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96 戏虐逗弄!指桑骂槐!
    “来,喝下去吧,马上就不会再痛苦了。殢殩獍晓”梁神医笑米米的靠近穆云诃,那骨节分明的大手也伸向了穆云诃瘦得尖锐的下巴。

    穆云诃眼眶子突突直跳,攥紧的拳头就等着梁神医的手到来,然后给予他用尽全力的一击!从未有过的痛恨自己,痛恨自己的无能,痛恨自己的软弱,更痛恨自己的没力量!

    他还是一个男人么?在最关键的时刻,他满心竟然盼望着一个女人来拯救自己!而他自己呢?躺在这里,仿若一个残废一般的,就连面临了死亡,似乎都没有抗拒的能力,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要残/害自己的人,在他面前嚣张的迫/害。

    穆云诃几乎红了双眸,可他多年来练就的隐忍让他不会轻易的开口说出这些,但这一刻,强烈的自卑感和大男子主义爆/发,他想要变成一个强者的愿望是这么的强烈。多可笑,这个愿望竟然是在他即将死亡的时候来临的。而他的死亡,不是他想过的千篇一律的无能的病死,而是被人害死!

    穆云诃满眼的冰冷掩藏着他的恨意与警惕,让梁神医也不能看破他的内心,但梁神医看出了穆云诃抗拒这碗药,如果是一个正常的病人,会抗拒能救命的药么?不会的吧,莫不是这小子发现了什么?

    梁神医就这么一恍惚的瞬间,就觉得一股巨力忽然从身后撞来,他完全没有防备的被这一撞,撞得身体一个踉跄,手中那碗药便毫不意外的飞了出去,落在地上,随着支离破碎的瓷碗再难收回。

    梁神医看着他精心配制的药竟然就这样没了,穆云诃还一口没喝,气得横眉冷对,转身就要怒吼……

    而他身后已经有一把惊恐带着哭腔的声音先发制人了:“天啊!我做了什么?我撞着谁了?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着急了没看清眼前还站着个人啊,啊!竟然是梁神医么?你真的在这里啊,我是听他们说你来了才赶忙跑来的,呜呜呜,梁神医拜托你快点帮我看看眼睛吧,眼睛好痛啊,看不清东西啊。”

    穆云诃眼底的冰冷紧绷瞬间退散,莫名的此刻听到那呱噪的声音竟然觉得也不是那么讨厌了。他看向及时出现的洛芷珩,眼里就带了自己也不知道的笑意。

    洛芷珩此刻一身狼狈,披头散发的,眼睛上确实有些红肿的样子,眯着大眼睛凑近梁神医,一面为自己的‘过错’而道歉,一面又哀求着梁神医快给她看看眼睛,全然不提那碗药的事情。

    梁神医去气得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眼前这个女人!他这么大的个人站在这里她敢说没看见?她还能更睁着眼睛说瞎话么?白瞎了他精心熬制一早晨的药了!怒不可遏的梁神医哪里还会给洛芷珩看眼睛,冷声道:“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大错了?你打翻了我给小王爷精心熬制的救命药,下王爷如果因为你的原因而没有喝上这碗药,除了任何事情你洛芷珩能负全责么!”

    洛芷珩的脸色刷地一下就变了,她愣愣的看着地上那还冒着刺鼻气味的破药,忽然一下子扑到了穆云诃面前,伤心欲绝的嚎啕大哭:“哇呜呜呜!小王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我只是昨晚实在是太伤心了哭了一整夜,哭道早晨眼睛好疼好疼,早上起来就眼睛有点看不清了,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撞翻你的救命药啊,你一定要原谅我,你不要死啊,我负不起责任的啊。”

    穆云诃嘴角抽搐,看着胸口上毛茸茸乱糟糟的小脑袋,第一次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然而他也忽略了刚才洛芷珩猛地撞到他胸口上的,那一瞬间的沉闷的痛感。僵硬的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洛芷珩的小脑袋,好像拍着小狗狗的头那样,就连声音也轻柔了许多:“为什么伤心的哭?”

    很奇怪的,明知道这女人在演戏,她说的话又气人,穆云诃也没有闲情逸致和她一起演戏,但是听到她那个借口,想到她那红彤彤的眼睛,穆云诃就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

    洛芷珩差点咬到舌头,心里大骂:你就说你不会生气不会怪我就好了,问那么多干什么?姑奶奶不需要你煽情的友情出演啊!

