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098 惊天盗窃案!震怒!
    穆云诃看着洛芷珩的目光亮的吓人,他的心中忽然出现了一句话:一个女人在男人的一生中会起到关键的作用!女人也同样很重要!

    一个好的女人,她可以在危难关头与自己的丈夫儿子乃至家族同进退,共生死,生死不离。殢殩獍晓一个好的女人,她能够在身边人绝望的时候给予希望,而不是给予打击。一个好的女人,她能够在许多重要的环境中体现出她的价值!

    而洛芷珩,这一刻在穆云诃的心中无疑就是一个好的女人。

    虽然她诡计多端,虽然她有时候很气人,虽然她偶尔会很难缠和嚣张,但是这个百变的女人此刻却无法掩藏她骨子里的智慧和高贵。

    如果刚才在他陷入自卑和崩溃中的时候,这个女人是害怕或者是嫌弃的表现,那么他穆云诃很可能就一辈子也走不出今天的阴影来。可是明明很不着调的洛芷珩,却在关键时刻变得稳重体贴,又温柔如知己一般,无疑将几乎走在自残边缘无法自拔的穆云诃给拉了回来!

    她又救了他一命!15242321

    虽然穆云诃的心中还是不喜欢洛芷珩,甚至对于洛芷珩那花花的过去感到厌恶,但不能否认他的心里对洛芷珩是有改观的。可他不能说,他有点了解洛芷珩的模式了,完全是没事了就可以大大咧咧嘻嘻哈哈,外加给点阳光就灿烂,他只有时刻保持阴沉的样子,或许才能时刻看见一本正经温温柔柔的洛芷珩。

    虽然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愿意看见现在这样的洛芷珩,但穆云诃是大家公子,自然也喜欢洛芷珩此刻表现出来的大家闺秀的样子,而不是痞子土匪一样的洛芷珩。

    “只要我们坚持,就一定能够有出路?”穆云诃似乎是不确信的呢喃了一句,可是看着她的目光却那么的犀利和急切。

    洛芷珩笑,目光坚定而勇敢:“是,只要我们坚持。你和我,我们两个坚持住,就一定能够战胜。”

    穆云诃阴霾的容颜终于渐渐拨开云雾,但却断断续续的咳嗽起来,他的身体并不像表面的那么好,身体还是会有痛觉,而且这两天发作的似乎更多了,因为不用梁神医给的药了,而以前的药物也都停下来了,穆云诃现在的身体是没有药物支撑的,不会变好,但也不一定就不会变坏了。

    洛芷珩连忙给穆云诃拍后背,半晌看他好点了,就拿来了清水给他喝。

    “好些了么?要不要吃饭?”因为已经吃了几天的稀粥了,洛芷珩觉得穆云诃现在吃饭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毕竟之前他不是不吃饭的。

    穆云诃点点头,脸色很苍白虚弱,但好在他已经从牛角尖里走出来了。这一次看着洛芷珩给他喂饭 ,穆云诃也没有了之前那么激烈的情绪,只是平静的张开嘴吞下,细细的咀嚼。满口的饭菜清香,他已经有多久没有感觉到调味料的味道了呢?

    时光仿佛都静谧在这一刻了,两个人好像是多年的夫妻一般,默契的不言不语,一个任劳任怨的喂饭,一个平静的吃饭,期间二人的目光甚至没有交汇过,但他们之间缭绕着的一种淡淡的温暖,却是多少年的夫妻也不见得有的。

    因为打翻了一碗饭,洛芷珩的饭又给了穆云诃吃,所以洛芷珩没得吃了,她也不能再要,不然会被人怀疑吃得太多有猫腻,于是洛芷珩只能饿着肚子等晚上在吃了。

    太阳落山之前,洛芷珩将院子里除了几个憨厚没势力的粗使婆子留下之外,就留了一个小喜子,其余的人全都赶出了穆云诃院子。她要一步步的将这个小院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有这样她才能更好的保护穆云诃。

    当然那几个被留下的人洛芷珩依然不能完全信任,她还宣布从今天开始,她的饭菜不需要王府供应,她要在穆云诃的院子里面开小灶,就用她的月钱来购买食物就好,不需要走王府的公中,而小王爷的药物也必须要在这个院子里面来煎熬,但小王爷一切所需还是要走公中的。

