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94 惊人发现!阴谋!
    穆云诃剑眉紧蹙的看着那从刚才突然不哭,却一直在奋笔疾书的洛芷珩,背影在昏暗的房间里显得很落寞,虽然不想承认,穆云诃还是知道自己刚才说出那句让她在床上睡觉的话的时候,是极其紧张和相当不甘心的。殢殩獍晓

    他实在是无法忍受和一个人,尤其是一个色迷迷有可能随时会化身母老虎的女人同床共枕。但他也是第一次见女人哭,莫名其妙的这个女人一哭,他就浑身不舒服,觉得心肝肺都纠结在一起了,有点粘人的疼。

    不过很奇怪,这女人在听到他的话之后,虽然是不哭了,但却没有回答他,或者欣喜的答应他。不管是为什么,穆云诃的心是松了一口气的。

    接下来就是死一般的寂寞,两个人都不说话,穆云诃就瞪着眼睛看着她的背影,而洛芷珩就一直在那写,他想开口,可是张开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她终于写完了,小心的吹干墨迹,然后叠起来放在了自己的小匣子里锁起来,这才松了口气。

    “神医请稍等,奴/才去通报小王爷一声。”门外忽然传来了小喜子的声音。

    洛芷珩和穆云诃对视一眼,洛芷珩脚步飞快的来到床前扶着穆云诃躺下,将那茶杯拿走,就这一会功夫,神医不耐烦又高傲的声音响起了:“本神医是来给小王爷诊脉的,又不是来求见他的,求着本神医给治病的人多了去了,还没见过这么矫情的。让开,,本神医没有时间和你磨蹭。”

    洛芷珩蹙眉看着穆云诃,目光里是满满的厌恶。这冒牌货也太自大了吧,目中无人的也太过分了,他后面的人难道真的会是皇帝么?不然的话,一个冒牌货敢在王府里面如此放肆?

    穆云诃的脸色却完全看不出来情绪,深藏不露的样子,只有那双冷锐的凤眸眯起来透露出点点寒光。

    砰地一声,门被人粗鲁的打开了。

    洛芷珩脸上的表情瞬间变成惊喜,猛地抬头对神医道:“梁神医您来了,真是太好了,快点给小王爷看看/吧,刚刚小王爷还说不舒服呢。”

    梁神医冷哼一声,鼻孔朝天的走向穆云诃,竟然没理会洛芷珩。

    “伸出手来。”梁神医傲慢的说道。

    穆云诃却动都不动,只是看着梁神医的目光有些冰冷。梁神医见穆云诃竟然敢不配合自己,还敢给自己脸色看,便想发怒。洛芷珩的声音适当的插/进来:“梁神医别生气,小王爷实在是没有力气,我帮他拿出手来。”

    那梁神医一听洛芷珩这样说,明显就是穆云诃的身体越来越不如前了,他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很是期待的神色,但他的脸上却表现的非常愤怒,指着洛芷珩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本神医给小王爷治病,他只有越来越好的,哪能身体还不如以前了?你这是在污蔑本神医的医术么!本神医是皇上请来的,你怀疑本神医就是在怀疑皇上!是不是本神医立刻禀奏皇上,参你一个藐视圣上的罪过?”

    洛芷珩似乎被惊住了,愣愣的脸色都有点发白,她手中的穆云诃的手正在攥紧,忍不住的就要冲起来揍那人模狗样的冒牌货,但洛芷珩却不着痕迹的压制住穆云诃,安抚着他。

    穆云诃飞快的扫了一眼洛芷珩,不懂这平常嚣张神气的洛芷珩,今日怎么就能忍受这窝囊气了?但知道她素来诡计多端,他到可以忍耐一下看看她又想干什么。

    洛芷珩一脸诚惶诚恐的样子道:“是我的错,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最近小王爷不知道怎么的,虽然身体不会时常的痛了,但是却会经常感觉非常的乏力,力气也一天不如一天了,我这也是着急啊,我知道神医的药一定是有效果的,真的减轻了小王爷身体的疼痛,可是他怎么就一天不如一天精神了呢?”

