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04 七碗!恶毒阴谋!嚣张的宣战!
    洛芷珩瞧见丫头那瞪大的眼睛,心中很欣慰,看来丫头也不是很笨嘛。殢殩獍晓哪知道丫头却憨憨的说道:“我不知道啊。”

    噗!

    洛芷珩一口茶水全都喷了出来,这个答案不符合她想到的啊,丫头真的这么笨?那怎么还会度洛凝霜那个伪善的人这么愤怒?丫头是脾气太直白了,而且一点心眼没有,不懂得变通,洛芷珩通过短暂的接触已经了解这个丫头的脾气。

    憨厚,耿直,忠诚又因为没心机而很容易被人激怒。

    就如同刚才那样,若是换了一个有心眼的人,是绝对不会像个傻瓜一样的开口就和那群人吵闹,而且还口口声声的说自家二姑娘的坏话的,丫头那样说不是出于坏心,只是因为她太单纯了,一点不懂得掩饰和虚伪,她只想要维护洛芷珩而已,但同样也说明,丫头不是个傻瓜,最起码这个憨厚耿直的女孩子是知道洛凝霜这个人不是好人的。

    所以洛芷珩在明知道归纳刚才丫头那些坏已经给她惹来麻烦了,却依然没有当面训斥丫头。洛芷珩认为,名声固然重要,没有麻烦也是好事情,但这些都大不过一个真真正正一心为她维护她的人心来的重要,她不能让对自己好的人寒心。

    自古人心最难求!

    “丫头,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那排斥洛凝霜?”洛芷珩决定来个循循善诱。

    丫头眉头一蹙,苹果似的脸上多了几分掩藏不住的难过和愤怒:“因为她总是欺负小姐,她让人去找/小姐,小姐去了之后她就会生病,或者是摔跤,总之就是总会出点问题,然后就会从她的院子里流出来小姐伤害她的谣言,她太坏了!她明明就是在说谎的,小姐每一次去虽然都会骂她,还会骂哭她,但是小姐从来不会动手打她啊,小姐你说这么简单的事情丫头都能看出来,那些相信她的人是不是比丫头还笨?”

    洛芷珩抚额,老天,这一天果然是个单纯的小白兔,听她这样说,那估计洛凝霜每一次被她骂哭也是假哭了吧?你既然能看出来洛凝霜的受伤生病是假的,怎么没看出来洛凝霜的眼泪也是鳄鱼的眼泪呢?

    但她还是扬起笑脸,温和的夸奖道:“是啊,那群人都是大笨蛋,丫头很聪明。那,还有么?你还因为什么讨厌她?”

    丫头一听洛芷珩夸奖她,立刻兴奋起来,那张苹果脸越来越红彤彤的,好像熟透了,笨拙的口舌也灵巧起来:“小、小姐,您从来没有夸过丫头聪明呢,以前您都是说丫头是笨蛋,是、恩是成事不余败事有足的大笨蛋。”

    成事不余,败事有足……

    洛芷珩差点垂地大笑,到底是以前的洛芷珩太二,还是眼前的丫头太笨啊?这句相当经典的话语,究竟是如何变成如此惨不忍睹的模样啊?这俩二货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

    洛芷珩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寒,气若游丝的问:“丫头,你就说你还因为什么讨厌她吧,不准说谎,你说谎的话我会看出来的。我知道你一定还有其他原因厌恶洛凝霜的。”

    因为丫头每一次提到洛凝霜,总会带着一种深深的恐惧和羞耻感,洛芷珩觉得她有必要为了丫头健康的心理成长而弄明白原因。

    丫头果然扭捏了一下,有些怯生生的偷看洛芷珩,见她期待的等着,丫头这实心眼就战战兢兢的说道:“因为、因为她嫌弃丫头吃得多。”

    洛芷珩瞪大了眼睛。

    丫头见状连忙说道:“丫头已经在控制食欲了,丫头一定不会像春暖说的那样,将小王爷家给吃穷的,丫头、丫头只是愿意待在大小姐身边,大小姐对丫头好,丫头也想对大小姐好。”

    洛芷珩拉着丫头的手温柔的说道:“丫头别怕,我既然带你来了,就会一直带着你走下去,至于吃饭的问题,你是能吃多少啊?洛凝霜竟然会嫌弃你吃饭?”

