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88 勾魂戏弄!招招有后手!流言四起!

悍妇,本王饿了! 088 勾魂戏弄!招招有后手!流言四起!

    穆云诃的脸色简直有如狂风过境般阴沉冷冽,令人齿寒的咆哮脱口而出:“你赶快滚下去!恶心死了!你是不是就是这样爬上那些被你看上的男人的床的?本王就应该想到的,早就应该想到的,你洛芷珩有个大名鼎鼎的花名在外,能是什么好货色?本王怎么就被你的虚伪表面个蒙蔽了!”

    穆云诃脸色铁青,目光里充满了浓浓的厌恶和仿若看见了肮脏动物的表情,他想原来外界的传言不是假的,原来洛芷珩真的是个花痴不假!府里的人在私下里会议论穆云锦和他的长相,所有人都会说他比穆云锦还要俊美太多,而穆云锦是公认的穆王朝第一美男子,那么穆云诃自己呢?

    若不是因为自己是个病秧子,从来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过,那么穆王朝第一美男子的美名还能落到穆云锦的头上?笑话!云诃你死诃。殢殩獍晓

    以前他不在乎这些外表,一个将死之人了对美貌形象能有什么过多的奢求呢?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的身边多了一个有着辣手摧花的花痴洛芷珩,那可是个看见美男就走不动路,调戏都当家常的另类女人。

    被她毁掉的穆王朝的美男,不管有没有家室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整个穆王朝这两年被个不正经的洛芷珩搅的那叫一个鸡飞狗跳!但是这毕竟只是个人小事,朝廷不会管你调戏什么人。所以洛芷珩就一路猖狂到现在。

    在王府里这段时间洛芷珩是表现的很正常,除了讨厌点,鬼点子多点,表里不一一点,其他的还算好。但该死的是他竟然就被这个伪善的女人给蒙蔽了双眼,忘记了她最大的缺点,那就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她见过的美男。

    穆云诃忍不住的就想,这女人一定早就不是个冰清玉洁的处/子了,还不知道这样爬过多少男子的床,不知道玷污了多少清白的男子呢!这女人简直就不是人了,现在,她现在又要来祸害他了么?!

    穆云诃的脸从铁青一下子就变成了惨白,满身气息更冰冷坚硬,只要一想到这个女人用已经碰过不知道多少男人的肮脏身体来触碰自己,穆云诃就有种想要立刻撞墙而死的冲动!

    绝对,绝对不可以让这个女人上了自己的床!!

    “你给本王滚下去!”穆云诃声色俱厉,冰冷的身体紧绷,是戒备的姿态,满眼寒光仿若刀子般嗖嗖射/来,每一个眼刀都能将人无形秒杀。

    但那些被秒杀的人里面,不包括洛芷珩。

    洛芷珩也只是身体僵硬了一下而已,她退后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穆云诃,可脸上的表情堪称讨好,她笑,内心却愤恨的想:姑奶奶就想在你的床上,安安稳稳舒舒服服的睡一觉,有必要这么激动抵触么?姑奶奶是瘟疫?

    “你别生气,我就是想陪陪你,我怕你一个人睡这么大的床会害怕。”她笑得温顺乖巧,目光清澈,纯白的好像一只软绵绵的小白兔。无害的样子。

    但穆云诃怎么可能对这个已经对他做出了不轨举动的女人掉以轻心?他剑眉竖立,嘲弄又冷酷的道:“用不着你假好心,要么滚回你的软榻上老老实实的睡觉,要么滚外面去,别让本王看见你。”

    可真冷酷绝情啊!

    洛芷珩米米眼,两根手指无意识的互相缠绕,她只穿着宽松而单薄的轻纱睡裙,裙摆下楼这一双光裸白嫩的玉足,松松垮垮的长发凌乱的垂散在她的肩胛脊背上,她表情又是那么的无害,就不相信穆云诃会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别这么无情嘛,我就睡一晚好不好?那张软塌睡觉好难受的,你床这么大,别那么小气嘛,我们可是合作伙伴的,我都能答应陪你去死,你怎么就不愿意和我分享一下你的床?”洛芷珩声音软糯,是委屈和讨好的音调,穿过空气绵延到男人耳朵里,都有了甜软的香气。

