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90 尸体之争!李侧妃不管我洛芷珩管!

悍妇,本王饿了! 090 尸体之争!李侧妃不管我洛芷珩管!

    李侧妃说这话的时候,站在一旁的花开眼皮子狠狠一跳,而后恢复了平静。殢殩獍晓

    任谁被人盼着死估计都不会有好心情,洛芷珩也一样,但她却笑的一片灿烂,上前几步,扫了一眼那具已经腐烂的尸体漫不经心的道:“李侧妃这话说的可就奇怪了,我好好的在我的院子里睡觉,这才刚起来呢,怎么一大早上就诅咒我死呢?再说了,我才来王府也没多久,这王府里捞出一具明显死亡时间很长的尸体,你问我她是谁,那我问谁呢?”

    李侧妃没有立刻反驳,对于洛芷珩这个女人,李侧妃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有了一些警惕,当然她并不是惧怕洛芷珩,一如既往的李侧妃是看不起洛芷珩,并且从来没将洛芷珩放在眼中的,之所以警惕她,是因为洛芷珩脸皮太厚,不管怎么说她她都能给你露出一副笑米米的样子,就是这样的笑面虎昨天从她手中抢走了东西。

    李侧妃是个睚眦必报的女人,并且心胸狭隘又小气,从来没有人敢在她手中抢东西,昨天的洛芷珩已经被李侧妃嫉恨上了,新仇旧恨,李侧妃正愁着怎么将洛芷珩置于死地,此刻这具尸体打上来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下,最好让洛芷珩和这具尸体有关……

    王妃早已经走到洛芷珩的身边,担忧关切的拉着她的手道:“你这孩子这是上哪去了啊?你不知道王府找你已经找了一整夜了么?在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多让人担心啊。”

    洛芷珩心头怪笑,脸上却非常乖巧,不好意思的道:“母亲,我就在房间里睡觉啊,我不知道有人找我,这还是刚才起来院子里的丫鬟告诉我的,我怕母亲担心,这不连衣服也没换就赶忙来个母亲说一声,让母亲担心了,珩儿该死。”

    王妃目光是嗔怪的,但口吻却很温和:“这次就算了,错不在你。好孩子,以后再有委屈不要一个人偷偷躲起来难过,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来告诉母亲,母亲一定给你做主。这次的事情母亲你都知道了,一是云诃不对,他不该将你赶出来的,夫妻同床共枕本就天经地义,就怪云诃那孩子独行惯了,母亲一会就去说他,今晚你就回房睡吧。”

    王妃也是良苦用心,洛芷珩安然无恙,王妃一颗提起来的心总算是安稳落地了,虽然流言蜚语不好听,但最起码不会再有一个克妻的罪名落到穆云诃的头上了,王妃心里其实对洛芷珩的任性也是不满的,但毕竟这是儿媳妇,还关系到穆云诃的名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洛芷珩就笑米米的点头,乖乖巧巧的扶着王妃的手臂,王妃能在她失踪之后派人寻找,明明手中没有权利,却还愿意顶着和李侧妃作对的风险来寻找她,洛芷珩对王妃这样做是很感动的。

    当然,她对李侧妃竟然故意阻挠不让人找她也是很恼怒的!李侧妃的心是司马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就是想看她洛芷珩的热闹,巴不得她死么?你越是希望她死,她就偏要好好的活着,气死你!

    不过这个李侧妃确实欠教训了,得想个法子和这李侧妃闹腾一场才行,给她个教训,让她也知道她洛芷珩是不好惹的。

    洛芷珩想法子,李侧妃也在想法子收拾洛芷珩,她看了一眼那具尸体,只觉得恶心,而王府里最近根本就没有什么死人的事情,可能是哪个不知名的丫鬟不想那个落水了吧。眼珠一转,李侧妃指着那具尸体说道:“这具尸体说来也是和小王妃有关的,要不是因为找小王妃的话,这群人也不会在这个水里打捞,说到底这具尸体倒是要感谢小王妃让她重见天日。”

    这话也太牵强了。这是想着法的要往她身上泼脏水啊。

    洛芷珩眼眸一转,忽然一脸惨白惨白的指着那具尸体尖叫道:“啊!她,她没有死啊,她刚才还睁开眼睛看李侧妃了呢!”