    洛芷珩这话虚虚假假,真假参半。就为了忽悠冒牌货。冒牌货一定是有两把刷子的人,而且他开的药穆云诃吃了之后确实会觉得身体的疼痛减轻,必须要让冒牌货觉得穆云诃真的有服用他的药,才能避免这个冒牌货警惕,避免冒牌货或者他背后的人另下杀手。

    当然,洛芷珩今天的‘惊恐小心’只是为了让冒牌货对她放松警惕而已,只有她洛芷珩不足为惧了,冒牌货才干行事更嚣张,她总有办法找到机会弄死这个冒牌货的。

    洛芷珩已经下了药解决掉冒牌货的决心,王爷走了,她只能一个个的将眼前的危机解决掉,能够直接影响穆云诃健康生命的就是冒牌货,所以这家伙就是洛芷珩第一个要解决掉的目标。

    梁神医听了这话看看穆云诃脸色,虽然不是很难看,但明显的是充满病态的,而且洛芷珩说的话倒也符合他下药的反应。他今日来其实就是来看看穆云诃的,怎么服药这么多天还没死呢?按理说穆云诃应该在昨天就发作一次的,他之前还怀疑穆云诃会不会是发现那药有问题没喝呢?

    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也对,这个王府里面就没几个好人,而王妃是个蠢货,王爷又不管后院,穆云诃没见过世面心思单纯,哪能有看出那药真假的能力?看来他还是 太高看这一家子人了呢。以前觉得洛芷珩是个不好对付的,现在王爷一走,这洛芷珩反而没了气势,原来也是个狐假虎威的窝囊废么?

    那这个王府,他还有什么好怕的呢?他还谨慎个什么呢?想到这他的心就有点发热,反正王爷也不在了,倒是可以去见见她了……

    想到这梁神医不由得心猿意马了,眼珠一转,脸上也有些和颜悦色的对穆云诃道:“小王爷也不用紧张,这药就是这样的,慢性的,等过一段时间就好了,我在个你加大一点药力,保证你的痛苦会很快的减轻的。”

    虽然上面那位交代过不能让穆云诃很快的死,只能让他一直不见好转,只留一口气就好,他也是这样做的,但穆云诃没有按照他的预算病情发作,梁神医也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药效确实弄得还是太少?

    “那真是太感谢梁神医了。”洛芷珩讨好的说道。

    梁神医冷哼一声,假模假样的给穆云诃诊脉后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洛芷珩看着他离开,便让她的奶娘张妈妈跟上去,特意嘱咐不要被发现了,远远的看着梁神医去哪里就好。

    “你怀疑他去哪里?”穆云诃一看洛芷珩的动作就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可他也奇怪,一个刚到王府的冒牌货,又不认识王府的人,能去哪里?

    洛芷珩手指扫了下眉峰,眼波流转:“那可不一定,知人知面不知心呢,谁知道他和咱们府里的谁就认识呢?”

    洛芷珩这样说主要是为了防患于未然,她就担心这王府里面还有什么暗线接头,到时候和那个梁神医接头了,她这可能就会麻烦了。现在梁神医在这里得到了穆云诃不好的消息,一旦有接头应该就会想法子告诉那个暗地里的人。她得掌握先机,不能被人下了后手才行。

    洛芷珩的谨慎并没有告诉穆云诃,但穆云诃也不傻,他虽然远离世俗,但学习从未落下,也可以说是学富五车的,因为常年只能在这寸许地方,穆云诃与其他男儿一般也有驰骋沙场的豪气和油走大江南北的心愿,而也因为他连正常人的出门都不能,所以就更加渴望外面的世界了。

    所以穆云诃最喜欢杂书,各方游记,讲述风土人情的,他就像一个装满了浙江山天下地图的百科全书,对任何地方只要他看过的书籍,便也算了如指掌。

    所以穆云诃的眼界并不缺,不然他也不可能一下子就看出了那个神医有问题。惊讶于洛芷珩的心思缜密,但他绝不会赞扬这个诡计多端的女人,反而鄙夷的冷嘲道:“那样一个有目的而来的人,做事情会不小心谨慎么?你让你的奶妈妈去跟着,暴露了你的同时也会让对方警惕起来,你简直是在打草惊蛇,蠢货!”

    前面的话他说的理直气壮,但最后两个字,穆云诃很小声的说的,这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很烦躁怕洛芷珩听见了又给他掉金豆子。爱哭的女人什么的,果然是最讨厌的。

    洛芷珩也没反驳,而是用很天真的目光看着穆云诃道:“我除了对我忠心绝对不会出卖我的奶娘和丫头,我还能相信谁?”

