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10 黄金邀请函!神秘的才人大赛!
    穆云诃一句惊呼,让疼得尖叫的洛芷珩瞬间仿若被卡住了一般,没了声音,愣愣的看着穆云诃,就连她的手被穆云诃抓过去了他都没有躲闪,只是惊讶地问:“你叫我什么?”

    穆云诃正焦躁的看着她的手,根本就没有心情回答洛芷珩的话,他着急的心情是不假的,那一瞬间他甚至恨不得这热汤是烫到他的身上,看着她细嫩的小手一片红中,穆云诃觉得嗓子眼都有些发干,猛地对外面怒吼道:“小喜子快去找大夫来!”

    小喜子匆忙跑进来,又连忙跑出去,可能是和奶娘说了,奶娘也匆忙的进来,看到洛芷珩的手,吓得惊呼一声,连忙就跑出去了,再回来的时候已经端了一些大酱来,小心翼翼的涂抹在她的手背上。殢殩獍晓

    洛芷珩疼得眼泪吧嚓的,虽然是有点疼,但她难免有故意的味道,便啊啊的哼哼着,眼角还谐着穆云诃,见穆云诃在她每一次哼哼的时候,脸色就难看一份,她心里不知道怎么就有一种块感,虽然她这是有点自作自受,但能让穆云诃也跟着难受倒也不错。

    大夫是去府外请来的,大夫来的时候,将洛芷珩的手洗干净,看完之后就给她留下一瓶疗效很好的治疗烫伤的药膏,说不严重,过几天就好了,不会留疤。穆云诃这才放下心来。

    洛芷珩一边给自己涂抹药膏,一边似笑非笑的斜睨着穆云诃,见他一双好看的眼一直停留在她的手上,便戏虐的道:“我受伤你很紧张嘛,你该不会是心疼我吧?”

    这句话来的太突然,杀伤力也是巨大的,对于情感上一片白纸的穆云诃来说,冲击力也很大。他想也不想的立刻就否认道:“本王紧张你?在没有听过比这个更好笑的笑话了!至于心疼,本王还没有那个闲心去心疼一个生命力顽强的女战士。”

    女战士,就是洛芷珩在穆云诃心中的形象。她确实生命力顽强,在这个诡异莫测步步危机的王府里,她也有勇气为了生命而战斗,而努力,就算再辛苦,明知道性命堪忧,却依然能够畅快的肆无忌惮的活好每一天,每一刻都是那么的痛快,还能让敌人不痛快,这样的生活对穆云诃来说是奢望的。

    洛芷珩突然窜到穆云诃面前,眯着眼睛睫毛长长翘翘的几乎要刷到穆云诃的眼睛上,她目光里包藏着戏虐和不信,语调悠扬轻快:“你别狡辩了,你若是不紧张我,刚才那脸色会那么难看?你若是不心疼我,会那么着急的让小喜子去请大夫来?你若是心理没有我,会在那种时刻叫出我的乳名?别以为我没有听到,你刚才……叫我阿珩!”

    穆云诃的耳朵渐渐泛红,想要逃避这种有洛芷珩气息和包/围的地方,但又觉得逃避开了只会让这个女人笑话,只会助长这个女人更加嚣张的气焰,所以穆云诃虽然心跳如雷,但脸上却一片冰冷,硬邦邦的讥讽道:“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自恋也算一种病吧?刚才应该顺便让大夫给你治一治。”

    洛芷珩笑容更浓,她怎么就是这么忍不住的想要调戏这个男人呢?明明就是个善良的男人,偏要在他面前装出一副冷酷禁/欲的模样,他不会知道,他越是这样闷骚,就越招人喜欢,让人恨不得逗弄的他彻底撕裂那层虚假的表面。

    她伸手戳了戳穆云诃的脸,也是紧绷的,满意的收到了穆云诃凤眸危险立起的神色,便笑米米的说道:“那你怎么会知道我的乳名叫阿珩?怎么会在危急时刻叫出来的?你一定是在心里面叫我千百次了是不是?”12RWa。

    她说的自信满满,是不可一世的猖狂和理直气壮。看得穆云诃牙痒痒。怎么会有这么自恋的女人?而穆云诃的脸色这一次没有不好意思,而是阴森森的。阿珩这个名字还是小喜子偷听到夏北松叫洛芷珩的,那个时候他就觉得这个称呼太过于亲昵和亲近,却没有想到,阿珩是她的乳名。

    女人的乳名,除了父母之外,不应该是只有她的丈夫可以叫的么?那个夏北松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表哥而已,竟然也敢胆大包天的这样亲昵的叫她?而洛芷珩这该死的女人,竟然还不反驳!