    她这忽然高分贝的尖叫声,立刻引起了连锁反应,那本来就是壮着胆子围在周围的丫鬟婆子们,听见洛芷珩的尖叫都吓得跟着尖叫起来,飞快的向后退开,也不知道是真看见那已经腐烂的尸体睁开眼了,还是被吓得。

    侧妃不盼也。场面瞬间混乱,到处都是尖叫声。

    而李侧妃的脸色也因为洛芷珩的话而僵硬了一瞬间,莫名其妙的她只觉得脊背发寒,下意识的就看了一眼那尸体,这一眼让李侧妃只觉得遍体生寒,她一个恍惚,只觉得这尸体身上穿着的衣服很是眼熟。

    这到底是谁?!

    李侧妃脑海中惊醒起来,她的双手绝对不是干干净净的,在她手中死去的女人孩子下人,她自己都记不清了,这会是其中一个么?12BvK。

    想到这,李侧妃狠狠的一个激灵,脸色就隐隐的有些苍白起来,她将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心腹大丫鬟,她近几年来处理的人不是那么多了,但也不是没有,一般都是让大丫鬟直接处理的,这会是她处决的人么?

    李侧妃的大丫鬟的脸色也有些发白,她明白李侧妃目光的含义,连忙眨眨眼,意思是这绝对和咱们没关系。尸体都是她和可靠的婆子处理掉的,绝对没有处理在池子里的。

    李侧妃还是相信大丫鬟的,见状便安心下来,旋即就又是嚣张跋扈起来,冷漠的道:‘小王妃还是不要胡言乱语了吧,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而且尸体都腐烂了,哪里还能睁开眼?王爷最注重的就是安宁清幽,若是小王妃在胡说八道的话,那说不得我这个掌家主母就要给小王妃按照妖言惑众处罚你了,到时候可别怪我这个长辈不怜惜你们这些晚辈。

    可真会倒打一耙,还敢将王爷也拉上,真以为你自己是个什么长辈?不过是人家的小老婆罢了。王妃在这里她竟然还敢自称是掌家主母?这也太不将王妃当回事了吧。她掌家是不假,但主母嘛……

    眼珠转动,诡异的光在她眼底闪过。刚才这李侧妃和那大丫鬟明显是有猫腻啊,眉来眼去的必定是在交换什么信息,莫非这具尸体真的和李侧妃有关?

    “母亲!珩儿好害怕啊,家里怎么会有一具无名女尸啊?按照李侧妃的话,王爷看重安宁清幽,那咱们王府就应该是一个和谐温暖的地方啊,此刻竟然出现一具女尸,这不是在往王爷脸上打么?现在虽然不是母亲您掌家了,但您毕竟是一家主母,是名正言顺的王府女主人,这件事情您可不能就这样听之任之不管不问,必须要严查到底,给王府一个清幽的环境。母亲,您是王府主母,您一定会做到的对不对!”洛芷珩说的义正言辞,眼中还有一抹明显的崇拜和孺慕。

    王妃嘴角抽搐,她很想说孩子你太看得起你母亲了,但王妃更想说,这孩子看着也不傻啊,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这么二呢?她虽然是王妃,但她手中现在是一点点势力权利都没有的,怎么和李侧妃斗?还王府一个清幽?只要是长眼睛的人就应该看得出来,王府的清幽据说让李侧妃给搅乱的。

    虽然心里很高兴洛芷珩在关键时刻是如此的维护自己,但王妃对于这个事情也是无能为力,就算明知道这尸体必定与李侧妃有关,但她也不是随意就能沾手的。今日李侧妃已经给了王妃一个下马威和警告了,皇宫中那位怀了一个皇子,这个秘密她知道了,这一点她就必须要在原来的基础上再退让李侧妃三分,因为她清楚李侧妃的意思,她如果再有任何反抗或者与她作对,那么她必定要成为那位还没出生的小皇子的陪葬品。

    李侧妃这个女人太恶毒了,明明没有关系的两个人两件事情,但只要她想,她堂堂亲王王妃就很有可能成为替罪羊。她不怕死,不怕打压,但她还有云诃,她只怕李侧妃这个丧心病狂的女人将恶毒之手伸向她的儿子。