    但她却很乖巧羞涩的哽咽道 :“因为、因为人家想了你一晚上,已经两个晚上没有在你身边了,我好想念你,可是我好害怕我回来了又会惹你生气,所以、所以我只能一个人躲在床角落里抱着被子哭啊,被子都哭湿了好大一坨的……”

    胸腔莫名的溢满了一种可能叫做笑意的情绪。穆云诃勉强努力的拉下嘴角,不让人看见他诡异上翘的性感唇角,可是他低头,眼底就有笑意和戏虐流淌而过。

    这个小丫头,她还能更扯一点么?哭湿了一大坨哦?她怎么不说她的眼泪能将整座王府淹没呢?还思念他?真思念他就不会昨晚跑出去了。穆云诃磨牙,对洛芷珩这个蹩脚又自打脸面的理由感到很无力。

    忽然间他有些玩心大起,平静的心底也泛起了一丝调侃的涟漪,平静而淡然的说道:“哦,这么想念本王啊,那今儿就搬回来睡觉吧,本王会让人在你的软榻上帮你多铺上一层被褥的,不会委屈你的。”

    穆云诃说完,就看见洛芷珩猛地抬头,那双红彤彤的大眼睛瞪圆了看着他,气呼呼的小脸蛋鼓鼓囊囊的,看上去就很……可爱?不知道会不会轻轻一戳就破呢?穆云诃想着,还真的据伸出手去捏了捏她的脸蛋,恩赐般的赏给了她一个类似笑容的表情,大言不惭的道:“别感激本王,谁让本王心软呢。”

    个闷骚的臭男人!她还感谢你?当心晚上她拆了你的床榻让你打地铺!

    眼前的小脸上的情绪只有穆云诃一个人能看见,那分明是气愤的、憋屈的、控诉的,穆云诃也知道他现在有点欺负人了,洛芷珩明明就是来帮助自己的,但他就是忍不住的想要欺负她,谁让她这么诡诈呢?

    两个人之间也太有点旁若无人了,在梁神医和小喜子等人的眼中,这就是让人风中凌乱的打情骂俏啊。

    而在生死攸关之际,穆云诃竟然因为洛芷珩的出现而全然的放松了下来,似乎有眼前这个女人,一切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穆云诃也发现了自己此刻心情的转变。他诧异的挑起了眉。

    忽然穆云诃发现了一个让他很不能接受的事情,似乎他的生命是洛芷珩在保护一般!他一个男人,竟然需要一个女人来保护?穆云诃的脸色瞬间就变了,神色上有些阴翳。

    “伤风败俗!本神医不管了,生死你们自己带着吧,不知好歹。”毒药没有下中,梁神医愤怒的拂袖离去。

    洛芷珩和穆云诃都不约而同的喘了口气,洛芷珩有点发软的跌坐在床前,后怕的想,她刚才要是晚来一步,这穆云诃不会就交代了吧?

    看着下人们要收拾那一地破碎,洛芷珩心中一动,对小喜子说道:“你去抓一直鸟来或者老鼠什么的都行,快一点,小心点别招人眼,这里不用你收拾了。”

    小喜子看了眼穆云诃,见主子点头就连忙满心嘀咕小王妃好奇怪的离去了。

    房间里的下人们被挥退了,洛芷珩这才愤怒的瞪着穆云诃,小小声的咬牙切齿:“你什么意思?我帮你你竟然玩我?”

    穆云诃脸色有点阴沉,捏住她的下巴,玩味的道:“玩你?你,有什么值得本王玩的么?”

    那目光情挑而阴冷的在洛芷珩的身上流连,充满了鄙夷与厌恶。

    洛芷珩一把打掉他的手,气得坐在软榻上不再理会他。

    安静了一会,穆云诃莫名的觉得有些烦躁,扫了眼沉默的洛芷珩,终于开口:“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洛芷珩就冷笑起来,自嘲的道:“为了要救某个狼心狗肺的大混蛋,我自戳双目,把自己弄得半死不活,结果到头来反而落的一个被玩弄洗刷的下场,下王爷,您说我是不是特犯贱?”

    穆云诃被噎的脸色难看,狭长的眸子泛着幽冷的光狠狠的看着她:“你敢说本王狼心狗肺?”

    洛芷珩也不害怕,继续冷笑:“您可别对号入座,我提名道姓说就是您了么?见过捡钱的,没见过捡挨骂的。”

    穆云诃冷哼一声,嘶哑的声音里都透着一股子危险:“伶牙俐齿!不继续装柔弱可怜了?你在继续装一下,本王说不定就会可怜你一下,允许你今儿继续滚外面去睡呢。”

    洛芷珩没出声,因为小喜子回来了,带着两只麻雀。

    “小王妃,王府里没有老鼠,只抓了两只鸟。”小喜子笑米米的道。

    “给我,你出去吧。”洛芷珩接过麻雀,竟然是还没有出分的幼年麻雀,不过看翅膀也快要能飞了。等小喜子离开了,洛芷珩捡起一块碎碗上面还有点药汁,刚将那药汁递到了麻雀嘴边,小麻雀就好象天生知道有危险似的,叽叽喳喳不安的叫了起来。