    岂有此理!

    穆云诃的脸色阴沉,就连目光都不自觉的阴沉下来,冷飕飕的扫了洛芷珩一眼,又恢复到了以往那冰冷的模式:“你别再那七想八想的,本王从来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包括称呼!滚一边去!”

    他说完就躺下了,再也不看洛芷珩一眼,也不理会她了。

    洛芷珩闹了个没趣,也很莫名其妙的,怎么感觉穆云诃突然之间就很暴戾生气的样子?她对着穆云诃的翘/臀挥挥拳头,却没敢打上去,没好气的嘀咕道:“就顺着我一下,满足一下我的虚荣心也不行?真是个没趣的男人。”

    这么一闹腾,两个人都没有了吃饭的心情。也就在这时候,门外传话说有人来求见洛芷珩。

    洛芷珩正疑惑呢,谁会来找她?可当她在大堂里看见那雍容华贵的白发妇人的时候,便知道这人应该也是第一才人大赛的人,应该是来送邀请函的。

    “这位便是洛大小姐吧,真是久仰。”那白发苍苍的妇人一开口,声音便带有一种很厚重的威严感,让人不由得心生敬畏。温润的目光落在洛芷珩的脸上,微微一笑,说不出的慈祥。

    可洛芷珩可不认为一个第一次见面还不认识的人会有多慈祥。

    洛芷珩还未说话,作陪的李侧妃已经开口,语言,是洛芷珩看得出来的有那么一丝的讨好:“王夫人,这位就是我们王府刚刚过门的小王妃了,这孩子很好,每天都要照顾我们小王爷,没有一点其他的时间,真是个好孩子。”

    李侧妃眉眼含笑,是前所未见的慈爱的面容,她看向洛芷珩的目光里都是满满当当的温和,真的好象一位很疼爱心疼晚辈的长辈。而她看向那妇人的时候,脸上就多了一些讨好的笑意。

    嚣张阴狠的李侧妃,竟然会讨好一个什么才艺大赛的人?!

    洛芷珩感觉很惊奇,同时也感觉很诡异,这李侧妃干什么要那样说?好像说的她很没有时间做其他事情似的,她什么意思?

    洛芷珩再一次将探究的目光看向那含笑的妇人,并没有从上面看出来什么。当下也没有反驳李侧妃的话,更好像是完全忽略了李侧妃似的,大大方方的道:“我是洛芷珩。”

    这王夫人便站了起来,虽然看上去年纪很大了,但是那一身的做派和气质,在她几乎完美的礼仪中展现得淋漓尽致,看得一旁的李侧妃双眼放光,也让洛芷珩在惊讶之余,对李侧妃更加警惕。

    “老妇人王氏见过洛大小姐了。”王夫人说道,虽然头发花白,但那张脸可真说不上一个老字,看上去就和五十来岁的人差不多。

    她说的是洛大小姐,而且是两次,不是不尊重,也绝口不提小王妃的身份,而李侧妃却在刚才强调了洛芷珩小王妃的身份,那也是李侧妃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承认洛芷珩王妃的身份。

    洛芷珩敏感的发现了这两个人口中的两种身份,必定存在什么冲突和猫腻。

    她连忙还了一个晚辈的礼,是不标准又显得生疏的,但这就是洛芷珩,不管是以前还是选择的洛芷珩,他们都不熟悉礼仪方面的事情。但洛芷珩却在起来的时候,连忙上前扶着那王夫人起来,举止亲切却不谄媚,自然大气。

    李侧妃便趁机开口道:“王夫人见笑了,我们小王妃在家的时候是个娇宠出来的,在王府里我们这些长辈也怜惜她,从不让她来问安,这礼仪方面就难免是生疏的,您可不要见怪。芷珩,还不快快放手,不可无礼!”

    好一个不着痕迹的贬低和打压!李侧妃,你露馅了啊!洛芷珩笑米米的,也不见生气,也不见慌张,依然是一种无视李侧妃的状态。

    别人对她有礼貌,她就会还给人家三分颜色;别人对她无礼,她也可以一笑而过;但别人都骑到她脖子上打她的脸面了,她便会毫不犹豫的打回去!因为给脸不要脸的人,就不需要给她留脸!