    可,再甜也是陷阱!穆云诃才不会那么蠢的自投罗网呢。他冷眼犀利:“乖乖滚蛋,不然本王……咳咳……”12tB2。

    穆云诃确实很紧张,很激动,同时也有点愤怒,以至于多日来没发作的疾病又找上来,他咳嗽起来,断断续续的听上去几乎断气。

    洛芷珩连忙一个健步跳尚了床,在穆云诃恼羞成怒的目光中理直气壮的侧卧到了他身边,柔嫩的小手轻柔而体贴的为穆云诃被气得起伏不定的胸膛顺气,一边还软语温言的道:“看吧,我就说你需要照顾的,放心吧我就在你身边,尽管咳嗽,我会一直帮你顺气的。”

    她不说还好点,一说穆云诃差点没被直接气死过去。

    狠狠的抽了一口气,穆云诃的脸都从青白变成了涨红,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来,他已经没了什么力气了,咬牙切齿的瞪着近在脸侧的那张狡黠小脸,恶毒的口不择言:“你是女人么?你是个无赖吧!女人脸皮能这么厚?哪有女人随便爬男人床的?这么骂你你还能笑嘻嘻的?你到底有没有自尊心!其实你骨子里是个男人吧!”

    洛芷珩脸上的笑容一瞬间的僵硬,眼底有掩藏不住的痛瞬间被穆云诃的话戳中,疼得洛芷珩的神经都在那一瞬间猛地抽搐了一下,差点扯裂了她千辛万苦才练就的不变笑脸。

    不过夜色太浓,穆云诃眼睛在厉害也看不清她此刻脸上眼中那流露的忧伤情绪。只是耳边香甜的气息一刹那变得有些悠远。

    洛芷珩早就历练成了铜墙铁壁一般的厚脸皮,她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转眼间就又笑得没心没肺,但她是有怒火的,她猛地翻身伏在穆云诃上面,彼此之间只有那么微妙的意思距离,距离近的穆云诃甚至觉得,他们能感觉到彼此胸腔上心脏跳动的频率。

    有些失常的快节奏心跳……

    她的大眼睛在夜色下尤其明亮,但却闪烁着让穆云诃头皮发麻的邪恶的光,穆云诃甚至看见她在舔舐自己的唇瓣,见鬼的!明明这么黑的夜色里,但是他竟然清晰的看见了她尖尖的舌尖,似乎有殷红的色泛着勾人的光,缓慢而又挑逗的描绘过她的红唇,放肆而大胆的动作,穆云诃不曾见过的……该死的勾魂摄魄!

    “小诃诃你在怕什么呢?是怕我欺负你呢?还是怕我占你便宜?又或者,其实你是在期待我这个‘男人’对你做点什么?恩?”如此肉麻兮兮的称呼,她话语暧昧声线降低,是雌雄难辨的you惑。

    她对穆云诃的紧张感觉得到,但洛芷珩很冤枉,以前的洛芷珩花痴,可那不是她啊,但她又有苦说不出。感觉到穆云诃防备瘟疫毒蛇猛兽一般的警惕她,厌恶她,其实洛芷珩是无所谓的。但穆云诃后面的话却伤到了洛芷珩。

    就算看上去强大快乐对谁都笑米米的洛芷珩,也是有伤痛秘密的!那些伤痛是不能被人触碰的,一碰就疼,还是连血带肉的完全拉开,她会疼死的!而她好爱惜性命的……

    所以,你穆云诃不是怕我碰你么?那我就非要碰碰你,你让我不懂快了,嫌弃我恶心人了,那我就让你也不痛快,让你更恶心!

    黑暗里,洛芷珩的身上有穆云诃看不见的恶魔的利爪露出,暴露了她睚眦必报的小本性。

    穆云诃就算现在的年龄比洛芷珩大一岁,这个年纪的他都可以是个孩子的爹了,但他身体不好,见过的人都是有限的,也没有胆大的丫鬟想爬上他的床,因为就算他们爬了,他也做不了什么。

    所以干干净净的处/男小王爷对女人的认知是相当有限的,和女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近到彼此都能在舌尖上品尝彼此的气息,那绝对是开山辟地的第一次!

    他心慌气短头昏眼花四肢麻木全身瘫软,可是骨子里却高度戒备神经紧绷,满眼更加凌厉的气势隐隐透露出了杀机,血液里的傲气让他必须要维护一个男人的尊严和气势,怎么可能屈服和被一个女人吓到?

