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08做恶人,吓不死你就恶心死你!赔了夫人又折兵!

悍妇,本王饿了! 108做恶人,吓不死你就恶心死你!赔了夫人又折兵!

    洛芷珩笑米米的看着洛凝霜,虽然洛凝霜蒙面看不清表情,但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是让洛芷珩感觉很别扭和厌恶,该死的,竟然就连那双眼睛都和她的一样。殢殩獍晓除了她们二人的目光不一样之外,他们最大的区别可能就只有性格了。

    洛芷珩忽然泛起一股诡异的想法,万一哪一天他们两个放在一起,不知道外人会不会认错人啊?要是洛凝霜做坏事,用她洛芷珩的名头去做,那他岂不是要吃亏死?

    摸摸下巴,她脸上的笑意就有点变味了,这也不是没可能的嘛,要想个办法让别人一眼就能区分他们才行呐,不然以后都不好说呢。

    不着痕迹的摸摸右边胸口,她洗澡的时候有看到过自己的胸口上是有一颗红色的朱砂痣的,不大,但形状有点特别,好像是一滴泪坠落的形状。她记得,洛凝霜的胸口上没有这种朱砂痣的。但这样的胎记,是隐藏在身体里不能为外人知道和看见的,看来只能在个性上来做文章了,必须要让人一眼就知道她们的真实身份。

    “你还舍不得那两个人走啊?你们过几天就能见面了,不需要如此留恋的。”洛芷珩慢悠悠的说道,瓷茶杯盖被她故意敲出很大声,粗鲁的模样。

    洛凝霜收回目光,再抬头,眼中已经有了泪光,她战战兢兢的看着洛芷珩,是惧怕和敬畏的姿态,恭敬而小心的道:“姐姐,今天的事情都是霜儿不好,请姐姐不要生气好不好?不管怎么样,霜儿还是想要劝告姐姐,那个第一才人大赛,真的不适合姐姐,那比赛其实也没有什么,但是……”

    “但是什么呢?”洛芷珩冷酷的打断了洛凝霜,粗暴的摔了茶杯,瓷杯支离破碎水花四溅中她的声音尖锐而喷薄怒火,指着洛凝霜的鼻子嚣张大骂:“你少在这教训姑奶奶!少用你那套假仁假义在我面前!你以为我真不知道?你不就是害怕本小姐在那个大赛上拔得头筹,抢了你的风光?你害怕我太厉害,我一出现你就完全没了用武之地?你害怕你这第十个第一才人的荣誉,会因为我的横空出世而彻底丧失?你怕输给我丢人!”

    洛芷珩大言不惭的每质问一句,洛凝霜面纱下的嘴角就不可控制的狠狠的抽搐一下,到最后,洛凝霜觉得自己的整张脸都快要麻木了。

    她心中升腾起一股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嘲笑的情绪。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怎么会有能将狗屁不是的自己说成全能才女的的人?洛芷珩有几斤几两整个穆王朝无人不知,那就是狗肚子装不下二两香油的货色。

    洛芷珩会写字,但不愿意读书;会舞刀弄枪,但绝对拿不起针线;会吃,但不会做;会美,但品味庸俗。琴棋书画样样不懂,诗词歌赋样样不通,舞刀弄棒就行,舞蹈会不会摔掉大牙扭伤老腰就不一定了。

    就这样的人,竟然还敢在她这个全才女子面前如此洋洋得意,大言不惭?她究竟是哪里来的这种比城墙还要厚的精金一般的脸皮和自信啊?

    可是,越是这样的洛芷珩不就越好么?永远不知道自己的丑陋和缺陷,所以永远都只是丢人现眼的货色!攥紧了拳头,洛凝霜心中有种恨不得才艺大赛快点到来的欲/望了,在才艺大赛上,当着整个穆王朝的人,甚至是整个天下人的面,打败洛芷珩,战胜洛芷珩,甚至远远的超过洛芷珩!让那些瞧不起她的人都看一看,她洛凝霜是多么的优秀和厉害。

    皆是云泥之别自然显而易见。备受宠爱的洛芷珩一旦展露本性,跌入泥潭之中,就会让人们更深层次的感受得到,高高在上的她,在云端俯瞰洛芷珩的那种姿态。所以洛芷珩,你现在就狂傲吧,就嚣张吧,你今日多么的猖狂,来ri你就会似的多么的凄惨!

    洛芷珩嘴歪眼斜的看着洛凝霜,隐藏在痞气邪恶之下的犀利目光,并没有错过洛凝霜眼中偶尔的精光闪闪,虽然不知道洛凝霜在想什么,但洛凝霜能如此的平静,势必就是对那个才艺大赛很期待和稳操胜券了。估计还在幻想着怎么让她洛芷珩出丑吧?

