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03 淡定自若看场戏!
    也许是那声响声太突兀了,立刻引起了门口那几个人的主意。殢殩獍晓

    丫头一看见洛芷珩坐在那里,眼圈立刻就红了,孩子似的快速跑到洛芷珩的面前,拉着她的手想要将洛芷珩拽起来,还焦急的喊道:“小姐快点,咱们去抢回来您的嫁妆,那些都是将军为您准备的,将军以前就说过的,那都是夫人留下的遗物,都要给您的,不能让那个丧门星拿走,她不配!”

    洛芷珩很诧异,一直憨厚的丫头竟然会说出这么激烈极端的话,但她没有立刻开口,不了解前因后果就开口的人绝对算不上聪明人。而且院门口那几个人看穿着就不是王府的人,巍峨和又能进来王府?

    洛芷珩正在打量他们,没想到那三个婆子竟然已经‘窃窃私语’的议论上了,不巧,他们那‘小小的声音’刚刚好被洛芷珩听个正着。

    一个婆子说:“嘿!你们看见了吧,这丫头可是洛大小姐的丫鬟,从小到大相当贴心了,你们看她说话就知道,洛大小姐和他们家二姑娘是不合的,竟然感说主子是丧门星,这丫头不是疯了,就是洛大小姐给惯的。”

    另一人立刻接话道:“就是,你们都应该听说过吧,曾经的洛二姑娘可是被这洛大小姐给欺负惨了呢,就连这王府的好亲事当姐姐的都要来抢,啧啧,洛家什么家教啊?这样的女人也配当王妃?”

    第三人连忙维护道:“哎哟,你可别一杆子打死一群人。洛大小姐是怎么样的咱们不说,可那洛二姑娘那可真是仙人心肠的,心慈面善,经常用自己的体己钱开粥铺接济穷人呢,而且听说啊,就算这洛大小姐将二姑娘欺负的让人痛恨了,二姑娘依然维护洛大小姐,那样的心胸,只怕这天下间都是少有的了。”15252643

    “是了是了,我还听说啊,洛二姑娘之前被洛大小姐给打成重伤,这才一直没有出来,就连过几天举办的一年一度的才艺打擂,二姑娘都拒绝了邀请帖子,一定是因为那一身的伤而无缘参加了呢。真是太可惜了,要不是二姑娘今年身上有伤,那今年咱们穆王朝的才女第一名必定还是洛二姑娘啊!这二姑娘可是从小到大一直蝉联第一才人的美名呢。”

    “可不么,二姑娘又漂亮又聪明,文舞全才,这般透秀之人,可惜生在了那样的家庭中,也不知道谁才是丧门星,除了惹火看男人,她还能干嘛?把个好好的二姑娘个祸害的哦。镀了,二姑娘一拱是蝉联了几届的第一才人的美名来着?”这人困惑的反问。

    “是九届!”那开口讽刺丫头的婆子讥讽的看了洛芷珩一眼,而后微微提高了声音道:“如果这一届二姑娘也能参加的话,那必定是十届蝉联了,那该是多大的荣耀啊,第一才女名副其实!可惜了,因为自己的亲姐姐而断送了这样的好机会和成绩。”

    另一人也叹息,而后感叹着道:“不过也算是老天有眼,二姑娘虽然失去了这门亲是,但老天竟然让二姑娘躲过了这场浩劫……”说道这她停顿了一下,这场浩劫自然是指穆云诃活不过二十岁的灾难,言外之意就是说洛凝霜命好,在关键时刻虽然被害,但是竟然可以不用守活寡了。

    众人能听到这话的人,脸色都跟着变了。这也太猖狂了,哪来的三个疯子?竟然敢在小王爷的院子前就说这样放肆的话?再说了,他们这不是在暗讽那个命不好的,其实应该是洛芷珩么?

    是啊,明明洛芷珩可以安安稳稳的等着找个好人家嫁人的,偏偏因为任性而迈入了坟墓,这坟墓现在只是一只脚在里面,再过些日子,就是整个人躺在里面了。谁的命不好,一目了然!

    院子里的仆人很气愤,但他们不敢开口,因为洛芷珩就在那里坐着,这一刻所有人都会偷偷的打量洛芷珩几眼,就怕洛芷珩忽然暴怒发难,免得遭殃。11ZUn。

    可是洛芷珩的表情却让众人惊呆了。她竟然坐在那里还一脚踩在座椅上,手杵在膝盖上托着下巴,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一脸聚精会神的样子好像在听什么非常有趣生动的戏剧,而不是在听这群人在这里埋汰她。

    她这反映太诡异了,竟然一点都不生气的样子,这和传说中引起能够不断好色凶残的洛芷珩完全不符啊。那三个婆子心里忽然就没底了,对这样笑米米无法看出情绪的洛芷珩,反而有些忌惮。

    可再害怕也要继续下去,不然他们两边都不得好死,于是之前那第一个婆子便感叹道:“也是这个理,老天有眼,虽然二姑娘吃亏了,但是那嫁妆却应该全是二姑娘的了。大小姐抢了人家的因缘,顶替人家嫁入了王府,那自然就要接受二姑娘的嫁妆,至于大小姐的嫁妆嘛,那当然就理所当然的归二姑娘所有了。”

    说道这里,几个人似乎才议论完似的,纷纷站直了身体,好像没事人似的对洛芷珩讨好的笑道:“哟,大小姐早啊,咱们在这给您请安了。”

    洛芷珩笑米米的看着他们,还很亲切的摆摆手道:“请安就不必了,把你们知道的事情都给我说说吧,太好听了,我这辈子就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笑话呢,快,继续啊,别听下来,不然的话,喜怒无常的我可是要生气的。”

    那三个人的脸就一僵,完全不知道要怎么接洛芷珩的话。洛芷珩的态度和反映,完全不在那二位交代给他们的所有反映里面啊,这算怎么回事?