    穆云诃就不说话了,是啊,他们现在四面楚歌,偏偏他们没有几个能用的心腹,这个王府里面到处是眼睛耳朵,但都不属于他们,他们稍微有点动作很可能就会被人给发现,引来麻烦不断。

    那边奶娘跟着梁神医离开,一路上小心翼翼的跟着梁神医,看见他进了自己的院子后,奶娘就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没有人知道,她竟然手脚利落,身法轻盈。

    等到太阳落山,等到弦月升空,梁神医一直也没有什么动静,就在奶娘想着可以回去禀告洛芷珩的时候,那一直紧闭的院门却忽然打开了。梁神医从里面走出来,是鬼鬼祟祟的样子,左右看了一会,发现没人,这才关上门快步离去,那方向,竟然是直奔李侧妃的院落。

    张妈妈的脚步一顿,隐藏得很好,屏住气息,眼神变换。直到梁神医的身影只剩下一个恍惚的影子,她才忽然窜出来,在夜色下仿若狸猫一般快速的悄无声息的跟上去,一路尾随,眼睁睁的看着那梁神医堂而皇之的进了李侧妃的院子。

    这两个人一定有猫腻!

    张妈妈还想要进去看看,但她却明智的停在了院落很远的地方,她眼神变幻莫测的看着那座散发着阴冷气息的院落,心思急转,干脆的躲了起来,她要等着梁神医出来,看看他在里面呆多久。

    而梁神医在进入院子的时候,心里是一点不紧张,因为这院子的大门竟然为他打开着。

    院子很安静,只有李侧妃的房间里有一盏忽明忽暗的灯光在闪烁,梁神医眼底蹿火,快步进入,刚一进去就闻到了阵阵沁人心脾的香气,是他亲手为她调制的海棠花香!

    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走进卧房,便看见那软榻上横陈着一具让他热血沸腾的娇躯,露骨的穿着,若隐若现的隐藏在轻纱下面的双腿,那女人虽然上了年纪,但依然风韵犹存,勾人魂魄,再加上她常年擅于研究柔媚之术,自然有让男人臣服和喜爱的本事。

    “就知道你回来,我们……还是一如当年的心有灵犀呢,绅哥!”李侧妃不似白日里的阴狠或者伪善,此刻的她哪里还是那个当着儿子面慈爱的母亲?那脸上荡漾着的是勾人心的妩媚笑意,声音里含着一种无声的you惑和邀请。

    云诃寞己己。这一声绅哥可是将梁神医叫的心神荡漾,不禁也回想起了多年之前,他们还是那样的年轻,他们对彼此一见钟情,却因为穆王爷的介入而不得不分开,他们被穆王爷强硬的拆散了,否则今日这个女人可就算自己的女人了,他也不用这么多年来一直心心念念着她,甚至不曾娶妻了。

    许九绅才是他的真名真,他甚至为了眼前这个女人而隐姓埋名的假/扮别人,不过不要紧,就为了她这一声阔别已久的绅哥,他所作的一切也都值得了。

    脚步有些不稳的走了过去,蹲在她面前,一把捏住她的下巴,还是那样的柔嫩,口吻恶略哦道:“你的眼中还有我这个青梅竹马?绅哥?你在穆王爷的怀里的时候叫他什么呢?情哥哥么?”

    李侧妃咯咯的笑了起来,伸出手一点一点的抚摸许九绅的白发白眉和白胡子,然后猛地一下撕掉了他的胡子,从他的而后跟上硬生生的扯掉了一块人/皮/面具,面具落地,露出了许九绅的庐山真面目。

    一个看上去只有三十几岁的男子,面容白希,容貌俊美,只是目光中隐含着一种淫/邪,令人看上去很不舒服。

    李侧妃目光闪烁,痴迷的抚摸上他的脸颊,而后竟然用自己的脸去触碰他的脸,呢喃道:“你怎么不显老呢?还是这样的叫人心动。”

    许九绅被她磨得哪里还能忍得住,大手在她身上油走,有的时候微微用力,就会听到李侧妃那隐忍压抑的呻/吟……

    “穆王爷是饿着你了?这么饥渴?”许九绅不知道是讥讽还是刺激的说道,并且将她压在了身下。

    李侧妃咯咯的笑:“他哪里有你这么厉害?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真想我?那为何我来这里这么长时间了,你却从不单独见我?甚至见面的时候也不正眼看我?”许九绅有些负起的质问,大手狠狠的揉/捏着她。

    李侧妃蹙眉轻吟道:“你当我不想么?可是到处都是那老东西的人,有他在我怎么敢轻举妄动?到时候万一被发现了什么,人多口杂的我百口莫辩,你不也要跟着倒霉?我这可是为了你,你看,现在那老家伙一走,我不就立刻敞开大门等你来了么?”