    洛芷珩狠下心掰开一只麻雀的嘴,将汤药灌进去一点,刚放下这只麻雀去拿另一只,哪知道这只小麻雀抽搐了几下,然后嘴巴里流出了血液似的颜色,倒在那里一动不动了。12EQh。

    洛芷珩的手一抖,扔下了碎片,没有再去祸害另一只小生灵,脸色严肃的看向穆云诃,而穆云诃同样脸色难看。

    “好,好的很!竟然这么快就想对本王下手了。”穆云诃的眼底闪烁着狼一般的光,阴狠而狰狞。

    洛芷珩同样心惊,但她更加情绪,只怕是那李侧妃等不及了,不然也不会梁神医昨晚刚从李侧妃那里离开,今儿梁神医就来要害穆云诃。得赶快想个办法才行,不然他们是防不胜防的。

    压抑的气氛没有维持多久,刚处理了小麻雀,就有人将穆云诃喝得药送来了,洛芷珩一如既往的想要接过来,但近日送药来的小丫鬟却躲开了洛芷珩的手,低头说道:“还是让奴婢来吧,梁神医吩咐了,这碗药必须要亲自看着小王爷喝下去的,近日小王妃打碎了一碗药,不敢在劳烦小王妃了。”

    “没想到这个家竟然轮到一个外人来当家作主了?他是你的谁?你竟然敢听他的不听我的?你还想不想活命了?”洛芷珩忽然发难,一脸凶神恶煞的吼道。

    那丫鬟也被吓了一跳,但旋即却说道:“奴婢的命是李侧妃的,与你无关。”

    又是李侧妃的人!这李侧妃还真是不掩饰了呢!

    小丫鬟端着药碗走向穆云诃,洛芷珩伸手去抓她的胳膊,却没想到她竟然一下子就躲开了,还反过手来竟然要推洛芷珩。

    穆云诃眼尖,刹那低喝出声:“你放肆!”

    洛芷珩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软柿子,一个小丫头而已她会放在眼中?她也不躲不闪的一把抓住了小丫头的手腕,借机发难,猛地将小丫头给推了出去,怒道:“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偷袭我!说,到底是谁派你来刺杀我的!”

    小丫头没想到洛芷珩竟然还会两下子,身子没站稳,那碗药已经落地破碎了。小丫头恼怒起来,忽然听到洛芷珩的质问,她心里一惊,想要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

    “来人啊!将这个大胆的此刻给抓起来,她要刺杀我。”随着洛芷珩的喊声,已经冲进来了许多丫鬟婆子,这些人里面总有几个是还算忠心和背后没势力的,当然听话。在加上丫头这个大力士,很快就将那丫头个制服了。

    洛芷珩这样喊是想要给李侧妃提个醒,不要太过分了,一面也是想给李侧妃一个难看,这个人不是说她是李侧妃的人么?那她到要问问李侧妃了,凭什么她李侧妃的人竟然敢骑在小王妃的头上作威作福了。

    “你说你是李侧妃的人是不是?那是李侧妃让你来这给我们当家作主的么?你是个什么东西?我绝对不相信你是李侧妃的人!李侧妃可是很温柔宽厚的人呢,她怎么会用你这么恶毒的人呢?你竟然还敢攻击我!说,你究竟是谁?有什么目的?”洛芷珩大声的质问。

    众人面色各异。

    那小丫鬟却一脸的鄙夷和嘲讽的道:“我就是李侧妃的人,你也不用在这大呼小叫的,李侧妃一定会保我没事,我是奉命来照顾小王爷的,你没权利来碰我,你最好快点放开我,不然的话……”

    啪地一声,打断了丫鬟的声音。

    洛芷珩甩甩手,冷笑道:“你还挺有胆子的,既然你口口声声的说你说李侧妃的人,那我们就去见一见李侧妃吧,若你真的是她的人,那我就不管你了。押上她去李侧妃那。”15409993

    让两个忠厚的仆人押着那丫鬟,洛芷珩故意将丫头留下来:“你保护穆云诃,不管是谁,在我没回来之前一定不能让人靠近他,也不准给他吃喝任何东西,如果那个梁神医再来的话,你就当作不认识,就说刚才有刺客,你就将那个梁神医当刺客给打出去,但你要注意,不要受伤。”

    喝下眼到笑。洛芷珩怕自己离开后有人趁虚而入,将一个力大无穷的丫头留在这,再加上穆云诃那机智的脑袋,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小姐放心吧,丫头一定会为小姐保护好夫婿的。”丫头满脸的严肃和郑重,说出来的话却让洛芷珩有点内伤。

    她不在乎这个夫婿的,只是夫婿还不能死啊,不然她小命也难保。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李侧妃的院子,洛芷珩要来个杀鸡儆猴,告诉李侧妃,别再得瑟了,逼急了她就要还手了。