    洛芷珩嘴巴一弩,究竟是什么让洛凝霜这么有自信啊?端坐在那里,似乎就有一种其实在告诉洛芷珩,第一才人大赛的第一名就是她洛凝霜!这种诡异的感觉让洛芷珩忍不住的想,会不会是之前那两个贵妇提前个洛凝霜透漏题目了啊?不然洛凝霜怎么好像一副一切了若指掌的感觉呢?

    “这个大赛,能不能作弊?”洛芷珩忽然没头没脑的问道。也没了之前的剑拔弩张,还露出笑脸的坐在洛凝霜的身边,变脸之快,简直让洛凝霜应接不暇。12RWa。

    洛凝霜没想到洛芷珩会这样问,心里咯噔一下子,连忙垂下眼帘,声音很轻:“当然不能,每一年的大赛都会有主办方出题目,每一年都不一样的,而且出来的题目也是只有在比赛当天才会揭晓,谁也不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题目,有的时候就连对手两个人比赛也不知道会轮到什么题目的。如果是自己擅长的倒还好,如果不说,那就……”

    如果不说,那就自认倒霉吧,输了也是倒霉。15460330

    洛芷珩眨眨眼,这样的比赛模式倒是挺好,但是洛凝霜绝对没有全然说实话,她也不期待洛凝霜的话,不过现在也能明白洛凝霜为什么那么看重那两个贵妇了。那两个人一看在第一才人大赛的身份就很重要,能获得主办方重要任务的青眼,那绝对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这洛凝霜果然很有心机。

    “姐姐,这比赛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很残酷的,你还是不要参加了好不好?不要因为嫁妆一时赌气而让自己难过好不好?你这样我好难过的。”洛凝霜忽然说道,这话,听上去合情合理,毕竟洛芷珩就是为了嫁妆来为了嫁妆而发怒的。但在仔细一想,就不是个味儿了。

    什么叫为了嫁妆而一时赌气?

    这是在给洛芷珩上眼药呢吧?洛芷珩眨眨眼睛,她要上那个才艺大赛其实一开始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当着全天下的面,展示嚣张一面,让人清清楚楚的知道,洛芷珩是坏,但她坏在了明面上,她是一个没有心机的人,再在那个大赛上给洛凝霜找找茬,恶心恶心她,那洛芷珩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但现在,洛凝霜几次三番的试探和虚假阻拦,让洛芷珩肯定,这洛凝霜一定是想要在大赛上战胜她,让她出丑,从而让她般的更加的一文不值,好让她未来的道路更加的难过吧?又或者,洛凝霜的心更大一点,她是希望洛芷珩通过这次比赛,暴露自己的无才无德无能,再加上嫁妆的事情,从而让她在王府里彻底有了被驱逐的理由?

    洛凝霜会这么狠毒么?

    洛芷珩被这个想法一下子就激怒了,但她很冷静,想法就是想法,但既然她能想到,那防人之心就不可无了。到时候如果让她发现洛凝霜真的是存了这样的心态的话,那就不要怪她翻脸不认人了。

    就算是亲妹妹,胆敢算计她,也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

    洛芷珩并不理会洛凝霜提到的嫁妆的事情,好像已经忘记了她是为了嫁妆而来的了,反而说道:“我要去我的房间看看,拿些东西,那天咱们调换的时候带走的都是你的。”

    洛芷珩接收的以前的洛芷珩那为数不多的记忆里,可就刚好包括洛芷珩有什么好东西,不过以前的洛芷珩不当回事,可选择的洛芷珩那可是个土匪,专门抢别人的,自己的东西也绝不撒手。

    洛凝霜面纱下的脸色跟着就是一遍,她想要提起嫁妆,让洛芷珩再次想要抢夺嫁妆,这样等到大赛的时候,就有更多的流言蜚语对洛芷珩不利了,而她屡次阻止裸照参加大赛,就是因为她了解洛芷珩的脾气,人越不让她干什么,她偏要做,死不回头的。

    这两个前提条件,现在只满足了一个,嫁妆的事情洛芷珩不提,洛凝霜反而不好再说什么,不过洛芷珩翻腾不出她的手掌心,等到时候也能让洛芷珩在嫁妆和大赛这两件大事情上摔跟头,从而让洛芷珩一蹶不振。

    倒是洛芷珩说道的回房拿东西,让洛凝霜的脸色有点难看。洛芷珩有些什么,她简直比洛芷珩还要清楚,而她以前施粥装仁慈的钱,也都是来源于洛芷珩那个从来不懂得防备和不看重的小金库里。

    谁让父亲总是给洛芷珩多多的宝贝和金银果子?给她却什么都没有,她需要一个仁爱慈善的名声,也是需要钱财来维护的,洛芷珩就是一个现成的,可以供她随意索取的小金库。但向来不在乎财物的洛芷珩,竟然要拿回她的东西,洛凝霜就有点心虚,还有些愤怒。

    她既然都已经嫁人了,那么没有带走的东西就都不属于她了,她竟然还有脸面回来拿?太不要脸了!