    洛芷珩只觉得洛凝霜有毛病,简直是没事找事,一个丫头能吃多少?还敢牵扯到她嫁过来的人家,明显就是在找茬嘛,不过洛芷珩还真没见过丫头吃东西,也从来没有听过有人议论丫头能吃的闲话啊。

    丫头害羞的低下头来,紧张的说道:“丫头很能吃的,可是丫头很有力气,以前在家的时候总会帮后院的婆子们劈柴和大水,但是丫头从来没有吃饱过,小时候在后院干活,他们从来不让丫头吃饱饭,后来是大小姐碰见快饿死的丫头,给了丫头恩典让丫头尽情的吃,吃到饱,丫头才能活下来。大小姐心善,对丫头好,还让丫头跟着大小姐,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给丫头一份,丫头心里都急着呢。”

    “张妈妈说丫头的命是大小姐给的,要一辈子都只忠心于大小姐,要对大小姐好。丫头一定能做到的,只对大小姐一个人好!所以、所以二姑娘欺负大小姐,丫头好讨厌她。”也许是回忆到了往事,丫头眼圈红红的,声音也哽咽了,但里面的真诚是不假的。

    就因为一顿饱饭,一顿在丫头的生命即将逝去的时候,一口及时的饭,所以就掳获了一颗最耿直单纯的人心……

    洛芷珩心理面有些泛酸和感概,到底要说以前的洛芷珩是个笨蛋呢,还是说她傻人有傻福?

    可洛芷珩接受的记忆中真没有这一段,她心理面感概的同时,对丫头就更多了一份怜悯。摸摸丫头的头发,她说:“以后不用怕了,大胆起来,跟在我身边就不能在唯唯诺诺的,但是也要记住,有些话该说有些话是不能说的,以后只要你不知道那些话是不该说的,就看看我,我点头了你就放开了说,我没点头,你就是在想说也要憋回去。”15256726

    见丫头满脸迷惑不解,洛芷珩笑得欢快,用丫头能接受的直白方式说道:“丫头对我好,我也想对丫头好,我不让丫头说的话是在保护丫头不被麻烦缠上来,以后要是再有人当着你的面说我的坏话,我若不在你身边,你一定要当作是他们放屁,不要理会,赶快回来告诉我,我在带着你去找他们算账,记住了么?”

    这一天的性子太耿直了,只要了解丫头的热闹就很能轻易的挑起丫头的火气,导致丫头不顾一切,到时候很可能会被有心人钻空子,挨打是小,丧命是大!好不容易碰上这么个一心维护自己的人,怎么的也要保护周全了。赤子之心最难得。

    丫头点头,但还是很气愤的说:“那那几个胡语乱言乱喷粪的臭婆子怎么办?他们冤枉小姐!”

    洛芷珩忽然觉得好无力,就连她这个土匪都很会运用成语的,怎么着丫头用起来成语就这么颠三倒四的?

    “乖,你小姐有办法收拾他们,保证让他们来了这一次,下一次都不敢再来。”洛芷珩眯着眼,眼底一片凌厉,忽而又道:“来人啊,给我上早饭,多多的上,唔,丫头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菜?”芷珩洛伪中。

    丫头憨憨的挠挠头,虽然满眼放光,明显有想要吃的东西,但还是红着脸摇摇头。

    洛芷珩看得好笑,又吩咐道:“让厨房赶快给我做一大盘子的红烧肉,快点送上来。”

    等饭菜都送上来了,洛芷珩吩咐就在丫头房间里摆放,让人都退下了,洛芷珩坐在一旁一抬下巴对丫头道:“坐下,吃。”

    丫头看着那满桌子的饭菜眼睛都快要冒绿光了,她感觉很不切实际,来到王府这么长时间,因为担心自己吃得太多而连累洛芷珩,又怕因为吃饭问题洛芷珩不要她,所以她每顿饭只吃两大碗就不敢再吃了。这还是她这么多天来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饭菜。

    饭是用木桶装的,四色菜式,荤素搭配,那油汪汪的红烧肉散发着诱人的喷香,丫头几乎要流口水。

    洛芷珩看得好笑,便道:“你给我放开了吃,你记住你吃的是我花钱买来的,和王府无关,你是我的人,吃我的是应该的,不用给我省着,吃完了还要让你出力气呢。”

    丫头本就没心眼,从来不会多考虑别人的话,而洛芷珩是她信任的主子,主子说啥是啥,于是丫头立刻坐下,快速的盛饭,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吃相不算好看,而且速度很快,但她吃的香甜,这幅好胃口到让人着实羡慕。