    “滚下去!”冷冰冰的嗓音不带一丝情绪,那双眼在暗夜中似乎是死神的镰刀,已经在血色的满月下高高的举起,她若敢动敢侵犯他,那么他的镰刀势必毫不留情的劈落而下,将她斩杀。

    洛芷珩眨眨眼,低低的笑了起来,那柔若无骨的手指仿若一根轻盈的羽毛一般,缓缓扫过穆云诃的腰腹,如此紧绷的纹理,上面是一排排清晰印刻的肋骨,手指隔着丝质亵衣停留在他胸口下方的肋骨上,来回摩挲。

    “别紧张,你不是怀疑我是个男人么?我就让你了解一下我究竟是不是女人好不好?”柔软的带着撒娇的声音,她是夜色下勾魂的妖精,转眼间展开恶魔的翅膀,企图将眼前这纯白而恶毒的干净男子吞噬。

    穆云诃的喉咙不由自主的滑动了一下,眼神晦暗难测,莫名其妙的听到这样撒娇柔软说话的声音,穆云诃的身体里不知道哪根弦距绷紧了,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女人说话竟然可以这么好听,是一种……妩媚的妖娆音调。

    可是眼前的女人是个妖精啊,吃人不偿命,祸害了无数良家夫男的败类啊,怎么能被她引诱?将她从身上推开,踹下去,在命人将她大卸八块丢出去喂狗!

    穆云诃在心中这样告诉自己,但奈何他的身体不听他的大脑的了,完全就动不了了的感觉。很奇怪,他明明厌恶这个女人,但当她柔软的温热身体如此近距离的时候,穆云诃会有种自己也被温暖了的眷恋感。

    他为这种感觉感到羞耻!不能和败类同流合污啊!

    他试图抬手,可是手却发软没力气,奇怪了,就算身体不好,但平日里抬手还是可以的,今日这是怎么了?

    洛芷珩却似乎看见了穆云诃的举动一般,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轻轻的牵起来,她的手温软,触摸他的手是冰冷坚硬的,她能感觉到穆云诃在轻颤的手指,得意一笑,眼底是浓浓的恶趣味和报复的小邪恶,故意在穆云诃唇瓣上吹了一口气,温温热热的还有着她话语中的甜糯气息,都被穆云诃下意识的接收到了口中。

    那一刹那,四肢百害,奇暖无比!他的眸子也明亮的危险起来。

    “来摸摸我,女人有什么东西你总该知道的吧?确认了以后就不要在冤枉我了知道么?我的心是很脆弱的,我受不了有人这么嫌弃我还怀疑我,小诃诃呀,你千万要摸仔细了啊。”洛芷珩一边肉麻的说,一边抓着穆云诃明显抗拒起来的手强硬的往自己怀里带。

    穆云诃忽然就跟过点了似的,全身经络都通了,那一刹那他也能动了!激烈的反抗起来,往回抽手,但洛芷珩却笑米米的怎么也不放手。

    洛芷珩是个很有力气的女人!该死的女人,长得一副欺骗人眼的柔弱样,偏偏骨子里却是个汉子!真是个恶心人的女人。

    穆云诃心里恶毒的想着,完全是因为他发现他用了自己能用的最大的力气,但是都不能将自己的手从洛芷珩的手中抽离出来,但好在也没有被洛芷珩猖狂的带到她的怀里去。他不能触摸洛芷珩的身边,她的身体太肮脏!

    看她现在在男人身上的这个妖娆模样,就能想象到以前的洛芷珩在勾搭和调戏男人的时候,有多么的放/荡!真是……下贱!

    “闹够了没有?快放手!”咬牙低吼。穆云诃气息很不稳,也很虚弱了,他的身体哪里能和活蹦乱跳的洛芷珩抗衡?不一会就疲惫极了。

    洛芷珩眼底泛着泪光,将她的大眼睛衬托的更是闪闪亮亮的,她委屈的呢喃:“我没有闹啊,你不是怀疑你娶了一个男人么?我就是证明一下而已啊,省得以后你在说我。”

    “不说你了,你是个女人,真女人!快点放手。”穆云诃被气得快要断气,终于不得不在这个问题上妥协,他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和女人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和不讲理厚脸皮的女人讲道理,那简直就是在自掘坟墓!

    这个女人,她根本就不知道礼仪廉耻四个大字是怎么写的吧!

    “那你让我睡在床上行么?你放心吧,我对天发誓,我真的不会趁着你睡着的时候非礼你的,也绝对不会占你便宜,我就是纯睡觉啊,要是你发现我有丝毫不规矩的举动,那你就让人进来把我扔下去就好了啊。”洛芷珩趁机将条件,把姑奶奶当那群色狼防了,完全伤害了 姑奶奶的纯洁心灵啊,你得个补偿!

