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93 被逼妥协!
    穆云诃此刻是充满愤怒的,他一个人在夜里难以安睡,翻来覆去的总是噩梦不断,就因为眼前这个将他无视彻底的女人。殢殩獍晓

    他不会承认他在她离开之后担心了她一整夜,更不会告诉她,他昨天晚上知道他不见了之后着急了一整夜,他更不会让她知道他因为着急她而滴水未尽。

    可是他不说,难道这个女人就不会看么?看他一眼啊,看他一眼就知道他有多憔悴了。小喜子不是说他现在好吓人么?脸色苍白,双眼通红,一看就是明显的没有休息好的样子。这个死女人她只要有一点善心,看了之后就应该自己放下身段来找他谈和,而不是这样对他视而不见!

    那该死的女人,自己不正经还想来玷污他,他不过是反抗而已,她竟然还敢给他甩脸子走人?他说让她滚她就真滚了?什么时候她这么听话了?他让她将她的金银珠宝都交给他的时候她怎么么那么听话?

    穆云诃从来没有过这样生气的感觉,陌生而又强烈,伴随着他一夜未眠担忧焦急的情绪,在这一刻在感受到洛芷珩的冷漠后,穆云诃爆/发了。

    “你死哪里去了!”阴冷的声音,他目光都显得格外阴骛,咬牙切齿的声音还因为虚弱而起伏不定。

    洛芷珩奋笔疾书,哪有时间理会他,她得快点的写出来,在别人注意到她写东西之前,江当乡写完藏好!

    穆云诃见他都开口了,她竟然还不理会自己,一股邪火直窜脑门,他冷冷的呵斥道:“洛芷珩本王在和你说话,你聋了么!回答本王!”

    洛芷珩依然不理会穆云诃,她就当穆云诃是发颠好了。

    可是穆云诃却因为用力说话而激烈的咳嗽起来,那咳嗽声仿若要将肺子给咳出来一般,咳嗽声也引得洛芷珩不得不放下笔,走向他。

    递他一杯水在面前,洛芷珩故作冷淡的看也不看他。表现出了一种明明关心他,但却不愿意理会他的别扭样,清冷的小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忧愁和委屈。

    对付这个男人,你就不能给他好脸色看,昨天她设计逼得穆云诃将自己赶出去,今天她回来了就要有一个回来的理由,不然她在穆云诃面前绝对会很没面子,穆云诃怎么样她管不着,但为了二人的合作,洛芷珩不得不回到这房间,但也要让穆云诃给她个台阶。

    穆云诃强忍着咳嗽,粗喘着抬头看她,本想怒喝她让她喂他喝水的话就卡在了嗓子眼上,洛芷珩冷淡的样子,还有脸上的委屈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不明白那是什么,但心里却是尴尬和狂躁的。

    手有点哆嗦,但他确实需要喝水,伸出去在刚拿到那茶杯的时候,因为手抖而茶杯晃动,刚冲的热茶水涌出,落在他苍白的肌肤上,泛起丝丝的痛。穆云诃蹙眉,眼底是浓浓的自我厌弃。真是太没用了,竟然连个茶杯都拿不住了么?

    然而就在他自我厌弃的时候,受伤疼痛的地方忽然被柔软的小手抓住,洛芷珩慌张心的声音响起:“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痛不痛?”

    她一边说一边坐在穆云诃的床边,脸上有一种明显的担心着急的神色,一边用自己的衣袖为穆云诃擦去受伤的水渍,一边轻声责怪,而后低头,在穆云诃目瞪口呆中,有柔和温暖的细风就从她那微微撅起的红唇中送出,仿若划过湖面的细柳,扰乱人心的瘙痒和温柔在穆云诃的心口见炸开!

    她、她她在做什么?!

    穆云诃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嬴弱哦他此刻正侧卧在床上,一手支撑在床面上,一手被洛芷珩抓在手中轻轻的吹气,这场面怎么看怎么怪异。他们之间……何时这般亲密了?

    穆云诃当然知道洛芷珩在干什么,小时候他痛苦的时候,娘就会这样的轻轻为他吹脸颊和手掌,娘说吹一吹就不痛了。可是娘吹过之后还是会痛,全身都痛,虽然穆云诃那个时候还小,但他没有在喊出来痛,因为他不知道娘是在骗他,他只是不想让娘知道他还痛会伤心罢了。

    长大了穆云诃知道,那不过是一种大人安慰小孩的手段罢了。这么多年了可没有谁在对他做这种幼稚的事情了。

    明明应该推开洛芷珩的,明明应该嘲笑她幼稚可笑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动不了。好像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僵硬的感受着那徐徐而来的落在手掌上的温润微风,似乎……真的不痛了。

    他想说赶快滚开,别碰本王,但这话在这一刻,真的说不出口。

    洛芷珩吹了一会,终于抬头,仿若没看见穆云诃正一脸愣愣的看着自己一般,毫不掩饰的让穆云诃看在她眼中的担忧和关切:“还痛不痛?吹一下会不会好点了?”15397298

    真丢脸!这个该死的女人是将他当几岁孩童在照顾么?

