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97 崩溃的情绪!温柔的力量!
    生怕那丫鬟在多言多于说什么,李侧妃命人将丫鬟立刻堵上嘴巴押下去杖毙。殢殩獍晓

    洛芷珩不是第一次见死人,相反的,她还杀过人,在那个动荡的年代里,她是土匪,但她也是一个女人,倘若她不坚强起来,强悍起来,她就只有被欺压的份,到时候也不会有人来同情她怜悯她。

    所以喜笑怒骂下的她,其实骨子里是很冷血的,就算此刻眼前那个丫鬟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被打的没有一点反应,洛芷珩的心理也没有一丝怜悯。她也要活着,今天就决不能手软。这个丫鬟的死,是她向李侧妃宣战,向整个王府的人宣告的最有力武器!

    她在用最冷酷的态度告诉众人,谁在敢惹她,她不会再客气了,这个丫鬟,就是第一个!招惹她的下场,就是死!

    杖毙,就是打死为止。那个丫鬟在遭受了第一百二十板子之后就没有了气息。死后,只有一滩模糊的血肉,还有无人奠基的嘲讽。

    “扔出去喂狗!”李侧妃冷酷的声音,也让她的一众奴仆和亲信们苍白了脸色。李侧妃又看向洛芷珩,第一次眼中在不敢用轻蔑来看洛芷珩,只因为她刚才注意到了洛芷珩的态度,完全不像一个大家千金那样的惊慌,没有面对如此酷刑的不忍与害怕,冷静的让人觉得窒息。

    “小王妃觉得这个结果可还满意?”李侧妃轻声笑问。

    洛芷珩只是眉头一扬,笑容可掬的道:“李侧妃亲手处理的,芷珩怎么敢擅加评论?既然这个此刻已经被李侧妃公正的处置了,那我就不打扰李侧妃了。”

    她刚走了几步,又顿住,回头对李侧妃很严肃的问道:“李侧妃还有一件事情,我想我应该和你说明白。王爷临走之前交代的很清楚,一切有关小王爷的事情都是我做主,我说了算。可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似乎还是李侧妃在掌管一切呢。今日要不是这丫鬟的提醒,我还想不起来这是不对的呢。”

    “既然王爷交代清楚了说是让我掌管小王爷的一切,那从现在开始就不麻烦李侧妃再往外面那院子里送人了,李侧妃之前送去伺候小王爷的人,我也会立刻给你送回来,免得你缺人手,至于小王爷的伙食还有我们那个院子的事情,也不劳烦李侧妃操心了,你掌管一大家子也很累了,再让你为我们操心我会过意不去的。”

    “李侧妃觉得呢?”洛芷珩说完又问她,表情郑重的又加了一句:“我这也是尊重王爷的话去做,我以为这个王府里王爷就是天,谁敢不听王爷的话,我恐怕王爷会很快就知道的,毕竟,王府是王爷的天下,真的有风吹草动的话,王爷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李侧妃的脸刷地一下就变了!她再一次被洛芷珩的牙尖嘴利给击败,甚至是毫无还手之力!

    本来她还很气愤洛芷珩要夺/权的行为,本来她还有很多借口可以驳回洛芷珩的要求,但是洛芷珩最后这一句话,简直就是杀手锏,让李侧妃霎那之间铩羽而归。

    僵硬的开口,看不出有多少的不自在,李侧妃雍容大度的玩笑道:“这是自然的,王爷的话就是天,不过你可要好好照顾小王爷,要是小王爷因为你的照顾而有什么闪失的话,我可不会放过你的。”

    “这是自然,小王爷就是我的命,没有人会不爱自己的命。告辞!”洛芷珩露出笑容,眼角眉梢都是张扬得意,她本该低调的,但她就是想要气得李侧妃满腔积血,有苦说不出。

    洛芷珩带着人毫不迟疑的离开,看着她高傲离去的背影,李侧妃差点被气个倒仰,这也太猖狂了,太不将她当回事了。

    “洛芷珩,早晚有一天我会给你好看!”李侧妃咬牙切齿的道,忽而怒指她的心腹大丫鬟道:“那个贱婢是怎么回事?为何会暴露?怎么会胡言乱语的!”