    所以王妃只能轻轻的拍了拍洛芷珩的手,不敢去看洛芷珩亮晶晶的大眼睛,扫了一眼李侧妃后低头苦涩的浅笑。

    洛芷珩不明白王妃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她已经用话语给王妃打开了一条路了啊,这可是一个立功树立威信的好机会,掌握得好,就可以通过这具尸体让王妃在王府里再次有不可忽视的地位,还能给那莫名死去的女子一个公道。

    但王妃这明显是拒绝之意呢。眯起眼睛,注意到王妃刚刚看了李侧妃一眼,洛芷珩心思急转,这两个人之间一定有猫腻啊,王妃虽然对李侧妃很退让,但绝对谈不上惧怕的,最起码在今天之前是这样。可是只不过是早上的一个短暂交锋,王妃对李侧妃的态度就不一样了。

    看来早上王妃和李侧妃之间的事情,她还没了解透彻呢,也是,她在这个王府里还是个外人,哪有人会和她说实话?不过既然王妃有难言之隐,那她也不能越过王妃来接下这事。

    洛芷珩那张小脸就一个变换,又是一副笑容可掬的乖巧模样,再不提尸体的事情。她不能做没把握的事情,更不会骄傲自大的以为自己厉害到什么都行,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王府里,要进退有度才能保住小命。

    李侧妃那张脸早都被洛芷珩的话给气得有些发青。此刻在看见洛芷珩竟然又笑起来,她攥紧了拳头,从来没有这么没面子过,她恨不得将洛芷珩给生吞活剥了!

    众人中有那机灵的人,此刻看着洛芷珩就好象在看大白痴,这小王妃莫不是脑袋却跟弦?竟然敢当着李侧妃这样说话?李侧妃是王府女主人已经是一个公开的谁也没有点破的秘密了,现在洛芷珩竟然里里外外将李侧妃摘了个干净,将那几乎隐退的王妃给高举起来,她不是疯了,就是蠢货!

    就等着李侧妃疯狂的打击报复吧!

    洛芷珩亲热的挽着王妃的手臂,娇憨可爱的道:“母亲,既然这里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那不如就回去吧,死人在这里也是晦气。”

    王妃早就恨不得快点离开这了,刚才洛芷珩给自己争面子太明显了,但她却无言的给拒绝了,一方面觉得对不住洛芷珩的维护,一方面也不想继续和李侧妃在一起,便笑道:“好,咱们回去,回去母亲就去教训云诃,看他还敢这么不懂事欺负你。”

    洛芷珩连忙摆手,一脸紧张的模样,似乎真的怕王妃去骂穆云诃的表情,对穆云诃很维护的道:“求母亲不要这样。小王爷不愿意珩儿在房间里一定是有原因的,小王爷身体不好,难免心情就不好了,我是他的妻子,如果我在不理解他,在不包容他的话,他该多难过啊。所以如果让我去别的地方睡觉他会感觉舒服的话,那珩儿不介意的,只要小王爷开心就好。求母亲不要责怪小王爷好不好?”

    好!怎么不能不好!简直就没见过这么温柔可人,又这么一心一意对待夫君的女孩子了。王妃看着洛芷珩的目光里是那么的慈爱,连太阳的日光似乎在这一刻都无法企及王妃那慈爱的目光,洛芷珩这一番话可真是说道了王妃心坎上。

    懂事,乖巧,听话,又善良,最主要的是她还将穆云诃时刻放在心上,万般维护包容,这样的女孩子,怎么能不让一个母亲喜爱?尤其这位母亲还是那个被包容维护的男子的娘亲。所以就算明知道洛芷珩这番作态是有些虚假成分的,但王妃还是忍不住的开心。

    王妃看着她的目光又有不同,拍拍她的手,慈爱的道:“你啊,不能惯着他的坏毛病,棕壤你受委屈母亲也是会心疼的,你放心,只要有母亲在,万不会在让云诃欺负你了去。”

    洛芷珩似乎眼睛都红了,娇羞的低下头去,从她柔和的侧脸上看,就像一个正在窃喜得到长辈关爱的小孩子。可是么有人看见她低垂的眸子里,闪亮亮的狡黠。

    她这是真的在维护穆云诃么?当然不是!她在已退为进,当着人家母亲的面,她要表现的大度、宽容、维护、包容甚至是纵容穆云诃的一切,没有一个母亲愿意看见自己的儿子在媳妇手中吃苦受罪的。也只有这样,她才能真正的一步步哦走进王妃的心里,不需要很重的位置,但最起码在她有事需要帮助的时候,王妃能伸一把手就行。