    但心中愤怒的洛凝霜也没办法,她只能期待洛芷珩依然不在乎那些财物,只是拿一些衣服。

    “姐姐!”眼看着洛芷珩都要走出厅堂了,洛凝霜连忙喊了一句,见洛芷珩回头看她,她也不慌张,反而温柔体贴的道:“姐姐的/房间已经很久没有打扫了,到处都是灰尘,妹妹让春暖先去打扫一番然后姐姐再回去可好?”

    洛芷珩一挑眉,眼波流转间都是爽朗的笑意,不拘小节的一摆手道:“不用,我的房间就是个狗窝样我也不嫌弃。”

    看洛芷珩转身又走,洛凝霜连忙又喊了几句,但这一次洛芷珩没有再理会她。洛凝霜就阴冷了眼眸,对春暖小声的说道:“这个践人这次回来很不一样了,不知道是她自己开窍了,还是背后有什么高人指点了,她似乎更张狂了呢。虽然她还是她,但一切都要小心谨慎,回头让人传话,问一下王府里的探子,看看洛芷珩在王府里有没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还有,立刻让人准备一些玩意首饰,以备那个践人发现不妥之后的不时只需。”洛凝霜吩咐完,立刻就带人追着洛芷珩去了。

    洛芷珩身体健康,又因为以前的洛芷珩崇尚武力,她爹又是个将军,所以从小舞刀弄棒的,体力极好,这是臭名昭著的洛芷珩,留给她最值得赞扬的一点了。所以她带着三个身强体壮的婆子来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娇娇弱弱的洛凝霜早就被落在后面了。

    洛芷珩一进屋立刻就发现了桌子上确实有灰,是长时间没有人打扫了。但当她来到梳妆台前,嘴角就勾起一抹冷笑,桌面上明显有划痕,抽屉上的铜环也是没有灰尘的,这显然是……被人经常动过的!

    有人竟然敢进来她的房间,动她的东西!又是一个有贼仆的家呢!

    轻轻的拉开抽屉,里面只有半匣子的珠宝首饰,随意的拨弄两下,裸照冷笑出声,她清楚的记得这里面应该有一对金镯子,一只宝石戒指的,但是现在都没有了,而且她也有一些东西不见了。再打开另几个抽屉,同样是少了很多东西。

    金首饰,这些东西单个拿出来,都足以一个贫困的一家三口安安稳稳的过上丰衣足食的三五年了,何况丢失的数量还很多?

    洛芷珩让一个婆子去收拾她以前的衣服,又让一个婆子将所有的匣子都拉下啊来摆放在桌面上,然后让另一个婆子去她记忆中洛芷珩藏东西的柜子里拿东西。

    不一会,洛凝霜来了,气喘吁吁的样子看见桌子上摆放的大大小小的匣子,一愣,怯生生的问道:“姐姐这是要做什么?需要包袱皮将东西装起来么?”

    虽然她很肉疼这些东西会被洛芷珩带走,但她不能因为一点财物而失去人心,何况她一定会想办法,将属于洛芷珩的所有财物都给夺过来的,她会让洛芷珩一无所有,让洛芷珩也品尝一下穷困潦倒,沿街乞讨的绝望滋味!

    洛芷珩端坐在桌子前,忽然一巴掌排在了桌子上,一个灰尘巴掌印就出现了,看的人心惊肉跳的。

    “你还有脸说?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我的收拾呢?我的镯子戒指和其他的首饰呢?都哪里去了?我才嫁人几天?就有人胆大包天的敢动我的东西了?说!你给我个说法,你今天要是交不出来偷我东西的人,不把我少了的东西都给我找回来,我就一把火烧了你的院子!”洛芷珩怒不可遏的咆哮。