    “哟,什么风将威风凛凛的小王妃个吹来了?我这小院子恐怕还容不下你这贵人吧。”李侧妃脸上带着笑意,可声音里满是讥讽与冰冷。

    她已经知道许九绅下药失败,原因就是洛芷珩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帐践人!只差一步就能让穆云诃永远也醒不过来了,竟然关键时刻被洛芷珩搅局,这让李侧妃气得差点炸肺。此刻她还敢找上门来,好得很,正好可以收拾她一顿。

    “我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今天抓住了一个刺客,她竟然口口声声的说是李侧妃的人,我就是不相信,像李侧妃这样宽宏大度又心善的人,怎么会让一个如此恶毒的人来害我呢?李侧妃,你看看你认不认识这个人啊。”洛芷珩一开口,就将李侧妃的话都给堵住,她先发制人,打定了今儿要让李侧妃吃瘪吃亏的主义。

    洛芷珩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就算真的是她的人,她也不能在承认了,不然岂不是就是说她说个恶毒的女人么?

    “什么人竟然这么大胆的要刺杀你?”李侧妃故作惊讶哦惊呼道。

    那丫鬟被压上来,看见李侧妃就要跪下,口中大喊道:“主子,求主子救我啊,我没有要刺杀洛芷珩啊,我只是去给小王爷送药,是主子让我在那伺候小王爷的啊。”

    这丫鬟竟然句句话豆浆李侧妃给带进来,说她不是李侧妃的人吧,但她却口口声声求李侧妃救她,说她是李侧妃的人,但她也有点太二了,她不知道她这几句话就能让李侧妃陷入不仁不义么?

    “大胆奴贱婢!你在胡言乱语什么?本侧妃根本就不认识你,你还不快快住口?不然到时候本侧妃就是大发善心也救不下你。”李侧妃脸色微变,声色俱厉的道。

    洛芷珩不紧不慢却不客气的道:“听没听见?李侧妃说压根就不认识你呢。你还敢说你是李侧妃的人?我就说李侧妃绝对不会有你这样恶毒阴险的下人呢,都说什么样的主子什么样的奴才,看你就知道你的主子一定也不是个好东西,说不定是个比你还要下做和阴狠的践人呢!一点没有尊卑,一点不知道分寸,一点也看不清自己的身份,竟然还敢在这大言不惭的废话连篇。”

    她这一通指桑骂槐,谁都听得出来,李侧妃的脸色变了,那丫鬟的脸色也变了。但就算听出来又能怎么样?你李侧妃不是不承认你是她的主子么?那她洛芷珩就没骂你啊,你要是敢发作,甚至哪怕有一点点的不满,那洛芷珩就能说你李侧妃是做贼心虚了。

    “李侧妃,你是不知道,这个践人有多大的胆子,竟然敢不听我的话,反而听一个外人的话,还敢和我顶嘴,甚至还和我动手呢。我就奇怪了,我在不好那也是王府里名正言顺的小王妃啊,梁神医在厉害他也是个外人啊,为什么这个贱婢竟然听外人的话,反而不听我的呢?李侧妃你说这样一个心狠手辣又以下犯上的贱婢,应该如何处理呢?”洛芷珩狠狠的说完,笑米米的看着李侧妃。

    李侧妃差点没一口气堵死自己,这洛芷珩的嘴巴也太厉害了!她当然人出来这个人是她派去监视穆云诃的人,可是这丫头的不知好歹也让李侧妃很恼怒,虽然洛芷珩很可恨,但她显然不能计较洛芷珩的。必须将这丫头给解决掉,不然她还不一定会说出来什么话呢。

    “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又敢污蔑主子,当然是直接杖毙,也好让其他奴/才们知道,不可努大欺主!”李侧妃心中狠毒,脸上却表现的相当沉稳大气,轻飘飘的几个字竟然就将一条人命给断送了。

    果然够狠啊!不过洛芷珩不是圣母,不会心疼和愧疚,对于想要害死自己的人,她要是在继续存慈悲的心的话,那死的人可就是她洛芷珩了!

    “既然李侧妃这样说,那这个人就交给李侧妃处置了,我相信李侧妃一定会严肃处理的,也请李侧妃严谨的约束一下下人们,毕竟现在是你李侧妃当家,你说了算不是么?”洛芷珩将杀人沾血的事情一推,将自己摘出来,笑米米的等着处置结果。

    李侧妃脸上依然在笑,只是表情略显阴森,很显然,这一次她又输了一局。这个洛芷珩究竟是怎么回事?够邪门的,在洛芷珩手中她似乎就没有赢过!

    先上一更,画纱家这打雷呢,还有一更可能要等一会才能上了哈,亲们多多留言给推荐票好不好?画纱需要你们的支持才有激情啊,爱你们,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