    这也算是投桃报李的一种吧。洛芷珩在这举步维艰的王府之中必须步步算计,才能让自己活得更好,更长久。她知道王妃不是没心机的女子,但她不怕,只要她还和穆云诃是同一条船上的战友,王妃就必须和她站在一条战线上。

    李侧妃看着洛芷珩和王妃真的要携手离开,她反而着急了,但奈何一时之间也没有好办法找洛芷珩的麻烦,正在李侧妃懊恼之际,花开却忽然小小声的开口了。

    花开一直注意着洛芷珩的举动和李侧妃的表情,见她们明明都很想将对方置于死地的样子,偏偏苦于无从下手,她也只能等。此刻见洛芷珩似乎真的放弃了那具尸体的追究,花开着急的绷紧身体。

    主子有令,万不能让洛芷珩在王府里有一天好日子过,必定要叫洛芷珩时时刻刻都痛苦万分,麻烦不断才行。最好就是让王府里的人和洛芷珩为敌,将洛芷珩孤立下来,寸步难行,活生生的折磨死洛芷珩最好。

    更何况这具尸体是主子早就为洛芷珩备下的‘大礼’,已经在这个池塘里等候多时了,只是绝对不是在这个时候用在这里的,若不是洛芷珩忽然失踪,那群该死的家伙找来这里,她阻拦不住的话,那么这具尸体应该是以后用在洛芷珩身上的。

    但既然这个线已经暴露了,就必须充分利用起来,否则也是白瞎了。如果能利用这具尸体让洛芷珩和李侧妃掐起来,不管最后是谁胜利了,这两个人都注定是要成为不死不休的仇人了。李侧妃的手段心计人脉财力那都是相当雄厚的,当然和主子比较起来是差很多的,但用李侧妃来对付洛芷珩,主子必定喜欢这样的结局。

    为了主子,花开再一次冒着有可能被怀疑的危险,怯生生的在李侧妃耳边开口,声音很小,似乎生怕别人听到,但又因为过于紧张,那声音高高低低的,反而断断续续的进入人耳中:“主子,奴婢瞧着这具尸体,她、她有点像、像是黎姬……”

    花开话一出口,整片池塘边鸦雀无声,死一般的静!

    就连王妃也停住了脚步,不可置信的回头看着花开。洛芷珩不明所以,也只能停下,但她目光有一瞬间的犀利,仿若能看透人心一般的看向花开。15397188

    又是她!怎么哪都有这丫头啊?她不是李侧妃的人么?那为什么之前在她的院子里?据说这丫头昨晚离开过院子……

    洛芷珩又恢复了纯白无害的小白兔模样,可是心里却有了计较。

    李侧妃的脸色很难看,声色俱厉的道:“胡说八道什么!黎姬不是已经跟人私奔了么?王爷还下了命令,一定要抓到黎姬然后带回来处死,这件事情因为找不到黎姬而不了了之,王爷也下了死命令,不准任何人再提这个女人,谁给你的胆子,竟然还敢提那个贱女人!”

    李侧妃之所以这样暴怒,实在是因为黎姬这个名字也让她心惊肉跳,没想到她忌讳的人名竟然从她看好的丫鬟口中说出来,李侧妃恨不得撕了花开的嘴巴。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是奴婢眼花了,是奴婢不对,求主子恕罪。”花开在李侧妃面前就像一个胆小的狗腿子,一点在洛芷珩面前的嚣张跋扈都不见,跪在地上用力磕头大声求饶。

    但她越是这样做,反而有种极力在为李侧妃掩藏什么的样子,更加叫人怀疑了。

    “闭嘴!在这鬼哭狼嚎什么?来人,将这个胆大包天的贱婢掌嘴二十!看以后谁还敢乱嚼舌根!”李侧妃发狠,毫不留情。

    花开哭的梨花带雨好不可怜,但她却老老实实的跪在那,就让人用两寸宽的戒尺啪啪啪的抽在嘴巴上,眼里全是驯服和愧疚,却并没有胆怯和恨意,似乎她还是对李侧妃忠心耿耿的丫鬟。

    李侧妃看花开这样,心里也略微舒坦一点,毕竟是自己一手培养的丫鬟,虽然笨了点,但对自己那是真的忠心,不过这也不能免除对她嘴贱的惩罚。李侧妃又将犀利的目光看向一旁的心腹大丫鬟,那目光冷酷,似乎在询问她:你到底将那个践人的尸体处理在哪了?这具尸体真的是黎姬么?

