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02 同床共枕之纯情男的美妙折磨之夜!

悍妇,本王饿了! 102 同床共枕之纯情男的美妙折磨之夜!

    洛芷珩有多执着,从她一直举在眼前的小手指就能看出来。殢殩獍晓她眼巴巴的看着穆云诃,就是为了打勾勾这种幼稚的举动。穆云诃心头翻滚着一种名叫压抑的怒火的东西,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将这股怒火压抑着,爆/发出来就好了,像以前一样,将这个狡猾的女人踹下床去,冷漠对待。

    但只要一想到今日皇上那明显的已有所指的举动,穆云诃就压制不住的绝对对不起洛芷珩。于是只能忍耐。他在心里大声的安慰自己,这是他迫不得已的忍耐!绝对没有其他。

    但他还是不愿意和洛芷珩有过多的接触,更不喜欢洛芷珩这种过于幼稚的举动。他闭上眼睛,掩藏住内心因为这具热乎乎香喷喷的身子带来的躁动和莫名不安。

    洛芷珩却格外执着,她又靠近了穆云诃一点,胸口几乎碰到了穆云诃的手臂,神经粗大的她完全没有发现穆云诃那一刹那的僵硬,仿若木乃伊。她软软的笑道:“小王爷大人,求你了,就和我打勾勾呗,这样人家才有安全感嘛。都说打勾勾之后就要说话算话的,这是承诺。”

    洛芷珩承认她是个坏女人,看着穆云诃因为她的靠近而轻颤的睫毛,她就满心的揶揄,看着穆云诃紧张和不喜欢她这样,她就越想要这样做,似乎穆云诃越是不喜欢她这样做,她就越要和他对着来,心底里她是有一种肯定的,这个男人虽然平日里冰山一样,但他是个有担当的男人,虽然不善言辞,但他绝不是那种会因为生气而打女人的男人。

    既然如此,他又如此孱弱,她还怕什么呢?调戏无罪的!

    眼巴巴的看着一个大美男在自己身边,以前当土匪的日子总是鸡飞狗跳,身边除了大老爷们就是汉子,要不就是一个个五大三粗的兄弟,就算打劫来的官宦子弟除了细皮嫩肉一点,也没有穆云诃这么俊美勾人的。

    恩,用那位留洋回来的假洋人的话怎么说来着?对,她也是个内心成熟的对美丽和爱情有欲/望的萝莉!

    穆云诃被她软绵绵的声音,热乎乎的气息弄得心理面也窜起了以火苗,但那不是其他带有色彩的火苗,而是怒火!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这死丫头竟然又在这发/情么?她是不是又要将她那对大其他男人的招数用在他身上?还是说她正在用色迷迷的看别的男人的目光看他?她又要像那天晚上一样对待他了么?15252643

    真是受不了!穆云诃全身冷冰冰的,只觉得鸡皮疙瘩抖起来了。他霍地睁开了眼睛,微微侧头看着她,暗夜中他双眼明亮的吓人又幽冷:“你要是不想睡觉就滚下去,别让本王再让人来将你送出去。”

    洛芷珩嘟嘴,这男人就这一点不可爱,一点不知道取乐和玩笑么。不过她还是坚持着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将小手指递到他眼前,继续讨好的笑道:“打勾勾嘛,打了勾勾就都要说话算话了,这可是你主动开口让我上床上来的,以后你也不能因为各种理由让我在从床上滚下去,不然你就是小人,因为小人说谎话!”

    眼看着穆云诃的眼底蹿火了,洛芷珩连忙又话锋一转,可怜巴巴的讨好道:“求求你了,就给我一点心理上安慰的保障吧好不好?”

    她软绵绵的声音太过于甜腻,听的穆云诃只觉得头皮发麻,声音都好像尸体一般的绷紧了:“你闹够了没有?不相信本王的话就直接滚下去。”

    “我不是闹,我是在求你,小王爷一言九鼎,那在给我这柔弱无力的小女子多一点保证难道都不可以么?”她说着就泫然欲泣了,眼睛里亮晶晶的,黑暗也阻挡不了她一脸萌像。

    她柔弱无力?还小女子?她就是个强盗!穆云诃彻底被睁眼说瞎话的洛芷珩打败,只希望快点应付过去这个不要脸的死丫头。于是僵硬的伸出手,敷衍的想在她的手指上碰一下就好,哪知道洛芷珩见好就上,一下子就用柔若无骨的小手指勾住了穆云诃的手指,紧接着柔嫩的手指整个缠着穆云诃手指半圈。