    洛凝霜是心虚的,她就是那个拿了洛芷珩东西的人,但她不会承认自己是偷的,她已经里所应当的将洛芷珩的东西当作是她自己的了,而洛芷珩理直气壮的蛮横无理终于将洛凝霜激怒,她压抑着怒火和阴狠的目光,蹙眉说道:“你的东西丢了与我无关,,为何要烧了我的院子?姐姐,你不能这样不讲道理。”

    洛芷珩忽然就来了脾气了,猛地拎起了圆形的凳子,咣咣咣对着镯子狠狠砸了三四下。她这忽然野蛮又暴躁的举动,吓得一屋子丫鬟婆子尖叫起来,纷纷躲闪开来,而距离洛芷珩最近的洛凝霜更是被吓得脸色惨白,也有点发懵和发怵。

    “姐姐姐姐!你冷静一点,我不是故意的,你想怎么样都好,不要伤害到自己啊,快放下凳子啊。”洛凝霜是够狠和心机歹毒,但她认为自己一直做的都是对的,因为她所作的一切只不过是在惩罚亏欠她的洛家人而已。

    但她一直是伪善的,而且她不屑于洛芷珩这样的粗人,她认为高贵的人就得和皇后似的,温雅又端庄,所以她一直是柔弱的,哪里见过如此暴躁的人和场面?当即就吓得腿都有点僵硬了,但毕竟是经历过一些莫名其妙事情的人了,她很快镇定下来,也对洛芷珩此举表现的颇为无奈。

    还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况且洛芷珩这个兵,还是个蛮不讲理霸道无比什么也不怕的野蛮人!

    “我的东西丢了,你敢说和你没有关系?”洛芷珩瞪眼怒吼,凶神恶煞的用凳子指着洛凝霜,凳子很结实,虽然破裂但没有全坏,尖锐的部分刚好指着洛凝霜的脸。

    洛凝霜吓得花容失色,被打她说是毁容,但她总会好的,但摇手被利器划破了脸,可就真的毁容了。更何况洛芷珩的话也让她惊疑不定起来。洛凝霜几乎要软了身体,声音也磕巴了:“你、你别冲动啊,有话好好说,你少了什么,我一定赔给你,我也会找到偷了你东西的人。”

    洛芷珩尖锐的冷笑好道:“我已经不想相信你了。你现在在家,这个家里面就属你大,可是竟然有人敢动我的东西,你不觉得你很有责任么?要是你对我这个姐姐多一点在乎,或者看重,就绝对不会有人敢偷我的东西。这件事情你说和你有没有关系!”

    洛凝霜听她这样说,就知道洛芷珩这个笨蛋没有怀疑她,便放下心来,脸上也有了笑容:“是是是,我有责任,是我管教不利了。姐姐放下凳子好不好?咱们好好说,我一定会尽快的将那个……拿了你东西的人抓住的。”

    “不是拿,是偷!偷东西的人要下地狱的!”洛芷珩凶神恶煞的腔调道。

    洛凝霜心里咯噔一下,诅咒洛芷珩这个践人快点死,竟然敢说她下地狱?

    “你最好说到做到,快点将那偷我东西的人抓住,现在我们去你那里。”洛芷珩还是用尖锐的凳子指着洛凝霜道。

    洛凝霜一愣:“去我那里干什么?”

    洛芷珩刚刚缓和下来的脸忽然又凶残起来,若是穆云诃在这里,便只会觉得可爱,因为洛芷珩此刻一双大眼睛瞪圆,亮晶晶的,小脸气得红扑扑的,红润的小嘴偶尔因为呲牙而露出白晃晃的小牙,怎么看都像一个活力十足的水晶娃娃,招人喜欢极乐。

    但在洛凝霜这个从来看洛芷珩不顺眼的人眼中,洛芷珩此刻的表情就叫凶残,就叫狰狞!

    “你想要反悔么?你怎么能出尔反尔?拉出来的粑粑你还能在坐回去?你恶不恶心啊?”洛芷珩气鼓鼓的大声质问,言辞要多粗鄙就读哟粗鄙,简直令人跌掉眼珠子。

    洛凝霜被洛芷珩那大胆雷人的词汇给惊得仿若遭遇了天打雷劈,一张脸都绿了,恶心的频频干呕。忍耐真的快要到达极限了,真是恨不得立刻唤出臧天无来,将洛芷珩给大卸八块,扔出去喂狗!

    可该死的,她现在还没有那个底气就可以杀了洛芷珩,所以她只能忍!!洛凝霜气若游丝咬牙切齿的问:“我……说什么不算话了?”