    王夫人脸上到不见什么生气或不满,反而和洛芷珩一般的,竟然再一次的没有理会李侧妃的话,轻轻的拍了洛芷珩的手一下,笑道:“我只是个送信的人,怎敢劳烦洛大小姐如此举动?”

    她虽然口上这般说,但她却没有因为洛芷珩的身份来搀扶她而又任何惊慌,反而沉稳极了。

    洛芷珩察言观色,便知道这人是开心她这样做的,而且尊敬老人她也是愿意做的,便笑道:“您别和我客气,不管您是什么人,来到府上就是客,我应该的。”

    王夫人对洛芷珩的没架子和大方感到很开心似的,连忙从衣袖里面拿出一个东西,那东西一出现,整个房间似乎都瞬间被金光照满了一般,晃得人几乎睁不开眼。所以洛芷珩也忽略了李侧妃在那东西一出现的瞬间,眼中的贪婪和狂喜。

    好一会,洛芷珩才睁开眼,震惊的看着王夫人手中那张金光闪闪的小盒子,说是小盒子,是因为那是个有盖的东西,但周身都是金色,制作的精美华丽,贵气逼人。

    这就是那个第一才人大赛的邀请函?不是吧?这么奢侈!!

    洛芷珩这个爱财的女人,看见那东西也难免心动了,但只是心动,因为这东西必然是她的,所以不需要贪婪,而如果这东西主动那个不是她,那就算再值钱在好她也不会多想一下。

    王夫人眼中闪过一丝赞赏,声音优雅的道:“洛大小姐,这便是第一才人大赛的邀请函,今日二位管家回去之后便让老妇人我赶快送来,还请洛大小姐收好了,四日之后便是第一才人大赛的初选了,还请洛大小姐准备好自己的表演项目,到那天,我们会有管家派人来接参赛者的。”

    洛芷珩伸出手,刚要接下,李侧妃却忽然有些急切的开口道:“王夫人!我们小王妃每天都要照顾小王爷的,你也知道小王爷身体不好,是真的一时半刻也离不开小王妃的,他们小两口刚刚成亲不久,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这一分开就是一天半天的,我恐怕小王爷和小王妃会彼此想念呢。”

    李侧妃是真的着急的,当她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第一才人那边的人的时候,李侧妃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了,她这么多年来也就只参加过一届第一才人大赛,那一次的邀请函就是这个样子的,她现在还保存着,那不仅是一份财富,更是一种尊荣。

    只是很可惜,她在复赛上就被刷下来了,而打败她的人,就是王妃!可以说,这个王府里的女人,最尊贵的人就是王妃,因为王妃就是他们那一届的冠军!时隔多年,再想起来,李侧妃还是不免满是怨恨和委屈的,当年也正是因为那一场大赛她落选了,所以穆王王妃的位置就和她擦肩而过了。

    而冠军的王妃成为了皇上钦赐的王妃。佟氏凭什么能当这个王妃?李侧妃清楚得很,这个身份地位家世相貌都不如自己的女人,甚至没有王爷的宠爱和怜惜,她能登上王妃之位,第一才人大赛的冠军之衔可给王妃增添了巨大的光彩,也一举奠定了佟氏的王妃之位!云诃焦情尖。

    这是一口气,憋了太多年,过不去。李侧妃本以为这么多年,这些事情她已经淡忘了,但她知道,她的心中依然有恨,所以当她知道今天这贵人是来给洛芷珩送邀请函的时候,李侧妃简直震惊震怒的无以附加。

    洛芷珩这样的人也能参加第一才人大赛?简直是滑稽死了!她最开始的取笑,到后来就变成了暴怒。洛芷珩怎么可以参加那个比赛?那个简直是给人镀金的比赛,不管最后成绩如何,接到那张价值连城的邀请函的时候,这个人的身份就有了不可忽略的光彩。

    洛芷珩现在已经是她的死对头,很难对付了,如果在让她参加那个比赛,哪怕是刚上去就下来,那对李侧妃也是一个莫大的威胁了。更何况,她精心挑选的儿媳妇那么优秀的亲侄女都没有这个殊荣能够参加第一才人大赛呢,她洛芷珩凭什么参加?