    穆云诃不说话了,他根本就不相信洛芷珩的话,一个臭名昭著的花痴,对着一个绝色美男说,我绝对不会碰你的,我只是想在你的床上睡一觉,换谁,谁都不会相信的吧。你要真没那恶心的心思,干嘛在软榻上睡的好好的,忽然悄悄来爬床?一定是看本小王爷对你没了戒心,以为作案时间条件充足了,于是就对本小王爷身粗了淫/秽的罪恶之手……

    穆云诃想着这些全身恶寒的一个机灵,再也忍不住的怒喝道:“不用等那个时候叫人,本王现在就叫人进来,把你扔出去喂狗!”

    他这一次声音是真的大,以至于外面早就听到了风吹草动却没敢出声的看门人说话了:“主子可是有何吩咐?”

    “滚进来,掌灯!将这个女人给本王扔出去喂狗!”穆云诃不是中气十足的怒吼,但比他平日里的声音可是大多了,显然是气坏了的他恶狠狠的瞪着洛芷珩,眼底的厌恶几乎排山倒海,还有一种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别扭的心痛在里面。

    这个女人已经不纯洁了,这个女人已经无药可治了!如果他能早一点遇见她,说不定就可以引导她走正路了……

    可惜没有如果!这个伤风败俗的女人,必须要接受教训!

    门被打开,房间里瞬间亮了起来,进来的人看到那床上叠在一起的两个衣衫不整的人,面色巨变,都跪在了地上低着头惊恐的哆嗦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看到了不该看的,可不就该死么!

    穆云诃耳朵尖乃至耳朵都泛着淡淡的红晕,只是那张脸却绷得更紧。冷酷的眼中是有尴尬的。

    而洛芷珩却表现的落落大方,一点也没有被抓住看到她这么不检点的行为而带来的惧怕,她的脸上终于没了笑意,就那样与穆云诃几乎脸对着脸的问他:“你就给我一句痛快话吧,让不让我在这张床上睡觉?”

    穆云诃恨不得咬掉她的舌头!怎么能当着奴/才们的面说这样令人羞耻的话?他几乎忍不住的怒道:“你到底还要不要脸了?”

    “就是不行了?明白了。”她冷冷的问完,终于从穆云诃的身上下来,整理了一下衣衫,穿上鞋子,就往外面走。在没看穆云诃一眼。

    穆云诃的呼吸瞬间凌乱,就连那冷厉的目光都因为追逐着她的背影而有些恍惚,话语也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没好气凶巴巴的:“你去哪!”

    洛芷珩站住脚,微微侧脸看他,表情是嘲弄而又清冷的:“滚出去喂狗啊,你不是要将我喂狗么?我自己走用不着你的人来驱逐,你记住,今天是你不给我脸面的,作为合伙人,我对你很失望。”

    洛芷珩说完都没给目瞪口呆的穆云诃一个说话的机会,潇洒利落的离开。晚风吹来,将她火红的轻纱裙裾吹的迎风摆动,仿若开屏的孔雀那尾绝艳的羽毛,张扬而性感的在风中离去,惊艳遗留在穆云诃慌乱的眼中。

    穆云诃没有阻止洛芷珩离开,他也阻止不了。而那一晚,穆云诃做噩梦了,梦中那红衣女子清冷的目光里似乎还有清清楚楚伤痛的痕迹,那么浅那么痛,看着他的目光让穆云诃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罪恶感,似乎他伤害了这个女孩子。

    那一晚,穆云诃第一次知道了失魂落魄的滋味。

    不一定要有爱情,才能品尝失魂落魄,他就在这种失魂落魄中昏睡的断断续续,那一晚的梦中也断断续续的有洛芷珩,只有洛芷珩!

    相对于穆云诃的精神不佳,洛芷珩简直就是神清气爽眉飞色舞!她一脚踏出了房门那张小脸立刻就变了,嘴角的笑意弯弯的,满眼灵动的狡黠。

    嗯哼,就知道你这个古板刻薄禁欲闷骚的臭男人不会让咱上床的,好在姑奶奶聪明,已退为进,不上你那张床,就可以上别的床了,现在是你穆云诃把姑奶奶赶出来的,可不是姑奶奶违反王府的规矩自己爬出来不和你同房,这样以后别人就不敢用这个当毛病来议论她了吧?