    洛芷珩洋洋得意理直气壮:“你刚才说我缺少了什么,你让我去你那里,你都会给我补上的,你要是敢说话不算话,那就是拉出来的粑粑还能坐回……”

    洛凝霜很怕洛芷珩再说一次那么形象又那么恶心人的话了,连忙打断了她,终于妥协道:“我答应你!我都答应你!咱们立刻去我那,你缺少了什么我都会先补给你的。”

    洛芷珩这才高兴起来,兴高采烈的好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还天真烂漫的说道:“恩,你先补给我,等我的拿些东西都找回来了,咱们在换回来,,我的东西都比你的好,也值钱。本来我是不想要你的东西的,但我就怕万一找不回来我的东西,那我不就吃亏了么?所以就先用你的顶替一下。你放心,只要我的找回来了我就会把你的一个不落的都还给你。”

    忽然,她又面露凶残的道:“但是我的东西要真的找不回来了,那我亲爱的妹妹,你就要多多包涵了啊。谁让我是个小人,又自私自利又贪得无厌呢?我容不得自己受一点委屈的,而你不是从小到大一直在受委屈么?你一定已经习惯受委屈了对不对?”

    她又一扬小脸,在洛凝霜目瞪口呆呆若木鸡的目光中,表情明媚而心痛的道:“再说了,谁让只有我丢东西,而你什么也没丢呢?我心里不平衡啊,而且现在家里就你一个主人在家,你看管不好这个家,发生了偷窃事件,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你也不算受委屈的,你就当用这些东西买个教训吧。”

    拍了拍洛凝霜僵硬的肩膀,洛芷珩阴森森又暧昧不明的对着她的眼睛说道:“我这家里还有东西的,你可要看好了,我心里可是很有数的呢,下次回来要是在发现少了一样,那你就算拿个金山银山来填窟窿弥补,我也……觉不会善罢甘休了!”

    她目光明亮,里面是一片坦荡智慧的光芒,仿若洛芷珩一切都了若指掌的样子,仿若……洛芷珩已经知道拿些东西都是洛凝霜拿得一样,洛芷珩的话每一句都很有心机,可是好像每一句都又只是嘱咐一般,听的洛凝霜心口发麻,全身发冷,惊疑不定!

    洛芷珩,这样的洛芷珩好可怕,她究竟是不是已经发现了什么?不可能的!她来拿东西的时候仔细检查过的,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和把柄啊。再说了,洛芷珩是个蠢货,就算有把柄,她也不可能发现的!

    洛凝霜再仔细看洛芷珩那张脸,上面除了嚣张不可一世,还有肤浅和浮夸,再不见一丁点的智慧凌厉,和刚才那近在眼前的人简直判若两人,好像刚才只是她的一个幻觉一般!

    一定是自己太紧张了!洛芷珩在怎么样也不可能如同上一辈子那样厉害了,这一辈子,她已经从小时候开始,就将洛芷珩给彻底的毁了,这一辈子,洛家的明珠,只能是她洛凝霜!!

    洛凝霜攥紧了拳头,一辈子都忍耐过来了,这一刻也要忍耐,但她坚信,总有一天,洛芷珩乃至于整个洛家,都要匍匐在她脚底下,向她低头认错,承认他们之前的忽略和蔑视是多么的错误的!总有一天!

    强迫了心情的和洛芷珩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眼看着洛芷珩狮子大开口的一件件的张嘴要,洛凝霜几乎要吐血,但她依然只能是忍耐。

    等洛芷珩心满意足之后,洛凝霜拿出来的那几个匣子的首饰,就只剩下了一匣子。

    洛芷珩走了,空手而来,满载而归!

    而设计you惑洛芷珩来,想要陷害玩弄洛芷珩的洛凝霜,却赔了夫人又折兵。看着自己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宝物就只剩下这么一点,洛凝霜忽然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那股戾气,尖叫着扫落了桌子上的首饰。

    她猩红着眼厉喝道:“洛芷珩!今日的羞辱,我必定会让你他日加倍奉还!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委屈?你以为我愿意受委屈么?这一切都要怪你!你竟然还敢如此卑鄙无耻的来勒索我!我不会放过你,死也不会放过你!”

    洛凝霜是真的心痛了,因为洛芷珩今日拿走的她的东西,比她在洛芷珩那里偷偷拿走的要多了很多,如此一算,她不仅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还损失了许多!芷珩之可虽。

    得不偿失,怎能甘心!

    而洛芷珩却心情大好,笑米米的回到了王府,可是刚一进院子,房间里就传来了瓷碗落地的破碎声,还伴随着穆云诃断断续续的怒吼:“滚出去……”

    洛芷珩面色大变!

    一更到,今儿还有更新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贝们,打雷了,好怕怕,喵呜,求抚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