    大丫鬟早被花开的话气得浑身发抖,在看见李侧妃质问的目光,她更是哆嗦起来,心理面将花开恨极了,李侧妃疑心重稍有不对就是一顿惩罚。大丫鬟连忙摇头,也是太紧张了,眼睛都红了,但她表情肯定:娘娘,当初真的将黎姬的尸体处理干净了,就埋在了荒山野岭中了啊,这具尸体绝对不会是黎姬。

    李侧妃心慌意乱,但一想到王爷现在也不在家,她手握权力,倒也没什么好怕的,而且她也还是相信自己的丫鬟办事能力的,便不责罚大丫鬟。

    可是李侧妃还是没忍住像那尸体的脸上看去,本来已经腐烂的脸有一半还算完整,李侧妃也不知道是看见了什么,瞳孔紧缩,炎炎夏日,她却只觉得手脚冰凉。猛然转过头来恶狠狠的看着她的大丫鬟,恨极了的表情。但大丫鬟却一脸茫然,李侧妃差点气吐血!

    “以后谁也不准再提黎姬这个名字,赶快将这具尸体处理掉,省得晦气在冲撞了什么,对战场上的爷们不利。”必须将这件事情隐藏下来,尽快处理掉。李侧妃一挥手,就打算将这件事情压下来,竟然连尸体的身份也不想查明了。

    她不想,甚至是想尽快的将这件事情给蒙混过去,但洛芷珩却被勾起了兴趣,也可以说她是被勾起了打压李侧妃的兴趣。

    李侧妃和那个大丫鬟之间的互动她看得清清楚楚,李侧妃和那个黎姬之间一定有什么的,她自己的丫鬟都说这具尸体像黎姬,那这具尸体究竟是谁?李侧妃要真是坦坦荡荡的话,至于用一种毁尸灭迹的态度和速度来处理这具尸体么?

    “慢着!”洛芷珩仿若一道火流星一般几步上前,一手横在了几个要抬走尸体的下人面前。

    洛芷珩竟然又参与进来,莫名的李侧妃的眼皮子砰砰一阵狂跳,心头有些似乎被什么东西抓紧了的恐惧感,她表面镇定,目光却带着凌厉与威胁:“你这是干什么?我在处理王府的事情,这里没你插手的份。”

    洛芷珩还没开口,王妃却奇迹般的开口了,温和的语气,却隐含了极重的力量:“李侧妃,还请你说话注意一点,她,毕竟是本王妃的儿媳妇,你是什么身份!竟然敢对王府的小王妃吆五喝六!”

    洛芷珩大眼睛顿时猫一般的眯了起来,又温柔又感动的对王妃笑,好像被长辈维护的小孩那样对王妃有种依赖。但她心里却明白,王妃这并不完全是为了帮助她,王妃只怕也是看出了李侧妃对这具尸体的猫腻,想要借机会抓住李侧妃的把柄吧?

    真以为王妃是个没野心的人呢,但到了关键时刻这不也毫不含糊么。

    李侧妃脸色忽然就变得奇怪起来,表情有种阴森森说不出来的笑意:“王妃姐姐这是在训斥我么?我可真是害怕呢。但是怎么办呢,王爷将这个家交给我掌管,我说了就算!王妃要是真认为我这个做长辈的,操持一大家子的人,竟然连说晚辈几句的权利都没有的话,那大可以去皇宫面见圣上参我一本啊,反正现在王爷也不在家,王妃又是皇上赐给王爷的妻子,王妃很有能力去求皇上给你一个公道呢!”

    王妃脸色一变,迈向洛芷珩,甚至可以说是迈向那具尸体的脚步就顿住了。攥紧手,这个践人,她竟然又用皇宫里的那个女人压她!这是在提醒她啊。

    看了眼站在尸体旁的洛芷珩,好可惜,这是一个能抓住李侧妃把柄,让李侧妃在王爷面前能失去信任的大好机会,但现在她完全不敢轻举妄动。

    洛芷珩对他们二人的短暂交锋冷眼旁观,断定李侧妃抓着王妃的把柄,也看清了李侧妃不愿意王妃看见这个尸体,那是不是说,其实李侧妃也看出来这个尸体不同寻常了?