    李侧妃没有说实话,她确实要找许九绅,但没想到许九绅会自己来,她还没来得及派人去找许九绅,就有她的探子发现了许九绅往她这里来了,所以她才摆出一副心有灵犀的姿态。虽然她是有事求人,但如果所求的对象是许九绅,那还不是她手中的蚂蚱,怎么也蹦不出去?15409902

    许九绅眼睛里的淫/邪更浓,声音粗哑的道:“真的在乎我么?只怕你是想要利用我吧。每一次小王爷那里有点什么动静,你立刻就让人去告诉我,让我出面给他们难看,来干/扰穆王爷,我在感觉你是在利用我呢?”

    “那我就是利用你了,你不还是来了么?你这样说话知不知道我有多伤心?我心心念念的全是你,现在我在你身下,一旦被人发现我就必死无疑,我对你的心你还不明白么?”李侧妃委屈的道。

    许九绅双眼冒火的狠狠吻她,心里明知道是被她利用的,但却也还是甘之如饴,怎么就这么犯贱呢?知道她在王府里面苦苦煎熬,知道她迫不及待的想要除掉穆云诃,知道她喜欢那个王妃之位,预算他就义无反顾的来了。

    他来帮她遮风挡雨,来为他杀掉那个碍事的穆云诃,帮她除掉王妃,只要是她想要的,她一句话,他就义无反顾的来了。什么也管不了了,沉寂了二十几年的心,在这一刻再度沸腾了。

    所以明知道是被利用的,他也不后悔。

    眼看许九绅就要控制不住欲/火,李侧妃连忙说正事:“绅哥!你等等,我知道你来也是有你的目的,可我也知道你来也不仅仅是为了她对不对?你也是为了我是不是?我知道你的心里有我,就像我一直在心里放着你一样是不是?”

    许九绅邪佞俊美的面容露出一抹狠狠的笑意,摩挲着她红肿的唇瓣,问:“说吧,想让我帮你做什么了?”

    李侧妃眼底闪烁着泪光,猛地抱住他的脖子,呜咽道:“杀了他!你帮我杀了他好不好?我再也忍受不了了,他们太嚣张了,每一个人都在欺负我,今天他们竟然要联手逼死我!我如果再继续仁慈下去,宽容下去的话,那么死的就是我了啊,绅哥,我真的好难过,求你了,帮帮我。”

    她一哭,许九绅隐忍着的怒气就再也无法对她发出来了,剩下的只有同仇敌忾的恼火和疼惜:“好了好了,不要哭,是谁?你想谁死?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侧妃哭哭啼啼的将今天尸体的事情告诉了许九绅,当然她一贯的删减并且添油加醋之后,她就成了单纯无辜的受害人,却被洛芷珩和王妃怀疑职责,他们是要弄死啊,她好可怜好悲惨的。

    许九绅眼神变换,他不是没有思想的男人,但爱人在前,而且他来的另一个目的就是帮助她的,于是点头道:“别哭,我帮你,你想让我杀谁?洛芷珩么?这个丫头倒也不像你说的那样厉害吧?”

    想到之前裸照还对他点头哈腰的样子,许九绅很看不起和鄙视洛芷珩,能将城府极深的李侧妃逼到束手无策?洛芷珩?不是他小看洛芷珩,而是他根本就看不起洛芷珩。于是许九绅理所当然的将这些转化成了李侧妃的目的就是要让他整死洛芷珩。

    李侧妃却说:“不是她,她虽然可恨,但她是因为背后有靠山啊,所以才干这样做的,只要穆云诃死了,洛芷珩还不是个无依无靠的寡妇了?到时候看她还怎么和我嚣张!”

    李侧妃只说了一半,到时候就剩下一个洛芷珩了,她只要稍加动作,就能让洛芷珩成为克夫的践人,命犯天煞孤星的丧门星,如此一来她就可以慢慢的收拾洛芷珩了,必定要让洛芷珩生不如死!