    一瞬间,穆云诃只觉得手指上缠绕的柔软仿若直达心底,就连心坎间似乎也被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给缠住了,想解脱,却找不到方法。

    他眸色暗沉,恼怒的瞪着她,夜晚那盏幽幽的烛灯有薄弱的光辉照在洛芷珩的小脸上,她笑得仿若胜利的将军般,猖狂,骄傲。穆云诃却忽然没有了呵斥她鄙视她的心情,就连僵硬的嘴角似乎都在这一刻莫名的柔和下来。

    “打勾勾了,从今天开始我就可以名正言顺正大光明的睡在这张床上了。要说话算话哦。”洛芷珩心愿达成,认为这场经历了许多天的战斗,终于以她的胜利而告终,她志得意满,整个人神采奕奕。

    芷芷股己来。那即将抽回来的小手忽然被穆云诃骨节分明的手指勾住,她诧异抬头,大眼睛里有请你关系的疑惑。却见穆云诃忽然勾唇一笑,笑容里是莫测的思量于心机,看得洛芷珩心肝一缠。

    “只你将条件了可不行,本王也不放心你这个狡猾的小狐狸,你说话本王也不信。既然要打勾,那你也答应本王一条,以后在这床上睡觉可以,但必须和本王保持一人宽的距离,不准随意触碰本王,要是再有之前那种放肆的举动,你也别让本王开口了,本王给你留个脸,你自己利落的滚蛋,怎么样?”

    穆云诃虽然没被世俗这个大染缸给染黑,但他骨子里就是黑的,论心机,出身豪门世家,经历着步步惊心天天算计的穆云诃,科比洛芷珩厉害的不止一层两层。和他斗,洛芷珩你还太嫩了。

    洛芷珩就是一愣,而后故作为难的咬唇,表现出一种似乎非常垂涎穆云诃的姿态,那小眼神简直勾死人,但她这样做只是为了要恶心穆云诃,让穆云诃担忧他那该死的清白而睡不着觉。她心里很生气,姑奶奶费尽心力的上床来,不是为了调戏你啊大少爷,姑奶奶久违了能睡觉安稳一点不遭罪啊,你也太把你的美色当回事了。

    “不答应?那就立刻滚下去。”穆云诃被洛芷珩那色迷迷又留恋不舍的目光,看得心惊胆战,他已经非常后悔了,怎么就一时大意,将这个女人招到床上来了?他这就是引狼入室啊。

    洛芷珩却一眯眼睛,咬咬牙道:“好,我答应你!我们中间放一个大枕头吧,我绝对不会跑到你那边去的。”

    于是在穆云诃万般无奈和诡异的目光中,洛芷珩好像被人遗弃的小狗一般,小可怜的蜷缩着身体,小小的一团在床最里面,整张大床多了她反而没什么窄小感,倒是穆云诃手边那个大靠枕,反而给他一种碍眼的错觉。

    穆云诃心里告诉自己,别理会她,她一定又在装可怜了,不能在被她欺骗了。穆云诃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的也不能安稳入睡,等他终于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些很沉重的感觉,压得他快要喘不上来气了,穆云诃觉得自己快死了。

    艰难的睁开眼,眼前放大的就是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那满头乌亮的长发仿若上等的绸缎一般铺落在软枕和他的脖子肩膀上,瘙痒着他的心。

    穆云诃嘴角抽搐,这女人竟然像一只大狗一样整个人都骑到了他的身上,小脑袋枕在他的胸口,一手还搭在他的腰上,两条腿几乎都落在他的腿上,穆云诃几乎吐出血,怪不得感觉这么重呢,原来是这死丫头压着他。

    明明看上去没有几两肉的,怎么会这么死沉死沉的?

    他调整着呼吸,一边不客气的拍着她的脸颊,但她就是不清醒,还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穆云诃一推她,她不仅不动弹,反而还用小脑袋在他西哦那个口上蹭来蹭去的,蹭开了他丝绸的亵衣,那张娇嫩的小脸瞬间贴在了穆云诃赤/裸的胸口上。

    “唔!”陌生的触感,来的又突然又放肆,穆云诃忍不住的因为那触感而全身一个激灵,低哼一声。他睁开眼,眼底有些湿润还有些怒气,用尽力气也推不开这个死丫头,最后他发狠了,一手掐在了洛芷珩的脸蛋上,微微用力,那柔嫩的小脸蛋就被他辣手摧花的捏出了坑。

