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05 就是让你们傻眼!你敢调戏本王!(二更)

悍妇,本王饿了! 105 就是让你们傻眼!你敢调戏本王!(二更)

    七碗雄赳赳气昂昂的带着那三个已经无法站立行走的人招摇过市,三个有力的婆子将人拎着,好像拎着阿猫阿狗那般的不经意,路过李侧妃门口的时候,都不用那几个绑着婆子的奴仆动手,他们就自己滚在地上打滚惨叫,就是赖在李侧妃的门口不走。殢殩獍晓

    他们的目光殷切的看着李侧妃的院子里,很期待什么的样子。

    花开在院子里面看见了这一幕,立刻脸色就变了,不过不是害怕和担心,而是兴奋。

    主人果然所料不假,洛芷珩真的是忍不住气的,不过她让人带着这几个东西来李侧妃门前是看什么?难道洛芷珩那个蠢货竟然能看出来这其中有李侧妃的参合么?花开很鄙视的想,她立刻否决了这个想法,洛芷珩就是个蠢货,连李侧妃这样有心计的人都要被主子戏弄于鼓掌之间,当猴耍和利用呢,连李侧妃都看不出来主人的布局精妙,一个洛芷珩,她怎么可能看出来其中的猫腻?

    “怎么回事?”李侧妃不耐烦的走出来,刚好看到门口那几个正在地上打滚的人,脸色就是一遍,她昨晚可是亲自见过这几个人的。李侧妃神色恢复,明知故问的厉声道:“门外何人?竟然敢在此喧哗?”

    七碗不善言辞,但她除了因为敬畏和忠诚而害怕洛芷珩之外,真不怕别人。所以此刻她抬着小脸一本正经的按照洛芷珩交代的话说道:“回禀李侧妃娘娘,我们只是碰巧路过而已,这两个人明明是送菜的,竟然会碰巧路过我们的院子,还敢辱骂我们小王妃,小王妃仁慈不与他们计较,他们竟然还恶狗反咬人,说小王妃动手打他们了,您说这几个人是不是太不要脸,太可耻了?”

    “哦,忘了正事了,小王妃让奴婢将这三条恶狗尽快的赶出去,省得他们在这王府重地里,轻轻松松的想路过哪里就路过哪里。我们小王妃说了,路过她的院子,还咬了她一口,她是可以不计较,但万一要是这几条恶狗路过其他人院子,在疯了似的咬到别人,或者乱认亲戚就不好了,我们赶快将他们带走扔出王府了。”

    这番话,七碗说的嘎嘣嘎嘣的响亮流利,一点不见紧张,因为不惧怕和坦荡荡,所以七碗在遇见别人的时候反而大方起来。

    七碗说的时候一本正经,她是真没有想到洛芷珩这番话里,那清楚赤/裸的指桑骂槐和打人脸的意思,但做贼心虚和聪明的李侧妃就不会听不明白了,当场那张脸就五颜六色的好像要开染坊了。

    眼看着七碗要带人走,李侧妃当然乐得轻松,她现在可不想惹麻烦,就算洛芷珩发现了什么又能怎么样?她害怕了她么?只要她不承认,洛芷珩就不敢将她这个长辈怎么样。

    然而那几个人却不是好糊弄的,他们敢胆大包天的来王府闹事,那就因为他们胆子大,滚刀肉。几个人看李侧妃好像不想管他们的样子,立刻在地上打滚的大哭道:“丧天良啊,我们几个姊妹辛辛苦苦的是为了啥?来了王府居然还被打了!竟然没有人管我们啊,我们不活了,就死在李侧妃的院子前了,还求李侧妃到时候给咱们弄个席子,包裹了出去喂狗吧,下辈子也好能长点心眼子,别再让那能言善辩的人给忽悠了啊。”

    这是上房不成就要拆瓦啊!