    可是不一会,洛芷珩就傻眼了,也终于知道了丫头这能吃究竟到了何种地步?眼看着敞开了吃的丫头一碗一碗的盛饭,桌上的菜下的飞快,饭桶里的米饭也下的快而惊人。不一会功夫,丫头已经吃了六大碗饭了,眼瞧着是还能再吃的,等到第七碗饭下肚之后,丫头终于撩快,满足的摸着终于鼓起来的肚子,快乐幸福的看着洛芷珩,眼圈都红了。

    “小姐,丫头好久没有吃过我饱饭了。”

    轻轻一句感叹的话,打破了洛芷珩的震惊,让她心里也有点忧伤。不过是一餐饱饭,就能让这丫头满足成这样。

    洛芷珩站起来,看见那饭桶已经见底,心中好笑又惊叹,这么能吃,难怪力气大了,她果断的想给丫头改名字,叫什么丫头啊,那么秀气,干脆叫饭桶好了。但一想到饭桶实在是不雅,而且会让人觉得有侮辱性,洛芷珩不能伤害丫头,也不能让别人伤害她,便说道:“丫头,主子给你换个名字好不好?”

    丫头一愣,开心起来:“好啊,丫头这个名字还是一个老婆婆给娶得,丫头没娘,听说是和爹爹走散了之后,被将军府收留的,那时候丫头小,婆婆就随便给起了个名字。”

    洛芷珩开心起来,好像摸大型温顺动物的脑袋似的摸摸丫头的,试探的道:“那就叫七碗好不好?丫头觉得七碗好听么?”

    丫头迷糊的问:“好听,可是为什么要叫七碗?”

    洛芷珩憋笑道:“因为丫头刚刚吃了七碗饭,恩,觉得这是一个很有纪念性的时刻,我这个当主子的终于让我的丫头吃饱了,我好开心,丫头开心么?”

    丫头两眼亮晶晶的,重重地点头:“开心!就叫七碗!小姐给丫头吃饱饭的七碗!”

    洛芷珩承认她实在是觉得吃了七碗饭的丫头太过于神奇了,等到她宣布了丫头改名字叫七碗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众人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也嘱咐丫头不要说出去,她是担心有人知道原因会笑话丫头。

    吃饱了饭的七碗就是不一样,走起路来都相当有气势,跟在洛芷珩身后虎虎生威的样子。

    打开门,房间里是被困着的三个婆子,没有人看守他们,洛芷珩让丫头关上门,自己坐在他们对面,七碗站在她身后,怒目而视,瞬间房间里就有一种严刑逼供的气氛。

    洛芷珩的手杵在椅子扶手上,托着脸颊,漫不经心的道:“我让你们开口,你们就必须开口,别给我说废话,不然的话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七碗,将旁边那个最凶的婆子嘴巴放开。”

    七碗走过去拿下破布条,那婆子立刻开骂,七碗刚想骂人,就听洛芷珩一声咳嗽,七碗立刻乖顺的站在一边。

    洛芷珩听着那婆子破口大骂,似乎当成是一种技能在学习一般,听的津津有味,那婆子可能也是骂累了,就停下了,喘息着怒视洛芷珩:“你这是触犯律法的!你凭什么抓住我们不放?不要以为如今你是小王妃了,就可以为所欲为,我们照样可以去衙门状告你,到时候就告你私设公堂,你这个罪名是逃不掉的,识相的话就快点放开我们,不然要你好看。”

    好嚣张啊!

    谁给他们的底气呢?

    洛芷珩笑米米的脸对着他们,心里却通过他们这种肆无忌惮的言语攻击看到了更深一层。

    她并不认识这几个人,但她们今日这是明显的来找茬啊,并且带有很强烈的目的性。洛芷珩甚至可以断定他们每一句话都是商量好的,今日他们所有的窃窃私语,完全切中洛芷珩的要害弱点。若是曾经的那个洛芷珩,今日就必定是一个被点燃的火药桶,早就爆/发将这几个人杀了,或者是迁怒与人,那有可能迁怒的就必定是与话题有关的洛凝霜。

    这件事情必定和洛凝霜有关!

    这是洛芷珩最先确认的。但是洛凝霜为什么要这样做?她都已经嫁人了,按理说和洛凝霜以后也不会再有丝毫交集了,洛凝霜就算恨她,也不至于这么死缠烂打没完没了啊。还敢大胆的让人进来找茬?

    而且今天这几个人明显底气十足,后面如果没有撑腰的人,他们敢么?就不说她洛芷珩现在是小王妃,就说她以前那些恶名凶名摆在这,只怕这几个婆子也是不敢招惹她的吧!