    一些列的动作东下来,雷厉风行,整个王府都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气氛中,王府的大总管李侧妃竟然出奇的静默没开口,而洛芷珩看似无法无天的举动,却偏偏让人挑不出一点错处。谁敢说王爷的决定是错的?谁敢在洛芷珩的眼皮子地下在撞枪口?今儿白天洛芷珩的杀鸡儆猴可是很有效果的。

    洛芷珩亲自监督,将那群乱七八糟不知道是哪方势力的丫鬟婆子赶出去,然后命令他奶娘和丫头带着剩余的几个婆子仔仔细细的检查空下来的房间,做了一次大清扫。洛芷珩这是在防备有什么有心之人留下什么不好的东西。

    倒还真让洛芷珩找到了许多东西,令人意外的很,竟然有人敢偷穆云诃东西,穆云诃常年也不怎么下地,更不怎么出外面去,在黑暗的房间里的他对于身外之物也么有什么过多的在乎。这可方便了那些别有心计的下人了,一个个的都敢偷到主子头上了。

    洛芷珩站在院子里冷笑,表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和讥讽,手中把玩着一尊小小的玉莲花,对那偷东西的丫鬟道:“胆子可真不小,说吧,还偷了什么东西?你最好给我说实话,要不然真的让我发现了什么的话,你在想说话可就没机会了。”

    穆云诃太弱,王妃太软,那么她洛芷珩就必须在一些事情面前按强硬起来,让人看怕才可以镇/住这王府里的妖魔鬼怪。如果真的有很多不要脸的人想来欺负他们的话,那她真不介意给人一种杀人不眨眼的感觉,最起码能够令人退避三舍。

    丫鬟吓得脸都白了,哆嗦着大喊冤枉:“奴婢就拿了这一个,真的在没有拿了啊。”

    其他人本来都快要离开了,偏偏出了这件事情,洛芷珩没理会这丫头,而是对小喜子道:“把门关上,既然发现了偷到的事情,那就要都弄清楚了再走,这个院子不是谁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走的。来的时候一身干净,走的时候倒是盆满钵满的了,哼,真当本王妃很好欺负么?”

    洛芷珩慢悠悠的坐在正方门前的石阶上,一身白衣出尘不染的样子,整个人轻松自在,一条腿竟然放在了第二节台阶上,把玩着那玉莲花的手就放在那条腿上,整个人看上去仿若要和谁把酒言欢,短话长说的姿态,明明是不成体统的样子,偏偏让她做出来就给人一种大气,自然,狂野的视觉冲击。

    火烈的日光下,她嗤笑着,忽然将那玉莲花落在了一旁的台阶上,声音冷锐:“今儿我就要让那胆敢戏耍欺瞒主子的奴/才知道,这道门进来容易出去难!”

    她现在什么身份?穆云诃的妻子,小王妃啊。穆云诃的东西那就理所当然是她的。可是眼前这群人竟然有人敢偷到她的东西。这简直就是在鲁班门前弄斧,关公面前耍大刀呢,不自量力!在她土匪姑奶奶的面前,想要打劫走她还没见过的她的东西,一个个的不找死呢么?她要让这群人真把东西带走了,她还有什么脸面面对土匪窝里的一众弟兄?

    那群堵在门口的仆人,前一刻还都不想走呢,这一刻却都头皮发麻,恨不得立刻就离开这个院子。不想离开是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各有主子,他们的任务就是来监视并且祸害穆云诃的。还有一方面还真就和宝贝有关。他们都知道,穆云诃的房间里从来不缺宝贝,而且总是有东西往这送来,王妃给的王爷赏的,而偏偏小王爷就是个蠢货,从来不将这些东西当宝贝,心里也是没数的,那怎么能不让这群本就没拿穆云诃当回事的人动歪心思?

    可以说,这里面的仆人除了那几个老实的,几乎没有手脚是干净的。

    洛芷珩目光犀利,扫过那群面色慌张的人脸,心中有数,对穆云诃的鄙夷就更浓了,这个二货,被人坑到什么地步了竟然还不知道?这群王八蛋都骑到他脖子上了啊,他竟然还无动于衷。

    洛芷珩只要一想到有数不尽的宝贝进入了这群混蛋的手中,她就气不顺。

    “还不快说!等着姑奶奶我那鞭子伺候你们呢?”忽然一嗓子,犀利又霸道,洛芷珩瞪圆了眼睛气势十足,吓得那群人一个个面色苍白。

    “给你们一个机会,现在你们只要主动说的,都拿了什么,在哪里拿得,然后将东西交出来,我就可以网开一面打你们一人十板子,然后卖掉你们。”洛芷珩然又轻声地开口,态度也不再急躁。

