的李侧妃,而是输给了李侧妃在王爷心中的位置,输给了穆云锦在王爷心中的宠爱!

    就因为她嫁给王爷是皇帝的赐婚,就因为李侧妃早和王爷有了情意,就因为她的儿子来到这个世上晚,她就要一输到底么?她就要一再退让么?她的儿子就要被那母子俩陷害伤害么?

    王妃还在愣神的悲伤的时候,忽然听见了穆云诃惊恐痛苦的惨叫声,她猛然抬头,让她肝胆俱裂的一幕出现了。

    王爷竟然一把抓过穆云诃,完全不顾及穆云诃还是个孩子,骨头还很脆弱,竟然抓着他戴着手链的胳膊将小小的孩子拎起来,双脚离地,还冷酷的质问道:“刚才本王问你有没有捡到东珠手链你为何不回答?是害怕还是这东珠手链真的是你偷的?”

    偷,这个字在已经启蒙的穆云诃耳中几乎就是个晴天霹雳,先生说过,君子不可盗窃,盗窃乃小人行径,是可耻的,是要被唾弃的,是一旦做了就永远不再是干净的好人的事情。先生说过谁要是敢偷东西是要被惩罚的,狠狠的惩罚。

    孩童的穆云诃对这个字眼的理解是可耻,是排斥,是惧怕的。他激烈的挣扎,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只是那双水润的眸子里却倔强的没有将眼泪落下:“父王我没有偷东西,这是娘给我的,我没有偷东西!”

    他反反复复的强调那句话,孩子的心中就一个单纯的想法,他没有偷东西,他不要被先生惩罚,不要被打戒尺!

    然而王爷却并不听他的解释,王爷是暴怒的,显然他是相信李侧妃和穆云锦的话的,他来这的目的也只是为了找回李侧妃丢失的东西,之所以一开始就问穆云诃有没有捡到手链,不过是因为他的心里已经认定了东西是穆云诃偷的,而他堂堂亲王,是决不允许自己有一个会偷盗的儿子的。

    至于这件事情的真伪,对王爷而言不重要,因为他的心里 是相信李侧妃和穆云锦的。一个是他辜负又喜爱的女人,一个是他聪明又心爱的儿子,他不相信他们,难道要相信王妃这个虚伪的女人么?

    见穆云诃嘴硬,王爷更生气了,一把就将手链拽了下来,手链是被缠了两圈才戴在穆云诃纤细的手腕上的,王爷的蛮力硬拽,几乎将穆云诃细嫩的肌肤给拽的脱了层皮,又疼又惊吓的穆云诃终于大哭起来。

    五六岁的孩子喜欢漂亮的玩具,心智在坚强也只是个孩子,他们怕疼又胆小。穆云诃正是这样的。

    “王爷!您怎么能这样对云诃?他也是您的儿子啊!那条手链明明是我的东西,王爷为何连问都不问一句就断定是云诃拿了别人的东西?他还是个孩子,他一整天都和妾身在一起,哪能能去李侧妃的地方偷她的东西?”王妃据理力争,她不相信王爷竟然会这么的糊涂,连这样明了的事情都看不出来么?

    可是王爷却不为所动,反而用一种讥讽而又冷酷的目光看着她。

    李侧妃这个时候娇娇弱弱的站起来,梨花带雨的哭道:“王妃娘娘不要生气,王爷他不是断定我的东西就是云诃偷的,是今日我带着云锦在后花园玩的时候,不小心手链掉了,这条手链对我真的很重要,是我母亲的遗物呢,因为珍贵所以我从来不舍得戴出来,今天刚好是我母亲的忌日,所以我才从嫁妆里面将它拿出来戴上的。”12y9b。

    李侧妃的话让王妃目瞪口呆,眼中都是不可置信还有怨恨与惊怒!

    而李侧妃错开了王爷的身子,在王爷看不到的角度,用悲伤而温柔的声音,露出讥讽笑意的对王妃说道:“若不是这件东西太过于珍贵和重要的话,就算是送给云诃玩也是可以的,但……请王妃娘娘体谅一下妾思母心切吧,就不要与王爷争执了,妾是不会怪云诃的,不然妾用其他东西和云诃换回来好不好?”

    这……完全就是颠倒黑白!!李侧妃竟然可以无耻到用王妃的东西和事情,来陷害王妃的儿子,来中伤他们母子,甚至李侧妃还是用这件事情,将王妃母子与王爷之间的情感给挑拨的更远,甚至远到了永远也不可能在愈合这道伤口!

    “你和她废话什么?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她的儿子不对,小小年纪竟然就不学好,还敢偷的东西了,那长大了之后是不是还要嗜父杀母了?什么样的人养什么的孩子,你就只能教育处一个败类来!”王爷怒指王妃,毫不留情的怒道。

    已经被亲生儿子‘偷窃’的行为气得伤心的王爷,完全不给他们母子留下任何余地,开口就是伤人的话,但是转眼间,王爷竟然将那双宽厚的大手放在了李侧妃的身上,将她拥进怀中轻声斥责道:“你就是太善良了!这件事情是能善良的么?这个孩子教育不好的话,以后就是个祸害,那还不如本王现在一掌打死了事,也好过以后在让这个孩子成长成一个祸害。”

    “王爷!请你不要这样说,妾身怎么能让您为了我而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这让您以后在朝堂之上还不被人嘲笑?妾身宁愿自己受委屈,也不愿意您不开心被人戳脊梁骨。”李侧妃义正言辞的说完,就软倒在王爷的怀中,嘤嘤哭道:“只是妾身真的没有说谎啊,那手链真的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可王妃竟然说那是她的,妾身……”云诃现回起。

    “好好好,本王知道你没说谎就好了,不准你在胡思乱想了,你乖乖的,你看云锦吓得,咱们的小男子汉都哭的像只小花猫了。”王爷打趣道,与刚才那愤怒的阎王似的人判若两人。

    王妃的心更凉了,这种时刻,在已经认定了他们母子有罪的王爷面前,只怕他们是说什么都不会对的!怎么可以如此偏心?怎么能够如此狠心?王妃的痛恨还有绝望,几乎要将她所剩无几的理智给点燃了,让她恨不得冲上去和李侧妃这个虚伪的践人拼命!