    大丫鬟吓得跪地求饶:“奴婢也不知道啊,这事情很怪异,那丫头以前看着是个可靠的啊,怎么就突然……”

    李侧妃让大丫鬟闭嘴,虽然这是她的院子,可她也不能太大意了。既然那个丫鬟已经死了,这件事情就先放下,但洛芷珩那里,她必定能够要给洛芷珩一个教训了!扫了一眼,李侧妃冷冷的道:“花开那丫头呢?”

    “奴婢不知。”大丫鬟摇头道。

    另一边的隐秘墙角,一样的位置,一样的洞口,花开快速的将一个纸条送出去,意外的是外面的接头人问了一句话:“那个丫头是你擅自动的?”

    花开一愣,知道这人说的是刚才被杖毙的那个丫鬟,便谨慎的回答:“是的,李侧妃看样子是有点要熄火了,我必须要给她和洛芷珩之间的矛盾加一把火才行,牺牲了一步主人的暗棋,但洛芷珩已经做了动作,这一次李侧妃必然不会在放过洛芷珩的。”

    “你做的好,主子有交代会在洛芷珩的嫁妆上做文章,你提前给李侧妃一点提醒,让她将目光放在洛芷珩的嫁妆上。”墙外的声音阴森森的道。

    花开目光一闪,低声回答:“好。”

    隐蔽的墙角没有人发现这一幕。

    怕那反土将。洛芷珩回到房间,还好穆云诃没事,但穆云诃的情绪不对劲,折腾一番就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洛芷珩的伙食一项是不好的,没有几个人将她当主子,但她也不在乎,这里的食物再不好,也比她当土匪的时候好。

    依然是让人将饭菜端到房间里来吃,但是这一次的饭菜却让洛芷珩食欲大开,她挥退了所有人,将饭菜都装好了送到穆云诃的面前。

    “本王能吃这些?”穆云诃挑眉,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一直以来洛芷珩都只是给他吃各种粥的。15409993

    洛芷珩满脸笑意的道:“能啊,今儿咱们庆祝一下,你知不知道我今天终于从李侧妃的手中将掌管、啊不,是保护你的权利给要过来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李侧妃不敢不给,而且先前李侧妃就理亏,我又搬出了王爷来,她就必须妥协了。以后,从今天开始,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往外赶人,在这个院子里说了算,把你的一切都打理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防止很多突发状况了,到时候我们在挑选一些可靠的仆人,让他们只忠心于我们,把我们的院子给装备的滴水不漏,让那群混蛋的毒手无法伸向你,你不开心么?”

    她又有点幻想着打败敌人后掌管小院子的期待,又觉得这日子还算有盼头,朝气勃勃的一个漂亮女娃娃,看着就让人心情好。

    穆云诃也放下了心理面那点自卑和压抑,笑着接过碗,可是他的手在接过饭碗的时候,竟然拿不住那个碗,碗落在床上,一屋子的饭香在穆云诃的鼻子前飘过,可他的脸上却没有了一点笑意。

    就……这么没用么?竟然已经无能到连一个碗都拿不住了么?

    心理瞬间弥漫了巨大的阴影,将穆云诃那点好心情击溃的无影无踪,他就像一个被光明抛弃的孩子,瞬间堕入了黑暗,永无止境的黑暗让他的眼睛也泯灭了之前的光彩,整个人都散发着阴冷的死气。

    洛芷珩也是一愣,但这一次她没有嘲讽或者打击穆云诃,而是默默的将饭菜收拾干净,又端来了她的那一份,没有在递给他,而是亲自用勺子装满了饭菜一大口,香喷喷的送到穆云诃唇边。

    而已经陷入了自厌自弃和自卑的穆云诃,洛芷珩此刻的动作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个巨大的羞辱!

    吃力的抬起手来,却只能将眼前的饭菜打落,他红着眼,用很凶残的目光瞪着洛芷珩,嘲讽的轻笑道:“可怜本王么?还是你其实在嘲笑本王是个废物?竟然连拿个碗的力气都没有?本王不需要你的同情和怜悯!给本王滚!”