    “李侧妃这话说的就有点逾越了吧。王妃是一家主母,要做什么自然不必李侧妃来提醒和安排,这一点娘娘就不合规矩了呢。是,现在这个王府是你掌管,但你也只是掌管而已,王爷有说你就是这个家的王妃了么?如果有这么大家都不知道呢?可见王妃还是王妃,就算王妃现在不愿意掌家了,您劳苦功高了,但也得记得分寸不是?”洛芷珩笑米米的说道。

    见李侧妃要开口,她又不紧不慢的抢在李侧妃之前开口道:“再有,王府莫名其妙的发现一具尸体,仁爱善良的王妃想要将事情弄清楚,给死者一个坟墓,也好过死者成为孤魂野鬼的强啊,这样的大好事为何李侧妃要阻拦呢?李侧妃不是说王爷的后院是安宁清幽的么?摆放着一具尸体的后院还如何清幽啊?所以我认为,咱们应该尽快的将这个死者的身份弄清楚,死因弄明白,还大家一个安宁清幽,也省得以后人心惶惶的,大家都担心自己莫明其妙的死了,反而还被主人给随便处理了不是?”

    她慢条斯理的话,却奇迹般的引起了仆人们的共鸣,在他们的生命中,他们的命是不值钱的,主人家随意打骂打杀,他们都是小心翼翼哦,但他们同样也爱惜自己的性命,如果有一天真的是他们自己成为了这个死者的下场,他们当然希望能有人帮助他们申冤,最起码给他们复原身份,让他们不要做孤魂野鬼。

    也许是感同身受的,也许是洛芷珩的话语太有煽动性,几十个仆人不约而同的看向李侧妃,目光里尤其求,也有一种同悲的凶残,仿若李侧妃不答应查清死者身份给个坟头的话,他们就会做什么。

    这完全是一种心理上的暗示,洛芷珩擅心术,很开心无形中壮大了队伍给李侧妃压力。李侧妃答应了她没损失,李侧妃不答应,那李侧妃可就得罪了一群仆人,她洛芷珩同样有利无害!

    李侧妃被那群人看得忽感压力,但她真的不能让人来查看这具尸体,因为她已经知道这尸体是谁了。她当然是说了许多拒绝的话,威逼利诱全都用上,企图吓唬住仆人们再给点甜头,但是仆人们却完全不领情,隐隐的对李侧妃的话产生了厌恶和抗拒。

    洛芷珩见时机差不多了,语气骤变,不再软绵绵的令人怜惜,而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强势,大气十足的调遣那对此事最愤怒的仆人:“你,立刻去衙门报案,并且带仵作来,李侧妃不管这是,我洛芷珩来管,必定要给大家一个交代,不会让任何一个人枉死!”

    众人颓废灰暗的精神,立刻一震!

    纷纷将目光看向了那迎风而立在池边的女子,清冷的脸上隐约可见的笑意,但此刻这种笑不再是干净可爱的,而是隐隐透露出一种狂傲霸气的风采,明亮的目光坚定的让人愤怒的心似乎都找到了一丝破口,有鼓动的暖意和澎湃随之震动,在她飞扬的发丝裙裾中跟随着起伏。

    相信她!那是那一刻被压迫到辛苦绝望的仆人们心中的呐喊!

    那被指点的小太监狠狠的擦了一下眼角,对洛芷珩一个鞠躬,转身就跑。

    “站住!今日谁敢出这王府大门,格杀勿论!”李侧妃见竟有人真的听从洛芷珩的话离去,便发狠的喝道。

    整个池塘边鸦雀无声,那小太监也僵住了。

    风吹过,只听洛芷珩慢悠悠的声音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坚定而又轻蔑的萧然道:“你只管去,天塌下来我给你接着,她李侧妃若真敢格杀勿论,有洛芷珩在前面给你挡着。”

    轰隆隆!众人只觉得那轻声细语的话竟有无穷无尽的力量般注入人心,众人在看向洛芷珩的目光,带上了一丝敬服!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哈,哎哟喂,画纱今天加了一千字啊有木有,亲们给可爱的画纱一点奖励啊,推荐票留言狠狠的砸啊,打滚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