    “什么?”许九绅一下推开了李侧妃,脸色变幻莫测,上面希望穆云诃暂时先活着,这样也好控制穆王府,不然到时候穆云锦这个出色的子嗣必定要继承穆王府的,那穆王府可就更加难对付了。

    “怎么?绅哥不想帮助我么?”李侧妃缠了上去,柔柔弱弱的问。

    “不是,只是你应该知道,我这次来不仅仅是为了你……”许九绅叹息。

    李侧妃的表情就有点狰狞,说话也是酸意弥漫:“我当然知道,能让你出山的,当然是只有我那个好姐姐了!你为了她才来的是不是?你为了她还没出世的儿子可真是亲历亲为,煞费苦心呢!”

    许九绅的脸色就有点不正常,孩子二字似乎让他隐忍着什么情绪,不过转瞬即逝,他揽着李侧妃笑道:“吃醋了?你怎么还和当年似的啊,总和你姐姐争抢。我现在不是在你这么?不过你姐姐要是好的话,你不也跟着好么?更何况现在是争夺皇位的关键时刻,一旦老皇帝死了,那太子即位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不过现在太子亲自挂帅出征,还是生死未卜呢,而其他的皇子们有能力争夺皇位的都摆在那,你姐姐这个孩子一出生就必定是万千宠爱的,老皇帝现在对你姐姐这个孩子那可是相当珍重的,争夺皇位的能力还是有的。”

    “而穆王爷却是其中关键,他可是不折不扣的太子/党,现在皇帝还在他还能好一点,一旦皇帝不在了,太子一旦顺利即位,你姐姐和你那未出世的外甥可就难了。所以你姐姐才让我来,一定要扶植云锦继承穆王府,这样的话,整个穆王府就可以做你外甥的坚强后盾。所以穆云诃的死是必然的,但不是现在,你懂么?”

    李侧妃眼底的浓浓的震惊于嘲讽,她千算万算,竟然还是算不过她那身居高位的亲姐姐!

    本来她以为许九绅的到来是皇帝的手笔,是皇帝不能容忍穆王府了,要将穆王府的唯一嫡子个灭了,却没想到这么大的手笔竟然是出自她同父同母的亲姐姐。而她姐姐的目的也着实让李侧妃心惊,竟然是为了争夺穆王府给她的儿子做保障和垫脚石?

    她经过她李芳菲的允许了么!!

    李侧妃气愤又恼怒,脸色都变了。然后才反应过来,什么她也有好处?按照当今太子的心胸,一旦穆王府有了动摇倒向贵妃的孩子,那么太子被灭还好,太子一旦登基整个穆王府都是陪葬品!包括她和她的儿子!12EOO。

    她决不允许李芳然为了自己的目的而将她苦心经营的王府给毁掉!

    “你们不能这么自私,就为了那个还没出生的小崽子就要让我的儿子赔上一切?你们凭什么!”李侧妃目光冷冽,很愤怒的指责。

    许九绅的脸上闪过一抹怒气:“不准这样说你姐姐的孩子!”

    李侧妃讥讽道:“可笑死了,你这么维护那个崽子干什么?难不成那个崽子其实是你许九绅的种?”

    李侧妃完全是气糊涂了才口不择言,完全没注意到许九绅脸上一闪而逝的杀机。

    “就是给你一百个胆子,你也不敢动皇帝的女人。许九绅你就告诉我一句痛快话吧,你元不愿意为了我现在立刻就杀了穆云诃!”李侧妃也不知道,她轻蔑的话语竟然奇迹般的救了她一命。

    许九绅脸色缓和,拥抱着她道:“我自然是愿意的,但是你要等等,不过我倒是可以让穆云诃陷入昏迷之中,这样你就可以借着这个理由狠狠的收拾发落洛芷珩了,怎么样?”

    情人自然重要,但怎么能比过自己的骨肉和更大的利益呢?男人在最热情的时候也是如此保持着理智,理智到冷血!

    李侧妃还想说什么,却被许九绅打断,强压在榻上极尽缠绵。

    一个时辰后,许九绅依然是梁神医的样子衣冠楚楚的从李侧妃的院子里离开,张妈妈这才飞快的回去禀报洛芷珩这个惊天的发现。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哈,马上情节就进入高/潮了,亲们激情在哪里呀?求推荐票,求留言,爱你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