    几个婆子也不是傻子,看出来李侧妃不想管他们的死活了,于是就豁出去的在李侧妃的门前闹腾起来,字字句句都隐含威胁。七碗单纯听不出来,但被洛芷珩派来的那几个婆子可都留心着呢,闻言就互相看了一眼,暗自留心要回去禀告小王妃的。

    李侧妃见大势不好,而且那几个婆子竟然也不拽那三人起来了,就知道要坏事,心中暗恨花开找来的这几个婆子不可靠,但还是要挽回局面,不能让这三个人给她搅局了。

    “慢着!他们说被打了,这是怎么一回事?王府可是一个严肃的地方,而且咱们王爷素来有好名声,是最慈爱的,怎么可以在王府里面对人滥用私刑?究竟是谁打了人?”李侧妃声色俱厉的说道,威严公正的仿若包公转世。

    但是她却忘记了,她说这话简直是在自打其脸,滥用私刑最多并且最严重的不就是她李侧妃么?甚至玩死了人呢。

    七碗嘴笨,脑子也不是那么灵活,有人教给她还好,没人教的话她就只会挥拳头。

    一旁洛芷珩新买来的一个婆子终于开口了:“李侧妃容禀,万不可听信这几个歼佞小人的胡言乱语,他们不过是想要赖上王府,讨要几个银钱罢了,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只是他们着实是不长眼的,竟然敢来赖上小王妃,小王妃是不会惧怕这起子小人的,李侧妃必定是见多识广的,自然也不会相信这群下做的东西的话的。”

    这婆子很会说,将李侧妃接下来的话都给堵住了,而且说的合情合理,王府谁会在乎这几个下三滥的话呢?她李侧妃要是真的较真,真的来管,那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李侧妃眯起了眼睛,这洛芷珩身边何时多了这么些个厉害的人了?一个个说话都是绵里藏针,刀刀见血的。

    “李侧妃要是没事的话,奴婢们就要将这几个下做东西扔出去了,省得在这里碍了您的眼。”那婆子说完,就和几个人要抬起那三人,哪知道那三人就是打滚耍赖的不起来,还嗷嗷大叫的喊疼。

    七碗见状,一步上前,一把就抓起了其中人,拎着就和拎着小鸡崽儿似的。

    李侧妃眼看七碗这动作,阴沉的脸慕然一亮,大声喝道:“放肆!这人你们轻轻松松的就抓起来了,而他们明显没有反抗的力量。还敢说你们没有动手?既然没有动手打人的话,那又何必怕我问?把人放下,我问他们几句,到时候若发现他们说谎,我必定不管这事情,不然的话,我是不会看着不公的事情在我眼前发生的。”碗雄七滚无。

    七碗是暗中着急的,她是眼睁睁的看见洛芷珩揍人的,而且还相当狠辣暴力,简直没见过揍人还揍的那么帅气的了。但小姐明明揍人了,这几人身上就必定是有伤的,怎么可以让他们看见,看见了小姐不久危险了么?

    可是李侧妃的人已经围上来了,与李侧妃比较,洛芷珩当然势单力薄,几下子就将那几个婆子给挡在外面,而七碗想动手,但因为洛芷珩交代过不可轻举妄动,要多看少动手,又有那婆子拦着自己,所以七碗只能急红了眼就是不敢动弹。

    李侧妃眼底闪烁着凶光,命令人将几个婆子的衣服打开,只要他们身上有伤,管她怎么来的呢,她就可以认定是洛芷珩打得,到时候就算不能绊倒洛芷珩,还能够给洛芷珩的名声里面添上这一笔也值得了。

    李侧妃一边还假仁假义又隐含威胁的道:“你们可要说实话,要是真的有人在王府里面打你们了,我可以为你们做主,但你们要是敢冤枉人,就没有人能管你们的死活,到时候可就不要再胡言乱语了。”

    三个婆子连忙肯定的大喊:“李侧妃娘娘是好心肠啊,我们三个老姊妹是真的被打了啊,这身上定然有伤的。”

    说着他们也不怕害臊什么的,自己就开始脱衣服,他们浑身疼的直哆嗦,坚定洛芷珩打的那么狠,他们身上一定有伤,所以便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撩起衣服来。然后一双双眼睛就紧紧的落在他们的身体上,仔仔细细的查看,李侧妃也看,但越看脸色越难看,这光溜溜的身子,虽然不是很好的皮肤,但也白净的不见一丝伤痕和瘀青,哪里是让人打过的样子?