    她这话一出众人的脸色又是一变,看着洛芷珩的目光就带上了怒火和阴狠。她还以为她有多宽宏大度么?竟然想要将他们往死里整?仆人们一个个愤怒的看着洛芷珩,目光里也有鄙夷,似乎不相信洛芷珩真敢打他们,毕竟他们都是有其他主子的。

    但他们认为洛芷珩说的条件不好,正在心里骂洛芷珩的时候,只听她继续说道:“但唐如你们不识抬举的话,不肯主动,那我也不会和你们废话了,直接将你们全都交给官府,命令那官府将你们每人先各大三十大板,然后审讯,不管结果如何,只要你们有人偷了一件东西,那就必须被扣上盗贼的名头,然后获罪下狱,永生别想翻身。”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脸都不是人色了。

    云云家人儿。偏偏洛芷珩还一副笑米米的样子道:“你们可都想好了,我已经很仁慈了,机会只有一次,但你们要是不珍惜,或者觉得我没有能力将你们给下狱的话,你们就试试看啊。若真的被定罪的话,你们就一辈子都是奴隶了。”

    “现在互相指正的,只要你们将你们知道的谁偷了东西说出来,我立刻就可以赦免她的十大板子,但是知情不报的,你们就要为你们的包庇而付出代价,你们也应该知道,咱们王府里有一位公正廉明的李侧妃,只要我将那人交给李侧妃,李侧妃一定会给予最公正的裁决的。我记得,今儿早上李侧妃可就杖毙了一个人呢。”

    洛芷珩威逼利诱,态度强硬又拿出事实,就有人受不了的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那丫鬟年纪不大,哽咽的哭道:“奴婢全都说,奴婢就拿了小王爷房里的一对玉如意,是、是在小王爷大婚之日拿得,奴婢在什么也没有拿了,奴婢还看见那天王婆子拿了一尊金镶玉的灯盏,奴婢就知道这么多了,还请王妃饶命啊。”

    洛芷珩还没开口,那王婆子就尖锐的大骂起来:“你个小骚/蹄子,老娘平日里可没少照顾你吧,你竟然敢往老娘身上泼脏水?老娘今日活撕了你的皮!”那婆子就朝着小丫头扑了过去。

    洛芷珩蹙眉怒喝:“住手!像个什么样子?小喜子将人给我拉住,那个王婆子,将她掌嘴十下,太放肆了,你的眼中还有本王妃么?本王妃还没说话呢,你竟然就敢放肆了,谁给你的胆子!”

    小喜子带人上前来控制住王婆子,噼里啪啦左右开弓就是十个清脆的巴掌,打得王婆子哎哟哎哟直叫唤,可能也是被打极了,口中不服气的骂骂咧咧的道:“真当自己是个王妃了?不过就是个假冒顶替的冒牌货罢了,早晚是个被休的货色。”

    洛芷珩眯起了眼睛,还未开口,却听一直静默的房间里传出了穆云诃那沙哑的声音,有条不紊的却冰冷残酷:“这个人不用审了,她对小王妃出口不逊,直接杖毙,就在这院子里执行吧。”

    穆云诃再不济那也是名正言顺的小王爷,只要他不死,这个王府他就是男主人,仆人在心里敢嘀咕他,但表面上没有人敢不敬着他。所以他若开口说一句,比洛芷珩开口说一百句还有威力。

    而穆云诃现在开口了,字字句句竟然都是对洛芷珩太过明显和毫不掩饰的维护!

    众人大惊!

    洛芷珩真就是穆云诃想的那种人,给点阳光就灿烂啊。见穆云诃竟然帮着自己,维护自己,她立刻来了精神,那颐指气使的尽头意气风发的好像捡了一百两金子,更是嚣张跋扈的道:“听见了么?小王爷可也在听着呢,别以为你们做的事情小王爷就不知道了。”

    她知道穆云诃维护她,所以她很开心,她也不掩饰自己的喜悦,在这个古代里,能被个男人无条件的维护,坚定的站在她这一边,这无疑是一种福气。所以她更不能让穆云诃失望。人敬她一尺,她就愿意还人一丈。

    “小王爷饶命啊,奴婢是李侧妃派来伺候您饮食的人啊,看在奴婢伺候您这么长时间的份上……”王婆子求饶着。

    可穆云诃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人性,不容抗拒的再次传来:“立刻杖毙!”