    但是她还有云诃!还有她的云诃要保护啊,一旦她真的伤害了李侧妃,王爷不会饶了她,那么云诃一定也会被牵连!

    那一天,王妃不得不用自己仅有的那么一点点的理智,强忍住那屈辱,强忍住那愤怒,强忍住那仇恨!

    可小小的穆云诃不知道要忍耐,他红着大眼睛已经哭的声嘶力竭,但却依然不示弱的大吼道:“我没有偷你的东西!手链是娘的,是外祖母留个娘的留、留……反正不是你的,就不是!你说谎,说谎的人是要被惩罚的!”

    李侧妃忽然离开王爷的怀抱,用一种震惊的难以置信的难过目光看着穆云诃,悲痛的哭道:“怎么会这样?你一个小小的孩子怎么还学会反咬一口倒打一耙了啊?天啊!怎么会这样?我们王府的孩子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就算你喜欢我的手链,可逆也不应该用我的话来诬陷我啊。你这孩子……”

    “李氏!你不要太过分了!”王妃艰难的爬起来,一步步的走向穆云诃,但却看着李侧妃,满眼火光。

    李侧妃似乎被王妃这个样子吓得惊恐不已,哆嗦着惨白着脸就往王爷的怀里钻。

    王爷当然不会让自己的爱妾受到伤害,而且他很厌恶王妃,对穆云诃的话更是震怒不已,李侧妃说的不错,这么点的孩子,竟然就敢说谎了,并且张嘴就来,就敢当着他的面模仿别人的话,真是可恨!

    “是你不要太过分了!本王敬重你是王妃,是皇上赐的,所以让你来当这个王妃,来掌管本王的后院,但是你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你还有一家主母的样子了么?好好一个孩子竟然被你教育成这个样子,竟然就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撒谎了,还敢顶撞长辈,之前还敢打长辈,你还配坐在王妃这个位置么?你还配当云诃的母亲么?你还配掌家么!”王爷的厉喝质问一声高过一声,一次强过一次,似乎王妃真的就不可饶恕了。

    王妃站住脚,用一种不可救赎的目光看着已经被李侧妃完全蒙蔽的王爷,忽然就大笑起来,笑容悲戚而又嘲讽,指着王爷好半晌,她才疯狂般的说道:“王爷,早晚有一天你会因为你今天的话,今天的作为而后悔心痛的!你怀里的这个女人,你若一直这样维护她,对她坚信不移的话,那么这个女人早晚就是你的坟墓!”

    王爷眼皮子狂跳一下,因为王妃这些大逆不道的话,因为这些话中诅咒般的怨恨,他怒喝道:“佟氏!注意你的言行,小心本王废了你!”

    “还有你的儿子!来人啊,给本王狠狠的打穆云诃二十戒尺!这一次本王就替你好好的管教一番,让他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以后再敢说谎偷盗,本王就亲自剁了他的双手!”王爷发狠的道。

    胆敢反抗他,还敢诅咒他的女人没有,今天出来了一个王妃,而王妃显然是因为穆云诃才这样做,而穆云诃今日又犯错,那么很好,他就可以明目张胆的来收拾这个小子了!

    一听到二十戒尺,王妃的脸色都变了,一点血色都没有,她不再解释那条手链,因为已经没了必要,如果李侧妃是一个捡到好东西就眼馋的人,那么这样一个没有眼界的人她不必要争执。就算那东西在重要,也没有儿子重要。

    王妃终于是低下了高傲的头颅,眼中已经红了,发狠的道:“王爷,云诃他还是个孩子,请你高抬贵手放过他,如果你真的心中有气的话,那么我愿意代替我的孩子接受惩罚,但我还是那句话,是非曲直公道自在人心,就算人现在还不知道,但是天知道。我的孩子我了解,云诃秉性善良单纯,是绝对不会偷东西的,他也不会说谎。今天的事情我对天发誓,我儿子没偷东西,谁说谎,谁就天打雷劈!”

    李侧妃的眼皮子一阵狂跳,心脏突突直跳,脸色难看至极。而穆云锦是一片茫然的。只有王爷,他在听到王妃这个誓言的时候,眼底窜起了一层火苗与惊骇。古人都迷信发誓,尤其是王妃这个够狠的誓言,但王爷就算心里怀疑了这件事情的真假,他也不会再作过身的追究了,因为那就等于推翻他之前的所有言行,是在自己打自己的脸。

    所以,恼羞成怒的王爷,那一天阴狠的命令,侮辱的言辞,全都因为一条东珠手链指向年幼的穆云诃:“给本王打这个小偷,让若以后再犯,必定严惩不贷!”

    幼小的孩子,稚嫩的手心,被人强行的抓着,啪啪啪,一下接着一下,二十戒尺一个不落的打在穆云诃的手上,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没能让王爷心软。多年前的这个夜晚,穆云诃被自己的父亲冠上了小偷的罪名,被打的红肿手掌上皮开肉绽,被打出了恨,打灭了对父亲的所有孺慕!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哈,打滚求留言,求推荐票啦,这些是画纱的动力啊,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