    七碗也瞪大了眼睛的看,一脸见鬼的表情,她很奇怪,明明主子打他们了啊,怎么会一点伤都没有?七碗最后只能归纳给主子好厉害,简直无敌了!七碗兴奋的咧嘴憨笑起来。

    那三个婆子见众人尤其是李侧妃的脸色都很难看,还以为是得到了他们同情,便有些欣喜的指着被洛芷珩打得生疼的地方说:“这里和这里,都被打的很严重,现在还很疼,呃?!”120Ye。

    三个婆子看着彼此的身体,一时之间都愣住了,而后都连忙看自己的,然后脸色大变,震惊的惊呼道:“这不可能!伤呢?我的伤呢?明明被打了啊,怎么会没有伤?”

    眼看着三个脖子状若疯癫的模样,李侧妃只觉得丢脸至极,该死的,她竟然又被洛芷珩摆了一道,虽然不知道洛芷珩是怎么让这三个婆子一口咬定被打了,但李侧妃就是扭曲的将这错归咎给洛芷珩,一定是洛芷珩在戏弄她。

    “将她么统统带出去!”李侧妃没办法,只能自打其脸的大声呵斥道。然后再不停留大步离去。

    身后那几个婆子也忘记了要求救了,只能傻傻地看着身上,明明很疼,怎么就没有伤呢?见鬼了么?几个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刚才洛芷珩那满身阴霾的气势,还有揍她们时候的狠辣,不禁都一个哆嗦。15256726

    当仆人在将三人拎起来带走的时候,他们虽然疼倒也配合了,甚至是迫不及待的往外走的,生怕再多留在王府一会似的。

    七碗和三个仆人将那三人扔到王府门口后回来,跟洛芷珩仔细的禀报了所有,洛芷珩奖励的摸摸七碗的头,赏给了她一个大苹果,也多看了顶撞李侧妃的婆子几眼就让他们都走了。

    意料之中的结果,她不过是一试探,就将李侧妃给揪出来了,不过当时的场面想想就开心呢,找伤痕?找到才有鬼呢,就是要让你们傻眼!然后逼得你们窝里斗。

    而后她换了身衣服,就带着刚才那三个仆人,留下七碗保护穆云诃,要出门。

    穆云诃看她换衣服,忍了好久不想和她说话,但看她也没有主动交代的觉悟,便很别扭又冷酷的问道:“你要去哪?”

    洛芷珩卸下一身杀气,眨眼间就是那个纯白可爱的小姑娘,但她的恶趣味让她这一刻不能继续对穆云诃那么柔顺,她故意用阴沉而嫉妒的目光看着穆云诃,酸溜溜的说道:“回去看看我那个妹妹,你那个差一点就迎娶进来的小妻子呗。”

    她抓起穆云诃的手,不顾他的僵硬,温柔的一根一根的掰着他的手指,瞪眼看他,阴森森的笑道:“她似乎对没有嫁给你怨念很深呢,刚才不就恰巧有人来说了那么多维护她的话么?她现在好可怜好柔弱的,我这个抢了人家丈夫的亲姐姐,怎么的也要回去好好的安慰一下我的亲妹妹不是?怎么,小王爷有没有什么话要转告给那位……被我这个程咬金硬生生拆散的你那无缘的新娘啊?”

    穆云诃知道她故意这样说的,但他还是觉得难堪,洛凝霜什么德行他都不知道,无缘的新娘,这个比喻好,既然无缘,那就彻底绝缘好了,怎么还会惹到洛芷珩?看洛芷珩这炸毛样,虽然在笑,但他就觉得这一次她是真生气了。蹙眉,穆云诃对那个无缘的新娘升起了一股厌烦。他很不喜欢洛芷珩刚才身上那若有似无的阴戾气息,而这股气息显然是那个能整事儿的洛凝霜挑起的。

    抽回手,冷漠的躺下,平静的说道:“别把那些莫名其妙的女人往我身上安放,谁认识她是谁。你要去就去,午饭之前回来,今儿你伺候本王午饭。”

    可真无情啊!对差一点成为他女人的人竟然如此冷漠。不过洛芷珩却控制不住的勾起了嘴角,没个正经的道:“就冲你没有涩域熏心,我今儿一定回来伺候大爷您用午膳啊。”

    说着她还轻拍了穆云诃背对着她的翘/臀一下,撒欢似的逃跑了,背后是穆云诃中气不足但杀气十足的怒吼声:“洛芷珩!”

    你敢调戏本王!!

    二更到,求推荐票,求留言哈,今天万字更新完毕,画纱休息一下去,呼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