    “嗯嗯疼!”洛芷珩迷迷糊糊的哼哼着,小手用力的拍下了脸上带来疼痛的东西,然后整个人一拱身子,小屁股撅在床里面,身子倒是都从穆云诃的身上离开了,但那颗小脑袋却一直在他的胸口,小脸还自动的攥紧了穆云诃的衣服里。

    姿势暧昧,气氛朦胧。

    穆云诃哭笑不得,也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嘲笑她了,竟然被掐了还能继续睡。可过了一会他就笑不出来了,洛芷珩均匀的呼吸灼热的喷洒在他的肌肤上,带来的是一种模拟过剩的燥热感,穆云诃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只觉得胸口里似乎有一股火从那出发,蔓延全身,最后全身都是一种快憋死了的感觉,他找不到宣泄口,全身紧绷,难受的脸都发红。

    该死的!究竟是怎么回事?好奇怪的感觉。为什么洛芷珩的呼吸和触碰会让他这么难耐?心理面痒痒的,全身都憋得发疼的感觉,可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他不会是又患了其他的什么疾病了吧?

    穆云诃那张俊美的脸变幻莫测,越想心越没底,他觉得自己有点受不了了,就轻轻的喊洛芷珩,可是话一出口,穆云诃就惊呆了,那低沉的沙哑的声音里带着某种从未有过的粗喘,吓得穆云诃已经自己的声音也出问题了。

    “洛芷珩!死丫头你赶快给我起来!”他惊心的叫,也有些控制不住声音的急促。

    洛芷珩终于从舒服的睡眠中迷糊着醒来了,但依然是睡意朦胧,她完全没看清眼前的状况,以为穆云诃还在生气不肯睡觉,便小手胡乱的轻拍着他的身体,口中软软的呢喃着:“睡啊好好睡,姐姐最喜欢你了,拍拍就快睡吧……”

    她拍的熟练,又轻柔又呵护的样子,只因为她将穆云诃当成是他们土匪窝里那个刚两三岁的小地弟了。

    “你……唔!”穆云诃怒不可遏,可也不知道洛芷珩那手是拍在哪里了,他所有的怒火全都聚集在那一点上了,一身火气瞬间成了毫无攻击力的舒服的叹息,轻吟一声,他的脸上一阵红一阵青的,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仿若见鬼。

    真的感觉见鬼了啊,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啊?穆云诃浑身都哆嗦起来,随着洛芷珩那无疑是的胡乱落下的轻柔小手,拍在哪里,穆云诃就觉得哪里舒服的快要窒息了,她依然在胡乱的轻拍着他,柔软的声音里竟然有种宠溺的疼爱感,在加上她的动作,穆云诃渐渐的哆嗦起来,身体不受控制的想要她更多的触碰和柔软的呢喃。

    她的手在他的身上似乎有神奇的魔力,能够点燃他身上的火焰,将他身体里那种莫名而来的憋闷和胀痛感给缓解一般,穆云诃的感官在这一刻竟然是前所未有的高度集中和敏感,他瞪大了眼睛,眼中是一片扭曲的块感和耻辱的自厌。

    他竟然堕落成这副样子了么?竟然因为洛芷珩的触碰而感到快乐和舒服?这该死的究竟是怎么了?他到底生了什么病?天知道穆云诃又多想推开这个邪恶的仿若女巫的洛芷珩,可是他又该死的贪恋着她带来的这种奇怪的美妙感,穆云诃陷入了易中天人交战中,直到……

    直到洛芷珩再次渐渐熟睡,那就连轻轻抬起的手和梦呓般的呢喃消失不见,穆云诃才猛然从天人交战中走出来,那一刻,他并不知道他是满眼火光的瞪着洛芷珩的,只因为穆云诃并不知道这叫欲/火,也不知道这种火只有被称作是水的女人可以解,所以他只能满眼不痛快又不甘的瞪着洛芷珩睡的甜香的小脸,却束手无策。

    穆云诃在这个晚上第一次体会了人间的极乐,可偏偏这个极乐是洛芷珩这个二货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予的,她稀里糊涂的调戏了穆云诃,把穆云诃弄得不上不下,完全不得要领和舒缓,只能挺尸似的僵硬了一整夜。

    可是穆云诃没有在推开洛芷珩,因为洛芷珩的呼吸和肌肤的触碰,都让他在得不到大缓解的情况下有种小痛块感,他很恨的想,这个女人果然是个怪物,就连呼吸和肌肤都能让人有种要崩溃的块感与折磨,必须远离她!