    那么,是不是说明他们的背后其实还大有人在?洛凝霜在厉害也不过是一个没出闺阁的姑娘,就算心有怨恨,也不一定能有这样的魄力和实力,就让这几个婆子来为她卖命,毕竟洛芷珩一怒之下是可以杀人的!只要婆子不是脑残,就应该能想到后果。

    可他们依然这样做了,并且还指着鼻子来谩骂和诬陷洛芷珩,他们的背后一定有人,而且是让他们觉得这个人有绝对的实力和能力来镇/压她洛芷珩的人!

    而这个人一定不会是洛凝霜,洛凝霜应该没有这个实力,那么这个人回是谁?

    婆子们借着送菜之名,巧合路过她的院子,又那么巧合的就和七碗发生的口角,一切都太巧合了,那就不是巧合,而是蓄意!120Ye。

    能轻易的在王府走动,还能从王府的厨房走动到小王爷的院落,这么精确……

    王府里面一定有内应!或者,这三个婆子身后那个有实力的人就是王府中某一位有实权的人!

    而王府里面会让这几个婆子横行,如果没有目的也不会搭理他们了,他们又是直接来找茬的,洛芷珩完全可以断定这找茬的是出自那位幕后之人的手笔,而这种明显的要让她和洛凝霜发生纷争,让她名声败坏的人,只能是和她有仇的人。

    除了李侧妃,还会有谁!

    洛芷珩挑眉,脸上的笑意加深,几个心思急转间,她那缜密的心思已经将事情的前后分析的差不多,虽然还不能确定她分析出来的因果,但她也断定了十之六七。

    果然是有趣啊,这李侧妃明的不行,改来暗的了。这么迂回的方式,心思缜密,利用她的火爆和记脾气来攻击她,让她自乱阵脚,从而自动的跳进她的陷阱之中,自掘坟墓么?好恶毒的心机啊。

    不过就算李侧妃能想出这么好的整死她的点子,但洛芷珩还是有疑问,李侧妃未必就真的了解以前洛芷珩那一点就着的火爆脾气,今天这三位可是字字句句都往洛芷珩的爆/发点上点火插刀子呢,这么了解她的人必定只能是她身边的人,或者亲近之人。

    这里面必定还是和将军府的某些人有关,毕竟这三位也给将军府送菜的。

    王府和将军府勾结?也有可能,毕竟这三个人之前口口声声的提到过什么嫁妆。该不会是她那个好妹妹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吧?洛芷珩蹙眉,事情有点棘手呢。

    按照洛芷珩分析的,其实完全可以不用这三个人开口了,但洛芷珩从来不喜欢被动,她今天就是要来个打草惊蛇,故意打着几条毒蛇,惊动那背后的人。

    “一个送菜的婆子都知道玩律法了,我是该佩服你呢,还是该佩服你背后那教你说这话的人呢?”洛芷珩收回了心思,滴水不漏,但目光却猛地泛起了寒光,犀利的似乎能将婆子给凌迟。

    婆子眼皮子一跳,惊慌的垂下眼眸,但旋即就又嚣张的怒吼起来:“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听不懂,快点放开我们,你这是犯法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是你这个抢了妹妹夫君的替代品?”

    这话可是充满了怨恨的,但婆子说出来只有讽刺和嘲笑,那么这话必定是一个对洛芷珩心怀怨恨的人说的。

    除了洛凝霜那个被洛芷珩一揍出局的倒霉蛋,还会有谁?

    可是洛凝霜怎么会和李侧妃勾搭上?这不符合逻辑啊。要做的,李侧妃和洛凝霜应该还算是仇人呢,只要洛凝霜不是真的想嫁给穆云诃,那么一心撮合他们的李侧妃,就是将洛凝霜拽进火坑的刽子手,洛凝霜只要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人,怨恨李侧妃那是没商量的。他俩能够打到一起?