    一直被洛芷珩拉住一只手的丫头此刻再也忍不住的红了眼圈,大吼道:“你们别胡说八道!那个女人才不好,一点都不好,她是个坏人,是她在害我家大小姐!”

    那三个婆子眼睛里可一亮,洛芷珩不接招,这还有个没心眼的丫头呢,刚好拿来让他们拉下套:“嗤!丫头你能别说笑话么?咱们这穆王朝里谁不知道洛家这一对姐妹花呢?你大白天的说瞎话,当心半夜遇到鬼啊。”

    其他几人便大笑起来,洛芷珩也跟着大笑起来:“说的太好了。来人啊,请这几位婆子到咱们屋子里坐一坐,一大早上的就来了,还在这给本王妃讲了半天的评书,听的本王妃真是通体舒坦啊,不好好招待几位一下,我怎么对得起你们今日的笑话?”

    她站起来,纤细的手臂在初升的日光下一挥,竟也有率领千军万马的风采气势,看的人愣在当场,竟一时无法反映。

    丫头几乎是立刻就尖叫着扑了上去,那三个婆子甚至来不及跑,就被丫头给按住了两个,另一个想跑,也被看门的两个壮实婆子给制住了。

    洛芷珩站在石阶上,声音欢快温柔:“轻点轻点,可别将她们给碰坏了,不然到时候有人管我要,我上哪里去给人找这么嘴贱又下三滥的奴/才去啊?”

    那三个婆子一听洛芷珩这话,立刻就惊恐了,这可不是好话,洛芷珩就是在温柔,停在他么人多里这话都好像带着刀芒的。三个婆子立刻撒泼的叫开了:“洛大小姐哟,你这是要干什么啊?老婆子们可没惹到您吧?您这是要抓了我们做什么那?”

    “天啊,好有没有天理啊,咱们不过是来给王府送菜的而已,遇见了以前认识的丫头打个招呼,怎么就要被人抓起来喊打喊杀了啊?”另一个婆子立刻嚎啕大哭起来。

    “老天爷啊,您可看看咱们吧,咱们怎么就遇到了洛大小姐这样的人啊?咱们真的没有恶意啊,还求谁好心救救咱们啊,咱们感激不尽了。”许许姐焦头。

    三个人吱哇乱叫的,凄惨的好像已经被洛芷珩给怎么着了似的。那么的整齐一致的就咬定了是洛芷珩为难他们,要打杀了他们。就好象……提前商量好了一般。

    这很有意思,不是么?

    洛芷珩大大的眼睛眯起来,猫一般的,用慵懒的姿势掩藏其眼中深邃的攻击与防备,还有精明的睿智。

    “还楞着干什么呢?这三位都哭成这样了,多惨啊,赶快的扶进屋里去,本王妃要亲自给三位敬茶请罪,请他们原谅我管制下人不言导致吓到他们的罪过。”洛芷珩依然在笑,只是阳光下她那迷人的笑脸是火热的光也无法染透的冷冽!

    既然有人要算计着她玩,给她找茬,那她接招就是,不管背后那个人是谁,她都奉陪到底就是。

    洛芷珩骨子里的血腥气原本在蛰伏,但今天,竟然隐隐的有了要苏醒的冲动。她舔舔嘴唇,真想快点知道,今天这一出是出自谁手呢?到时候来个终极较量,不知道那个对手怎么样,够不够她……两掌劈死的呢!

    丫头将人送到一间房间里,然后绑住了堵上嘴巴,这才气呼呼的出来,有些怨气的质问道:“主子他们那样污蔑您,还说那个丧门星的好话,您怎么还不让丫头教训他们?”

    洛芷珩好笑的摸摸丫头的脑袋,问:“那你知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

    丫头立刻说道:“送菜的啊,他们以前给在那么将军府送过菜的,所以认识丫头。”

    为自己斟一杯茶,明知道阴谋开启算计来临的洛芷珩,却仿若全局都了若指掌一般的淡定自若道:“傻丫头,那你不觉得很奇怪么?他们是送菜的,王府是送菜的人可以随便走动的么?他们怎么就那么‘巧合’的路过咱们的院子,还刚好和你发生争执呢?”

    丫头迷茫了片刻,而后瞪大了眼睛……

    二更到,嘿嘿,今天万字更新完毕,首/长们领导们宝贝们,画纱求推荐票,求留言啊,爱你们,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