    洛芷珩走一步看三步,纵览全局她要大权在握独掌风云,往往都是走的每一步都留下后手,她亲自设了小个圈套,按照穆云诃的性格去激怒他,纵然上不了那张床睡觉,也能让怒不可遏的穆云诃将自己赶出来。而事情也完全是在按照洛芷珩的布局而走。

    暗自握拳,要立于不败之地,那就要掌握一切有利资源,不是都是别人的,好处都是自己的!被赶出来是洛芷珩自己要的结果,倒也不会让穆云诃为难,毕竟穆云诃是小王爷,他主动不让洛芷珩在房间睡觉的话,谁也不敢说什么的。

    仔细想了一遍前后应该没什么漏洞,洛芷珩笑米米的冲向了丫头的房间。她是小王妃手里还是有点特权的,最起码在这个小院子里面,她假公济私的给她的奶娘和丫头安排了最好的单人房和最舒适的床褥,每一张床都够三个人睡的舒服。

    从这一步最不起眼的安排就可以窥探到,小小年纪的洛芷珩心思有多谨慎深沉。

    她用最快的速度进了丫头的房间,钻进了暖暖的被窝,又大又软又舒服的大床,洛芷珩一下子就惬意的眯起了大眼,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以来,这将会是她最舒服的一次睡眠。

    下人们出来的时候小王妃已经不见了,几个人也没看见洛芷珩是进了丫头的房间,但是看见院门竟然是打开的,就都哆嗦了起来,王妃该不会真的自己去喂狗了吧?几个人立刻招来其他仆人,提着灯笼出去找洛芷珩。

    他们脚步很快,很快就发现前面有一个人影匆忙前行,几人飞快的跑过去,一看不是洛芷珩,而是他们院子里的叫花开的丫头,其中一人怒道:“花开!这么晚了你不睡觉怎么偷偷跑出来?你要去哪里?院子的门是你开的?你看见小王妃了么?”

    那叫花开的丫鬟就是那日指责洛芷珩的丫头,是李侧妃的人。她表面是有一丝慌乱的,但旋即就镇定的笑道:“几位公公姐姐,我……看见小王妃往前边跑去了,我还在奇怪小王妃这深更半夜的为什么要出来呢,我这不是担心么,就连忙跟上来想要保护小王妃的。哎呀,就怪你们啊,小王妃走的飞快,你们拉住我,现在一定追不上小王妃了。”

    花开一脸懊恼紧张,但心中却奇怪,她出来的时候洛芷珩还没有出小王爷的房门呢,她怎么知道洛芷珩在哪里?难道洛芷珩真的自己去喂狗了?那可就好了,这样就给主子省事了。

    “什么?小王妃竟然走的这么快?你怎么不早说,快点追。”小喜子一着急连忙待人去追了,谁还管什么花开。

    花开见众人都匆匆忙忙的走了,她等了一会,见四周没人,才立刻往右边跑去,在一个墙角下,将一块石头从墙里面拿出来,然后发出了一种夜鹰的叫声,外面也传来了同样的声音,花开这才将一张小纸条从那小桶洞口递出去,然后将石头堵上,整理了衣衫后,快速的想另一面跑去,那个方向,是李侧妃的院落所在。15366764

    洛芷珩不见了,王府里越来越多的人去找,但是天都快亮了,还是没有找到洛芷珩,众人彻底的慌了,在天刚刚亮了之后,立刻就来到王妃这禀告。王妃这个时候还没有醒呢,胡妈妈听到洛芷珩不见了,吓得脸都白了。

    不一会王妃就知道了,整个王府也都在曙光到来的那一刻彻底沸腾了!

    有两个消息差了翅膀一般的在王府中飞快的流传开来,第一条,小王妃半夜企图非礼小王爷,爬床不成被下人们当场抓住,差点被糟蹋的小王爷勃然大怒,命人将小王妃扔出去喂狗。第二条,小王妃失踪了一夜!

    可能真的被狗给吃掉了!

    这两条消息,不论是哪一条那都是令人震惊的重磅消息,人们在感叹洛芷珩有胆量有色心的同时,也鄙夷她的恬不知耻和放/荡/淫/乱,除了王妃那一房的人,没有人同情怜悯洛芷珩,甚至有的人还认为这是迟早的事情。

    穆云诃有多俊美,王府的人无人不知,而洛芷珩有多好色,京城的人都无人不知了,这两个放在一块,不出事那才见鬼了呢!

    一更到,今天还有二更风哈,打滚求推荐票,求留言,大么么宝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