    洛芷珩没了耐心,走到婆子面前,低声说道:“看来不给你一点厉害尝尝,你是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呢。”

    洛芷珩的手在那婆子虚张声势的‘你敢’中落下,狠狠的一拳捶在了婆子的腹下,打那里不但看不出来伤,还会让人疼的肠子和五脏都搅到一起,那滋味……

    “啊!”婆子凄惨的大叫出来,冷汗刷刷落下。

    “你在敢说一句我不爱听的话,我不管你背后那人是谁,我都敢杀你,你信不信?”洛芷珩弯下腰,瞪圆了眼睛,笑容可掬,可那悠扬的嘴角却勾着令人窒息的残酷的弧度。

    婆子还想说话,但洛芷珩的拳头实在过硬,她不是傻瓜愣头青,自然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便真的住嘴了。

    “现在告诉我,你说的那个嫁妆是怎么回事?”洛芷珩很在意钱,这一点是这个古代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因为这是属于清末民国的洛芷珩的秘密。所以绝对不会有人用钱财来刺激她,但之前他们说的话都那么可恨,比如那些嫁妆是属于洛芷珩的,那是她母亲留给她的遗物,已经快要落入洛凝霜的手中了。

    这些话,放在以前的洛芷珩听到的话,必定会立刻疯狂的窜起来,冲回家中将嫁妆给抢过来,因为她会理直气壮的认为那是她的。这就是洛芷珩的最大破绽,她实在是不亢刺激的。如果洛芷珩真的回去了,那么她的名声紧接着就会更加的狼狈和无法挽回。

    你都已经代替妹妹嫁人了,那你的嫁妆自然也是要和妹妹换的,你嫁了妹夫,不给妹妹留一条后路,还连嫁妆都要争夺到底,洛芷珩你还是个人么?

    洛芷珩想,这样的流言蜚语一定会随之而来,真是的,就非要让她这么身败名裂那群人才开心么?不过好在现在的她虽然爱财,但取之有道,该是她的,就算千难万险她也要弄回来,不是她的,带有阴谋的,她也不会要。

    但这如果真的是洛芷珩母亲留下来的遗物,是给洛芷珩的话,那她没必要装圣母,让给安格真虚伪的洛凝霜。

    “哼,已经有人上门给二姑娘提亲了,二姑娘若是嫁人的话,自然要有嫁妆,你带走了二姑娘的嫁妆,人家二姑娘就带走你的嫁妆,很公平!”那婆子冷哼道。

    洛芷珩站直了身子,她终于明白了,好一个恶毒又隐讳的毒招!

    既能让她和洛凝霜在来一场争夺战,结果势必是洛芷珩名声狼藉,大败而归,到时候不但拿不回属于她的嫁妆,还很有可能因为德行的问题给被王府抓住把柄。

    她可不可以想象成,某人在王府里坐享其成,隔山观虎斗,看着他们节目斗的头破血流,最后她洛芷珩身败名裂,洛凝霜反而得到了所有的同情和怜悯,说不定到时候洛凝霜还会弄一出谦让和友爱,在洛凝霜获得更多美名的时候,洛芷珩越发的一文不值道德败坏?

    贤良淑德,那一天的洛芷珩一样不沾!这不就是个王府休掉她的绝佳理由么?

    不难想象,结果必然是洛凝霜获得了美名,还有坑获得大批丰厚的嫁妆,李侧妃除掉了心腹大患,报了仇,而洛芷珩却一无所有,最后还得灰头土脸的从王府滚蛋。

    一箭三雕,好事成双,但那两个人的好事,却要建立在洛芷珩的名誉和人生之上!不可谓不恶毒啊!

    洛芷珩全身的气息都瞬间阴沉下来,那是一种血雨腥风前兆的阴冷与杀气,吓得三个人噤若寒蝉,就连七碗都胆战心惊。

    很好,既然你们要玩,那她就陪你们玩的彻底,玩个大的!这场局既然是你们开的,那就要由她洛芷珩来说结束,你们,一个也别想独善其身,临阵出局!

    洛芷珩忽然转身看着那三个人,然后再丫头目瞪口呆中,洛芷珩竟然对着三个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将三人揍的嗷嗷乱叫,洛芷珩每一招都落在让人最疼的地方,偏偏从外面绝对看不出来伤,还能让人疼的十天半个月都受苦。她这么阴狠的毒打绝对是充满怨气的,谁也不能忍受总有人像恶心的苍蝇似的,没完没了的盯着自己这个布满裂缝的蛋。

    打过之后,洛芷珩一边擦手一边说道:“放了他们!”

    “主子?”七碗惊呼,放了他们不就是放老虎归山么?

    “不仅要放,还要将他们拎着,大张旗鼓的从王府大门扔出去,七碗你带着人,一定要路过李侧妃的院子,让她看见这几个狗东西。”洛芷珩冷笑道。

    她在向他们背后的人宣战!她在告诉那幕后之人,她接受了他们的挑战!真当她是砧板上的肉?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哈,求留言,求推荐票,群么么,宝贝们周末愉快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