    小喜子等人的脸色都有点苍白,这还是伺候了这么多年来,小王爷第一次做事情这么的坚决,以往的小王爷总是笑米米的温润样子,今日,小王爷竟然因为一个洛芷珩而要大开杀戒了么?

    到底是什么时候,这个不起眼的应该被人鄙夷和唾弃的洛芷珩,竟然被小王爷看重到如此地步了呢?

    众人不明白,但此刻也都噤若寒蝉。耳朵里充斥着的是王婆子的叫嚣,不一会就成了惨叫,还有板子打在血肉里,被捡起了可怕声响的声音,令人头皮发麻。

    一场抓贼,竟然引起了一场血案,但也因为这场血案,让所有心思各异的人都不敢在这个院子里猖狂了,他们也不敢在高傲的说他们是谁的人了,现在的情况是,不管他们是谁的人只要他们犯错,就有可能会死。

    直到王婆子死透了,板子才停下来,也没有人主动将她的尸体处理,大家都知道在等着洛芷珩的吩咐。

    裸照扫了一眼那尸体,而后说道:“再有人敢出言不敬的话,这就是下场。我再问一次,还有谁偷了什么东西?赶快承认你交出来的我可以放你们一马,不要以为小王爷对那些东西心里没有数,你们就想着可以侥幸的逃过一劫。”

    陆陆续续的还真有人交代了,并且有一部分的东西交了上来,交不上来的也都交代了去处,或者是卖了,或者是走关系送人了,更有好笑的是竟然还是送给了王府里的某些大丫鬟。

    “小喜子,小王爷的东西不都是你收着么?有什么东西你心里没数么?”洛芷珩话锋一转,直逼小喜子。这小子该不会也是什么人的人吧?不然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小喜子早就怕了洛芷珩,吓得一哆嗦就跪在了地上:“奴/才真的不知道,虽然也发现过有丢东西,但这种事情奴才怎么管?倒是有礼单在,每一项来路都记得清楚,这东西奴/才是保管仔细的,小王妃要看么?”

    洛芷珩眼睛一亮,连忙道:“快拿来,对了小王爷的库房在哪里?”

    “就在旁边那间房,平日里也不锁着,因为王妃和王爷总会时常的送来东西,奴/才要照顾小王爷,放下的心就回来,也不怎么管那边,哪知道会丢东西……”小喜子满脸懊恼和自责的回答,又拿来了礼单。

    看着礼单做的到仔细,洛芷珩又看了库房,里面东西倒是很多,心思一转,她决定道:“既然你们剩下的人不说,那就对账吧。小喜子你和奶娘还有丫头一起,帮忙和礼单对算,整理一番,以后也好有个数,现在更能查出到底都少了什么。”

    这可是一项很大的工程,因为那库房相当的大,就三个人恐怕要整理很长时间。洛芷珩就让人去找了王妃,告诉王妃事情经过,请王妃派忠诚可靠的人来帮忙。现在洛芷珩能求助的也就是王妃了。

    很快,胡妈妈带着人来了,立刻进行对账。

    库房里热火朝天的忙碌着,外面的人就都慌了神了。一个个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不知所措。洛芷珩就冷眼旁观的看着,早有人搬来了椅子给她坐,她就像一个铁血而冷酷的监工,将那群人盯的恐惧不已。

    太阳落山之前,终于将库房整理出来,而整理出来的数据洛芷珩相当满意,她笑米米的将新礼单收到了怀里放好,这些是穆云诃的东西,也是她的吧!好多好多宝贝呢,发财了!

    胡妈妈等人见洛芷珩露出那种猫一般舒服又窃喜的表情,不禁都觉得好可爱讨喜,但也奇怪,小王妃这是怎么了?怎么笑得像个偷腥的猫似的呢?

    可是当洛芷珩看见那份亏空丢失了物品的礼单的时候,她那张漂亮的小脸简直犹如狂风过境,阴雨绵绵。拿着礼单的手都有点颤抖。

    一千三百八十六,一千三百八十六件……

    竟然丢了这么!!

    洛芷珩的怒火简直掩藏不住了,这么多东西,就这么些人,平均下来一个人最少也得偷了六十件!这群人平日里什么也不敢专门偷东西的吧?而这群人交代上来的东西不过才少少的二十几件。

    谁也没有想到一件小小的玉莲花,竟然牵扯出来一件如此令人骇人听闻的偷窃事件!有哪家大户人家会被人偷成这样啊?这还是住家么?简直就是个贼窝吧!那些宝贝全买了,他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富甲一方的老爷了吧!这群吃了雄心豹子胆的混蛋!