    李侧妃的心在那一刻转了几十个弯,最后的决定就是绝对不能让洛芷珩参加这个贵重的赛事,她要想办法让她看重的亲侄女也来参加这个比赛,到时候亲侄女嫁给她儿子那身份就更加贵重了。而亲侄女的才艺是有保障的,最起码比洛芷珩强了不止一百倍,必定能在这场赛事上崭露头角大放异彩!那么以后等穆云锦继承王位,她的侄女媳妇也能做一个更有底气的王妃了!

    李侧妃的想法很好很自私也很疯狂,她不知道洛芷珩究竟是怎么弄来的这么宝贵的名额,就因为名额太宝贵了,她根本也弄不来,所以李侧妃决定要让她的亲侄女来代替洛芷珩参加比赛,至于洛芷珩,这个无能又卑贱的草包,滚一边待着去吧,她凭什么和她的亲侄女来竞争?

    王夫人貌似漫不经心的问洛芷珩:“哦?洛大小姐没有时间么?”

    洛芷珩早就对诡异行为的李侧妃心怀警惕了,所以她一开口,她就知道李侧妃是想要阻止自己参加这场比赛,虽然不清楚原因是什么,但她不会放弃这场比赛的,比赛是她自己要参加的,她有她的目的,设敢阻拦,揍她没商量!!

    洛芷珩继续无视李侧妃,手径直的伸向那金光灿灿的邀请函,口中自然的笑道:“我便是去参加比赛也会照顾好小王爷的,我们小王爷是一个很和善的人,他也支持我参加这个比赛,我不能让他失望。而且比赛不是只有几天么?那也耽误不了什么的……”

    就在洛芷珩几乎要抓住邀请函的时候,李侧妃再也忍不住的一手横过来,就要抓那邀请函,口中严厉的道:“洛芷珩你现在可是王府的儿媳妇了,你不在是一个姑娘家了,洛大小姐这个称呼你还能用么?你难道不承认你是王府的小王妃么?你这是在欺骗第一才人大赛的人吧,你有资格参加这场隆重而珍贵的比赛么?”

    口口声声都是为了大赛好啊,好高尚的道德情操。

    可洛芷珩却很不厚道的笑了起来,她一边笑,一边已经伸手抓住了李侧妃的手腕,她是个土匪,太知道人身上哪里的地方最脆弱和重点了,一个寸劲,她的手一翻转,李侧妃便觉得手上没了力气,就连那只胳膊都发软了下来,但却不疼,所以她一愣却并没有尖叫起来。

    洛芷珩放开她的手,从容的接过邀请函,可是那邀请函的分量,却让她差点没叫出来。

    有点重啊!

    王夫人好像没看见洛芷珩和李侧妃刚才那一瞬间的争抢一般,笑米米的道:“拿好了,洛大小姐。”

    她依然执着于这个洛大小姐。洛芷珩断定这个称呼才能让她参加这场大赛。

    李侧妃几乎气得吐血,她红了眼睛,好半晌才有些忍耐不客气的说道:“王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洛芷珩已经成婚了,一个成婚的女人可以参加这第一才人的比赛么?你们不会是要破坏规矩吧?”

    那王夫人终于好像发现了李侧妃的存在一般,笑米米的眼睛也淡然了下来,平静的说道:“成婚了未必就不是完璧之人,未成婚的也未必就是完璧之人,不是完璧之身的未婚人来参加比赛,我们都能给予包容,为何成婚的完璧之人我们却不能给予宽容?”

    王夫人这一番话平静淡然,然不上温和却也绝对不犀利。但这话一出,李侧妃的脸色剧变,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的,身体都有点发抖的样子,似乎在惧怕什么。

    洛芷珩眯眼,对王夫人那句绕口令似的话语感到费解,但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情绪。只是很奇怪,这老妇人是怎么知道她还是完璧之身的?

    王夫人又对洛芷珩笑道:“我虽然在这场大赛里面是一个很微不足道的人,但毕竟我一直为大赛做事,其中大赛的规矩和宗旨,我比李侧妃明白。大赛只看才艺不看人,却并未说成婚的人就不能参加,我们唯一的标准,是这个女子手背上完璧之身,洛大小姐一看就是个新人,而且以小王爷的身体状态,想必是无法完成那人身大事的吧。”

    “洛大小姐是真的不知道大赛的规矩吧?单凭这一点她就比那明知大赛规矩,却还不顾大赛规矩,将大赛的宗旨践踏在脚底下的人要强。李侧妃,你说是不是?”王夫人说这话的时候,是盛气凌人的,那瞬间转变的气场,绝对不是一个平凡人能拥有的,而她,似乎对李侧妃相当不满,甚至是鄙夷的。

    洛芷珩心思灵秀,眼珠转动间,便有一个答案清晰的跃然而上,将个洛芷珩轰炸的外焦里嫩!