    最后,穆云诃甚至低吼出来,破锣一般的嗓音嘶哑难听,似乎再大一点声音,他的嗓子就会因此而破碎掉,让人好悲伤。

    洛芷珩将被打开的手收回来,抿着唇瓣不言不语,却固执的再一次装满了香喷喷的饭菜一勺送到他唇边,水汪汪的大眼睛就那样直直的看着穆云诃愤怒的眼,平静而执拗。

    穆云诃的心理是自卑的,但同样他非常不想让洛芷珩看见他这么无能的样子,他知道自己此刻又多荒唐和无理取闹,但他就是见不得洛芷珩用一副我保护你,我照顾你的姿态在他眼前,明明他才是一个男人,明明他才是那个保护别人的人,而不是被人保护!

    还是被一个自己看不起的女子保护!

    简直是奇耻大辱!

    钻进牛角尖的穆云诃,同样执拗的可怕,他猩红着目光,眼底深处是不可触碰的因为疾病而酝酿的脆弱与卑微,嗬嗬粗喘着低吼:“本王让你滚,你没听见么!”

    “你吃饭,我就滚。”洛芷珩当然知道穆云诃在闹脾气,但她不会嘲笑此刻的他,一个男人就连身为男人的自尊都无法维护,丧失的何止是一点点的理智与颜面?恐怕还有那不可触碰的希望吧。

    她很有眼色,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去往合作伙伴的伤口上撒盐,她做不了那只能够帮助公兽舔舐伤口的母兽,但她可以做一个男人手上时候的红颜知己,不需要多言多语,只需要安安静静的陪伴,温柔的给予和倾听就好。

    “在可怜本王么?你看看,你费尽心机嫁给的竟然是一个连饭碗都拿不住的废物!洛芷珩,你到底为什么嫁给本王呢?你现在后悔了吗?后悔也完了!本王要是死,你就要陪葬!本王在无能,你也要忍受!这是你自找的!”穆云诃情绪十分脆弱,隐隐有崩溃的前兆,怒吼的声音一点点的增大,那撕裂般的声音来来回回的割拉着洛芷珩的耳膜,是心惊肉跳的狠戾与……悲伤。

    男人可悲的面子心理啊。

    洛芷珩心中感叹,目光却很温顺,伸出手也不怕死的落在穆云诃剧烈起伏的胸膛上,一下一下,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帮他顺气,她没有了以往的吵闹和嚣张,此刻竟真的像个大家闺秀一般温柔良善:“没有可怜,我都说过了,你要是不在了,我就任命了,到时候我就陪你一起去死,总归是要陪葬的。但我们不是说好了,不到最后一刻都不放弃么?”

    “穆云诃,你相信我,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一定不会放弃你,所以恳求你,也别放弃你自己好么?”

    她目光中带着谦卑的恳求,似乎她眼前不是一个无用的男人,而是她的天。她满心满眼的都在以这个男人为主,她清清楚楚的告诉这个男人,只有你活着,才有我洛芷珩,你若是现在就死了,我洛芷珩就给你陪葬!

    胸腔里所有的狂躁与卑微,似乎被她这样露骨的表白给镇/住了,穆云诃愣愣的看着洛芷珩,那张不大的小脸上格外的认真,竟让他觉得出奇的漂亮,脸上全都是信赖和祈求。竟然真的让穆云诃再也发不出来脾气。胸口的怒火就像泻了气似的荡然无存。

    他是被人需要的么?洛芷珩是在告诉他,他也是被人需要的存在么?

    穆云诃竟然呢喃出声,带着不可置信和惊疑不定的小心翼翼。洛芷珩听见了,那放在他胸腔上的手便落在了他汗湿苍白的脸颊上,用温润的手为他拂去他脸上的汗水,肯定的回答:“是,你是被需要的。洛芷珩需要你,因为没有你,洛芷珩也会死。王妃需要你,同样的,没有你王妃也不会活着。这个世上不管别人怎么样,可这两个女人却是因为你穆云诃存在,还活着,所以才能安安稳稳的活着,如果没有了你,我们可怎么办呢?”12EQh。

    “所以穆云诃,我们一起坚持下,这条绝境之路,只要我们坚持,就一定会走出未来。”洛芷珩的声音温软清润,却带着震撼人心的力量!

    穆云诃愣愣的看着她,眼中黑暗的死气一点点破碎,他闭上眼,再睁开,目光清明,还是那个城府极深,冷静智慧的穆云诃!

    但他此刻看着洛芷珩的眼神,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二更到,嘿嘿,求留言,求推荐票哈,群么么,今天一万字更新完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