    也不知道是怒火还是害臊,穆云诃没好气的抽出手,冷漠的讽刺道:“你当本王是女人么?一点小痛而已,能痛到哪里去?”12Bxw。

    再大的痛苦他都忍受过了,还会在乎这么点痛?

    洛芷珩愣愣的,旋即脸色都变了,就像条件反射似的猛地从床上蹦起来,退开了老远,踌躇的站在距离床和穆云诃好远的地方,双手无意识的缠绕在一起,微微低着头,有些呐呐的低声道:“我、我不是故意靠近你的,也不是故意要坐在你床上了,我、我马上就走。”云诃将为因。

    她像是受惊了的小白兔,穆云诃反而成了洪水猛兽了,她怯生生的似乎生怕惹怒了眼前的猛兽,仓促的转身,差一点因为踩到裙裾而跌倒,狼狈的扶着桌子站起来就往外走。

    穆云诃眉头紧蹙,目光有一瞬间的慌乱,来不及多想的就开口,恶狠狠的道:“你又要上哪去?”

    洛芷珩站住,柔弱的又略显委屈的说道:“我就是……我就是滚啊!你不是不想看到我,不想让我在这个房间里么?我马上就走还不行?”

    穆云诃的太阳穴随着她的话突突直跳,几乎要炸裂了。这女人是在干什么?该不会又有什么阴谋诡计了吧?装柔弱?昨晚那大胆的死女人是谁?骑到一个男人身上,还调戏他,要不是他奋力反抗,誓死不从,说不定这会儿已经惨遭她的毒手了。可恨的是这个女人出去自由了一夜,回来后反而还一副受委屈的模样,怎么会有这么表里不一的女人?

    穆云诃迟迟不开口,实在是被洛芷珩的变脸变性格的百变给惊着了,与她对话之前都要前思后想,不然很容易被这个诡计多端变化莫测的女人给绕进去坑了。

    “就在这房间里待着。”好半晌,穆云诃才虚弱的说道,但锐利的目光依然看向洛芷珩,书要将她给看透了一般。

    洛芷珩抽抽鼻子,似乎在哭?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在这待着干什么?你不怕我又耐不住寂寞半夜爬上你的床么?不用你可怜我,你放心我不会给你丢脸的,就算是在外面睡觉,我也不会再让你心烦的。”

    她说的真伤心,似乎有无限委屈都只能自己一个人抗着,说完就继续往外走。

    已经管不了这个女人到底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总之洛芷珩这个态度让穆云诃有点乱,他不耐烦的呵斥道:“让你待在这就待在这,本王的话不好使么?”

    哪知道洛芷珩突然爆/发了,猛然转过身来,双眼通红的样子吓了穆云诃一跳,她愤怒的娇吼满满的哭腔:“你这个人渣么这样啊?我是个人,难道还没有一点自由决定自己事情的权利了么?我只是想要睡的舒服一点,就被你嫌弃骂成是别有用心。你让我滚,我滚了啊,我现在继续滚,你又让我在这待着,你到底要怎么样?耍着我很好玩么?看我被你吓得惶惶不安你很有成就感么?我、我讨厌你!呜呜呜……”

    吼完了她就用双手捂住了脸,一下蹲在地上缩成小小的一团,声音细细嫩嫩的明显在哭泣……

    可是她双手下的脸上却又绷不住的笑意,老天啊!她刚才是不是眼花了?穆云诃那个家伙是脸红了么?瞠目结舌的样子好有趣哦。穆云诃啊,这才哪到哪呢?以后姑奶奶会慢慢的、细致的折磨的你生不如死痛不欲生,直到你臣服在姐姐的淫/威之下!

    穆云诃完全懵了,这女人倒打一耙的功力简直炉火纯青,厚脸皮的性格也令人叹为观止。明明就是他差点吃亏,她却在这表现的桢洁烈女似的。

    穆云诃的脸色一阵阵的扭曲,可他一个大男人把个女人给弄哭了,这件事怎么说都不好听吧?但让他哄洛芷珩他又张不开口,何况这女人诡计多端不一定就是在打什么主意呢。说不定她哭一会见没有人搭理她,她就好了呢?

    但是穆云诃错了,洛芷珩不仅没好,反而还有转哭为嚎的趋势,门外已经有人来敲门询问,穆云诃一张脸被气得都快扭曲了,忍无可忍的低声喝道:“够了!别哭了,留在房间里……”他停顿一下,一咬牙说话都有点哆嗦了:“大不了晚上让你上床睡觉!”

    哭声,嘎然而止!

    二更到了,求留言,求推荐票,求月票,这都是画纱的动力啊,宝贝们大么么,爱你们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