    这李侧妃该不会也参加过第一才人大赛吧?难道她参加的时候,已经……不是处/子之身了?!不然为何王夫人对李侧妃敌意这么大?不然为何嚣张的李侧妃一句话也反驳不出来?可更惊悚的是,李侧妃竟然敢未婚就和男人私通?而那个才人大赛竟然如此的厉害,连这么隐秘的事情都知道?

    洛芷珩浑身一个激灵,脸色就跟着变了变,对待这个第一才人大赛第一次谨慎起来。

    李侧妃被王夫人质问的面色难看,最后也许是恼羞成怒了,冷笑起来:“说话要有根据的,不要凭空猜测。洛芷珩究竟有没有那个实力参加这个大赛,你我心里都应该很明白,你就不怕她这个什么都不会的人上去了,将穆王朝第一才人大赛的当即给拉下来?从而成为几个国家里的最后一名?到时候你们怎么和你们的族长交代呢?只怕明年穆王朝的第一才人大赛的管家和仆人都要换一批了吧。”

    王夫人忽然面色严厉的道:“我们已经为了多年前的一次仁念而付出了代价了,要不是那一次我们的面相师之前不在,也不会因为错漏一个不洁之人的进入而害了那一届的管家。那个女人现在还能好好的活着,就应该感激我们小族长当年的仁慈,否则,就凭她以不洁之身玷污了大赛的规矩,她就万死难辞其咎!”

    李侧妃就全身一震,再多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王夫人没有在和李侧妃废话,交代了洛芷珩几句话就要走。洛芷珩也很能控制情绪,好像就没发现他们刚才的针锋相对似的,自然的扶着王夫人,将她送出了王府门口,看着王夫人上了一辆华丽的马车里去,洛芷珩就有点不能淡定了。

    一个口口声声的说自己不过是一个不重要人的妇人,坐的马车都堪比一品大臣们的座驾了,这个才人大赛是多富有?如果拿了第一才人的第一名,会不会有什么奖励?洛芷珩简直心动死了,连忙冲毁了房间,路过大堂的时候也没理会阴狠看着她的李侧妃。15460330

    洛芷珩知道穆云诃有许多藏书,天南地比的,她回房就开始查找起来,动静大了,穆云诃就不耐烦了:“你到底在翻腾什么?”

    洛芷珩眼睛一亮,这有一个现成的知识大全啊,她立刻做到穆云诃身边,将刚才的事情都说了,不过没敢说李侧妃可能在婚前失身的事情,反而问:“那个才人大赛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啊?他们竟然能看出来一个女人是不是处子之身啊?还有,李侧妃之前是不是也参加过才人大赛?才人大赛的第一名是不是有很丰厚的奖励啊?”

    穆云诃不止是耳朵红了,就连身子也跟着发热,洛芷珩的红唇喋喋不休,但他几乎大脑短路,这家伙竟然将什么处子之身这样的话也敢说出来,她怎么就一点不害臊?她到底是不是个女人啊?

    “喂,我问你话呢,你到底知不知道啊?”洛芷珩着急的拍了他一下。

    穆云诃没好气的冷哼道:“你滚远一点本王就告诉你。”

    洛芷珩就听话的往后退了一下,穆云诃缓慢的道:“第一才人大赛的背后一直是很神秘的,世上流传的就是说他们是什么很富有的族人,他们是居住在财富之地,拥有金山银山和无数宝石的太阳之地,但没有人知道这个神秘族人的族地究竟在哪里。而他们举办这个才人大赛已经有百年的历史了,他们拥有很神秘莫测的面相师,只需要看女子一眼,就可以分辨她们……是不是完璧之身。”

    穆云诃说到这的时候眼底是有羞愧的,娶了她却不能让她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她的心里会不会也难过?

    一更到,今天依然是一万字保底更新,而且今天还有加更,后面还有更新,加多少现在还不能确定,画纱就努力多写吧,但最少是一万三保底,爱你们哈,多多的留言和推荐票是画纱加更的动力啊,你们在,我就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