    “你们好大的胆子!都是一群狼心狗肺啊,竟然敢如此大胆!谁给你们的胆子?啊!谁给你们的胆子!!”洛芷珩啪地一声拍下礼单,猛地站起来指着那群人,脸都气白了。

    “小喜子!立刻禀报王妃去,请王妃派人去将官差请来,那些东西能追回来的就追,追不回来也不要紧了,这群人一个也不准放过,全都关进大牢等候审判吧!他们不是骨头硬嘴巴硬么?那就让他们不用再说了,都去衙门里和官老爷的大板子对话吧!”洛芷珩是气急了,当真是威严凌厉。

    一些话将一群人震慑的血液凝固,惊恐不已。

    洛芷珩心疼啊,那么多东西,礼单里面几乎都是小巧精致的物件,还有许多标明了价值,用价值连城来形容都不为过。她是个土匪,是打劫,也打劫过好东西,但她从来不偷,她是明抢。她被逼无奈做土匪,但他们从来不伤人性命,他们只打劫那些来路不正的心术不正的坏人的东西。他们甚至自己吃饱了还会去接济那些受苦的百姓。

    但是这群人是什么?他们明明吃着穆云诃的,用着穆云诃的,虽然他们是下人,但他们签了卖身契甘愿做下人,那是他们的选择。但他们竟然如此的欺人太甚!偷到了穆云诃的头上不说,还将穆云诃的地方当成是金库了么?随便他们肆意偷盗?偏偏偷完了还大言不惭堂而皇之的继续留在穆云诃身边。

    他们这是不要脸,是无耻!他们根本就不尊重穆云诃,不将穆云诃放在眼中,甚至他们可能还会觉得偷来的那些东西是他们应得的吧?这样的人还怎么能留?简直是一群祸害!如果有一天他们觉得她和穆云诃碍事了,会不会在将他们给杀了?11XdT。

    胆子大的很嘛!

    对于这样的人,洛芷珩是决不手软的!必须严惩不贷!

    “小王妃饶命,奴婢说……”一群人跪在地上,这是知道事情隐藏不住了,就想说了。他们只顾着偷东西有钱花开心了,却忘记了他们是只是奴/才,偷主子的东西是可以被活活打死的。他们不知道自己偷了多少,但他们常年的偷,时间长不偷都会难受,此刻却害怕起来,为时已晚。

    “现在想说了?晚了!我不会再听你们的废话了,那点子东西我们小王爷和穆王府还真不看在眼中,但你们必须为你们的行为更为而付出代价!小喜子传我的话下去,这件事情不必隐瞒,丢了多少东西都让他们知道知道,而这群人的下场也要让他们知道。这王府还真是无法无天了呢,主子像奴/才,奴/才反而像主子了!”

    “还有那具尸体,一起交给官府,就告诉官老爷,这件事情他要是不给我查个水落石出,我洛芷珩就亲自上门,砸了他的官府!”洛芷珩撂下狠话,抓起礼单拂袖回房。

    砰地一声关上房门,门外哭声哀求声一片,求无人怜悯他们,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别人的东西再好,那也不是你的,你偷偷摸摸的占为己有,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无人察觉,却不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欠人家的迟早要还的!

    而洛芷珩,只是做了一个女主人该做的。

    穆云诃院子里发生的一切都没有隐瞒,也瞒不住,于是短短的时间内,整个王府都被这个惊天盗窃案震惊了,王府内外均是一片死一般的沉默。

    而这件事情也很快的传到了外面,同样是震惊朝野!就连穆王府都有这样惊人的龌龊事了,那么别的富贵人家呢?虽然穆云诃的状况是特殊原因,但其他人家难道就没有特殊原因了么?

    洛芷珩不知道,她这一番雷霆动作,将整个穆王朝上京城都给震动了,不知道多少达官贵人的后院都随之进行了大/清洗,而结果,简直令人发指!几乎每一户人家都有东西丢失,甚至有一位老大人的官印也丢了!

    皇帝也知道了这件事情,震怒不已,当机立断的修改了律法,在其中加上一条约束下人的,立法很严酷,下人若敢再行偷窃,不论原因一律斩下双手,发配边疆去充当人形牛车,子孙后代永世不得入仕途都为贱民!

    而发现并发起了这一事情的洛芷珩,很快的接到了圣旨!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哈,求留言,求推荐票,嗷嗷嗷,亲爱么快回来吧,画纱想你们,么么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