    在情/事上干干净净洁白无瑕的穆云诃,就连他的母亲也从未找人教导过他这些,只因为家人都知道,穆云诃的身体太差了,只能安安静静的养着,哪里还敢交给他那么耗费体力和精力的情/爱?甚至王妃还很害怕穆云诃品尝了情/事之后,会不可自拔的沦陷进去,那她这个儿子恐怕不是死在疾病了,而是死在了女人的肚皮上。所以王妃在这方面的事情上对穆云诃的保护那绝对是严密的,以至于穆云诃懂得很多,偏偏不懂得今晚的快乐叫做情爱。

    一觉到天亮,洛芷珩精神饱满的睡到自然醒,一夜无梦,她好久没有睡的这么舒服了,又软又大的床,她可以随便的打滚翻身都不怕,好吧,洛芷珩的睡相其实是不佳的,她自由惯了,土匪窝里没有床只有炕,她一个人一个炕,上面铺满了柔软的被褥,霸道惯了的人,睡相是满炕打滚的,来到这个古代她没有一个好觉的时候,时刻警惕千万别掉地上去才好。

    今天,终于满足了!

    搂着怀里的抱枕用力的蹭了蹭,她好开心的笑弯了嘴角,朦朦胧胧的刚要睁开眼,忽然听到头顶上传来了一声类似痛苦的闷哼声,沙哑无力的很。

    洛芷珩一个激灵,脑子里一瞬间犀利起来,整个人好像弹簧一般的跳了起来,目光凌厉的看向发声源,当她接收到穆云诃那充满了冰冷暴怒的目光的时候,她一愣,摸摸下巴,她怎么感觉从穆云诃的眼中看见了控诉和哀怨的情绪了呢?那湿润的眸子,简直漂亮死了啊。

    “就凭你的睡相,本王都应该让人把你拉出去砍了!”咬牙切齿的声音,在穆云诃沙哑的嗓音里流出来,他的表情甚至有些狰狞,似乎比以前更加的厌恶洛芷珩了。

    洛芷珩心口一哆嗦,连忙收起了凌厉的目光和满身的刺,好像软软的猫咪一般的软了气势,乖顺的爬到穆云诃身边,可她还没到呢,穆云诃反而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瞬间炸毛的怒道:“别过来!”

    “呃!”洛芷珩爬行的动作僵住,看穆云诃瞪大了的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好像是类似于惊恐的表情,等她在想看清的时候,穆云诃已经恢复了那高高在上冰山美人的样子,洛芷珩摇摇头,一定是她看错了,这男人内心强大的很,怎么会惧怕她?

    偷瞄了一眼那被她踹飞了的阻挡靠枕,再看穆云诃衣袖上的口水,洛芷珩头皮发麻,暗骂自己蠢,但却用很无辜纯白的兔子模样可怜兮兮的哀求道:“我、我刚才抱着的是你的胳膊?对不起,实在是床太舒服了,所以我才会打破了规矩的,你不要生气,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今天晚上睡觉一定会改正过来的,拜托了,小诃诃!”

    穆云诃对天发誓,他现在要是有力气的话,一定将洛芷珩这个变脸小狐狸给一脚踹下去很恨的践/踏,太邪恶了这个女人!让他全身难受不说,醒来了竟然还一副受委屈的表情。她睡的满身舒服,他却浑身僵硬。

    “你已经没机会了,昨晚可是你自己死活要打勾勾的,滚下去,立刻!”穆云诃难得的铁血一把,态度极其坚决,他实在是害怕今晚再来一次昨晚那种浑身着火,却不得宣泄的感觉,直觉告诉他,他的身体实在是在也经历不起再一次的那美妙的折磨了。

    洛芷珩的眼泪一下子就盈满了眼眶,她不顾一切的爬到了穆云诃的身边,不理会穆云诃嫌弃又冰冷的目光,可怜兮兮的摇晃着他的手臂期期艾艾的哭道:“你是最善良的小诃诃了,你忍心看着你可爱漂亮又娇弱的小媳妇睡在冷冰冰的软榻上么?你一定不会舍得我离你而去的是不是?”

    穆云诃的脸色一阵惨白,实在是被洛芷珩那惨绝人寰的自夸给恶心到了,更忍无可忍的是他的手臂……

    实在忍不住了啊!穆云诃心里平息了一下怒火,才没让自己怒吼出来,而是哆嗦着切齿道:“别摇了,手、手木了!”

    洛芷珩一下子停住手,木了?再看穆云诃那要杀人的表情,和无法抵赖的袖子上的口水证据,洛芷珩郁闷了。这一定又是她的杰作了。她该不会是枕着这个男人的手臂一晚上,把人给枕木了吧?要真是这样的话,那穆云诃也是二,怎么就不知道把她给推开呢?

    洛芷珩心里鄙夷穆云诃,表情却心痛万分的样子,小心翼翼的给他揉捏,还委屈的道:“都是我不好,睡着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可是你也是,不要因为心疼我就不喊醒我啊,大不了你把我推到一边就好了,何必自己受委屈呢,你要知道,看着你难过我更是心如刀绞。”

    好情深深的话语,可穆云诃听了之后只觉得心都麻木了。这女人还可以更不要脸一点么?怎么什么话都敢往外冒?她孩子的礼仪廉耻四个大字怎么写么?更何况……

    穆云诃的脸微微侧开不看她,他的脸色微微泛红,有些不自在的样子,昨晚没有推开她,实在是因为自己心里的私欲在作祟,可这让他怎么说出来?那么丑陋和恶心的自己,竟然会很期待这个女孩的触碰和呼吸不愿意她离开,要是让洛芷珩知道了,不是给她嘲笑死,就是让她厌恶害怕吧。

    穆云诃陷入了一种淡淡的忧伤和自我厌弃中,他觉得自己简直太龌龊了,不管对方是谁,他都不应该对女子有不抗拒的想法。

    “好点了么?”洛芷珩揉的手都快酸掉了,但穆云诃好像留洋归来那人带的画册上的思想者似的,陷入了什么沉思中,她只能讨好的开口。

    “恩。”也奇怪,穆云诃一想到昨晚是他自己太龌龊了,因为强烈的自尊心和对洛芷珩的不好意思,反而不知道怎么面对洛芷珩了,只是淡淡的哼了一声,倒也没再继续挣扎。

    “那就好,昨晚对不起了啊,我真不是故意的,今天一定会注意保持距离的,我先去让他们送热水进来给你洗洗啊。”说完她就弯腰站起来,在迈过穆云诃腿的时候,不小心光裸的玉足触碰到了穆云诃同样掀起了裤腿的小腿。

    “哼!”穆云诃一个没忍住的哼了出来,声音压抑而沙哑。他的脸色也一瞬间的紧绷起来,满眼的慌乱被更大的冰冷给笼罩。

    洛芷珩奇怪的侧头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穆云诃呼吸有些不规则的起伏,费力的将身子转向里面,硬邦邦的道:“没事。”

    等洛芷珩离开,穆云诃才终于输了口气,但眼角眉梢却已经布满了惊慌和纠结,竟然因为她的一个触碰而没忍住,可是真的很舒服,痒痒的的感觉,她的脚,竟然那么滑嫩……

    不能再想了,该死的!穆云诃你做梦这样龌龊?穆云诃很恨的闭上眼,可他的耳朵上却泛起了淡淡粉色,还有烫人的温热。

    洛芷珩很快的收拾好了自己,然后来给穆云诃擦洗,可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穆云诃,就听他冷冰冰的说道:“让小喜子来,今天不用你伺候。”

    穆云诃背对着洛芷珩,表情有点扭曲和不可置信,他明明是想说‘你可以滚了,以后也不用你伺候了’,可是怎么一开口,反而成了这样?他竟然没有明确的回绝洛芷珩,他这是……还期待以后洛芷珩来伺候他?

    洛芷珩只是愣了一下,她已经渐渐的习惯了穆云诃阴晴不定喜怒无常了,所以很没负担的将帕子交给了小喜子,自己乐得清闲的在旁边喝水。不过穆云诃不满找茬的声音渐渐传来,不是嫌弃小喜子力气过猛了,就是说小喜子没吃饱饭一点力气没有,总之,小王爷今儿心情不佳,切记远离!11ZUn。

    小喜子一脸苦巴巴的伺候,洛芷珩看热闹正来劲呢,却听外面忽然传来了丫头愤怒的大吼:“你们胡说!那些嫁妆就应该是我家小姐的,洛凝霜怎么可能拥有我家小姐的东西?那是将军给我小姐的!谁也别想抢走!”

    “哟,你们主子都已经嫁进来了,既然身份转换了,那东西自然也要转换,眼看着那么多好东西,就都要进入人家二姑娘的手中了呢。人家这才是独享了鱼和熊掌呢。”一把略显讽刺的尖锐声音幽幽响起。

    洛芷珩眯起了眼,放下茶杯,撸下袖子,一手拎着一把椅子迈出房门,砰地一声将椅子落下,泰然坐下,静静的看着院门口剑拔弩张的几人!

    一更到了,今儿还有一更哈,抱歉今天上午停电了,所以晚了,画纱努力,很快就二更哈,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哦,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